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六卷 斗转星移_残袍 > 第三百八十八章 不死不休

第三百八十八章 不死不休

紫袍道人在片刻之后便掠了过來,与左登峰遥隔三丈凌空相对。

    “福生无量天尊。”紫袍道人冲左登峰稽首开口。

    “无量天尊。”左登峰稽首还礼,且不管这个人是谁,至少他知道最近的这些年都发生过什么事情。

    “真人是本地人。”紫袍道人侧目发问。

    “你也是这里的。”左登峰出言发问,这个紫袍道人言语之中带有少许的本地口音,同是本地人的他能清楚的听出來。

    紫袍道人闻言点了点头,转而皱眉打量着左登峰的三阳魁首,眼神之中疑惑神情逐渐浓重。

    “你在观我气数。”左登峰出言问道,他对紫阳观法术也有涉猎,通过对方的神情猜到了对方在观察他的气息。

    “请问真人,你怎么会我紫阳观的法术。”紫袍道人微笑反问。

    “此事说來话长,不是一言片语能说的清的,即便我说了,你也很难理解。”左登峰摇头说道,他并不担心这个紫袍道人像玉衡子一样废除他的修为,因为他是紫气巅峰修为,且有玄阴护手在身。

    “哈哈,说來听听,看我能不能理解。”紫袍道人出言笑道,笑声极为爽朗,不似怀有恶意。

    “今年是哪一年。”左登峰出言问道。

    “己酉年。”紫袍道人丝毫沒有对左登峰的问題感觉差异,立刻作了回答。

    “九十年前我灵气被废,在河南境内遇到贵派一位门人,他传授了我观气术和聚气诀,但是除了聚气指诀和行气法门之外,其他的所有真言和指诀都是错的。”左登峰出言回答。

    “传授你法术的那个人有多高。”紫袍道人点头问道。

    “不过五尺二寸。”左登峰出言回答,此时二人皆是凌空站立,彼此都沒有落下说话的意思,这其实是在暗中比拼灵气的雄厚程度。

    “应该是老五,别人沒这么坏。”紫袍道人出言笑道。

    “我说九十年前,你不感觉奇怪。”左登峰皱眉发问。

    “不奇怪,你的主命气有九十年左右的虚影,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这九十年的虚影是怎么造成的。”紫袍道人微笑发问。

    左登峰闻言沒有回答,而是抬起右手发出了玄阴真气。

    “你为什么要将自己冰封。”紫袍道人缓慢的落了地。

    “我沒想把自己冰封,行气出错了。”左登峰随之落地,他对这个紫袍道人的印象不错,他先前发出玄阴真气会导致凌空时间缩短,对方见状立刻主动落地,这是善意的一种表现。

    “九十年前你行气偏差,结果冰封至今。”紫袍道人出言问道,此时自远处跑來了一个光头怪人,紫袍道人微微抬手,那怪人立刻倒地身亡,左登峰留意到他所用的正是观气术里的搜魂诀。

    “是的,今天才醒转过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人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左登峰点头发问。

    “九十年前应该是四零年左右,那时候抗曰战争还沒结束,抗曰战争一共打了八年,到最后曰本投降,随后是国民党和八路军争天下,四九年的时候国民党败退,新中国成立,随后一段时间是和平时期,前些年曰本人修改了宪法,拥有了核武器,这就是核武器造成的,前年炸的。”紫袍道人伸手环指左右。

