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六卷 斗转星移_残袍 > 第四百一十九章 惩戒贾珍

第四百一十九章 惩戒贾珍

“左真人说的极是,我之前的确在想姬姓族人为什么能造出那件甲胄。”金龟子点头说道,

    “左真人,你好像很高兴。”大头疑惑的问道,左登峰说话的神情微显兴奋,

    “姜子牙是我的老对手了,时隔九十年,竟然还能遇到他,这难道不值得高兴。”左登峰出言笑道,

    “左真人,你怎么能跟姜子牙是老对手。”贾珍对这个谜一样的男人越來越感兴趣,

    “此事说來话长,当务之急是找陨石,先检查一下城池,看看有沒有什么线索。”左登峰停止了对这个问題的探讨,

    众人闻言点头答应,转身走出了祖庙,

    “分头找线索,仇慕雨带他们去西城,马金贵带万小塘检查东城,整个城池都在我的庇护范围之内,可以自由活动,一定要找仔细,最后皇宫集合。”左登峰分派了任务,

    众人答应一声,分头而去,有了明确的活动界线,众人终于不用再时刻担心脱离左登峰的庇护范围,这令众人感到十分自由,

    “左真人,咱们要找什么线索。”贾珍跟在左登峰的左侧,左登峰右侧是十三的固定位置,沒谁敢抢,

    “所有的细节和木器铜器上的文字。”左登峰随口回答,这座城市已经空了,他并不认为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如果这里沒有线索,就只能寻找当年冶炼金属的地方,到了这一步基本上就是最坏的结果了,

    “左真人,你能不能别一直板着脸,我都替你累得慌。”贾珍出言说道,在沒有旁人在场的时候贾珍吐字很轻,声音很嗲,

    “你跟你奶奶一个样儿。”左登峰沒好气儿的横了贾珍一眼,

    “左真人,问你个事儿,我奶奶当年是不是也喜欢你。”贾珍快走几步跟上了左登峰,

    左登峰闻言沒有回答贾珍的问題,他听出了贾珍的言下之意,也知道贾珍是故意加上那个“也”字的,

    “左真人,我知道你有九十年是处在冰封状态下的,其实你还不到三十岁,比我还小。”贾珍嘿嘿笑道,

    “万小塘真多嘴。”左登峰皱眉说道,两个女人经常一起解手,贾珍肯定是趁机问了万小塘,万小塘和大头都知道他冰封的事情,

    “现在就剩咱们两个了,你有什么想法就说呀,这种机会可不常有。”贾珍并沒有因为左登峰反应冷淡而泄气,

    “你认为我能有什么想法。”左登峰停下脚步出言笑道,基因和血脉竟然令贾珍和纪莎如此相似,

    “脸皮儿真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偷看我干嘛。”贾珍媚眼儿横抛,

    “我是担心你会有危险,我要想干什么还用偷偷摸摸的吗。”左登峰皱眉回答,先前在冰上休息的时候贾珍外出解手,他起身注视,贾珍肯定是看到了他在看,

    “你是不是有心理障碍呀,你别当我是她孙女,就当我是陌生人。”贾珍环视左右出言说道,

    左登峰闻言沒有回应,迈步向前走去,贾珍环视左右的动作说明这家伙想动手,纪莎能干出來的事情她孙女也能干出來,

    “你跑什么呀。”贾珍坏笑着跟了上來,

    “你到底想干什么,直接说出你的目的,省掉这个过程。”左登峰抬高了声调,凡事都有原因,他不明白贾珍为什么要勾引他,也不明白贾珍想达到什么目的,

    贾珍并沒有回答左登峰的问題,而是歪头微笑的打量着他,实际上她也并非有什么**,而是对于左登峰感觉好奇,对于一个能力强大且充满神秘感的男人每个女人都会好奇,好奇到了极致就是占有,女人不像男人那样有征服的**,但是她们有占有的念头,

    “我之所以照顾你是因为我跟你爷爷奶奶是旧识,仅此而已,我在去埃及的时候万小塘被阴魂附身跑了出去,我是担心你也遇到了跟她一样的情况才一直盯着你,并不是有意要偷看你,还有,我让你跟我在一起是因为这样的组合最科学,仇慕雨修为不低,他可以保护两个士兵,而且他细心,能够独当一面,马金贵修为比仇慕雨要低,他只能保护一个,万小塘跟他在一组最合适,你跟着我也很安全,你别多想了。”左登峰正色开口,

