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女人善妒

第一百二十九章 女人善妒

吴中元言罢,赵颖冲己方二人摆了摆手,三人先行退出了石室。 

    吴中元又冲王欣然和杨弈喊道,“设法让他们都来追我,你们也退出去。” 

    二人此时早已疲惫不堪,听吴中元这么说,也不推让,打起精神跑到他的前面,以此转移“追兵”的注意力。 

    王欣然顺利摆脱了黄海林,抽身出来,率先退出了石室。 

    但那中了邪的八哥儿仍然追着杨弈猛啄,吴中元见状,快跑几步自地上抓起一把弹壳儿向它砸去,其中一枚弹壳砸中了那八哥儿,八哥儿吃痛,嘎嘎怪叫着向他飞来。 

    杨弈这才得以抽身,快步跑向台阶,“你也尽快出来。” 

    吴中元听到了杨弈的呼喊,但他却不能立刻退出去,不然“追兵”会尾随而出,他必须拿捏时机,赶在台阶封闭之前的那一刻逃出石室。 

    由于台阶此前曾经自动升起过一次,吴中元知道台阶会在什么时候升起,也知道台阶会以怎样的速度升起,对于会轻功的他来说,这个时机并不难以拿捏,待台阶升到一半时,瞅准机会,疾冲而至,纵身一跃,自缝隙里钻了出来。 

    黄海林和萧琴被甩在了后面,八哥儿飞的快,追了出来,但刚一露头就被等候在旁的王欣然踢了回去。 

    台阶升起,石室封闭。 

    三人此时都是大汗淋漓,待石室封闭,倚着台阶坐下,大口喝水,大口喘气。 

    赵颖等人是站着的,那两个雇佣兵端着步枪站在两侧,警惕的看守着吴中元等人。 

    二人的动作令王欣然大感厌烦,“想死是吧?把枪拿开。” 

    “你说什么?”其中一个雇佣兵瞪眼。 

    杨弈撇嘴笑道,“她说你再拿枪对着我们,你就会死。” 

    雇佣兵都是些什么人,说好听点儿叫雇佣兵,说难听点儿就是群亡命徒,专门拿钱干坏事儿的,这些人哪个没杀过人,怎么可能是善茬儿,杨弈说完,二人不但没有垂下枪口,反倒打开了保险。 

    唯恐激化矛盾,赵颖急忙冲二人摆了摆手,“快把枪收起来。” 

    但那两个雇佣兵并没有执行她的命令,见此情形,杨弈呵呵笑了两声。 

    他的笑声将那两个雇佣兵的注意力吸引到了他的身上,杨弈歪头看着其中一人,脸上带着冷冷的笑。 

    两秒过后,其中一个雇佣兵突然调转枪口冲另外一个雇佣兵开了枪,是连发,一梭子直接撂倒,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倒毙身亡。 

    变故发生的太过突然,赵颖愕然惊问,“你做什么?” 

    那雇佣兵并不答话,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倚墙而坐的杨弈。 

    片刻过后,杨弈拿出手枪,轻描淡写的冲着那雇佣兵的眉心扣动了扳机,枪响人倒。 

    赵颖惊愕后退,“你们干什么?” 

    “你们这是干什么?”吴中元也很惊讶。 

    杨弈收起手枪,拿起矿泉水瓶若无其事的喝水,王欣然说道,“你既然掌控不了局面,我们就帮你掌控。” 

    赵颖闻言眉头大皱,如果这两个雇佣兵能立刻执行她的命令,王欣然等人可能就不会击毙他们,不能坚决执行领导命令的下属就是不安定因素,随时可能成为害群之马。 

    吴中元虽然惊诧,却也不能责怪王欣然和杨弈做的过激,二人这么做的确是在消除安全隐患,他们知道赵颖不会冲己方发难,但是他们不能确定这两个不听从赵颖命令的人会不会在关键时候自背后打黑枪。 

    “我哥呢?”吴中元冲赵颖问道。 

    “半个小时之前走散了。”赵颖瞅了王欣然和杨弈一眼,“刚才里面是怎么回事儿?” 

    “他们被阴魂附身了,不辨敌我。”吴中元说道,言罢又问,“我哥没事儿吧?有没有受伤?” 

    赵颖摇了摇头,“没有,他很安全。” 

    二人说话的时候,王欣然和杨弈并没有插嘴,杨弈还在喝水,王欣然在抽烟。 

    “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吴中元说道。 

    赵颖并不感觉惊讶,转身向远处走去。 

    吴中元看向王欣然,王欣然歪头一旁,并不表态。 

    犹豫过后,吴中元起身跟了上去,“你们是怎么找到我哥的?” 

    赵颖没有接话,继续往远处走。 

    吴中元又问,“你们是什么时候找到我哥的?” 

    “在你甩掉我之后。”赵颖随口说道。 

    “不是我甩掉了你,而是你离开之后他们找到了我。”吴中元说道,二人是自姚子勤所在的村子分开的,李局长和王欣然找到他的时候赵颖已经走了,后来他走的很仓促,没能等到赵颖回来。 

    “我知道。”赵颖的语气很平静。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哥的?”吴中元追问。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赵颖走到墙角停了下来。 

    “你找他干什么?他只是个局外人,你不该拉他下水。”吴中元说道。 

    赵颖笑了笑,“如果当初你没有不辞而别,我们也没有找他的必要。” 

    “他为什么答应帮你们?”吴中元正色问道。 

    “那你为什么会选择跟他们合作?”赵颖反问。 

    “不要顾左右而言他,”吴中元沉声说道,“你开出了什么条件,他才答应帮你们?” 

