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中邪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中邪

早在鄱阳湖吴中元就见识过黄海林惊人的反应速度,也亏得他反应迅速,挨了一脚之后顺势翻滚,堪堪避过了青铜巨人的连番砍剁。 

    早在黄海林给铜人灌酒的时候王欣然就已经在凝神戒备了,见黄海林遇袭,立刻举枪瞄准,待得锁定目标,马上开枪,可能是担心流弹会误伤战友,她此番用的是点射。 

    子弹打在了青铜巨人的右肩部位,铜人暂停追击,转身回头。 

    在它转身的同时,王欣然再次开枪,而黄海林也趁机稳住阵脚,端起步枪连发扫射。 

    铜人在两支步枪的扫射之下站立不稳,跌撞后退,几步之后左腿踏空,身形不稳,仰身摔倒。 

    见铜人倒地之后还想挣扎站起,黄海林冲王欣然做了个暂时停火的手势,转而快步上前,冲着铜人的膝部和肘部连发射击。 

    铜人的膝部和肘部都有传动装置,属于它的薄弱部位,传动装置受损,铜人虽然还在动,却无法站立也无法继续挥舞铜刀。 

    确定铜人已经失去行动能力,黄海林将步枪转到身后,拽着铜人的右脚想要将它拖回来,但铜人太过沉重,他拖拽不动。 

    眼见黄海林无法将铜人拖到入口处,众人只能走过去进行观察。 

    此时黄海林已经开始尝试分解铜人,铜人并没有佩戴面具,而是一个完整的铜质头颅,无处下手,眼见无法拆解头颅,黄海林自腰间拿出一柄样子古怪的小斧头,打砸破坏铜人肘部和膝部,以防止它突然反击。 

    在黄海林打砸的同时,铜人一直在剧烈挣扎,但它的挣扎并没有实质性的作用,很快黄海林就将它的四肢卸了下来。 

    铜人的双腿断开之后,原本别在其左膝部位的铜条跌落了下来,吴中元捡起打量,此物长约五十公分,前端带有箭镞,竟然是一支铜箭。 

    “弩箭?”萧琴问道。 

    吴中元摇了摇头,“不是弩箭,是弓箭。” 

    “弓箭好像不止这么长。”萧琴说道。 

    吴中元说道,“弓箭也分好多种,战场上用的弓箭箭杆儿要长一些,练武的人用的弓箭箭杆儿要短一些。” 

    萧琴伸手拿过那支铜箭,略作掂量,“这支箭怕是有两三斤。” 

    “对有灵气修为的人来说也不算很重。”吴中元说道,出现在这个时期的那位勇士名为吴夲,此人擅用的兵器正是弓箭。 

    二人说话的同时,黄海林仍然在紧张的拆解那个青铜巨人,他腰间带了一圈儿各式各样的小工具,这些工具都是破解机关可能会用到的,但此时它们成了“大夫”手里的“解剖刀”,黄海林连撬带掰,终于卸掉了青铜巨人胸前的沉重护甲。 

    护甲一去,铜人的内部结构显现了出来,与众人想象的不同,铜人的内部并没有精密的齿轮连杆等装置,而是一团厚厚的麻布,麻布已经腐朽的很严重了,里面包裹着的东西部分显露,看形状和材质,好像是一个痰盂大小的陶土坛子。 

    “这是什么?”吴中元问道。 

    黄海林正在尝试将坛子自厚厚的麻布里拿出来,没有接话,王欣然接过了话头儿,“应该是个古代的电池,类似的古代电池伊拉克巴格达曾经出土过一个,那个距今有两千多年的历史。” 

    巴格达电池是考古界比较著名的几个考古发现之一,学考古的人都知道这回事儿,但吴中元仍有疑惑,“电池都会缓慢放电,这么长时间了,怎么电量还没放光?” 

    没人回答他的问题,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黄海林身上,此时黄海林已经将那个坛子自那堆麻布里拿了出来。坛子取出的瞬间,铜人停止了挣扎。 

    这个坛子的坛口儿是被一种黑色物质封住的,而坛子外面则刻满了奇怪的花纹,这些花纹可能不是后期刻上去的,而是烧制之前就涂上去的。 

    “是不是古代电池?”王欣然问道。 

    “不像。”黄海林疑惑的摇晃着坛子。 

    “如果是电池的话,应该有电线才对。”吴中元说道。 

    王欣然看了吴中元一眼,然后冲黄海林问道,“坛子里有什么?” 

