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童子尿

第一百二十八章 童子尿

关键时刻也顾不得许多了,王欣然甩过背包,拿了瓶矿泉水出来,将瓶子里的水倒掉,将空瓶子递给吴中元,“快,抓紧时间。” 

    吴中元接过瓶子,环视左右寻找隐蔽角落,但前面就是那两个铜人,外围是黄海林引着萧琴在乱跑,哪里有什么隐蔽的角落。 

    “还愣着干什么,快尿啊。”王欣然催促。 

    这时候还真不是害羞的时候,吴中元转身背对着王欣然,急切的拉开了裤子拉链儿,一试,不行,型号不对,不匹配。 

    “快点儿,它们不会等太久。”王欣然再度催促。 

    撒尿得有感觉,心急如焚谁能尿的出来。 

    见吴中元一手拿容器,一手拿兵器,不太便利,杨弈急忙过来接过了瓶子,“来来来,我来帮你。” 

    “你这……” 

    “行了,行了,快点儿尿吧。”杨弈连声催促。 

    “你别看着我呀。”吴中元越急越尿不出来。 

    杨弈歪头一旁。 

    “你们在搞什么?”黄海林奔跑的同时疑惑呼喊。 

    没人理他,只有萧琴理他,穷追不舍,黄海林跑在前面,萧琴追在后面,小黑鬼飞在萧琴后面,它自然不知道主人被阴魂附身,只当萧琴在对黄海林先前的冒犯进行反击,很是兴奋,一边飞一边喊着“打他,打他……” 

    差不多了,有点儿意思了,快出来了。 

    眼瞅着就要尿出来了,一旁传来了枪声,是步枪连发,自然是王欣然开的枪。 

    枪声一响,快出来的又憋回去了,歪头一看,只见那两个铜人已经离开原地向众人走了过来。 

    “你自己来吧。”杨弈将瓶子塞给吴中元,拔出手枪与王欣然一同阻击铜人。 

    这里相对密闭,枪声震耳,吴中元深深呼吸,酝酿尿意,努力放松,终于尿了出来。 

    尿了大半瓶儿,找盖子,没有,瓶子是王欣然递过来的,盖子在王欣然手里,但王欣然此时正在开枪射击,也没办法讨要,只能小心翼翼的拿在手里。 

    就在此时,黄海林跑近,躲到了吴中元的身后,“替我。” 

    不等吴中元反应过来,萧琴已经挥刀冲来,吴中元急忙奔跑躲闪,奔跑的同时还得拿着那个没盖子的瓶子。 

    黄海林并不是跑累了要求替换,而是另外一支步枪在他身上,手枪无法对铜人造成伤害,他必须支援王欣然和杨弈。 

    吴中元会轻功,萧琴追不上他,但吴中元也不敢跑的太快,不然把她甩掉,她就会杀向王欣然等人。 

    “不是他,不是他。”小黑鬼尖声叫嚷。 

    连八哥儿都知道不是他,萧琴却不知道,附身于她的那个阴魂三魂七魄不全,浑浑噩噩,行事全凭本能,根本没有分辨能力。 

    “不要打它的胸腹。”不远处传来了黄海林的呼喊。 

    吴中元闻声歪头,只见其中一个铜人已经仰身倒地,在几千年前的古代,这种铜人就是刀枪不入的无敌存在,但是在现代,它们抵御不住火力强劲的自动步枪。 

    吴中元此时最怕的就是铜人倒下之后一动不动,因为那表示铜甲内部的坛子被打破了,困在里面的阴魂逃脱了。 

    还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那铜人倒下之后真的一动不动了。 

    “你搞什么?”黄海林冲王欣然吼道。 

    “刚才你拆解的那个铜人胸部甲片足有两公分厚,子弹打不穿的。”王欣然射击的同时喊道。 

    “那是古代铜板,不是A3钢板,你这也不是从五百米外开……”黄海林喊到此处,声音戛然而止。 

    王欣然和杨弈察觉有异,急切回头,只见黄海林的眼睛又直了。 

    见此情形,杨弈顾不得多想,收起手枪,过去抢夺黄海林拿在手里的步枪。 

    此时黄海林的手指还扣在扳机上,见有人冲自己动手,下意识的扣动了扳机。 

    好在他虽然开枪,却并没有瞄准,杨弈趁机抓住步枪,与他纠缠抢夺。 

    有了前车之鉴,王欣然不再正面射击,而是绕到右侧,想自侧面射击铜人的膝部和肘部的传动装置,但她只开了几枪就跑回了铜人的正前方,因为铜人已经冲到近前,正在试图攻击杨弈,她只能自正面阻截。 

    如果光线明亮,王欣然早就把铜人撂倒了,但石室里漆黑一片,只有众人头灯发出的光亮,再加上众人都在移动,灯光晃动飘忽,很难瞄准铜人的膝部和肘部。 

    眼瞅着铜人手里的大刀就要向杨弈挥出,王欣然情急之下再度冲铜人的胸腹开了枪,只有射击这个部位才能将铜人打退。 

    一梭子下去,打退了,不但打退了,还打倒了,不但打倒了,还他妈不动了。 

    “糟糕。”王欣然倒吸了一口凉气。 

    杨弈本来就不是力量型选手,哪里抢得过被阴魂附身的黄海林,拖拽抢夺不成,反被黄海林甩了出去,落地之后急滚爬起,见黄海林的手指已经离开了扳机,这才暗暗松了口气,再见到第三个铜人也倒地不动了,刚刚呼出去的那口气又倒吸了回来。 