    “如果你沒有想法,你就不会刻意跟我保持距离。”贾珍跟着左登峰走进了王城大门,

    “我对所有女人都保持距离,不单是你。”左登峰停下了脚步,贾珍太分他的神了,这样会严重影响他的观察和判断,

    “我不知道你有难言之隐,对不起。”贾珍关切的说道,

    “激将法对我无效,你应该对我充满敬畏,你应该知道我杀你不会比碾死一只蚂蚁更困难。”左登峰森然开口,虽然他嘴上说激将法对他无效,但是贾珍的话还是伤到他了,沒有哪个男人愿意被人说成无能之辈,此外他也发现贾珍是故意惹他生气的,这个女人的确很聪明,但是她的心思沒用在正地方,纪莎做的事情好孬有着明确的目的姓,但贾珍沒有,她纯粹就是胡闹,

    “我知道你很厉害,你弄死我吧。”贾珍瞪着大眼满不在乎,

    “我真想给你一巴掌。”左登峰怒视着贾珍,他从贾珍的眼睛里看到了飘忽,这种飘忽表明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无条理,无原则,无深度,甚至是无目的,这也是现代人的通病,不过左登峰尽管看透了贾珍,也知道她是故意用“弄”这个字眼來挑逗他,却只撂下一句狠话而沒有真的动手打她,他虽然为人尖锐,对女人却不苛刻,

    “打哪儿。”贾珍展颜笑问,

    左登峰闻言摇头长叹,他对贾珍充满了无奈,他不明白为什么九十年后的女人会是这个样,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非常生气,却并沒有惩戒贾珍的念头,

    “帮我拿一下。”贾珍将步枪递向左登峰,

    左登峰见状再度叹气,贾珍故意以双手握着枪管,以她的臂力根本就用不着这么做,这家伙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暧昧和引诱,

    由于不知道贾珍要干什么,左登峰还是接过了步枪,贾珍向旁边跑去,沒跑多远便快速的解开了腰带,“我要解手,不准偷看。”

    左登峰怒了,但是他并沒有怪罪贾珍,他在怪自己为什么不下手惩戒她,与此同时也在深挖自己内心的想法,静心之下很快找到了原因,他不打贾珍是因为潜意识里对于异姓引诱自己感到很舒服,

    想及此处,左登峰冲蹲在地上的贾珍招了招手,贾珍根本就不想解手,见状立刻提起裤子跑了回來,

    “我是不是很不知羞耻,不知为什么,我一看见你就发自内心的喜欢。”贾珍伸出双手靠近了左登峰,

    “不要跟我耍心机,你的心机不够。”左登峰抬手发出了玄阴真气将贾珍逐渐冰冻,他并不相信贾珍所说的话,因为贾珍的话看似是在反省,实际上恰好正中男人软肋,这表示她是个情场高手,至少自以为是高手,

    “只要你开口,我可以一动不动,沒必要冻我吧。”贾珍紧张的想要保持笑容,

    “我不知道你们这些人脑子里都想的什么,或许你们自己都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但是我知道我在想什么。”左登峰催动玄阴真气将贾珍急速冰封,

    “喵。”十三见左登峰冰封了贾珍,疑惑的抬头看着他,

    “跟她们相处太累了。”左登峰将步枪放到了贾珍前伸的双臂上,贾珍无疑很聪明,但是能被人看出來的聪明就不叫聪明,人与人的相处技巧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真诚,

    商周时期的王宫与明清时期的王宫不同,商周时期的王宫只有前后两个院子,前院是诸侯王议事的场所,后院是住家眷的地方,此处前院占地十几亩,平整而空荡,只在宫殿大门南侧的台阶下竖立着一座灰色石碑,由于院子里很是空荡,那座高达八尺的石碑就显得格外显眼,

    自古至今都沒有在王宫或者王府正殿前竖立石碑的习俗,左登峰快步走到近前发出灵气将石碑上附着的冰雪吹去,发现石碑上刻有数百个拳头大小的古字,由于有着冰雪的覆盖,这些古字保持完好,字迹清晰,

    这是一座功德碑,通篇以感恩戴德的语气记载了姜子牙危难之时出手援救并为其寻找栖身之地的事情,碑文以“蒙难”二字省略掉了姬鲜起兵之前的事情,以“尚父”尊称姜子牙,

    虽然碑文用词悲沧,铭恩于骨,但左登峰仍然发现了端倪,碑文之中有一句“托遗于尚父,举千于极北。”托遗的意思跟托孤差不多,只不过对象不同,托遗泛指子民,托孤单指幼王,这句话的意思是姬鲜临走之前将自己的子民托付给了姜子牙,然后举家迁到了这里,古文之所以难懂有很大原因是因为通假字多,千在这里需理解为迁,

    看完碑文,左登峰发现姜子牙营救姬鲜的确是为了收买人心,可惜姬鲜不知道姜子牙所在的齐国后來代替他成为了方伯诸侯,不然姬鲜一定不会对姜子牙感恩戴德,

    片刻过后,左登峰绕开石碑走上了台阶,台阶为四十九道,也是诸侯用数,正殿的大门是关着的,左登峰随手推开了殿门,殿门一开,左登峰陡然皱眉,

    王宫里有一个人……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一十九章 惩戒贾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