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一百一十章 人之将死

第一百一十章 人之将死

张书凯的声音很低沉,看的出来他的情绪很低落,但他并没有表现出紧张慌乱和不知所措。 

    听到张书凯的话,王欣然面色大变,快步走了走去。 

    吴中元将玉盒装进背包,急切的跟了出去。 

    他出去的时候,王欣然正蹲在张书凯的旁边看他的眼睛,吕佳慧坐在张书凯的左侧,正在出神发愣。 

    十八分局内部可能有记载和描述尸毒的相关资料,三人应该看过相关的资料,都知道中了尸毒会有哪些症状,检查过张书凯的眼睛之后,王欣然木然的站了起来,拿出香烟点上了一支。 

    “给我一支。”张书凯说道。 

    王欣然拔出一支香烟递了过去,摁着打火机,帮他点燃。 

    虽然之前没见过张书凯抽烟,但这并不表示他不会抽烟,张书凯点燃香烟之后深吸了一口,“能和二位共事,我很荣幸。” 

    “我们这算是为国捐躯吗?”吕佳慧自言自语。 

    “算,咱们都能评上烈士。”王欣然笑的非常勉强。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张书凯说道,“九号,帮我录下遗言。” 

    王欣然拿出手机,打开录音功能,“好了。” 

    张书凯清了清嗓子,然后笑了几声,看得出来他是想表现出豁达和无畏的,但他笑的很不成功,是无法自制的苦笑。 

    苦笑过后,张书凯开始说话,他的父母好像已经去世了,遗言是留给还在念书的妹妹的,先说自己即将不久于人世,然后告知对方他的银行卡密码和对方以后会享有的优抚待遇,在他的努力控制下,情绪和语气还算平稳。 

    张书凯比较木讷,哪怕是口述遗言也彷如在例行公事,很简短,没有什么深情的流露。 

    在张书凯口述遗言的同时,吕佳慧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但她是走到角落里自己录制,声音很低,听不清她都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遗言是留给谁的,但她悲伤激动,一直在哭。 

    张书凯说完,撑地站了起来,冲王欣然说道,“做你们该做的事情,我们先出去了。” 

    王欣然牙关紧咬,没有接话,她知道张书凯为什么要这么做,张书凯是想趁自己此时还能行走,自行离开水下陵墓,以免牺牲之后总部还要下水搜寻尸体。 

    “走吧。”张书凯冲吕佳慧说道。 

    听到张书凯的话,吕佳慧抽泣着自角落里走了过来,将手里的录音装置递给了王欣然。 

    “我的视力严重受损,扶我一把。”张书凯冲吕佳慧说道。 

    吕佳慧没有搀扶张书凯,而是一直在看着吴中元,表情很悲伤,眼神很复杂。 

    长达十几秒的注视之后,吕佳慧突然拿枪对准了吴中元。 

    吴中元没想到吕佳慧会有此一举,惊愕之下本能的后退了一步。 

    几乎在吕佳慧举枪的同时,王欣然也拔出手枪对准了她。 

    吕佳慧情绪激动,没有说话。王欣然表情凝重,没有说话。张书凯的眼睛已经泛白,猜到发生了变故,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也没有说话。 

    王欣然以左手拿出烟盒儿,递给吴中元,“背过身,取三根,其中两根掐掉过滤嘴。” 

    直至此刻吴中元方才明白吕佳慧为什么要拿枪对着他,在前面的石室里他曾经得到过一枚可解百毒的丹药,但此后的石室里并没有惩罚机关需要使用这枚丹药,毫无疑问,这是左慈担心他会被猴子咬伤,所以给他留下了一线生机。 

    吴中元摇了摇头,没接王欣然递过来的烟盒儿,先前他是被倒在地上的雇佣兵给咬伤的,当时情势混乱,王欣然等人都没发现这一情况。 

    见吴中元摇头,王欣然挑眉催促,“拿着!” 

