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七卷 天道无极_残袍 > 第四百五十三章 放出旱魃

第四百五十三章 放出旱魃

左登峰闻声立刻皱眉收手。

    “左真人,怎么了。”大头疑惑的问道。

    “你们听到沒有。”左登峰环视三人。

    “听到什么。”三人闻言尽皆愕然。

    左登峰闻言再度皱眉,先前的那声阿弥陀佛虽然声音细微却清楚异常,三人都在这附近怎么会听不到。

    “用灵气去推动它。”左登峰侧身让开,抬手示意大头出手尝试。

    大头不明所以,缓慢抬手发出灵气去碰触土墙里的那尊佛像,灵气所致亦是陡然收手,随即侧目眯眼打量着那尊黑色的佛像。

    “你听到了什么。”左登峰问道。

    “有人唱诵佛号。”大头出言回答,阿弥陀佛是梵语,世界僧人尽皆唱诵。

    “是不是肉身菩萨。”松林打量着那尊佛像,这尊佛像与人等高,且样貌与已知的神佛迥异,故此他联想到了有些高僧圆寂之后留下的不腐肉身。

    “看不出材质,不能确定,左真人现在怎么办。”大头抬头看向左登峰。

    “炸了它。”左登峰冲松林摆了摆手,示意后者用手雷炸掉佛像,他虽然不愿亵渎佛像,却也不会因此止步,毕竟佛像不是三清法像。

    松林并未立即执行,而是愕然的看着左登峰。

    左登峰见状微微皱眉,探手自松林腰间抓过两枚手雷拉掉卡销扔向了佛像,随即侧身闪避,三人见状亦随之闪躲,爆炸产生了巨大的气浪,气浪将外部本就腐朽不堪的木制建筑震塌,左登峰施出移山诀将塌陷的屋顶移走,侧身北望,只见佛像已经被炸毁,其中的确残存有人类骨骼,松林的猜测沒错,这的确是一尊外部包裹了法泥的肉身菩萨,大头先前的猜测也沒错,通道就在肉身菩萨后方,高六尺,宽四尺,斜行向下。

    大头等人见左登峰真的炸毁了肉身菩萨,尽皆露出惊愕神情,三人六目直盯着左登峰。

    “你们是道家弟子,不是佛门僧尼。”左登峰不满的环视三人,道门中人多少会受到儒家思想的影响,并不主动去招惹佛门,维持着表面的和平,实际上佛道教义相悖并不和谐,倘若发生利益冲突,表面的和平随时可以打破,左登峰只是做了道家弟子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

    三人闻言连连点头,身为道家弟子,自然要忠于自己的教派,不该对佛门生出崇敬之心,古语有云忠心不二,有二心者皆是不忠,兼容确实可大,但兼容势必驳杂。

    “左真人,旱魃旁边的佛光消失了,它的气息在快速暴涨。”大头伸手北指。

    “让它涨,让它涨到极限。”左登峰冷哼出声,旱魃再厉害也厉害不过紫气巅峰,这是定律。

    “咱什么时候进去。”大头再问。

    “等等再说。”左登峰摆手开口。

    “左真人,先前的爆炸声能传出很远,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循声找到咱们,咱不能浪费时间。”松林插嘴说道。

    “你说怎么办。”左登峰转头看向松林。

    “进去杀了它。”松林出言回答。

    “咱们寻找旱魃是为了间接寻找尸犼,杀了旱魃还怎么找尸犼。”左登峰缓缓摇头。

    “制服它刑讯逼供。”一直沒有说话的杨芷出了个主意。

    “别说它不招供,就算招了,几千多年前的曰本话我可听不懂,你能吗。”左登峰出言笑道。

    “那你说怎么办。”杨芷自然知道左登峰是在讽刺她。

    “旱魃和尸犼都是由尸体形成的,它们之间有着微妙的感应,咱们只能利用这种微妙的感应,痛殴旱魃,痛殴旱魃会出现两个可能,一是尸犼现身相救,这种可能姓不大,毕竟它们之间不是隶属庇护的关系,第二个可能就是旱魃到处逃窜,咱们就跟着它。”左登峰正色开口。

    “旱魃被逼急了会去向尸犼寻求庇护。”松林疑惑的问道。

    “不会,它不敢进入尸犼的地盘。”左登峰摇头说道。

    “那咱跟着它干什么。”松林后知后觉,还是沒明白左登峰的真实意图。

    “左真人的意思是一直跟着尸犼,尸犼不敢涉足的区域就是尸犼的藏身之处,通常情况下这个范围在三百里以内。”大头代为回答。

    松林和杨芷闻言皱眉点头,这个办法用的是排除法,只要旱魃去过的地方就被排除掉,这个办法很笨,见效也很慢,但是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的办法能够找到尸犼。

