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七卷 天道无极_残袍 > 第四百五十章 乌面鬼魅

第四百五十章 乌面鬼魅

“良子,你去做饭吧,快去。”中年僧人拉起了身边的女人,曰本女人的和服也并不是随时穿着,此时这个女人穿的是一件花格常服。

    “是。”女人惊怯的答应,她说的自然不是是,而是哈伊。

    “仇慕雨,你去帮忙。”左登峰以汉语和曰语说了两遍。

    大头明白左登峰是让他去监视这个女人,立刻点头答应,跟着那个中年妇女向后院走去,中年僧人紧张的回望,大头虽然是个身形弱小的侏儒,他手里的巨斧可不小。

    “我说过不会伤害你们,我有一些问題问你,你回答的越清楚,我离开的越早。”左登峰伸手指了指院子右侧的樱树,樱树下面有一条石质长凳。

    中年僧人闻言连连点头,紧张的挪向那条长凳,左登峰伸手示意他坐下,他连连摆手,不敢就座。

    “寺院里除了你们两个还有什么人。”左登峰放下木箱自里面拿出清水喝了一口。

    “这座寺院是我长辈传给我的,只有我和我的妻子住在这里,请您不要伤害她。”中年僧人冲左登峰连连鞠躬。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时至此刻他才知道有些曰本寺院是父子相传的。

    “你们如何生活。”为了令对方不至于因为过度紧张而晕过去,左登峰便选了一个稍微轻松点的话題。

    “寺院周围都是我们的土地,我们靠出售坟地为生,如果您需要钱,我可以给你们。”中年僧人额头滴汗。

    “我不要钱,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題,你是佛教的僧侣,据我所知佛教在一千五百多年前的飞鸟时代曾经与神道教发生过激烈的冲突,这件事情你知不知道。”左登峰出言问道,通过面相來看这个中年僧人是个老实人,老实人杂念少,杂念少的人有可能静心了解历史。

    “知道,那时候佛教传到曰本不久,神道教非常排斥我们。”中年僧人连连点头,由于心情极度紧张,他的腰一直弯着。

    “神道教在那个时期出现了一位非常厉害的护法,这个护法不是普通人,它所到的地方会导致干旱,你知不知道有这么一位护法。”左登峰随口发问,与人谈话若是直视对方眼睛会令对方心理压力增大,故此左登峰只是缓慢喝水,并未直视他。

    “我沒有听长辈说过,如果您可以等,我愿意为您查阅我们的史书,那里也许会有记载。”中年僧人伸手指着北侧的大殿。

    “辛苦你了。”左登峰站起身指了指北侧大殿。

    中年僧人闻言懦懦转身向大殿走去,左登峰提着木箱跟随在后,中年僧人唯恐左登峰于身后下手,一直侧着身子向前挪,左登峰见状快走几步,走在了他的前面。

    这座寺院有两层,建筑主要是木头,主体建筑为灰色的木头本色,不像中国寺院那种贴金涂彩,窗户也是木制,贴有窗纸,大门较窄,不过七尺,正殿内部也很是古朴,沒有中国寺院的雕梁画栋,正北神位供奉着一尊手持法杖的菩萨,观其相貌应该是地藏王菩萨,神坛上挂有垂帘,神像前有香炉等物,至于贡品已经不在贡桌上了,早被松林和杨芷扫进了背包。

    “左真人,给你。”松林见左登峰进门,立刻走上前來递了个苹果给他。

    “出去看看情况,一会儿吃饭。”左登峰接过那个苹果咬了一口,道家弟子不信佛祖,吃贡品不算不敬,此外苹果对于长时间沒有新鲜蔬菜可吃的人拥有极强的诱惑力。

    “好。”松林和杨芷见左登峰拿了苹果,顿时对他产生了亲切感,好的领导就应该这样,不能脱离群众。

    中年僧人一直侧身低头站在门外,直待二人走了出去方才侧身进屋,见贡品被拿走,双手合十冲神像拜了一拜,这才转身向右侧走去。

    右侧靠近墙壁有一木制的楼梯通往二楼,中年僧人前方带路,左登峰拾阶上楼。

    二楼分为东西两部分,中间有两根木柱,东侧摆放着棋盘和茶具,西侧有一书架,上面放着大量的书籍,大部分书籍已经泛黄,可见年代久远。

    这里是木制地板,中年僧人脱鞋而上,左登峰自然不会脱鞋,跟着他走向西侧。

    中年僧人自书架上翻找书籍,左登峰上前帮忙,这些书籍为捆扎书籍,与书画的卷轴有些类似,在卷首外部有大致的年代,左登峰虽然懂得曰语,对于曰本的历史却并不了解,无法根据曰本的纪年转化出公元年代,只能等待中年僧人寻找。

    中年僧人很快自书架上找出了三卷古籍,卷首写有“用明记真”,下方小字为“战国订。”

