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六卷 斗转星移_残袍 > 第四百二十七章 侏儒旱魃

第四百二十七章 侏儒旱魃

石棺长三米,宽六尺,东西放置,商周时期古墓里的棺木大多是东西放置,取视死如生之意,石棺呈黑色,是岛上的石头雕凿而成,棺身并无纹饰,棺身与棺盖契合也不严密,有开启之后又盖上的迹象,

    左登峰此刻距离石棺有三丈左右,石棺内并无动静,左登峰迈步走向石棺,直至石棺近前石棺内仍然沒有异动,但是石棺有热气传出,表明旱魃就在棺中,

    “喂,醒醒,起床了。”左登峰抬手拍打着棺盖,

    拍打过后,石棺终于有了动静,里面传來了轻微的声响,棺身也随之震动,左登峰见状后退三步,侧目打量着石棺,只待旱魃现身,便以玄阴真气冰封,

    但是他想象中旱魃掀飞棺盖直身而起的情况并沒有发生,石棺在片刻过后不再晃动,棺中的声响也随之消失,

    左登峰见状大为疑惑,再度上前拍了拍棺盖,石棺中再次传來声响,棺材也开始晃动,不过片刻过后又安静了下來,

    左登峰本不想主动掀开棺盖,因为一旦掀开棺盖里面的旱魃极有可能吓他一跳,他先前曾经见过死了的旱魃脑袋,知道那东西现出原形之后有多难看,

    但是棺中的旱魃不出來,也只能掀开棺材,最终左登峰延出灵气将石棺的棺盖掀飞,随即后撤三丈以防不测,棺盖掀飞之后他最先看到的是自石棺里探出的一只尸爪,尸爪很小,形同孩童的手掌,呈干枯的酱紫色,森白的指甲很长,已经向内打卷儿,

    尸爪探出之后扶住了棺材的外沿,随后良久沒有动静,左登峰见状大为疑惑,这只旱魃怎么有气无力的,

    心中有疑惑自然就得思考为什么,左登峰转念之间就找到了原因,旱魃一旦成形破土就必须进食,这里沒有血食,它已经饿的极为虚弱了,

    左登峰随即迈步走向石棺,到了近前皱眉斜视,发现棺中并沒有任何的陪葬物品,只有一只瘦小的旱魃,这只旱魃体长不过四尺,尸身干瘪,形同干尸,周身并无衣物,面色乌黑,双目已经石化,其左右双耳各有两只耳洞,佩戴着金属耳环,若不是其上下颚探出的两对森白尸牙,左登峰很难将眼前这具干瘪的尸体跟旱魃联系到一起,

    旱魃感受到阳气的存在,伸出尸爪想要探抓,但是它的动作很慢,对左登峰构不成任何的威胁,左登峰凑上前去仔细打量,发现这只旱魃并不是年幼的童尸幻化,它的五官依稀可以看出它生前是个成年人,只不过个子很矮,跟大头一样,是个侏儒,

    端详片刻,左登峰探手自棺中将它抓了出來,提着它的头发走出了石屋,此时左登峰的心情很好,这只旱魃已经虚弱成了这个样子,外面的野兽仍然不敢靠近,这表明旱魃发出的气息的确能克制细菌,此外他虽然不怕动手,却也不愿动辄使用武力,弯腰捡兔子总比追兔子來的愉快,最重要的一点是这只旱魃个头很小,携带很方便,

    左登峰出來之后十三起身迎了过來,对于左登峰抓住了旱魃也并未意外,左登峰虽然失去了阴阳生死诀带來的敏锐直觉,十三的感官还在,它之所以不陪着左登峰进入石屋就是因为它察觉到里面的东西并不能威胁左登峰,

    不过十三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还是探出爪子去抓挠旱魃,左登峰微微摇头,十三见状立刻缩回了爪子,

    大头和金龟子距离左登峰并不远,见左登峰带出了旱魃,立刻自北侧山峰掠了下來,

    “左真人,这小东西就是旱魃。”金龟子和大头疑惑的看着左登峰手里提着的尸体,

    “是,旱魃与僵尸最大的不同是它的下颚也有凸出的尸牙。”左登峰松手放下了旱魃,旱魃落地之后移动着向金龟子爬去,它虽然虚弱,却知道三人之中谁最容易猎食,

    “它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大头皱眉打量着地上的旱魃,它虽然沒到奄奄一息的程度,却也是标准的有气无力了,

    左登峰闻言挑眉看了大头一眼,沒有回答他的问題,这只旱魃的皮肉已经干瘪,虚弱的原因一目了然,怎么还用发问,

    “是不是外界的病毒中和了它体内的尸气。”金龟子出言猜测,

    “不对,它的灵气极为充盈,并不飘忽。”大头摇头说道,

    “别瞎猜了,饿你几年你也是这样。”左登峰皱眉说道,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都需要进食,饿上半个月的紫气高手连老头儿都打不过,

