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六卷 斗转星移_残袍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是福是祸

第三百九十四章 是福是祸

左登峰一听陡然皱眉,飞机果然不可靠,出事频率真高。

    “故障怎么排除。”侏儒急切的问道。

    “降低飞行高度,重新尝试点火。”万小塘摘下了耳朵上的通话装置高声说道,戴耳机是她的职业习惯,为的是方便接收地面指挥的指令,现在已经沒谁再为飞机提供指挥和帮助了。

    左登峰虽然紧张却并未慌乱,一直坐着沒动,他有法术在身,从万米高空掉下去也摔不死。

    万小塘说完,压下机头猛然向前方扎了下去,随着高度的降低,机身重新归于平稳,这表示引擎再度启动。

    “高空含氧量不足,不能飞太高。”万小塘擦拭着额头的冷汗。

    “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飞这么低很不安全。”侏儒转头开口。

    “不清楚,保持目前的飞行高度,应该不会出现意外,不过耗油量会增大,中途要落下加油。”万小塘摇头开口。

    左登峰闻声摇了摇头,其实他知道问題出现在了哪里,只不过不愿开口,目前植物都已经枯死了,沒有了植物散发氧气,空气里的含氧量会逐渐减少,目前还只是在高空才有表现,再过个三年五载站在地面也会感觉憋闷。

    左登峰坐在驾驶舱的后面,万小塘和侏儒在驾驶舱内艹控飞机,实际上飞机一旦起飞几乎可以撒手不管,二人坐在座位上说着闲话。

    左登峰并未参与他们的交谈,只是安静的坐在座位上闭目养神,他跟紫阳观众人只是合作关系,双方并非朋友。

    通过万小塘和侏儒的交谈,左登峰知道了这个侏儒是紫袍道人的二弟子,本名仇慕雨,外号大头,此人虽然身有残疾却相当乐观,话也不少,二人谈话的主要内容是对目前现状的忧虑,对此左登峰并不关心,他发自内心的不喜欢这个地方,确切的说是不喜欢这个世界,他怀念与巫心语在一起的曰子,幽居深山,自给自足,糙米野鸡,窝头鲜鱼,那些食物可比木箱里花里胡哨的罐头好吃的多。

    大部分时间左登峰都是在听二人交谈,大头请教万小塘开飞机的技术,万小塘愿听大头讲述道门的神奇事情,大头对于他师傅和师伯的过去只字不提,对于本门法术的指诀和真言也不乱说,他说的都是一些无关的道门趣事,当说到紫气巅峰修道者在死后可以前往紫气福地的时候左登峰插嘴了。

    “紫气福地是什么地方。”左登峰出言问道,这个词他还是头一次听到。

    “回左真人,紫气福地是释道阐截四教的紫气巅峰修道者命魂的最终归宿。”大头出言解释,虽然他在解释,但是他心中充满疑惑,他只知道左登峰被冰封过,并不知道左登峰为什么对这些道门事故懵懂无知。

    “详细说说。”左登峰出言说道,他原本就无门无派,道门常识大多來源自道门典籍,对于这类口耳相传的事情他知之甚少。

    “真人要我说,那晚辈只能班门弄斧了,真人您是知道的,修真悟道有三大门槛,一是紫气天劫,只有度过了紫气天劫才能算是真正意义的修行中人,第二道门槛是紫气巅峰,度过天劫的修行者进入紫气巅峰的百里无一,第三道门槛最大,就是晋升仙班,能够晋升仙班的万不出一,那些辛苦修行至紫气巅峰的道人如果死后再入轮回未免有失公平,若无妥善的去处,会寒了世人修行之心,紫气福地就是紫气巅峰修行者的魂归之所,是一处超脱三界之外的清净地,神识在那里可以永生不死,只是那里可进不可出。”大头恭敬的出言解释。

    “紫气福地由谁掌管。”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这件事情他还是头一次听说,多多少少有些吃惊,吃惊之余又开始暗自后怕,幸亏先前散功未果,如果彻底散功,魂魄会永远的滞留紫气福地,想死都死不了。

    “晚辈师公三圣真人现为紫气福地巡守。”大头面露自豪。

    左登峰闻言心中泛起了极浓的疑云,他之前修行的是阴阳生死诀,跟紫阳观并无瓜葛,可是后期为什么跟紫阳观产生了这么多瓜葛,这只是单纯巧合,还是有人在暗中帮助。

    左登峰在脑海里快速的整理着思绪,他在恢复灵气修为的时候原本应该是紫气天劫,结果却额外多出了三道天雷,令他越级直升紫气巅峰,这三道天雷是夹带雨点的,无疑是巫青竹暗中相助,根据当时的情况來看,即便恢复紫气他也可以逃生了,既然如此,巫青竹为什么还要将他提升为紫气巅峰,这可是徇私枉法的举动,是要承担一定风险的,紫气巅峰与普通道人最大的不同就是紫气巅峰的修道者死后可以前往紫气福地,现在看來,巫青竹当年出手相助最大的可能就是为了让他死后可以魂归紫气福地,巫青竹为什么要让他去紫气福地,紫气福地里到底有什么。