    吴中元还是没动,吕佳慧情绪失控,垂下枪口,大哭出声,“对不起,对不起,我好害怕。” 

    “战时条例我们都背过,战场上如果遇到危险,优先保证指挥员的安全,”张书凯伸手去探寻吕佳慧,“别害怕,有我在,黄泉路上我来保护你。” 

    吕佳慧伸手拉住了张书凯,哭着点头,“谢谢你。” 

    张书凯率先迈步,吕佳慧牵着他,走在旁边,二人没有背背包,也没有携带呼吸器。 

    “把解毒丹拿出来。”王欣然冲吴中元怒吼。 

    吴中元摇了摇头。 

    “你没权力决定他人的生死。”王欣然过来抢夺背包。 

    吴中元紧贴石壁,伸手与她纠缠,不让她拿到背包。 

    “他们是因为我才会参与这次的任务,”王欣然内疚自责,“我不能把活的机会留给自己。” 

    “每个人都要面临选择,不是吗?”吴中元推开了王欣然。 

    “你不能这么自私,”王欣然哽咽又抢,“抽签吧,让上天来决定,那样最公平。” 

    “上天不能决定任何事情。”吴中元又推开了王欣然。 

    “砰。”外面石室传来了一声枪响。 

    二人愕然回望,只见吕佳慧已经倒下了,张书凯拿枪对准了自己的右侧太阳穴,没有任何犹豫,“砰。”

    两声枪响过后,二人停止了争抢,这本不是二人原本的打算,他们之所以提前自杀,只是不想让吴中元和王欣然为难。 

    王欣然很是悲伤,倚靠石壁,无声哽咽。 

    吴中元卸下背包,找出了那枚丹药,捏碎蜡封,递给了王欣然。 

    见到救命的丹药,王欣然越发悲伤,“你太自私了,我也太自私了。” 

    “我们不自私,我们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吴中元将解毒丹塞到了王欣然的嘴里,又拧开水瓶,喂她服下。 

    做完这些,吴中元拿起了那方玉盒,玉盒也是盖扣结构,打开比较费力,拉开之后发现玉盒和玉盖的连接处有胶状残留物,这些胶状残留物的作用应该是密闭防潮,它们没有被破坏就说明那些雇佣兵虽然拿走了玉盒,却并没有打开它。 

    玉盒里面放的是九卷羊皮,并排放置,其形状有些像雪茄儿,长度约有十五公分,直径不过拇指粗细。 

    拿出右侧边缘的那一卷,入手的感觉有些沉重,里面应该包裹着其他东西。 

    打开羊皮,里面的东西显露真容,是一卷类似于竹简的东西,只是比竹简要小要薄,其材质也不是木质,而是某种色呈金黄的轻薄金属。 

    金简彼此之间有金丝连系,拇指粗细的一卷,展开竟然有三十公分长,每片金简上都有远古文字,字数多寡不一。 

    “是什么?”王欣然问道。 

    “天篆文册。”吴中元说道,为了回去之后能够尽快与别人交流,他曾经对远古文字进行了认真的学习。

    “天篆文册?就是奇门遁甲的前身?”王欣然追问。 

    吴中元点了点头,将那金简重新卷起,以羊皮包好放进了玉盒。 

    将玉盒放进背包之后,吴中元并没有背上背包,而是将背包递给了王欣然,“帮我拿一下。” 

    王欣然不明所以,只当他嫌背包沉重,懒得一直背负,便伸手接过了背包。 

    吴中元转身走向第八处石室,随着主墓室的下沉,主墓室与石室连接处的缝隙越来愈大,越来越多的湖水自缝隙中涌了进来。 

    吴中元走到石台前,将张书凯先前给他的手枪放到了石台一侧,然后双手撑着石台,看那石台上的铜盘。

    此时尸毒已经开始发作,铜盘上的图形在他眼中有些重影和模糊。 

    吴中元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也不敢耽搁,伸手转动圆盘,将两仪里的阳对准了“君王”,左慈这最后一个题目考的是为君之道,身为君王,必须正大光明,浩然坦荡。 

    四象他选择了青龙,青龙为少阳,为春天,身为君王,必须有进取之心,带领臣民向好的方面发展,但也不能急功近利,求快冒进,需要循序渐进,故此排除老阳朱雀。 

    五行他选了土,身为君王,必须仁慈善良,厚德载物。 

    八卦他选了泽,君王乃世人首领,居高临下,没有泽被苍生之心,没有庇护润养之德,岂能为君为王。 

    见吴中元急切的转动铜盘,王欣然唯恐他乱中出错,在旁说道,“不要着急,我们还有时间。” 