    王欣然最先反应过来,做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松开了手里的步枪。 

    “童子尿阳气重,可以辟邪。”吴中元快跑几步将瓶子塞给王欣然,然后转身跑开。 

    没有人喜欢被阴魂附身,身体被占据的感觉肯定非常不好,危急关头王欣然连想没想,仰头就是一口,然后将瓶子扔向杨弈,“接着。” 

    “不用……”吴中元话说一半就憋了回去,其实童子尿辟邪并不需要内服,只要往身上淋洒就能起到辟邪效果。 

    “不用什么?”杨弈接着瓶子急喊询问。 

    “不用,不用多喝。”吴中元喊道,有些事情自己知道就行了,说出来只能给别人添堵。 

    杨弈虽然有特异功能,却不确定自己的特异功能能不能抵御的住阴魂附身,万般无奈之下只能皱眉喝了一口,看他痛苦的表情,貌似口感不是很好,喝完之后将瓶子扔向吴中元,“给。” 

    吴中元其实是能接住的,但他故意失手,他和师兄林清明对脏东西都有很强的免疫能力,也不知道是名字起的“好”,还是儿时师父给二人做过法事。 

    黄海林身上背着步枪,附身于他的那个阴魂神识不清,想要将步枪当棍棒使用,但步枪有背带,他拽不下来,几试无果,跑向铜人,想要过去拿刀。 

    见此情形,杨弈斜里冲至,将他扑倒在地,王欣然快步跑过去捡起地上的瓶子,与杨弈合力,想要给黄海林灌上一口童子尿。 

    “他已经被附身了,童子尿没用了,得用黑狗血。”吴中元奔跑的同时高喊。 

    “这里哪来的黑狗?”王欣然心急如焚。 

    王欣然话音刚落,小黑鬼突然从天而降,怪叫着啄她。 

    王欣然吃痛,挥手驱赶,“怎么回事儿?” 

    她一松手,黄海林趁机翻身,将杨弈压在身下,双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王欣然急忙上去拉扯,她虽然是练家子,但女人终究是女人,哪里是被阴魂附身了的壮汉的对手,任凭她如何用力都拉不开黄海林掐着杨弈脖子的双手。 

    眼瞅着杨弈开始翻白眼儿,王欣然急了,发力抬腿,奋力踢向黄海林的脑袋,这一脚起了作用,黄海林滚了出去,王欣然趁机将杨弈拉了起来,冲一直在奔跑的吴中元喊道,“现在怎么办?” 

    “快找出口。”吴中元喊道。 

    此时黄海林已经翻身站起,自铜人手里抓过铜刀向二人冲了过来,王欣然将正在大口喘气的杨弈推开,引着黄海林往右侧跑去,“快找出口。” 

    “我哪会呀?”杨弈愕然。 

    但此时吴中元和王欣然都在被人追杀,无暇分身。而懂机关的那个被阴魂附了身,正在追杀自己的同伴,哪怕他不会,也只能硬着头皮寻找。 

    这可是如假包换的硬着头皮,因为小黑鬼貌似也被阴魂附了身,追着他啄他的头。 

    正所谓术有专攻,会者不难,难者不会,他对机关一窍不通,仓促之下又哪里找得到出口。 

    此时众人的处境既危险又尴尬,被附身的是自己的同伴,黄海林和萧琴可以不留情,他们三个却不能伤及同伴,有枪也不敢用,只能尽量躲闪,但眼下的情形可不是饭后遛弯儿,对手在后面拼命的追,他们只能拼命的跑,这么下去坚持不了多久。 

    两分钟不到,三人就坚持不住了,二人不能伤及同伴,杨弈也不能杀掉那中了邪的八哥儿,万一萧琴恢复正常,发现鸟儿死了,怎么跟她解释。 

    “它们能不能更换宿主?”王欣然气喘吁吁。 

    吴中元知道王欣然为何有此一问,却没有接话,张书凯和吕佳慧的殉职已经令他非常愧疚了,他不希望再有人因为他而送命。 

    “必要的时候,连我都可以牺牲。”王欣然说道,确切的说是喊,二人此时相距十几米,只能喊。 

    “别说了。”吴中元喊道。 

    都说天无绝人之路,此话不假,就在三人疲惫不堪,身陷绝境之际,入口处突然传来了机关启动的声音。

    石头和石头摩擦发出的声音很刺耳,但此时这刺耳的声音在三人听来却彷如九天仙籁,机关启动说明有人要进来了,这时候出现的只能是赵颖等人,林清明是和赵颖待在一起的,师父的那本鬼画符就在他那里,他肯定研习过,只要林清明出现,众人就有救了。 

    很快,台阶降下,上面出现了亮光,可能是发现下面灯光乱闪,上面的人就没有冒然下来。 

    “哥,是我。”吴中元高声呼喊。 

    听到吴中元的呼喊,上面下来三个人,最先下来的是赵颖,身后跟着两个持枪的雇佣兵。 

    待得看清石室里的景象,三人全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见赵颖愕然瞠目,吴中元边跑边问,“我哥呢?” 

    “走散了。”赵颖说道。 

    “啊?”吴中元大惊,“在哪里走散了?” 

    “在迷宫里。”赵颖说道,言罢,又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一言难尽,快来帮忙。”吴中元喊道。 

    虽然吴中元求助了,但赵颖却并没有立刻插手,不是她不想帮忙,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帮。 

    “算了,时间来不及了,台阶很快就要升上去了,咱们先退出去……”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八章 童子尿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