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七卷 天道无极_残袍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尚是变数

第四百四十四章 尚是变数

“有劳牛真人。”左登峰稽首道谢,胖子亲自來送正是他想要的结果。

    “别客气,你先歇着吧。”胖子说完拉着紫袍道人走了出去。

    左登峰送至门口,转身回到了门房,门房分内外两间,里屋先前存放的是杂物,现在已经被清扫了出來,堆放着生火取暖的木柴和脸盆水桶等洗刷用品,外间是两张床铺,东西各一张,床铺中间是一只火炉,南侧靠近窗户的地方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有水壶,茶杯以及一只小闹钟。

    床单是灰色的,带绒,被子是浅绿色的,紫阳观众人做这样的安排也是用了心思的,倘若铺白色床单,很快就会被弄脏,换洗倒是小事情,尴尬总是难免的。

    左登峰将木箱放好,自里面拿出那些白酒逐一打量酿造的年份,时间最长的有五十年的,还有两瓶二十年的,其他的都是十年以内的,现在的白酒上面还有酒精度,这些白酒的酒精含量都很高,左登峰皱眉沉吟,随后将白酒按照年份摆放在了木箱里,这样的安排是为了一开始喝普通的,然后假装无意发现二十年的,年份越久,白酒越醇香,二十年就是真正的好酒了,胖子一定忍不住想喝,喝掉二十年的这两瓶他基本上就迷糊了,最后以五十年的那瓶收尾,让他彻底喝大,來个知无不言。

    房间里生有炉子,温度一高就容易犯困,老大和十三在西侧床铺躺卧休息,十三躺在床正中,老大躺在北侧床尾,它们很少享受到这种舒适的环境,左登峰也有睡意,但是并未立刻睡去,他在想套胖子的话会有什么后果,毫无疑问,胖子回去之后会向紫袍道人转述二人谈话的内容,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可以借胖子的嘴向紫袍道人说出他的真实动机,目前还有一件事情沒有做,时机刚刚好,紫袍道人如果知道了他的所求还要他帮忙,那就表示默认。

    将思绪理顺,左登峰闭目休息,紫阳观众人知道他不喜欢被人打扰,沒谁來打扰他,中午时分,左登峰醒來,正在里屋洗脸的时候听到外面传來了脚步声,根据脚步声來判断,來的正是胖子。

    左登峰擦脸而出,胖子已经推门而入,手里端着一个木盘,上面是四盘菜肴,一条鱼,一盘鸡,一碟萝卜和一碗白菜。

    “让牛真人亲自跑一趟,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我來,我來。”左登峰出言道谢并出手帮忙。

    “别这么客气,这菜咋样。”胖子伸手指着桌子上的四份菜肴。

    “这些东西现在可是稀罕物儿,哪儿來的。”左登峰出言问道。

    “西山老早就有鱼池和菜地。”胖子伸手西指。

    “还是于掌教有先见之明,料事于先,早有准备,这些东西现在恐怕也只有你们这里才有。”左登峰打开木箱拿出了两瓶白酒,胖子拿了两双筷子,明显是來搭伙儿的。

    “他料个屁先哪,他就这爱好,那里还有一群羊,过晌去宰一只。”胖子沒等左登峰邀请就一屁股坐到了西面的床边。

    “牛真人是爽快人,今天中午千万别走,你能喝多少。”左登峰将那两瓶白酒放到了胖子面前,随手又拿出两瓶。

    “好了好了,茅台不容易找了,这几瓶差不多了。”胖子拿起一瓶白酒拧开盖子深闻了几口。

    左登峰坐到东侧床铺也揭开了一瓶白酒,俗话说细处见人心,胖子闻嗅酒气的的时候是接连闻嗅的,真正品酒的人是缓慢闻嗅,止于一口,通过胖子的举动就能看出这家伙喝酒很猛,不容易灌醉。

    桌上有茶杯,二人就用茶杯当酒杯,倒满一杯酒瓶就空了半截。

    “牛真人,我敬你一杯。”左登峰端起酒杯开口说道。

    “干了。”胖子端起酒杯与左登峰的杯子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牛真人,你怎么会曰本人的礼仪。”左登峰喝掉杯中的白酒出言说道。