    吴中元一直在咬牙硬撑,唯恐自己情绪失控,听得王欣然的话,心里越发悲哀绝望,长长叹气,苦笑摇头。 

    轮到九宫时,吴中元犹豫了,君王为九五之尊,九宫之中有九有五,离宫九为至尊,中宫五为永恒,不能两者兼顾,只能择其一。 

    此时尸毒发作所引起的不适越发明显,除了视物不清,还开始严重发烧,五脏六腑如遭炙烤。 

    短暂的沉吟之后,吴中元选择了中宫,五不但代表永恒,还代表中正平和,一个君王是不能急躁冒进快意恩仇的,需要沉稳平和,顾全大局。 

    十天干他选择了己,己为田园之土,为君王者,既是高高在上的首领,又是承托万民的基石。 

    尸毒一旦发作,症状越来越严重,此时吴中元已经满头大汗,浑身上下不由自主的瑟瑟发抖。 

    王欣然发现吴中元不太对劲,关切的看他,“你怎么了?” 

    吴中元唯恐王欣然发现他眼睛异常,急忙歪头一旁,“没事,有点热,拿点水给我喝。” 

    趁王欣然拿水之际,吴中元再度伸手,转动十二地支,这次他选了马,之所以选马而没有选龙,是因为马为入世之龙,比龙要平和易处,在他看来君王不能高高在上,要仁善亲民。 

    王欣然拿出矿泉水,拧开递给吴中元,一瞥之下发现吴中元的眼睛蒙上了一层白翳,瞬时倒吸了一口凉气,“你的眼睛?!” 

    吴中元此时已经看不清最外面那环诸多卦符了,听到王欣然的惊呼,反倒如释重负,后退几步倚墙站着,大口喘气。 

    “怎么回事?”王欣然紧张问询。 

    吴中元没有接话。 

    见吴中元不答,王欣然急切的检视他的手臂和双腿,在看到他右腿的咬伤之后,面色大变,愕然失语。 

    体温的急剧上升影响了吴中元的神智,此时已经有些神识不清,大口喘气的同时自言自语,“不能随便惩罚百姓,他们之所以是百姓,正是因为他们见识不够,格局不高,不能用智者的标准要求他们,要宽容一些,原谅他们的无知和愚蠢,不能随便惩罚他们……” 

    王欣然此时已经乱了方寸,紧张着急却束手无策,“你在说什么呀?” 

    “把水金组合的卦象对准君王。”吴中元站起不住,瘫坐在地。 

    地上有水,见他瘫倒,王欣然急忙去扶他。 

    “快去。”吴中元推开了王欣然。 

    “你还管那些做什么?”王欣然语带哭腔。 

    吴中元五内俱焚,说话艰难,“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八年,不能就这么走了,得留点儿东西给你们。” 

    王欣然大哭出声,强忍悲伤起身过去转动圆盘。 

    几秒钟之后,机关启动。 

    吴中元此时已经完全看不清东西了,眼前一片漆黑,机关启动的声音令他如释重负,“把手枪给我,拿上东西赶紧走。” 

    王欣然自然不会听他的,哭着过来搀扶他,“你自己也被咬伤了,为什么要把药丸给我?” 

    “我想给你。”吴中元说道,高烧引起了痉挛,令他吐字艰难。 

    听得吴中元的言语,王欣然悲伤欲绝,紧紧的抱着吴中元,嚎啕大哭。 

    “我,我可以把遗体……捐给国家,有用的……都给国家,你们……别杀我师兄。”吴中元艰难的说道。

    见他临死还牵挂着林清明,王欣然越发难过,“我答应你,我一定帮你做到。” 

    吴中元此时已经进入弥留状态,神识越发混沌,思考也越发艰难,一个劲儿的催促王欣然把手枪拿给他。

    王欣然只是哭,吴中元现在的手脚已经开始抽筋变形,即便把手枪放在他的手里,他也无法扣动扳机了。

    “我快,快不行了,你快走,别让我……别让我咬你。”吴中元试图推开王欣然,但他肢体已经不受控制,大脑传达的指令引起了四肢剧烈的抽搐。 

    见此情形,王欣然只能松手退后,哭着拔出了手枪。 

    剧烈的抽搐持续了十几秒,抽搐令吴中元越发虚弱,气若游丝。 

    “别总是瞅我,我不是小心眼儿……也不是小家子气,我只是想回去。”这是吴中元说的最后一句话,王欣然说了什么他不知道,因为他失去了知觉……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章 人之将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