    曰本人习惯席地而坐,这里并沒有桌椅,左登峰感到很不习惯,便抬手将右侧棋桌移了过來,隔空移物令那中年僧人大惊失色,骇然不已。

    由于时间紧迫,左登峰便自行翻阅,不懂之处由中年僧人解释,这三卷古籍记载的是用明时期的事情,用明指的是曰本的用明天皇,是飞鸟时代的君主,飞鸟时代相当于中国的隋唐时期,写于战国时期,曰本的战国时期与中国的战国时期风马牛不相及,曰本的战国时期相当于中国的明朝。

    曰本的文字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也有变化,左登峰阅读五六百年前的曰本古籍很是吃力,好在古籍记载的大多是无关内容,主要写的是佛教传到曰本之后的发展历史,左登峰快速翻完一卷,沒有所获,第二卷刚刚展开他就发现了问題,用明天皇死后,朝廷中因为王位继承权的问題发生了一场规模极大的内讧,内讧的双方是两个当时实力最强的家族,“大连”物部氏和“大臣”苏我氏,“大连”是当时曰本最大的朝廷官员,相当于中土的宰相“大臣”是第二位的大臣,物部氏和苏我氏都与天皇有亲戚关系,物部氏支持的是天皇的弟弟,这一支信奉的是本土的神道教,苏我氏支持的是天皇的儿子,这一支信奉佛教,战争最终以“大臣”苏我马子的胜利而告终,皇弟被杀,皇子继位,从那以后佛教在曰本站稳了脚跟。

    左登峰对于曰本的权力斗争并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后人对于最后一战的记载,当年苏我马子的姐姐是曰本的皇后,所以他虽然是排名第二的大臣,却比物部氏在朝廷中拥有更多的亲信,战争是他联合其他大臣一起讨伐的物部氏,物部氏当时的封地在河内国涉川郡,苏我马子的联军三次攻城都被杀退,其原因是物部氏一方有一“乌面鬼魅”随行,刀枪不入,所向披靡。

    最后苏我氏沒有办法,便前往高丽请來了正德高僧,降服了鬼魅,并在黑石山建八层宝塔压制,鬼魅去除之后苏我氏才将物部氏连根铲除。

    这是唯一的线索,第三卷古籍里记载的是之后的一些事情,说的是佛教如何被曰本统治阶级接纳并由统治阶级强制民间信仰。

    “河内国在现在的什么地方。”左登峰冲跪在旁边的中年僧人问道,曰本的跪相当于中国的坐,只是一种谦卑的坐姿,并不代表求饶。

    “大阪东部。”僧人回答。

    “黑石山的八层宝塔还在不在。”左登峰再问。

    “黑石山也在大阪,但那里为神道教管辖,我沒有去过,不知道那里有沒有宝塔。”中年僧人摇头回答。

    二人说话的工夫儿,松林杨芷等人端着盘子上了楼,盘子里盛的是饭菜,有肉汤,有白菜,还有炸的肉丸,主食是大米。

    左登峰将那三卷古籍还给了中年僧人,腾出桌子,众人围坐吃饭,中年僧人将古籍放于原位,夫妻二人战战兢兢的站立在旁边,不敢发出丝毫的声响。

    “我说过不会杀你们的。”左登峰抬手发出玄阴真气将二人冰封,这二人知道的太多,最好的办法是杀之灭口,不过吃了人家的饭菜就不能再杀他们,不能杀也总不能走漏了风声。

    “慕雨,大阪在什么地方。”左登峰快速吃完饭,拿起了那个吃剩一半的苹果。

    “在这里的东面偏北,是一处很大的城市。”大头拿出地图端详了片刻。

    “大阪东部有个黑石山,那是咱们的目的地。”左登峰随口说道。

    “左真人,尸犼在黑石山。”松林扒拉着米饭出言发问。

    “沒有,旱魃当年被封在那里。”左登峰摇头说道,既然沒有尸犼的线索,就只能顺藤摸瓜,先找旱魃。

    “你知道黑石山在哪儿吗。”杨芷放下碗筷冲大头问道。

    “不知道,我两眼一抹黑。”大头接连被打断进食,干脆放下了筷子。

    “别看我,我虽然会曰语,却从沒來过曰本。”左登峰见杨芷看向自己,便冲其摆了摆手。

    “那咱们不成盲人瞎马吗。”杨芷自兜里掏出一根胡萝卜咬了一口,长期沒有新鲜的蔬菜水果食用,即便是修行中人也个个面色泛黄,虚燥烧心。

    “瞎马是肯定的,盲人谈不上吧。”大头接口笑道,四人皆是紫气高手,即便孤军深入也不胆怯,这样的队伍几乎可以在曰本横行无忌。

    “往东就是城区,咱们沒办法再隐藏行踪了,一旦暴露行踪,追兵会越來越多,阻力也会越來越大。”左登峰虽然自信却并不盲目乐观,他从不轻看自己,却也绝不低估对手。

    三人闻言连连点头,示意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松林将食物一扫而空,众人收拾妥当离开寺院向东飞掠,进入了人员密集的城区……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五十章 乌面鬼魅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