    皱眉良久,左登峰最终放弃了思考这个问題,且不管紫气福地里有什么,他都不会去,确切的说是不敢去,因为那地方有去无回。

    “需要飞多久。”左登峰将视线移向飞行员。

    “飞机飞行高度不够,每小时只能飞行八百千米,不计算中途落下加油的时间,大致要飞行二十几个小时。”万小塘出言回答。

    “这个高度会不会撞山。”左登峰再度发问,他许久未曾休息,此时感到微微疲惫。

    “不会,我唯一担心的是飞行高度沒有超过云层,万一碰到大的云团有可能出现干扰。”万小塘摇头说道。

    左登峰闻言沒有再问,卸下木箱靠上了座椅闭目假寐,只要飞机不撞山就行,别的沒什么大碍。

    大头见左登峰要休息,殷勤的跑过來帮他将座椅放了下來,令他可以躺的更舒服,左登峰冲其微微点头以示谢意。

    一觉醒來,夜幕已经降临,飞机仍在平稳的飞行,并沒有异常情况,万小塘和大头还在聊天,飞机上有电灯和厕所,但是水箱里的水已经泛绿了,只能冲厕不能洗脸。

    “左真人,喝水。”大头送了一杯热水过來。

    “谢谢。”左登峰接过水杯习惯姓的闻了闻,闻过之后方才想起现在已经是九十年后,他的敌人早就死光了,沒人会害他了。

    “晚上飞行看不清前面的情况,你回去盯着吧。”左登峰冲大头说道。

    “沒关系,飞机有雷达,还有自动驾驶功能,不用人艹控。”大头出言解释。

    左登峰闻言沒有再说什么,端起水杯开始喝水,他发现自己不能说话,一说话就是错。

    “你叫什么名字。”前方的万小塘回过头來看向左登峰。

    左登峰本就不想说话,加上对方言语之中对他缺乏必要的敬畏和礼貌,他便沒有搭理对方。

    “你好像对现代的东西并不熟悉。”万小塘微笑再问。

    “我不是这里的人。”左登峰出言回答,对方并无恶意,也沒必要拒人于千里之外。

    “不是这里人也应该认识太阳能板哪。”万小塘再度开口。

    “不认识太阳能板很丢人吗。”左登峰挑眉开口。

    “修行中人我见过不少,像你这么牛的还是第一个。”万小塘撇嘴之后转过了身。

    “我在一九四一年练功出现了偏差,自我冰封了九十年,前几天才苏醒过來。”左登峰犹豫片刻出言解释,目前的这两个人就是自己曰后的队友,二人需要他巅峰灵气的庇护,他也需要二人的协助,别的不说,飞机他就不会开。

    左登峰此语一出,万小塘立刻将脑袋又扭了回來,脸上带着不敢置信的惊愕,大头可能先前听那紫袍道人说过他的來历,因此并沒有过分吃惊。

    “我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我只是一个过客,事情做完我就会离开,以后咱们可能要相处一段时间,我会尽力保护你们,但是我本來就不喜欢说话,你们不要认为我对你们不礼貌。”左登峰用指甲捏掉了十三眼角的眼屎。

    “他说的是真的。”万小塘看向不远处的大头。

    大头点头回应,示意左登峰沒有撒谎。

    “你是怎么将自己冰封的,民国时期有液态氮吗。”万小塘离开驾驶位走了过來。

    直至此刻左登峰才仔细的打量了万小塘,此人年纪在二十七八到三十岁之间,瓜子脸,眼睛很大,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眼神中有英气透出,这个人与男人婆叶飞鸿有些许类似,但是她沒有叶飞鸿身上的那种硬气。

    左登峰并不知道液态氮是什么东西,不过他也沒问,只是将杯子递给了万小塘,万小塘疑惑的接过,低头一看,发现杯子里的热水已经变成了冰坨。

    “你是怎么做到的。”万小塘愕然的看向左登峰。

    “左真人,您手上戴的是什么。”大头是修行中人,率先发现了左登峰的右手戴着一只薄如蝉翼的手套。

    “一只可以发出寒气的护手。”左登峰拿出梳子为十三梳理着毛发。

    左登峰并沒有隐藏自己的气息,大头通过他头上的气息知道他是个杀人无数的狂魔,由此对左登峰有着敬畏之心,但是万小塘并不知道左登峰是什么人,一直追问他是如何将自己冰封的,左登峰只能简略回答,但是他并沒有说自己是自尽的时候误打误撞将自己冰封的,苏醒之后他才认识到自尽对于一个男人來说是懦弱的表现,说出來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一旦开了头,下半夜左登峰就沒捞着消停,万小塘试图测量他发出的低温能达到多少度,但是飞机上的温度计根本就无法测量,到最后只能根据他将自己冰封以及可以将钢铁冰冻酥脆來推断左登峰发出的玄阴真气至少有零下一百五十度。

    大头在见到左登峰并沒有因为万小塘的追问而恼火时也加入了询问,只要不触及左登峰**的,他也会出言回答,虽然三人年纪相仿,但是在左登峰看來,这两个人的心态比自己要年轻许多。

    左登峰在回答问題的同时一直在为十三梳理毛发,一开始十三还很享受,后來左登峰说着话梳起个沒完沒了,十三感到疼痛站起身跑掉了。

    就在左登峰回头看向十三的时候,舱外传來了砰砰的巨响,根据声音來判断,是一些很重的东西撞上了飞机。

    “有鸟群,必须避开。”万小塘看到了雷达屏幕上的一片绿点。

    左登峰在夜间可以清楚视物,闻声立刻闪到窗边凝神观察,一看之下眉头大皱,舱外并不是什么飞鸟,而是铺天盖地的巨大蝙蝠……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三百九十四章 是福是祸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