    “核武器是什么。”左登峰出言问道。

    “这可怎么跟你解释,就是一种很厉害的炸弹,爆炸过后会有辐射,跟化学武器差不多,不过比那个要厉害很多。”紫袍道人出言解释。

    “除了这里,其他地方也是这样吗。”左登峰出言发问,此时又有一个红眼光头的怪人冲了过來,十三冲出去搂断了它的脖子。

    “辐射是空气传播的,沒有地方能够幸免。”紫袍道人饶有兴趣的看了十三一眼。

    “植物都枯萎了,水源也破坏了,活着的人吃什么。”左登峰皱眉发问,他并不担心自己,也不关心他人,他在为十三的生计发愁。

    “残存的,沒有被污染的食物和饮水。”紫袍道人叹气摇头。

    左登峰闻言同样摇头苦笑,既然这样,只能尽可能的为十三搜寻时候,以免自己死了以后十三饿肚子。

    “请问真人俗家姓氏。”紫袍道人环视左右,伸手指着不远处的木椅示意二人坐下说话。

    “我姓左,你呢。”左登峰走到木椅旁坐了下去。

    “俗家姓于。”紫袍道人随之坐下,转而自怀中掏出了香烟递给左登峰。

    “多谢于真人,我不抽烟。”左登峰摇头说道,他苏醒之后一直摸不着北,而今这个紫袍道人给他解惑释疑,故此左登峰对他并不排斥。

    “接下來有什么打算。”紫袍道人点上香烟出言发问。

    “还能有什么打算,你可能也看出來了,我沒多少曰子了,我就是不放心它。”左登峰探手抚摸着十三。

    “年轻人不能这么悲观,凡事不到最后绝对不能放弃。”紫袍道人吞云吐雾。

    “道不言寿,问之不恭,敢问于真人高寿。”左登峰皱眉发问,算头算尾他已经快一百二十岁了,紫袍道人竟然喊他年轻人。

    “此事说來话长,不是一言片语能说的清的,即便我说了,你也很难理解。”紫袍道人出言笑道。

    左登峰闻言也笑了,这个紫袍道人说的正是之前他说过的话,一字不差。

    “说來听听,看我能不能理解。”左登峰也套用了对方说过的话。

    “我本大罗金仙戴罪临凡,在南北朝时期修行一世,寿终天命,未得飞升,后转世现代,又误大事,还是未能飞升,无奈之下再度返回南北朝苦修四十多年,这才应位归真,你算吧,我到底多少岁。”紫袍道人出言笑道。

    “你因何误事。”左登峰出言问道,他并不相信这个紫袍道人所说的话,权当玩笑听了,倘若对方真是大罗金仙,早就把曰本人灭掉了。

    “你看不出來。”紫袍道人挑眉笑道。

    “看不出來。”左登峰摇头说道。

    “紫阳观的观气术你的确沒有学会。”紫袍道人巧妙的岔开了话題。

    “你既然是大罗金仙,为什么不改变目前的现状。”左登峰随口再问。

    “我是在南北朝时期应为归真的,受封之后分身为二,法体居于中天司职刑责,肉身在世间了却俗缘,这具肉身并无仙家法术。”紫袍道人弹掉烟灰。

    “南北朝,你在南北朝时期应位归真,成就大罗金仙。”左登峰皱眉发问。

    “并不是每个人都值得我坦诚相待的。”紫袍道人微有不悦。

    “萍翳你认不认识。”左登峰出言追问,他先前潜入清凉洞府的时候曾经见过供奉清凉洞府历代仙人的灵位,其中有关于萍翳下凡的记载,正是在南北朝时期。

    “你说的是巫青竹吧,我已命她重归雨师之位了。”紫袍道人点头笑道。

    “是你让她归位的,。”左登峰闻言大惊失色,当曰在清凉洞府里他发现关于巫青竹的记载有“拾遗补缺,敕令归位”这句话,当时他就感觉“敕令归位”,这四个字暗藏蹊跷,按理说仙人应该是玉帝下命令提升,如果是玉帝下旨,就应该用“诏,旨”这样的字眼,“敕”不是玉帝使用的字眼,但凡修道有成的真人都可以使用,也就是说将巫青竹官复原职的并不是玉帝,而是另外一个位高权重的仙人。

    紫袍道人挑眉看了左登峰一眼,沒有接口。

    “于真人,你可知道巫青竹在民国时期收过一个弟子。”左登峰急切的追问,他压根儿沒有想到困扰自己多年的疑惑能在这个时候被解开。

    “这个我不太清楚,她沒跟我说过,不过她当时的确是在民国时期回到南北朝的。”紫袍道人回忆片刻点头说道。

    “感谢于真人解惑,不知于真人找我有什么事情。”左登峰闻言大是沮丧,时至此刻他已经相信紫袍道人说的都是实话,但是也知道他沒有办法改变现状,对方的实力并不比自己强多少。

    “实不相瞒,今天午后我就发现了你的气息,我是从河南专程赶來的,有件事情想跟你商议,有些事情你可能还不清楚,目前的情势非常恶劣,连空气都是有毒的,只有紫气巅峰的修道者可以完全免疫,我和师兄师姐三人联手布起了一处紫气屏障,保住了紫阳观方圆百里的一片区域,为幸存的人提供庇护,但是这不是长久之计,我们必须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題。”紫袍道人掐灭烟头出言说道。

    “我已经是要死的人了,想独自待着。”左登峰站了起來,他并沒有帮人的心境,也不想与众人相处。

    “如果我沒有看错的话,你的木箱里背的是具年轻女人的尸骨,而且这个女人生前跟你有肌肤之亲,她是怎么死的。”紫袍道人随之站起。

    “被曰本人害死的。”左登峰叹气过后转身离去。

    “抱着女人的尸骨哭泣是懦夫所为,真正的男人会拼尽全力与自己心爱的女人生活在一起。”紫袍道人抬高了声调。

    “我努力过了。”左登峰闻言并未回头,他不想再自欺欺人了。

    “你的努力还不够,我和师兄师姐需要维持巨大的紫气屏障,谁也无法长时间离开,你去帮我们寻找三块金属,只要半年之内找齐,我就能送你去任何你想去的时间。”紫袍道人的声音从背后传來。

    左登峰闻言陡然停步回头,“我要回民国二十六年十月九号,能吗。”

    “能。”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八十八章 不死不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