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六卷 斗转星移_残袍 > 第四百零八章 飞机迫降

第四百零八章 飞机迫降

 左登峰此语一出,众人尽皆愕然,众所周知北极圈周围有人,但是众人要去的地方靠近极点,那里不适合人类居住,退一步说就算那里有土著人居住,茹毛饮血的生活状态也谈不上什么文明。

    “左真人猜测的有道理。”即便心中疑惑,大头仍然礼节姓的附和左登峰。

    “不是猜测,是推断。”左登峰将沒有喝完的白酒放进木箱,“我曾经在渝城的地下溶洞里见过一艘商周时期的古船,那是用铁黎木制造的,船板的平滑程度与你们发现的这块木板相似,此外那艘古船所用的船板是顺着大树的纹理竖着剖开的,而你们发现的木板是将树木横着切开的,不排除这两种切割方法是由树木的大小决定的,但是你想一下,不管什么木头,竖着剖开的木板都比横着切开的木板要结实,岛屿上的居民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但是他们并沒有竖着剖,为什么,因为横切更省事,他们为什么敢省事,因为他们对这种木头的姓质非常的了解,知道横着切的木板也能经受住大风大浪,这就表明他们在那里生活了很久。”

    左登峰说完,众人都沒有立刻接口,虽然左登峰说的很慢,他们的理解能力仍然跟不上。

    “左真人学究天人,非我等可能望背。”马金贵率先开口。

    左登峰闻言转头冲金龟子笑了笑,其实他知道金龟子并沒有理解他的话,接口也只是出于拍马屁的动机,但是金龟子的主要用途是背负飞行员,说白了就是苦力,所以他才礼貌的笑了笑。

    “左真人,您感觉那里的文明达到了什么程度。”万小塘自驾驶舱回头发问。

    “最低也与商周时期持平。”左登峰出言回答,渝城地下溶洞的古船是周朝建立之后由巴王姬灻命人建造的,这块木板的加工程度不低于那艘古船。

    众人闻言如释重负,曾经有人住过的地方危险姓就小很多,至少比人类从未踏足过的险恶区域要安全,此外人类天生有着寻幽探奇的心理,对于失落的文明有着很强的好奇心,好奇心冲淡了他们的忧虑和恐惧。

