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六卷 斗转星移_残袍 > 第四百四十章 大悲大喜

第四百四十章 大悲大喜

左登峰此时的样子如同疯魔,众人闻言立刻背负装备跟随他向南前行,这条公路上不时可见抛锚的汽车,只要遇见,左登峰都会抬手将其移飞。

    众人跟随在后,战战兢兢,不敢发问,更不敢劝阻。

    “你不是想看我辞世时的样子吗,我给你看。”玉拂再度现身,拦住了左登峰。

    左登峰此时醉意已浓,朦胧侧目,发现玉拂满头银丝,面带风霜,虽清雅依旧,娇颜却已荡然无存。

    左登峰愣住了,片刻过后出言怒吼,“你竟然气我。”

    众人闻声尽皆颤栗,左登峰的声音不像活人的声音,其中蕴含的悲哀和愤怒令众人不寒而栗。

    “紫阳观慕雨子见过元君。”大头第一时间根据对方的气息察觉到这一老年女子是仙人现身。

    “你等先行,我与左真人有话要说。”玉拂冲大头挥了挥手。

    大头闻言急忙带领众人向前走去,片刻过后原地只剩下了左登峰和玉拂。

    “我怎么舍得气你,我不想老,但我还是老了,我也不想活,但我死不了。”玉拂还归年轻模样,移步走近了左登峰。

    左登峰探手抱住了玉拂,时至此刻他终于明白玉拂在其照片背后所书“愿以万年不死身,换我今世有情郎”时的心境,那是怎样的痛彻心扉,那是怎样的无可奈何。

    “我该怎么办哪,我已经拼尽了全力,我从沒懈怠过,我从未想要放弃,为什么结果会是这样的。”左登峰强忍着沒有落泪,一直以來他都是孤独的,无人明白他曾经历过多少艰辛,无人知道他活的有多么辛苦。

    “你不愿遗忘过去,不舍得放手,这是你痛苦的根源。”玉拂细语安慰。

    “你能忘记吗。”左登峰出言发问。

    “我如果真的忘记了,就不会现身见你,我明明知道现身相见只能再痛苦一次,我还是忍不住现身见你。”玉拂柔声呢喃。

    “崔金玉,你说我该怎么办。”左登峰斜身靠上了路旁的围栏,他悲痛欲绝且饮酒过多,此时已经站立不稳。

    “造福社稷,寿数终了进入紫气福地与巫家妹子相聚,与她相聚是你的初衷,也是你的夙愿。”玉拂轻声说道。

    “我想要的是在清水观的生活,时隔九十年,她还是当年的她吗。”左登峰茫然发问。

    玉拂闻言沒有回答,她知道岁月对自己的影响有多大,以己推人,她感觉巫心语的心态也定然会与九十五年前有所变化,左登峰想要的是曾经的那个巫心语,那是他永远也得不到的。

    “倘若时光可以倒流,我若献身于你,你还会推开我吗。”玉拂轻声问道。

    “不会,我会选择跟你在一起,而不是自命不凡的去拯救她,我不敢接受她巨大的恩惠,想方设法的要报答,我只站在自己的立场去考虑事情,沒考虑过别人的感受,我是个自私的人,我并不伟大。”左登峰摇头开口。

    “你一定要好好活着,去了紫气福地以后可以永生不死,百年只是弹指间,你和巫家妹子以后有用不完的时间找回曾经的感觉。”玉拂微笑垂泪,虽然左登峰的举动已经向她证明了他厚重的感情,但这是左登峰第一次正面承认后悔当年沒有拥有她。

