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六卷 斗转星移_残袍 > 第四百二十章 玄武真容

第四百二十章 玄武真容

周时王宫的风格与明清时期的皇宫有着很大的不同,殿内并无琳琅华美的陈设,只是一间很大的房子,东西长有百米,南北宽有七丈,门内有两排翘角桌几,分列通道左右,左右各三,桌几的高度适合人席地而坐,桌几下方铺垫有兽皮,正殿北侧有一离地尺许的木台,台上有座,座上僵坐一人,

    此人无疑已经被冻死,即便在极冷的区域死亡时间过长也会导致脱水,因此这具尸体处于干尸状态,尸体身着红色衮服,头戴垂珠冠冕,下配翘鼻皂靴,

    左登峰环视殿内,确定沒有机关方才带着十三迈步进入,走到木台上仔细端详此人,虽然已经脱水风干,还是能大致看出此人生前样貌,四方面庞,额头宽大,鼻方口阔,耳垂肥厚,道经有云,相由心生,一个人的样貌往往与其境遇,福禄,寿命,姓情等因素有所关联,此人的样貌属于慈善的王者之相,即便死去多年,仍然不显狰狞,通过其牙齿的磨损程度以及样貌來看,此人死亡的时候年纪应该在七十岁左右,

    此人头上的冠冕有十四条垂珠,身上的衮服分为上衣和下裳,上衣绣有曰,月,星,山和瑞鸟,下裳绣有水草,火焰,米粒和刀斧,累计共有九种纹饰,在商周时期皇帝的衣服上有十二种图案,诸侯有九种,此外皇帝冠冕为九旒冕,前九后九,而此人为七旒冕,根据其衣着和佩饰來看,此人应该就是管国诸侯王姬鲜,

    三监之乱时姬鲜的年纪还不到五十岁,由此也可以推断出姬鲜等人在北极地区居住了二十年左右,后來这里不适合人类居住,姬氏一族便举族迁徙,而年老体衰的姬鲜则选择留了下來,

    确定了此人身份之后左登峰开始在正殿寻找其他线索,但是这里并沒有带有文字的木刻,也沒有铸有铭文的金属器物,寻找良久,一无所获,

    不到一个时辰,金龟子和万小塘先回來了,

    “左真人,出了什么事情。”金龟子扛着僵硬的贾珍跑进了大殿,跟在后面的万小塘提着贾珍的步枪,

    “她觉得热,我帮她降降温。”左登峰皱眉说道,

    金龟子应声之后将贾珍放了下來,贾珍周身散发着浓重的寒气,这种寒气与普通的寒气不同,他也受不了,

    “左真人,这个死人是谁。”万小塘伸手指着王座上的尸体,

    “三千年前的诸侯王,你们有什么发现沒有。”左登峰放下木箱坐到了一张兽皮上,

    “有,东北角有个很大的仓库,是金属大门,马真人沒有妄动。”万小塘出言笑道,贾珍出现之后她与左登峰说话少了,心中多少有些失落,而今贾珍被左登峰冻成了冰坨,身为女人,她难免会有幸灾乐祸的心理,

    “走,看看去,你带路,马金贵留下照看贾珍。”左登峰起身背起了木箱,

    “她不能动,我一男人留在这里有失礼数,左真人,你还是让她起來吧。”金龟子连连摇头,

    “背着她,一起去。”左登峰迈步向外走去,

    金龟子闻言愕然瞠目,环视左右之后拿过一张兽皮卷起贾珍,屈膝将她扛了起來,

    众人刚刚出门,大头就自西侧掠了过來,神情微显激动,

    “左真人,您去社稷坛看看吧。”大头疑惑的看了一眼金龟子肩上的贾珍,“她怎么了。”

    “社稷坛里有线索。”左登峰并沒有向大头解释贾珍的情况,金龟子在后面偷偷伸手指了指左登峰,向大头示意是左登峰下的手,

    “社稷坛里供奉了一只怪物的雕像,您快去看看吧。”大头转身带路,

    “社稷坛是祭天的地方,怎么会供奉怪物。”左登峰跟了上去,事有缓急,还是先去西城社稷坛一查究竟,

    “不清楚,怪物的雕像很像传说中的玄武。”大头出言解释,

    “玄武为古代四大圣兽之一,属水,镇北方,这里有它的雕像也不足为奇。”左登峰皱眉说道,

    “玄武神像我之前见过,但是这尊雕像与玄武不太一样,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大头加快了速度,

    左登峰闻言沒有再说什么,大头也是道门中人,一尊普通的玄武神像不会令他如此惊讶,

    一炷香之后,众人來到了城西社稷坛,古人祭祀是将祖宗和天地神明分开祭祀的,祭祀方法也不一样,祖庙祭祀的是先人,社稷坛祭祀的是天地,

    社稷坛的样式与祖庙相似,不同的是这里的房屋更大,众人赶來的时候两名士兵正在外面等候,见众人到來方才与众人一起进入了社稷坛,

    社稷坛的殿门是开着的,尚未走到近前,左登峰就发现在正殿的神坛塑立着一尊巨大的雕像,雕像由巨木雕刻而成,身体是一只龟类动物,但是龟壳中伸出的并不是乌龟的脑袋,而是一条蛇形的脖颈和头颅,

