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一百零六章 格局九问

第一百零六章 格局九问

第六处石室的石门也是关着的,只能炸开。 

    张书凯先前出去了一趟,带回了定位爆破的相关必需品,在他安放*的同时,吕佳慧照例以摩斯密码的节奏敲击石门,尝试与赵颖等人取得联系,但石室里并无回音。 

    见吴中元面有忧色,王欣然瞅他的同时安慰道,“他们应该去到了最里层。” 

    “为什么这么说?”吴中元歪头看她。 

    王欣然解释道,“这处石室的石台铜盘他们压根儿就没动过,说明他们知道无望破解这些机关,推开石门之后就直接往里冲,想要赶在触发机关之前通过,他们可能也的确赶在机关启动之前冲到了下一处石室,那个被铁线虫控制的人应该是跑在了队伍的最后。” 

    吴中元缓缓点头,这处石室的角落里倒毙着一只黑毛猴子,这只猴子应该是铁线虫最初的宿主,赵颖等人前冲的过程中触发了机关,猴子苏醒,自冰鉴里出来攻击他们,石室里的弹壳儿说明他们曾经开枪阻止猴子靠近。至于那个被铁线虫控制了的人,之所以跑在了队伍的最后,应该也不是因为他跑的慢,而是他留在最后推上了后面的那道石门,以此阻止第四处石室里食人树的藤蔓追进来。 

    尝试沟通无果,吕佳慧转身走了回来,冲二人摇了摇头。 

    “再给我三分钟。”张书凯转头冲众人说道。 

    “不用着急,”王欣然摆了摆手,转而看向吴中元,“第六门是什么门?” 

    “景门,五行属火,按照吉凶分类属于小吉。”吴中元答道。 

    “五行属火?”王欣然微微皱眉。 

    吴中元点了点头,“之前那些石室里的机关大多与阴阳五行对应,里面的机关很可能跟火有关。” 

    王欣然没有接话,不管里面是什么机关,都已经被赵颖等人触发了,赵颖等人在无形之中充当了探路石的角色。 

    说是三分钟,可能还没用三分钟张书凯就准备好了,这次他带回了遥控*,可以自安全距离从容引爆。 

    在引爆之前,四人照例戴上了防毒面具,由于使用的是先进的定向爆破装置,爆炸声比打爆气瓶的声音小了很多。 

    待气浪冲散,四人回到门前,只见石门下部被炸开了一道裂痕,王欣然拿过吕佳慧手里的羊角锤,敲掉石门下部抵住顶门石的那一部分。 

    移走碎石,王欣然摘掉防毒面具,斜身歪头,试图通过缺口观察石室内部的情况,但先前炸开的缺口刚好被凸出地面的顶门石挡住,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虽然看不到石室里的情况,却能闻到石室里散发出的气味,第六处石室不久之前肯定着过火,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焦臭味。 

    “有人被烧死在了里面。”王欣然歪头看向吴中元。 

    吴中元没有接话。 

    王欣然冲吕佳慧做了个手势,二人上前推动石门,张书凯双手持枪,凝神戒备。 

    石门推开之后焦臭味越发浓烈,最先映入眼帘的还是石台,随着石门开启的幅度越来越大,石室彻底暴露在了吴中元的视野当中,王欣然先前猜测无误,的确有人烧死在了里面,尸体只有一具,位于东北角落,是具男尸,尸体相对完整,身上的衣服并没有完全被火烧掉,甚至头发也还在。 

    这样的伤势应该不足以致命,与其说此人是被烧死的,倒不如说是被浓烟呛死的。 

    见赵颖不在这处石室里,吴中元暗暗松了口气,迈步走向前方石台。 

    “小心点儿。”王欣然说道。 

    吴中元没有接话,径直走到石台前,擦拂石台上的灰尘。 

    这处石台与上一处石室里的石台有些相似,石台上也有铜盘,但这里的铜盘并不是五环盘,而是一环盘,只有六十四卦的卦象。 

    此外,上一处石室里的石台上有三个铜盘,但这处石台上有九个铜盘,体积只有五环铜盘一半大小。 

    九个铜盘横三竖三排列,每个铜盘的上方都刻着两个字。 

    第一个铜盘上面刻的是“轻视。” 

    第二个铜盘上面刻的是“挑衅。” 

    第三个铜盘上面刻的是“打压。” 

    第四个铜盘上面刻的是“欺瞒。” 

    第五个铜盘上面刻的是“市欢。” 

    第六个铜盘上面刻的是“违逆。” 

    第七个铜盘上面刻的是“背叛。” 

    第八个铜盘上面刻的是“反噬。” 

    第九个铜盘上面刻的是“移情。” 

    吴中元端详铜盘的时候,王欣然走到了他的旁边,看过石台上的铜盘之后低声问道,“他想考你什么?”

    “他在问我,如果遇到这九种情况我该怎么做。”吴中元说道。 

    “他为什么要出这种题目?”王欣然不解,“出这种题目有什么意义?” 

