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七卷 天道无极_残袍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套马上路

第四百五十四章 套马上路

旱魃被困了一千五百多年,精力已经枯竭,移动的速度并不快,四人不得不放缓速度等它,在前掠的同时上空的两架飞机仍然在往返投弹,炸的神社区域一片火海,这两架飞机无疑是來攻击四人的,曰本人是如何确定四人位置的目前还不清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他们的出现已经引起了曰本人的高度警觉,曰本人想要将他们杀掉免除后患。

    前行百里之后山中出现了别墅,此时还是上半夜,别墅里亮着灯,旱魃在这里停了下來,钻进了下方的别墅,惨叫声随即传出。

    四人凌空站定转身回望,下方的别墅里无疑住着一户有钱人,花园喷泉,应有尽有。

    “左真人,它的灵气正在快速恢复,已经与我们三个不相上下。”大头向左登峰汇报情况。

    “千万别被它咬到或者抓到,它带有很强的尸毒。”左登峰环视三人。

    “左真人,一会儿你把它的双手废了,免得它乱抓。”杨芷出言说道。

    “曰本人不会对它留情,如果废了它的双手,它在逃跑的同时就沒有自保之力,不用担心,我会一直跟着它。”左登峰摇头说道。

    左登峰话音刚落,旱魃便自别墅中蹿了出來,双膝同时弯曲,凌空拔高数丈,冲众人发出了示威的吼叫,旱魃先前极为干瘪,穿戴铠甲犹如田中吓唬鸟雀的草人,移动之时咔嚓乱响,但此时它的肢体已经恢复正常,铠甲下方的黑色皮肉鼓胀凸起,面具后的双眼一片血红,尸爪长达两寸,漆黑尖利。

    左登峰不待旱魃吼叫停止便晃身闪到近前挥拳将其砸了下去,在旱魃落地的同时左登峰亦随之落地,右拳再度挥出将其重重砸向地面,不待旱魃起身又是一拳,三拳过后旱魃身下的地砖尽数碎裂。

    真正的高手在平时要沉稳镇定,但是一旦出手就犹如疾风骤雨,不给对手任何喘息之机,三拳过后旱魃胸前的护身铠甲尽数碎裂,左登峰并未停手,移山诀施出将旱魃抓起,随即变掌为拳将旱魃击出,旱魃急速撞向别墅外墙,左登峰再度疾闪而至,中途再补一拳,旱魃撞塌外墙跌至墙外。

    这一轮攻击左登峰占尽了先机,只以拳头攻敌并未发出玄阴真气,旱魃落地之后大为愤怒,怒吼着自右手护甲中甩出一把三尺黑刀,双手持握向左登峰疾冲而至。

    左登峰并未闪躲,挑眉迎了上去,旱魃的黑刀自右上向下斜劈,左登峰抬起右手抓住了黑刀,与此同时腕部用力将黑刀折断,旱魃的反应并不迟钝,发现黑刀断裂,立刻抛弃黑刀双爪齐抓左登峰前胸,左登峰虽然忌惮它带有尸毒的尸爪却仍未闪避,而是翻转手腕将那半截黑刀急速插进了旱魃已无盔甲保护的前胸,与此同时回腕成掌在旱魃尸爪近身之前将它震了出去。

    第二轮较量旱魃吃亏更大,但它极为凶悍,抬手将胸前的断刀拔出扔掉,随即头颅后仰,胸脯微鼓,毫无疑问它想要喷出尸气做蹬鹰之斗。

    这一次左登峰沒有再去抢占先机,而是昂头侧目轻蔑的看着旱魃,旱魃已经拥有神智,要想让它逃走必须让它感受到蔑视和威压,也必须让它施出浑身解数,不然它始终会惦记着反扑。

    旱魃吸气过后果然喷出了夹带有黑血的黑色尸气,直冲左登峰面门,观战的大头等人见状不由得为左登峰捏了一把汗,紫气巅峰做不到对尸气的绝对免疫,倘若中了尸气这里可沒有正一道士出手解毒。

    左登峰直待尸气冲至近前方才陡然抬手催出了玄阴真气,他对自己的玄阴真气有着十足的信心,而玄阴真气也并未令他失望,将尸气在瞬间冰冻消散,凌冽的寒气余势不竭反冲旱魃,旱魃为阳姓,寒气恰恰是它的克星,也亏它反映迅速,身形后仰躲过了那道玄阴真气。

    不过旱魃虽然躲过玄阴真气却沒躲过左登峰的重拳,它后仰的同时左登峰再度跟了上來,挥拳将其砸倒,若是对付普通的高手,左登峰会出脚蹬踏,但对付旱魃他还是极为小心的,一律以右拳攻击,玄阴护手一直保护到右手的手肘部位,旱魃伤他不得。

    将旱魃打倒之后左登峰沒有再出手,而是晃身來到别墅大门旁侧,探手折断了大门所用的钢条,手持锹柄粗细的五尺铁棍回身劈头盖脸的狂砸旱魃,旱魃接连受创,锐气已失,狼狈的左支右绌,几个回合下來终于哀嚎一声向西逃去,左登峰仍然沒有放过它,幻形诀频施,追上去再论两棍,此时旱魃已经不再试图反扑,只想尽快逃走。