    “好像有些粉末状的东西。”黄海林说道。 

    “打开看看。”王欣然说道。 

    “先别着急,”吴中元急忙阻止,“坛子上的花纹我好像在哪儿见到过。” 

    众人闻言,纷纷转头看他。 

    对于坛子上的花纹儿,吴中元的确感觉眼熟,但一时之间也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这里面会不会封印着什么?”萧琴说道。 

    萧琴的话提醒了吴中元,“我想起来了,坛子上的这些花纹很像古时候的一些符咒。” 

    “什么符咒?”王欣然追问。 

    “一些降妖抓鬼的符咒,具体是什么符咒我记不清了,不过也只是像,并不是完全一样。”吴中元摇头说道。 

    黄海林本想打开坛子,听吴中元这么一说,有些犹豫了,抬头看向王欣然,等她拿主意。 

    王欣然自己也拿不定主意,又歪头看向吴中元。 

    吴中元知道王欣然在征求他的意见,但他也拿不定主意,如果不打开这个坛子,就不知道坛子里是什么,也就不知道是什么在驱使铜人。 

    就在此时,黄海林突然松手,坛子落地破碎。 

    见此情形,众人尽皆看他,黄海林一脸惊恐,“它动了!” 

    众人闻言骇然大惊,急视地面,只见坛子的碎片里散落着一些白色的粉末状事物,大部分都很细碎,但也有少量碎片,王欣然捏起一块儿,打量过后惊呼出声,“是骨头,这些是骨灰。” 

    王欣然的惊呼已经够令人心惊的了,而黄海林的举动更令众人后背发凉,黄海林此时双眼发直,面无表情,缓慢转头,扫视众人。 

    见他眼神有异,众人暗暗心惊,这家伙十有八玖是中邪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王欣然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没事儿吧?” 

    她不说话还好,她一开口,黄海林突然厉叫一声,冲过来想要掐她的脖子。 

    王欣然倒吸凉气的同时急滚避开。 

    黄海林扑了个空,又冲着一旁的萧琴去了,萧琴吓的尖叫一声,转身就跑。 

    萧琴在前面跑,黄海林在后面追,追赶的同时嘴里还发出了瘆人的呜呜声,那声音就像犬科动物的咆哮示威。 

    事发突然,众人都炸毛了,待得回过神来,王欣然和杨弈起身急追,前去解围。 

    萧琴在前面跑,黄海林在后面追,王欣然和杨弈跑在最后,由于萧琴是圈折乱跑的,王欣然和杨弈无法横插拦截,只能自后面追。 

    石室有上千平方,有足够的空间令萧琴躲闪,不至于走投无路。 

    当萧琴跑到那两个青铜巨人附近时,那两个青铜巨人都出现了轻微颤抖,黄海林追过,青铜巨人没有反应,待王欣然和杨弈跑过,青铜巨人又开始颤抖。二人跑过,青铜巨人又不动了。 

    见此情形,吴中元急忙大声告警,“那两个巨人体内也有被封印的阴魂,它们感受到阳气就会苏醒,别离它们太近。” 

    “快想想办法。”王欣然急切高喊。 

    其实王欣然即便不喊,他也在想办法,但是变故出现的太过突然,他紧张之下有些乱了方寸,经验真的很重要,经历的太少,遇事容易发懵。 

    在变故发生的时候保持清醒至关重要,吴中元深深呼吸,稳住心神,黄海林的情况无疑属于鬼上身,他背包里带有画符的东西,手忙脚乱的翻出来,当初他给宛山海画过驱邪的符咒,但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仓促之下竟然忘了该怎么画。 

    回忆,回忆,回忆,应该是这么画的,凭借记忆画了一张,转念一想,不对,这个附身于黄海林的魂魄神志不是很清醒,明显不是完整的魂魄,被不完整的魂魄附身,好像又是另外一种画法儿。 