    “我想回到过去,其他的都不是我想要的。”左登峰缓缓摇头。

    “沒有人能回到过去。”玉拂叹气摇头。

    玉拂说完,左登峰愣了片刻,他在想自己先前好像想到了什么,可惜先前脑子处于悲哀和混沌的状态,那一闪念的想法已然飞速溜走了。

    紫气修为可以行气解酒,心念所至,左登峰抽取灵气疾转经络化解酒力,片刻过后脑子恢复清明,思维再度敏锐。

    “你已经位列仙班,你说世间阴阳是否真的完全均衡,因果循环是否真的不亏不盈。”左登峰放下木箱,自里面拿出一瓶清水喝了一口。

    “因果循环,天道均衡。”玉拂疑惑的看着左登峰,她不明白左登峰的情绪为什么忽然出现了巨大的转变。

    “你感觉我受了这么多的苦,遭了这么多的罪,倘若只是将我送到紫气福地,是不是太亏我了。”左登峰正色发问。

    “阴阳盈亏并非今曰亏缺明曰便会补齐,有很多会持续两世甚至三世。”玉拂出言说道。

    “好,我再问你,天道是否真的遵循‘有心为善虽善不赏 无心为恶虽恶不罚’的定律。”左登峰的思维在飞速运转。

    “不,人心矛盾复杂,无法明辨人心之善恶,所以世人的功过皆以其所行之事造成何种后果为准。”玉拂正色回答。

    “这才是真正的天道,这才是真正的公平。”左登峰连连点头。

    “你想到了什么事情。”玉拂终于出言发问。

    “现在的人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左登峰沒有回答玉拂的问題。

    “我只司职这方圆两百里,上不了天,下不了地,我并不知道这场灾难背后的原因。”玉拂摇头说道。

    “我目前所做的事情是在拯救天下苍生,如果我拯救了所有的世人,我的功劳会换來怎样的奖赏。”左登峰皱眉发问。

    “此事关系重大,不是我能下定论的。”玉拂摇头说道。

    “我并无悲天悯人之心,我所做的事情只为获得奖赏,你刚才也说过了,不管出发点是什么,只要结果是好的就是有功之臣,我如果救了所有的世人,我的功劳就无比巨大,苍天不会因为我动机不正而不给予我奖励,所以我要救活所有人,换取我想要的奖励。”左登峰兴奋的说道。

    玉拂闻言沒有接口,左登峰的想法诡异而疯狂,且动机并不纯正,但是倘若他真的挽救了所有的世人,这一功德就是功盖曰月,给予其前往紫气福地的奖励就非常的亏欠他。

    “即便是仙人也无法改变过去。”玉拂沉吟良久摇头说道,就算左登峰真的立下大功,至多也只是白曰飞升,那也无法改变曾经发生的事情。

    “我不要什么仙人,我要回到过去,我要重新开始。”左登峰兴奋之下微微发抖,“紫阳观掌教曾经利用时间机器回到了南北朝时期,据他所说那部机器目前已经损坏,此事或许是真的,但是即便是坏了,也可以修理,我要利用那部机器回到过去。”

    “此事有悖天道,三清不会允许。”玉拂皱眉摇头。

    “行,我不走了,我什么也不干了,我就在你这里住着等死,让别人拯救世人去吧。”左登峰夸张的两腿一伸。

    “你对天道缺乏必要的尊敬,言语狂妄,恐为三清不喜。”玉拂无奈的看着左登峰,左登峰虽然心思缜密,但行事刁钻狠辣,不走常规,走的不是正路。

    “若三清沒有这点容人之量,他们也就不是三清了,再说了,如果我毫无用处,态度再恭敬他们也不会理我。”左登峰撇嘴说道。

    “不管你做什么事情,我都支持你。”玉拂微笑点头,她并不相信左登峰能达到目的,但是他能重新振作起來,这无疑是好事。

    “我现在就走,我走之后你把你的生辰八字,父母名讳,儿时的事情,你喜欢的东西,二十五岁之前所有的细节都写下來,两个月后我会再回來找你。”左登峰站起身冲玉拂说道。

    “你想干什么。”玉拂侧目问道,左登峰敢想常人之不敢想,敢为常人之不敢为,很难揣度他的想法。

    “你说我想干什么。”左登峰仰头将瓶子里的清水喝干。

    “我年轻的时候可是非常讨厌对待感情不忠的男人。”玉拂出言笑道,左登峰总是能在无意之中拨动她的心弦。

    “沒关系,巫心语脾气好,她不会怪我的,你也好说,我会布阵,到时候我将你困在阵法里给你讲上三天三夜,时间紧迫,我得赶紧立功去。”左登峰咧嘴一笑转身就走,他深信阴阳是平衡的,付出的多得到的就多,糟了这么多罪,也该给个好结果了,不然就有违了天道。

    玉拂呆立原地,目送左登峰离去,左登峰的想法是疯狂的,能否实现在两可之间,不过有希望总是好的,有希望就有动力,不管结果如何,至少他剩下的这段时间都会过的快乐而充实。

    “回去吧,记得写,写的越详细越好。”左登峰走了十几步之后回头冲玉拂摆了摆手。

    玉拂摆手回应,微笑送别。

    老大和十三在前方百步外的车顶上等候,万小塘等人在前方三里之外,见左登峰走了回來急忙着手摆弄汽车,这次很顺利的发动了。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走吧。”左登峰招呼众人上车。

    此语一出,众人愣住了,左登峰先前的悲伤和愤怒他们都亲眼见到了,这怎么一个钟头之后就成了满面春风,而且还地破天荒的讲起了礼貌。

    “哦,我刚才喝多了,酒不是好东西,喝多了失态,上车走吧。”左登峰冲远处的玉拂招了招手。

    玉拂再度微笑回应。

    众人自然不相信左登峰的解释,但是他们已经习惯了左登峰的疯疯癫癫和喜怒无常,其实他们在内心深处早就将左登峰当疯子看待了。

    这辆车带个车斗,众人登车启程,汽车开动之后,左登峰将视线移到了大头身上,大头是紫阳观弟子,得设法从他嘴里得到点关于时间机器的准确消息。

    不过斟酌过后左登峰改变了主意,大头虽然年轻却比较沉稳,套话难度较高,他的师伯,也就是那个浑噩的胖子,此人嗜酒,而且话多,回去之后设法从那个胖子嘴里套话……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四百四十章 大悲大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