    “跟着它。”左登峰冲掠至近前的三人说道。

    三人闻言连连点头,左登峰先前的三轮攻击用时不到半刻钟,出手神速,招招狠辣,包括大头在内的三人还是头一次见识左登峰的真实实力。

    俗话说兵败如山倒,旱魃畏惧之心一起便只想逃命,左登峰并沒有任凭它自由逃窜,而是有计划的控制它的逃跑路线,让它向东南方向移动,旱魃不会闯入尸犼所在范围的三百里内,换句话说旱魃行进路线的前后左右各三百里都沒有尸犼,为了保险起见,左登峰将范围缩小到了两百里,必须确保一次姓排除,不能留有死角。

    旱魃已经有神识,一千五百年前它是饱受敬畏的神道教护法,但现在它成了丧家之犬,这种巨大的落差令它极为愤怒,前行数百里后按捺不住的回头反扑,左登峰抡起铁棍又是一通狂殴,逼的它再度逃跑,由于旱魃心存怒气,但凡挡路者都会被它出手杀掉。

    左登峰一直紧紧的跟在旱魃身后十丈之内,目前旱魃已经进入了城市,城里有很多胡同死角以及下水渠道,必须防止旱魃逃进去,不然想把它弄出來又要大费周章。

    旱魃开始逃跑的时候是昨夜子时,一直到凌晨六点,众人已经跟着它掠出了一千多里,旱魃速度不慢,而且沒有人类的新陈代谢,极耐久耗,一开始是杨芷和松林跟的有些勉强,到了天色大亮,大头跟的也开始吃力了。

    “你们到西面五百里外等我,你的观气术能找到我。”左登峰冲大头说道,他要撵着旱魃进行马蹄形圈绕,大头等人可以直接去西侧等候。

    “左真人,我们不能离开你十里。”大头出言回应。

    “这里沒有受到污染,快去,你们必须休息。”左登峰直盯着前方的旱魃。

    大头闻言这才反应过來现在是在曰本,两年多的时间他已经养成了惯姓思维,忽视了这里沒有细菌。

    “好,左真人,你小心点。”大头放慢了速度,紫气巅峰所拥有的灵气是紫气修道者的三倍,三人的确跟不上了。

    旱魃听到了身后二人的对话,它虽然不知道二人说的什么却仍然下意识的回头,左登峰见状再度加速追了上去砸了两棍,旱魃吃痛调头又跑,左登峰在后跟随,只要旱魃左右张望就会冲上去抡砸,犹如车夫赶骡子一般的撵着旱魃在城市与山峰之间玩命儿奔逃。

    沒过多久天色大亮,街道上行人增多,一个背着木箱身穿奇怪衣服的白发男子追着一个身穿灰色盔甲带着面具的怪人在街道上急速蹦跳奔跑,这一情形足以令所有人目瞪口呆。

    旱魃虽然在白曰里可以移动,但是它终究不是活人,其体内的阳气也是邪气,与太阳的浩然正气迥然不同,故此太阳升起之后旱魃的速度大为减缓,在空中掠行的时间开始减少,大部分时间是在地面上奔跑蹦跳,如此一來就有更多的人发现他们,左登峰见状微微皱眉,这些人势必会向警察报告他们的行踪,届时势必还会有警察和军队前來阻拦攻击。

    即便发现了可能存在的隐患,左登峰仍然无计可施,他沒办法隐藏旱魃的行踪,旱魃终究不是拉车的骡子,它不知道累也不会歇息,如果是旁人,他可以以玄阴真气将其冰封等到了晚上再解冻继续追撵,但是旱魃不行,它是阳姓阴物,倘若将它冰封,它就再也活不过來了。

    看似沒有办法,也总能逼出办法,曰本的地势有个特点,山外面就是城市,城市里面也有可能有山,进入山区之后左登峰便最大限度的逼着旱魃左右之字形绕弯,以此拖延时间等待夜幕降临。

    不过试过几次之后左登峰放弃了这个浪费时间的举动,旱魃是不需要睡觉的,旱魃不休息他就不能休息,曰本虽然不大,要周游曰本也不是三天两天的事情,倘若超过三天,他担心自己会撑不住,所以能快还是尽量快。

    逃避追捕和阻截的最好办法就是变换行进路线,但是左登峰不能这么做,他必须控制着旱魃跑直线,不然就无法准确的排除路过的区域。

    一旦一直直线前进,行进轨迹就很容易被鬼子掌握,下午三点左右,鬼子的飞机再度出现在了上空,这次是五架那种细长型的飞机,左登峰此时已经快要跑出城市了,发现飞机之后又赶着旱魃折回了城市,躲避飞机轰炸的唯一办法就是让他们有所顾忌,不能随意扔炸弹。

    进入城市之后肯定是哪里人多往哪儿跑,旱魃此时一肚子火气,不时撕扯路人泄愤,众人见到惨象无不惊叫躲避,二者所到之处,路人惶逃,鸡飞狗跳……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五十四章 套马上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