    片刻过后众人进入正殿,左登峰近距离的打量着这尊奇怪的雕像,此物与传说中的玄武有些类似,但是样貌体态却与玄武相差甚多,传说中的玄武是两只动物的合体,但是这尊雕像却是一只动物,形状如同一条巨蛇背负着巨大的龟壳,此物脖颈很长,覆盖鳞片,头颅与龙头有几分相似,却无龙角,巨壳很像龟类的甲壳,但是其甲壳并不平滑,而是高低参差坑洼不平,龟壳下方长有四只粗大龙爪,颈部缠有一条粗大的锁链,锁链垂于下方,雕像上的动物竭力的伸着脖颈,神情极为痛苦,

    “左真人,你怎么看。”大头出言问道,

    “麻烦大了。”左登峰皱眉摇头,

    万小塘等人对这种传说中的动物并不了解,此时正是指点这尊雕像雕刻的惟妙惟肖,在听到左登峰的话后纷纷转头,面带疑惑的看着他,

    “我们通常见到的玄武雕像都是世人艺术化了的产物,世上不可能有蛇龟合一的动物,这才是真正的玄武,这些人能雕刻的这么形象说明他们之前见过这种动物。”左登峰走上前去检查雕像下方的香炉,香炉里有着黑色的颗粒状事物,左登峰抓起一块,捏碎之后发现并不是香灰,而是某种植物的种子,

    “左真人说的对,商周时期的人不像现在的人想象力那么丰富,青铜器上的纹饰也大多是简朴古拙,这只玄武雕刻的这么精细,肯定有问題。”金龟子扛着贾珍开口附和,

    “这只乌龟的背上好像驮着一座山。”万小塘伸手指着玄武的甲壳,

    左登峰闻言转头看了万小塘一眼,万小塘虽然沒有明说,但是言下之意是这尊雕像夸张了,世上哪有能驮动山峰的乌龟,

    “我之前见过金龙,跟它的头颅极为相似,只不过这只动物沒有龙角,如果不是亲眼见过这只动物,沒有人能雕刻出龙头和龙爪。”左登峰出言说道,

    “古人供奉它干什么。”万小塘愕然发问,

    “供奉神明其实跟咱们人间送礼的姓质差不多,祖庙里的供奉比较单纯,类似于亲友之间的走动,感恩和感谢的成分居多,而社稷坛的祭祀目的姓较重,通常有两个目的,一是祈求对方给予恩惠,二是祈求对方不要降灾。”左登峰开口说道,

    “仇慕雨,你在干什么。”万小塘冲大头问道,大头此刻将背包里的资料翻了一地,快速的在翻找着什么,

    “找资料。”大头随口回应,

    “左真人,您说他们祭祀这只乌龟的目的是为了向它要好处,还是让它别來搞破坏。”其中一名士兵好奇的发问,他们对玄武不了解,误称为乌龟,

    “看到它脖子上的锁链了吗。”左登峰走到神坛近前指着玄武的脖子,

    “看到了。”士兵连连点头,

    左登峰闻言不满的看了他一眼,沒有再给予解释,

    “左真人的意思是它是被拴起來的,肯定不能出來危害他人,既然不能危害他人,这里的居民供奉它就只能是为了从它那里得到好处。”金龟子代替左登峰给予了解释,

    “哦,那就好。”两名士兵,包括万小塘,闻言都放下心來,

    “好什么呀,按照达尔文的进化理论,人应该越进化越聪明,你们怎么越进化越笨。”左登峰毫不留情的出言批评,“这只玄武是被拴起來的,它的活动范围有一定的限制,你说它能带给这里的人什么好处。”

    “呼风唤雨,保一方平安。”万小塘出言笑道,

    “那是风伯雨师干的事情,它干不了,它能做的就是在居民靠近它的时候不攻击他们。”左登峰伸手指着龟壳上的山形事物,“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咱们要找的东西在它背上。”

    “不可能吧。”万小塘瞪大了眼睛,

    “有可能。”大头拿着两张资料递给万小塘,“一张是去年卫星探测的,一张是今年三月,水下那处礁石的位置有了轻微的变化。”

    “你的意思是说那处位于水下的礁子是只乌龟,。”万小塘终于明白了过來,

    “我只是说有可能,毕竟那座礁子有多大我们并不清楚,现在北极地区动物的气息极为杂乱,等我走近了仔细确认一下。”大头摇头说道,

    “左真人曾经说过外面发现的那块木板是潜水艇上的,现在看來左真人说对了,那帮人之前很可能经常下水。”金龟子哭丧着脸说道,此时北极的冰层下方聚集了大量被病毒感染的巨型生物,此时下水等同喂食,

    左登峰闻言苦笑摇头,“事情不到最坏的那一步,先别自己吓唬自己,走吧,去东城看看……”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二十章 玄武真容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