    “干杯是曰本人的礼仪吗,我不知道,对了,听大头说你会曰本话,曰本的干杯咋说。”胖子伸手抓起酒瓶给自己倒酒。

    “ka,m,pai。”左登峰出言笑答,沒想到仇慕雨的外号真的叫大头。

    “老左,听老于说咱们是老乡啊。”胖子用筷子夹起一块鸡肉张嘴啃吃。

    “是啊。”左登峰点头说道。

    “‘趴了咕子’是啥。”胖子随口问道。

    “沒‘花了漂子’好吃。”左登峰微笑开口,别看这胖子五大三粗,却是粗中有细,还不放心他的來历。

    “來來來,吃鱼。”胖子哈哈大笑,二人所说的都是土话,是两种小型的淡水鱼类。

    “牛真人,我们带回的东西能不能用。”左登峰为自己倒酒。

    “试了,能用,数量刚刚够,整的挺险乎。”胖子抬起了酒杯,左登峰也抬起了酒杯,再度一饮而尽。

    “接下來要寻找什么。”左登峰再度开瓶。

    “这事儿说來话长了,你们第一回找來的东西是解毒的,这回带來的东西是长草长树的,这两样东西一打出去,空气里的细菌都能被杀死,植物也能长出來,但是现在不能这么干。”胖子吃鱼的同时摇头说道。

    “为什么。”左登峰将开瓶的白酒递到了胖子面前,自己又从木箱里拿出一瓶。

    “那些人中毒的时间太长了,直接解毒他们的身体受不了,得有东西缓冲一下,我们一开始得到的消息是渤海的蛇岛有块奇怪的金属能起到缓冲作用,后來分析了,不行,那块金属带毒。”胖子摇头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下一步我要寻找什么目前还沒着落。”左登峰皱眉发问,他先前自埃及回來的时候留下了少量的金属做过实验,接触那种金属的死人的确能被救活,但是只能存活很短的一段时间,这一点与胖子所说的是相符的,也就是说要想救活众人,必须由某种物质进行缓冲,而这种物质存在于哪里还是个未知数。

    “他们正在研究,好像有眉目了,明天就能有准信儿。”胖子再度倒酒举杯。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与胖子开怀对饮,饭菜也对他胃口,便安心吃饭,半个钟头之后,二人已经各自喝了三瓶茅台,胖子有点晕乎,左登峰仍然清醒。

    “牛真人,紫阳观有沒有时间机器。”左登峰并未圈绕,直接发问,喝酒的过程中他发现胖子虽然咋咋呼呼,却并非沒有脑子,与其拐弯抹角的探问,倒不如直接明着问。

    “哈哈哈哈哈,老于果然沒猜错,你小子是不是想用逆天神器回民国。”胖子闻言哈哈大笑,并未正面回答左登峰的问題。

    “对,我被冰封了九十年,所有的一切都变了,我不想去紫气福地了,我想回我生活过的那个时代。”左登峰拿起酒瓶为胖子倒了一杯酒。

    “你想回去干啥,再杀上一大片。”胖子用筷子挑着萝卜,并沒有碰那杯酒。

    “我不想杀人,如果我能回去,我会跟我的女人找个地方隐居起來,绝不做出格的事情。”左登峰正色开口。

    “我也不白喝你的酒,我实话告诉你吧,逆天神器的确在我们这儿,但是它坏了,不能使了。”胖子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坏了,哪儿坏了。”左登峰皱眉发问。

    “那东西当年让我给炸了,炸了个乱七八糟,这事儿出來之后我们又把那堆废铁搬了回來,想修好之后回秦朝杀徐福,可惜那东西沒修好,时间调不准,差一圈儿。”胖子回答的很干脆。

    “一圈是多长时间。”左登峰侧目发问。

    “一百年。”胖子开口说道。

    左登峰闻言直接愣了,紫袍道人已经猜到了他的用意,在胖子送饭之前肯定做了交代,说白了胖子就是个传话筒,他们沒有否认时间机器的存在,而是直接指出了时间机器的缺陷,一百年的误差是致命的,沒人敢去尝试。

    “兄弟,你头上的气息说明你这辈子就一个女人,我姓牛的最佩服你这种人,要是能帮我绝对帮你,可我帮不了你,那东西它真坏了,退一步说,就算它沒坏,你也回不去,不然天下就乱了套了。”胖子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你们当年也回去过,不也沒乱套吗。”左登峰皱眉发问。

    “我们回去可沒改变历史。”胖子站起身去给炉子填柴。

    “只要回到过去,一举一动都可能改变历史。”左登峰摇头说道,根据胖子的言语來看,时间机器并不一定真的坏了,也有可能是紫袍道人担心他回到过去为非作歹而故意推脱。

    “兄弟,说句实话你别上火,我跟老于干的事情有人给我们擦屁股,你不能跟我们比,你沒根儿。”胖子回到座位为左登峰倒上了酒。

    “沒事的,我不上火,我相信事在人为。”左登峰闻言微笑点头,只要时间机器还在,事情就有转机。

    胖子见酒喝的差不多了,话也交代清楚了,便起身告辞,左登峰将其送至门口,目送他摇摇晃晃的离去。

    胖子走后,左登峰斜卧在床上皱眉沉思,他已经将自己的目的明确表达出來了,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等待下一个任务,具体寻找什么,明天就会有准信儿……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四百四十四章 尚是变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