    “你没看懂?”吴中元转头看她。 

    王欣然摇了摇头。 

    吴中元说道,“他在试探我具不具备成就大事的性格和格局。” 

    见王欣然仍然不甚明了,吴中元又详加解释,“这九种行为其实是按照一个人所处的地位,由低到高排列的,轻视就是别人看不起我,如果我的地位很高了,他们不可能看不起我。然后就是挑衅我,我的地位如果再高一点,他们就可能打压我,地位继续提升,就可能遭遇欺瞒,是按照这种顺序排列的,他想知道我遇到这九种情况之后会怎么处理。” 

    王欣然点头过后,问道,“难不难?” 

    吴中元摇头说道,“不能用难或容易来形容,这个考的不是我的智商和学识,而我的性格和格局。” 

    “这里的奖励肯定比前一关的奖励更好,你千万慎重点儿。”王欣然说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伸手转动第一个铜盘。 

    “你想好了吗你?”王欣然没想到吴中元会立刻动手。 

    “这些问题想的越多,越容易动摇初衷。”吴中元将其中一卦对准了“轻视。” 

    “这个图形什么意思?”王欣然指着那个卦象问道。 

    “关我屁事儿的意思。”吴中元随口说道。 

    “没有知耻而后勇的图形吗?”王欣然问道。 

    “有,但我不喜欢,”吴中元摇了摇头,“别人看不起我,我就非得让他们看得起呀,为什么要为他们而活,他们要是嘲笑我放屁不臭,我是不是要天天努力练习放臭屁?” 

    王欣然撇嘴的工夫儿,吴中元又把手伸向第二个铜盘,一推之下竟然动了,能够推动圆盘,就说明第一个问题回答正确。 

    第二个问题是“挑衅。”王欣然看不懂卦象,只能再问“这个图形什么意思?” 

    “这是上离下震的噬嗑卦,”吴中元解释,“意思就是电闪雷鸣,直接揍他。” 

    听得吴中元的解释,王欣然咂舌摇头,“你看清楚,对方只是挑衅,不是攻击。” 

    “挑衅就是攻击的前兆,”吴中元说道,“我师兄曾经说过,一个人想要欺负你,都是试探着来的,今天骂你一句,你一笑置之,明天他就敢踹你一脚,你要是再没反应,后天他就敢去你家抢东西,你要是还忍,大后天他就敢睡你老婆。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是最愚蠢的行为,非要忍到人家要睡你老婆,你再杀了他去坐牢?他一开始骂你的时候,直接骂回来,保证没有以后那么多屁事儿了,把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双方损失都小。” 

    王欣然没有接话,因为吴中元已经开始转动第三个圆盘了,如果第三个圆盘能够转动,就说明第二个问题他回答正确。 

    动了,第三个铜盘被转动了,第三个问题是“打压。” 

    王欣然不敢再质疑吴中元的见解了,“这个图形又是什么意思?” 

    “公之于众,把事情闹大的意思,”吴中元说道,“打压是上级给下级小鞋穿,如果上级打压我,我不会阴奉阳违,更不会跟他面和心不合,我会直接把事情闹大,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两个不合,这样一来他反倒不敢给我小鞋穿了,因为谁都知道我跟他吵过架,他只要对我有一点儿不好,就是在公报私仇。” 

    吴中元话音刚落,石室里传来了轻微的震动和吱吱的摩擦声,摩擦声自右侧石壁发出,逐渐向左侧石壁推移。 

    听到摩擦声响,二人并未惊慌,因为摩擦发出的声音很迟缓,如果是触发了攻击性的机关,速度不会这么慢。 

    等到摩擦声停止,吴中元又尝试推动第四个铜盘,“欺瞒。” 

    知道王欣然肯定要问,吴中元便主动解释,“这是个阳生阴死卦,如果我对欺瞒我的这个人不抱希望,我会假装不知道。如果我对他还心存希望,我会戳穿他,提醒他不要跟我离心离德。” 

    吴中元并不停歇,,直接去推动第五个铜盘,也能推动,这个圆盘对应的问题是“市欢。”市欢是古代词汇,现在已经很少用了,大致意思是博取别人欢心。 

    “这个卦象又是什么意思?”王欣然非常好奇。 

    “善待。”吴中元随口说道,见王欣然皱眉,便解释道,“良药不一定苦口,苦口不一定是良药。忠言不一定逆耳,逆耳也不一定是忠言,努力让你高兴的人你不善待,你去善待那些天天骂你的人?神经病啊。” 

    王欣然没有接话,如果按照现在的道德标准,吴中元的解释肯定不及格,至少算不上高大上,但是仔细想来,他的回答更坦诚更符合人性。 

    见吴中元顺利推动了第六个铜盘,王欣然暗暗松了口气。 

    第六个铜盘是“违逆。” 

    这次王欣然没有询问卦象是什么意思,因为这个卦象吴中元之前用过,是个阳生阴死卦,这个卦象连解释都不用解释了,如果违逆是真诚的劝谏,那就虚心接受。如果违逆是无礼的冒犯,那就予以严惩。 

    第六个铜盘正位,石室又出现了轻微震动,眼见前方地面有器物缓缓升出,吴中元急忙转过身来,“赶紧把它给遮上,别让我知道是什么……”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一百零六章 格局九问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