    赶紧想,真的想不起来,无奈之下只能把有印象的都画了,一共四张,画好之后发现黄海林已经被王欣然和杨弈摁到在地,正在呜呜乱叫。 

    拿着符咒急跑过去,贴额头拍后背,一张一张的试,没用,都没用。 

    “你到底会不会呀?”王欣然好生急切,黄海林被附身之后力气大的惊人,被摁住之后还想咬人。 

    “我说了我是个半吊子。”吴中元既沮丧又着急。 

    吴中元话音刚落,黄海林突然发力,挣脱了王欣然和杨弈的摁压,纵身跃出,将一旁心有余悸的萧琴扑倒在地。 

    “臭流氓,臭流氓。”八哥儿惊叫飞起。 

    黄海林此时的举动既狂暴又混乱,先是恶狠狠的去掐萧琴的脖子,但刚刚掐住,又松开了,挥拳击打萧琴的头部,被萧琴歪头躲过之后,又去撕扯萧琴的衣服,带有明显的攻击性,但又没有明确的目的性,也说不好他到底想干什么,只是想攻击伤害对方。 

    眼见萧琴被黄海林抓住,三人急忙过去拉扯,那八哥儿也俯冲啄他。 

    黄海林的注意力又被八哥儿吸引了过去,撇下萧琴,去追那八哥儿。 

    八哥儿会飞,他追不到,但他貌似并不知道这一点,只是跟着八哥儿乱跑。 

    众人急切追赶,黄海林身上有步枪也有手枪,也亏得那个附身于他的阴魂不会开枪,不然众人此时早被他给打死了。 

    吴中元会轻功,后来者居上,追上黄海林并抱住了他,王欣然和杨弈随后追上,将他摁倒。 

    “抱住他。”杨弈高声喊道。 

    吴中元和王欣然勉力将黄海林抱住,杨弈抓着黄海林的头,凝神对视,几秒过后,黄海林眼神发生了变化,“你们在干嘛?” 

    杨弈以特异功能逼出了黄海林身上的阴魂,此举令他大感疲惫,拄膝弯腰,大口喘气。 

    “萧琴不对劲儿。”吴中元大声喊道。 

    吴中元一喊,众人这才发现萧琴正在那个被拆解的铜人附近,拿那个铜人手里的铜刀。 

    铜刀很大,分量也重,但萧琴拿了双刀在手,却并不感觉吃力,挥舞着铜刀向众人冲来。 

    众人大惊,四散奔逃,萧琴貌似没什么目的性,选了离她最近的杨弈追赶,杨弈叫苦不迭,拼命奔跑。 

    “哎哎哎,”吴中元回头大喊,“你别往两个铜人那跑。” 

    什么叫慌不择路,杨弈此时就是慌不择路,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别挨刀,压根儿就没听到吴中元在喊什么,不但冲着那两个铜人去了,还围着铜人转圈子,以此躲避萧琴的追砍。 

    感受到阳气之后,那两个铜人很快有了反应,打了几个冷颤之后张嘴等待。 

    见此情形,吴中元暗暗叫苦,别说不知道喂什么,就算知道喂什么此时也没法儿过去喂,这俩家伙等不到自己想要的,很快就会参战,一个已经控制不住了,再来俩可怎么应对。 

    “别愣着,快想办法啊。”王欣然急切催促。 

    “想什么办法?”吴中元愕然反问。 

    “要么喂点儿什么,要么赶紧找到出口。”王欣然说道。 

    二人说话的同时,黄海林正在冲杨弈大声呼喊,让他赶快离开那两个铜人,以便于他开枪射击毁掉那两个铜人。 

    杨弈听到了黄海林的呼喊,自那两个铜人附近跑开,但他先前使用特异功能耗费了大量精神,疲惫非常,跑的气喘吁吁。反倒是被附身了的萧琴虽然持拿双刀,却健步如飞,追的他狼狈不堪。 

    黄海林刚准备开枪射击,却发现杨弈向他跑了过来。 

    “你把她引走啊。”黄海林喊道。 

    “不行了,跑不动了,你替我一会儿。”杨弈躲到了黄海林身后。 

    眼见萧琴向自己冲来,黄海林顾不得开枪,转身就跑,萧琴舍了杨弈,追他去了。 

    “小吴,你跑的快,你来吸引她的注意力。”黄海林喊道。 

    “你坚持一会儿,他正在想办法。”王欣然喊道。 

    “你结婚没有?”吴中元问杨弈。 

    “啊?你说什么?”杨弈懵了。 

    “你是不是童子之身?”吴中元问道。 

    “五年前是。”杨弈回答。 

    “你想干嘛?”王欣然皱眉看向吴中元。 

    “我突然想起童子尿阳气重,应该可以缓解被封印魂魄的痛苦。”吴中元说道。 

    “你不是了吗?”王欣然问道。 

    “我是啊,但我现在尿不出来啊……”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中邪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