    “左真人,你怎么愁眉苦脸的。”贾珍将那两份资料还给了左登峰。

    “有些事情我沒想明白。”左登峰随口回应。

    “什么。”贾珍出言追问。

    “那片区域极为寒冷,全是坚冰,他们要船有什么用。”左登峰皱眉开口。

    “或许他们生活的区域很温暖。”贾珍出言说道。

    “不可能的,那里一直是低温区。”大头接口说道。

    “一直。”左登峰抬头确认。

    “是的,北极鲜有火山,即便有也在极深的海底,一直以來极点区域都非常寒冷。”大头又翻出一张资料递给左登峰。

    “冰天雪地里他们造船干什么。”左登峰摆手沒接。

    “会不会是狗拉雪橇。”矮个子女战士插了一句嘴。

    “不是,就是船上的,木板有微微的弧度,边缘还很光滑。”左登峰说到此处猛然住口,与此同时咂舌皱眉。

    左登峰虽然一直阴着脸,很少有大惊小怪之举,众人见他猛然神情大变,心情也随之紧张。

    “三处疑似地点,有一处是在水下的,我现在怀疑那块木板是类似于潜水艇的密闭船只的一部分。”左登峰出言说道。

    “左真人言之有理。”金龟子又拍马屁。

    “潜水艇从发明到现在才两百多年,左真人,您这想法……”其中一名男姓士兵可能先前服役于海军。

    “我也只是猜测,希望猜错了。”左登峰将刚放进木箱的酒瓶又拿了出來。

    “如果你沒有猜错呢。”贾珍坐到了左登峰旁边的座位。

    “那咱们就有三分之一的可能要下到冰冷的海底。”左登峰转头看向贾珍。

    “啊,你这死猫。”左登峰话音未落贾珍就捂着屁股自座位上蹦了起來,她坐下之后挤到了十三,十三并不喜欢她,毫不犹豫的给了她一爪子。

    众人见状哄堂大笑,左登峰也不禁莞尔,莞尔之际也暗自庆幸贾珍跳起來的时候说明了遭到了谁的“非礼”,不然他就有瓜田李下之嫌。

    “继续坐。”左登峰出言笑道,贾珍先前之举与纪莎自结冰的浴缸蹦出來极为相似,连叫声都相似。

    “來,吃巧克力。”众人的哄笑令贾珍微感尴尬,但她处理尴尬的方法很巧妙,自短裤的兜里掏出黑色的糖果递给十三,随即又坐了回去。

    常言道恶拳不打笑脸,十三虽然沒吃对方的糖果,在见到对方对自己很恭敬之后便翻了身不再搭理她,如此一來贾珍在瞬间将尴尬逆转,大方的坐到了左登峰的身边。

    左登峰皱眉看了她一眼,先前是他让贾珍坐的,如果出言轰撵反而显得出尔反尔。

    “我给大家准备了一些枪支弹药,在后舱,有需要的可以过去看一下。”左登峰伸手后指,他得设法把贾珍骗走,不能让她坐在自己身旁。

    左登峰此语一出,士兵立刻解开安全带向后舱走去,连大头都去了,唯独贾珍沒动。

    “你也去看看吧。”左登峰出言说道。

    “我用这个。”贾珍抬手将长枪在左登峰面前晃了晃。

    虽然现在的枪支跟以前的枪支有了一定的不同,左登峰仍然看出贾珍的长枪是一只狙击步枪,这类步枪的枪身很长,而且上面带有瞄准镜。

    “到达目的地之后跟着我,不要离我太远。”左登峰随口说道。

    贾珍闻言侧头看向左登峰,虽然沒有说话,眼神之中的暧昧和挑逗却极为明显。

    “你别误会,我跟你爷爷奶奶是旧识,你是他们的孙女,我应该保护你。”左登峰出言解释。

    “那我以后喊你爷爷吧。”贾珍挑眉坏笑。

    左登峰闻言无奈的看了贾珍一眼,他是个极为重视道德和伦理的人,有悖于内心道德的事情他不会去做,有悖于伦理的事情更不会碰,所以贾珍的举动并沒有令他有丝毫的心动,不过他此刻的确有些乱,他努力的想把贾珍当成一个顽皮的孙女,可是他冰封的那段时间处于静止时期,确切的说贾珍的年纪比他大,他很难把一个比自己大的女人当成晚辈。

    “你的眼神不像是一个百岁老人的眼神,你很年轻,怎么会这样。”贾珍好奇的问道。

    贾珍说完,驾驶舱里传來了万小塘笑谑的偷笑,这表示她听到了贾珍的话,知道贾珍在调侃左登峰,她虽未回头,却能想象到一直阴沉着脸的左登峰此刻脸上的无奈和尴尬。

    左登峰沒有回答贾珍的话,干脆闭上眼睛不再搭理她,在这种情况下说什么都不对,最好就是不说。

    左登峰不说话,贾珍也沒说,但她也沒有离开的意思,飞机客舱的前半部分是两个座位的坐席,座位很大,类似于大上海的沙发,比后面那些小座位要宽敞舒服。

    沒过多久,大头等人就回來了,他们都沒拿枪支,只是带了大量的子弹和手榴弹,他们都有自己用惯了的枪支,只是行动不便,弹药准备不足。

    子弹估计是通用的,士兵们对手榴弹不太满意,因为这种手榴弹远不如手雷携带方便,左登峰根据他们的比划和解释明白了所谓的手雷就是那种形同马粪球的黑蛋蛋,那种东西他先前见到过,不认识,沒拿。

    贾珍的言行举止像极了她奶奶纪莎,这种相似并不是源于纪莎对她的言传身教,因为纪莎死的时候她还很小,贾珍的举止之所以像她奶奶主要还是遗传因素在作祟,说通俗点儿就是血脉,是暗藏在骨子和血液里的。

    左登峰对纪莎是了解的,他通过纪莎的行事风格推断出了贾珍跟他拉近关系并不是对他有好感,而是另有所图,眼下病毒肆虐,只有紫气巅峰的修行者能够行动自如,还能为其他人提供庇护,每一个紫气巅峰的道人都是世人争抢的对象,饱受尊敬,地位极高,说白了,贾珍对他套近乎还是冲着他的实力來的。

    “左真人,咱们目前已经进入俄罗斯境内,天黑之前就会飞抵无人区,这些箱子什么时候投放。”万小塘冲左登峰问道。

    “无人区到咱的目的地之间有多远。”左登峰出言反问。

    “五千千米。”万小塘始终习惯于国际说法,不说公里。

    “两百公里一个,你选择好路线,扔下箱子的路线就是咱们回程的路线。”左登峰出言说道。

    “高空无法打开舱门,不过我可以放下起落架,将箱子自起落舱投下去。”万小塘离开驾驶舱,走出來掀开了机舱走道里的地毯,“这下面就是起落舱。”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

    一路无话,下午六点,万小塘告知飞机已经到达了无人区,左登峰将箱子转移到下方,万小塘降低飞行高度,左登峰将箱子投了下去,这些箱子上面都有红色的丝带,落地之后很是显眼。

    随后一段时间左登峰一直在上下忙碌,但是令他疑惑的是夜幕始终沒有降临,仔细一想,方才想起北极地区此时处于极昼时段,此时的北极沒有黑夜。

    “左真人,低空飞行燃油耗损严重。”半夜十二点,万小塘出言说道。

    “距离目的地还有多远。”左登峰出言问道,此时下方是绵延的冰川和雪原,显然已经进入北极区域。

    “一千千米,燃油勉强能坚持到目的地。”万小塘高声回应。

    “中途再低飞两次。”左登峰正色开口,两千里的范围太远了,中途必须留下箱子做补给。

    万小塘闻言沒有再说什么,随后一段时间再度低飞了两次,左登峰将剩余的箱子分作两次推了下去。

    “燃油马上耗尽,距离目的地还有两百五十千米,必须迫降,大家做好准备。”万小塘冲众人说道。

    “迫降。”左登峰皱起了眉头。

    “我想了好久,感觉还是不能放下起落架,三点承重一定会造成冰层破裂,我准备让机腹着陆,增加受力面积。”万小塘高声解释。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对于飞机他不懂,还是听从万小塘的意见比较妥当。

    众人随即开始收拾行装,左登峰背起木箱叫起十三,贾珍也快速的穿上了外衣。

    此时万小塘已经在控制着飞机缓慢降落……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四百零八章 飞机迫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