    “我们给了他他需要的东西。”赵颖说道。 

    “什么?”吴中元追问。 

    “你应该知道他缺钱。”赵颖说道。 

    “那一百万我知道,除了钱,你还给了他什么?”吴中元步步紧逼。 

    赵颖沉默不语。 

    吴中元忍无可忍,戳破了那层窗户纸,“我给你的那些丹药哪儿去了?” 

    赵颖选择继续沉默。 

    “你们既然化验过那些丹药,就应该知道那些丹药有很严重的副作用,你拿这些饮鸩止渴的东西来骗我哥?”吴中元沉声问道。 

    “我没骗他,”赵颖并不心虚,仰头回应,“他需要一个希望,我就给了他一个希望。” 

    “服用那种丹药的后果是什么?我嫂子会醒过来吗?”吴中元的语气并不是询问,而是斥责。 

    “不排除苏醒的可能。”赵颖说道。 

    “你别给我来这套,”吴中元板起了面孔,“我们化验过我嫂子的血液,她血液里带有未知病毒,这种病毒会影响一个人的神智,我嫂子即便醒了也只有两种结果,要么变成疯子,要么变成怪物,你还有脸说给他的是希望?你这分明是在利用他。” 

    “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希望,而希望并不一定就是结果,”赵颖很镇定,“有些时候为了希望而努力,这个过程本身就是结果。” 

    “我不和你玩文字游戏,我问你,你到底想干什么?”吴中元问道。 

    “你知道我想做什么?”赵颖说道,“我感觉我们对你已经很真诚了,而且咱们也已经说好我们帮你回去,你带不走的那些东西归我们,是谁出尔反尔?是谁不辞而别?你不经常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吗?你难道忘记了之前他们是怎么对你的?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做了什么?” 

    “再敢挑拨离间,我他妈一枪打死你。”王欣然拔枪在手,快步走来。 

    “你他妈吓唬谁呀?有种把我也杀了!”赵颖毫无惧意,甚至连枪都没拔出来。 

    不等王欣然走近,吴中元大声喊道,“别闹了,你别过来,我有话问她。” 

    王欣然虽然生气,却没有丧失理智,听吴中元这么说,强压怒火,愤愤转身。 

    赵颖歪着头,并不见心虚忐忑。 

    吴中元深深呼吸克制情绪,“我师兄知不知道那些丹药有副作用?” 

    “知道,”赵颖说道,“休灵顿药理研究所的检验报告我也给他看过。” 

    “检验报告是英文的吧?”吴中元皱眉。 

    赵颖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 

    “他只上过高中,怎么可能看得懂那么复杂的检验报告?”吴中元怒气上涌,林清明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之所以没上大学不是因为考不上,而是压根儿他就没参加高考,他去了邻县,下井挖煤,供他念书。 

    “他自己看不懂,可以找人问。”赵颖貌似并不想平息吴中元心中的怒火,甚至有故意激怒他的意味。 

    她也的确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此言一出,吴中元暴怒,“你分明知道他是杀人犯,他能找谁问?你们太卑鄙了,他还不够可怜吗,你怎么忍心再利用他?” 

    “我就是个特务,我完成任务有什么错吗?”赵颖说道,“你也没拿我当朋友,凭什么用朋友的标准来要求我?” 

    吴中元为之语塞。 

    王欣然见吴中元还没反应过来,在远处高声提醒,“你还没发现吗,人家喜欢上你了,在吃醋呢。” 

    吴中元闻言眉头大皱,平心而论,他知道赵颖不讨厌他,却不确定赵颖喜欢她,之所以不确定不是因为他木讷愚钝,而是他一直在本能的回避和忽略这个问题,从未仔细想过。 

    不过看赵颖今天说的这些话,貌似的确有故意气他的成分,让林清明介入此事,除了用林清明当诱饵,逼迫他回头与之合作,很可能还有对他当日不辞而别,跟着王欣然走了的气恼和报复。 

    王欣然和赵颖之间早已经势同水火,王欣然说完,赵颖立刻反唇相讥,“吃醋的应该是你,因为捷足先登的是我。” 

    “捷足先登?”王欣然一脸鄙夷,“你登堂入室了吗?你是在门外路过了吧?” 

    吴中元比较单纯,一时之间没明白王欣然所指,但杨弈是过来人,听懂了,一脸的尴尬和惊诧,女人善妒,此言不虚,一旦妒火中烧,什么方寸,什么修养,全没了。 

    二人都是聪明的女人,聪明的女人都懂得吵架的真谛,那就是极力让对方生气,王欣然说完,赵颖叹了口气,“真是教会徒弟,饿死师父。” 

    这话吴中元更是完全听不懂了,连杨弈也都是想过之后才明白,赵颖的言下之意是吴中元从她那儿进行了学习,学会之后跑掉了,不管吴中元对王欣然做过什么,都是从她那里学到的经验。 

    这已经不是攻心了,简直是诛心,王欣然心里可能很生气,但脸上却带着笑,歪头看向杨弈,“告诉她,刚才在下面石室,吴中元用童子尿干了什么?” 

    “哎,哎,哎,”杨弈实在看不过眼了,“能不能有点职业操守,你们到底是出来干嘛的?” 

    尴尬,非常尴尬,说的人尴尬,听的人也尴尬。 

    十几秒后,赵颖率先打破了僵局,低声说道,“我并不是有预谋的要利用你师兄,等有合适的机会,我再跟你详细解释。” 

    赵颖说完,吴中元疑惑歪头,怎么她的语气突然之间和缓了很多……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九章 女人善妒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