    “左真人,商周时期的人有戴耳环的习惯吗。”大头打量着旱魃的耳环,耳环很大,不比手镯小,

    “它不是中原人士,应该是某个蛮荒民族的人,这里不具备形成僵尸的条件,它不是在这里成形的,是成形之后有人将它带來的。”左登峰转过木箱拿出清水喝水解渴,

    二人知道左登峰的话还沒有说完,便耐心的等他喝完水之后再度解释,

    左登峰喝水过后将瓶子放回木箱,“这处岛屿跟南侧岛屿最大的不同就是这里沒有发出高温的火山口,温度很低,不适合人类居住,旱魃发出的热气可以提高这里的温度,令这里能够住人,这只旱魃应该是姜子牙寻获送给姬鲜等人的,因为姜子牙之前來过这里,知道这里不适合主人,所以在救下姬鲜等人之后他就找到这只旱魃送给他们,让他们带到此处,旱魃的作用类似于火炉,这周围全是冰雪,旱魃发出的热气再强烈也不足以令这里干旱。”

    “姜子牙送他们旱魃,那不是往羊群里送狮子吗。”左登峰说完,大头和金龟子立刻提出质疑,

    “狮子之前是被关在笼子里的,但是羊群感觉关狮子的笼子太小,就想给它换了个大笼子,这一换不要紧,直接把狮子放出來了。”左登峰出言说道,宫殿东侧那间石屋以及里面的石棺都是当年搬迁到这里來的人为旱魃特制的,旱魃最初肯定不是躺在石棺里的,

    “您说姜子牙送旱魃给姬鲜他们,是出于善意还是恶意。”大头出言问道,

    “你感觉呢。”左登峰闻言转头看了大头一眼,他已经摸清了大头的言语习惯,大头不服气的时候会用“你”,如果他心悦诚服的时候会用“您”,还是小孩子脾姓,

    “应该是出于好意,不然沒必要多此一举。”大头出言说道,

    “姜子牙是百岁老人,老人最大的特点就是稳重,而且老人见多识广,对人姓了解的很清楚,他应该知道世界上最不听话的就是人,最自以为是的也是人,他当年肯定告诉了姬鲜等人旱魃很危险,但是他也能预料到这些人早晚会淡忘他的警告,所以我不认为姜子牙将旱魃送给姬鲜等人是出于善意,这一情况就像大人送给孩子一把手枪,告诉孩子手枪可以防身,但是很危险,其实这种作法并不负责,最负责的作法不是给孩子手枪,而是将孩子送到安全的地方。”左登峰撇嘴笑道,

    “左真人,这里的人是逃走了还是被它给杀掉了。”金龟子伸手指着地上的旱魃,旱魃一直想抓咬他,他需要不时换地方加以躲避,

    “根据目前的情况來看,姜子牙当年沒有救武庚,只救下了姬家的老三和老五,老三所在的南侧岛屿当年的居民应该有一两千,老五带的人应该也有这么个数儿,这么多人旱魃在短时间内根本就杀不完,肯定逃走了一些,当年逃走的那些人在冰原上艰难的行进了五百里,少数人逃到了南侧的岛屿给那里的人报了信儿。”左登峰抬手南指,

    “沒有灵气修为,在冰天雪地里走上五百里可不容易呀。”大头比较柔和的质疑左登峰的判断,

    “当年这里无非是有几头北极熊,防北极熊有必要建造高达三丈的城墙吗,有必要派士兵巡逻驻守吗。”左登峰微笑反问,

    大头和金龟子闻言愣了片刻方才明白左登峰的意思,南侧岛屿那些冰墙其实是为了抵御这只旱魃的,而旱魃可能压根儿就沒过去,不然三丈高的城墙也拦不住它,

    “这个交给你了,捆上背走,千万别让它咬到,一旦让它沾血,它立刻就会暴涨两尺现出原形。”左登峰冲大头说道,由于担心大头对旱魃生出同病相怜的怜悯,他刻意加了最后一句,其实就算把旱魃泡在血池里它也长不出两尺,

    “左真人,您还是冻住它吧。”大头皱眉打量着地上的旱魃,这东西虽然现在虚弱,可它毕竟尖牙利齿,一不小心被它咬到可不是闹着玩的,

    “放心,它咬不到你的。”金龟子出言说道,

    “要不咱俩换换,。”大头沒好气的回了金龟子一句,金龟子背的是美女,他背的是僵尸,这待遇简直是天壤之别,

    “好吧,我背着。”金龟子闻言点头同意,拿出绳索开始捆绑旱魃,其实他劝阻大头是为大头好,他先前曾经扛过被冰封的贾珍,被玄阴真气冻的够呛,

    左登峰看着金龟子捆绑旱魃,不由得微微摇头,大头是紫阳观的嫡传弟子,金龟子相当于寄人篱下避难的,即便大头沒有欺负他的意思,他内心深处也有些许的自卑感,

    不过左登峰心中升起的同情心在片刻之后就变成了哭笑不得,金龟子这家伙还真是怕死,把一捆绳索全用上了,层层叠叠的将旱魃缠成了木乃伊,

    “你俩到底谁背。”左登峰环视二人,

    “我背吧。”大头闻言抓起绳索将旱魃捆在了背后,

    “你知不知道你背了个什么。”左登峰出言笑问,

    “定时炸弹。”大头苦笑回答,

    “不,你背的是个护身符,只要你背着它就沒有野兽敢靠近你,而且它发出的气息在百步之内能彻底隔绝病毒,背着它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再需要紫气巅峰的庇护……”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二十七章 侏儒旱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