    “我和左真人盯着,你们抓紧时间休息,旱魃一旦逃走,咱们就得随时跟着它。”大头冲松林和杨芷说道,接下來就要跟着旱魃曰夜不休的在曰本到处穿梭,休息的机会不多了。

    松林和杨芷闻言点了点头,找到干净的地方坐下休息。

    “它的气息还在缓慢增长,但速度越來越慢。” 大头以观气术观察着通道内部的情况。

    “进去帮它一把。”左登峰估算着通道内的浊气已经排净,便迈步走向通道。

    通道只是普通的夯土通道,由于坡度不陡,连基本的台阶都沒有,脚下更是坑洼不平,可见当年建造的极为仓促,在行走的过程中左登峰并未过度小心,曰本的文化底蕴不足,一千五百多年前的曰本是很贫穷的,贫穷势必会导致文化的落后,只有吃饱了沒事儿干的人才会有心思设计墓内机关。

    通道是斜行向北的,低头俯视可以看到下方黑色的石门,前行十余丈,二人來到了石门外,确切的说这并不是一道石门,而是一块巨大的石板。

    短暂的沉吟之后左登峰抬手将石板震碎,一股炙热的气浪瞬时扑面而來,左登峰以玄阴真气挥散热气,迈步进入了下方的空间。

    这是一处百尺见方的低矮空间,高仅一丈有余,呈不规则方形,在东南西北四处角落分别有一块巨大的黑石,这些黑石的体积远远超过了通道的宽度,每一块都有房屋大小,巨石上缠有锁链,四条锁链通向正中的粗大石柱,石柱上捆缚着一只身材高大的旱魃,旱魃周身穿戴有黑色的铠甲,脸上戴有面具,看不到它的具体样貌,旱魃前方三米外有一石桌,石桌上有一铜盘,铜盘周围散落了多颗佛珠,根据佛珠的散落情况來看正是左登峰炸毁了那位高僧的肉身所导致的。

    旱魃此时已经察觉到了二人的到來,嘶吼着扭动身躯试图挣脱锁链,不过由于这里极为干燥,锁链并未锈蚀,旱魃几番挣扎并未将其挣断。

    这具旱魃当年之所以被称为乌面鬼魅并不是因为它的脸是黑色的,而是它带有黑色的面具,这种面具类似于头盔,是一个整体,面具可以上推下拉,大头好奇心起,走上前去以灵气掀起了旱魃的面具,只见里面是一只皮肉干枯的骷髅,嘴角尸牙下探,双目干瘪萎缩,鼻孔只剩下了两个孔洞,样貌着实骇人。

    “左真人,现在怎么办。”大头指着嚎叫着几欲噬人的旱魃。

    “揍它。”左登峰随口说道,这只旱魃多年未曾进食,此时很是虚弱,痛打落水狗的事情左登峰不愿做。

    “怎么揍。”大头挠头打量着被捆住的旱魃。

    左登峰皱眉看了大头一眼,大头见状提着巨斧上前给了旱魃一斧,他这一斧不但用的是斧背,力量也形同挠痒。

    “用力打。”左登峰无奈摇头。

    “打坏了怎么办,要不您來吧。”大头苦笑退后,旱魃是被绑着的,攻击沒有还手之力的敌人实在是不够英雄。

    “我不能打,等它吸食人血之后肯定会反扑,到时候我再动手,它现在太弱,我现在动手它不服气。”左登峰摇头说道,这是曰本的旱魃,听不懂他们的语言,故此二人说话毫不避讳。

    大头闻言无奈的再度上去抡斧夯砸,这一次是用了灵气的,旱魃遭受攻击之后发出了刺耳的吼声,但它四肢都被铁链捆住,无力反击,只能挣扎吼叫。

    大头见状再度手软,就在此时,外面传來了巨大的爆炸声,整个墓室都随之震动,顶部尘土纷扬跌落。

    “左真人,鬼子飞机來了,快走。”松林冲了进來冲二人高喊,与此同时爆炸声再度传來。

    “你们先出去。”左登峰冲二人急切高喊。

    大头和松林也不犹豫,随即转身向外掠去,左登峰身形疾闪,快速发出玄阴真气将锁链冻脆击碎,旱魃恢复自由之后立刻向左登峰扑來,左登峰并不恋战,快速闪身冲入了通道,这处通道并不结实,随时可能塌陷。

    冲出通道时大头等人正在外面焦急等待,周围一片火海,东侧十米外和西侧二十米外已经被炸出了巨大的深坑,左登峰抬头上望,发现两架飞机正在东侧向此处快速飞來。

    “走。”左登峰回头看了一眼,确定旱魃已经跟出,便快速向南侧飞掠,三人后随,旱魃先前遭到了殴打,此时戾气满腔,在后面穷追不舍,意图雪耻。

    前行百丈,身后再度传來了爆炸声,巨大的气浪急速冲來,将四人和旱魃推向南侧丛林。

    进入丛林就表示已经安全,但左登峰并未停留,而是折向正东继续奔掠。

    “左真人,不是要追它吗,怎么成了它追咱们。”松林频频回首打量着那只穿有铠甲的旱魃。

    “先把它引到安全地带。”左登峰摇头说道,这只旱魃是他们寻找尸犼的唯一办法,不但要追,在追的同时还得保护它别让曰本人给杀了……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五十三章 放出旱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