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六卷 斗转星移_残袍 > 第三百八十六章 斗转星移

第三百八十六章 斗转星移

能够回到巫心语的身边死去左登峰感觉很是安宁,生同衾死同穴,夫妻二人千古相随。

    弥留之际,往事在左登峰的脑海里再度浮现,蓬头垢面的巫心语在清水观的院子里生火烘烤着红薯,他背着铺盖行李站在倒塌的院墙外探头张望……

    回忆在这一刻定格,意识在这一刻消失,但是片刻之后他再度有了意识,冥冥之中他似乎听到了十三的叫声,十三的声音令他感觉无比熟悉,这一刻他的思维是混沌的,他沒有意识到十三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只是感觉十三的声音很熟悉,很亲切。

    意识的恢复是缓慢的,左登峰最先恢复的是听觉,十三的声音一开始轻微而模糊,仿佛自极远的地方传來,后來声音逐渐变大,他听出了十三的叫声尖利而愤怒,他对十三太熟悉了,单听它的叫声就知道它在与敌人争斗。

    清水观周围有他布置的阵法,除了他和十三沒人能够进入,这里不应该有敌人出现,况且十三远在十三太子峰,距离此处有万里之遥,它也不可能回來的这么快,心中的疑惑令左登峰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但是他此刻极为虚弱,连睁眼的力气都沒有。

    这一情形令左登峰感觉到些许疑惑,自己不应该如此虚弱,连睁眼起身的力气都沒有,意识的恢复是由慢到快的,前期恢复的很慢,到了后期逐渐清醒,他越发确定十三此刻正在与什么东西打斗,他想睁眼起身却做不到,周身疲软无力,这种情形如同梦魇,令他微感焦急,他首先想到的是自己是紫气巅峰的修为,只要有一丝灵气在身也不会虚弱到这个程度。

    片刻过后他方才回忆起了自己先前已经散去了所有灵气,心念至此,他努力的移动着自己的左手,想要捏起聚气指诀,但是这个之前他做过无数次的简单动作此时做起來竟然无比的艰难,五指丝毫不听指挥,微抖之下竟然难以捏掐指诀。

    十三的叫声越來急厉,随之而來的还有其他动物的叫声,其他动物的叫声还不止一道,这说明十三正在被一群动物围攻,十三在左登峰心中的位置不次于巫心语和玉拂,十三有危险令他极为焦急,努力的想要捏起指诀,他感觉自己此刻已然油尽灯枯,当务之急不是睁眼也不是起身,而是捏起指诀聚集灵气,只要灵气有所恢复,其他的一切都好说。

    每个人都有毅力,但是毅力的大小有差别,左登峰努力的命令自己左手捏起法诀,这一简单的动作在此刻需要付出莫大的努力,左登峰倔强,越有阻力越要坚持,最终他捏起了聚气指诀。

    捏起聚气指诀的瞬间,左登峰感觉到天气灵气急速的涌入了自己的丹田气海,灵气入体彷如久旱遇露,枯木逢春,顷刻之间他就有了控制自己的能力,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睁开眼睛。

    由于之前他并未盖上棺盖,所以睁开眼睛最先看到的就是水,屋顶到处都在向下滴水。

    此时左登峰虽然恢复了意识,神智还并不是十分的清醒,他隐约记得躺下的时候屋顶很是干燥,这怎么片刻之后就四处滴水。

    聚气指诀在片刻之内就令左登峰有了活动能力,他率先转身看向旁侧,发现巫心语的尸骨还在旁边,但是棺中有着两寸左右的积水。

    左登峰惊愕了,挣扎着自棺中坐起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确定自己并非幻觉。

    就在左登峰愕然疑惑之际,外面的叫声停了下來,片刻过后十三自外面跑了进來。

    见到十三之后,左登峰愣住了,此时的十三异常消瘦,身上的毛色暗淡无光,周身上下有着大量的伤口,新伤还在冒着血,旧伤已经结疤,皮毛上还沾附着一些绿色的液体,这短短的三天时间十三到底经历了什么。

    愣住的不止是左登峰,十三见到坐在棺中的左登峰之后两眼圆睁,脸上露出了无比震惊的神情。

    “十三,这是怎么回事儿。”左登峰努力的发出了微弱的声音。

    左登峰此语一出,十三终于反应了过來,猛然纵身蹿到了棺材旁边喵喵厉叫,左登峰从未听过十三发出这么兴奋而激动的声音,由于心情激动它甚至在剧烈的发抖。

    十三的叫声和它的样子令左登峰极为疑惑,他将十三送回十三太子峰至今不过三天时间,十三不舍得他,离开雪山万里寻主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十三的样子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不但消瘦了很多,皮毛颜色也黯淡了,这些都不是短时间内能造成的。

    还有就是它的神情和叫声,十三的叫声几乎是歇斯底里,其中除了无比的亲切和兴奋之外,还有着无法自制的激动,倘若分别三天十三不会如此激动,最主要的是三天时间内十三也跑不了一万多里。

    “喵~”左登峰愕然发愣之际,十三伸出右爪抓挠着他的肩膀向外拉扯,十三此举表明它迫切的希望他能离开棺材。

    “我沒事儿,等等。”左登峰抬起右手抚摸着十三,他的灵气还沒有恢复,此刻仍然感觉周身无力。

    抬起右手的一瞬间,左登峰陡然愣住了,他看到了手上的玄阴护手,他先前散去灵气的时候忘了摘下玄阴护手,紫气巅峰的大量灵气自涌泉穴和劳宫穴狂泻而出,右手佩戴有玄阴护手,受到灵气催动会发出凌冽的寒气,他的散功之举无意之中将自己冰封了。

    “十三,我躺了多久。”左登峰竭力的抬高了声调,他非常清楚自己玄阴真气的威力,随意出手就可以将他人冰封半年,散功之下灵气毫无保留的狂泻而出,冰封的时间会大大延长。

    十三自然不会回答他的问題,连声喵叫着将他向外拉扯,眼角泪水滴落,举动激动失常。

    左登峰心中无比惊骇,勉力挣扎着自棺中爬了过來,躺卧在炕上大口喘息,十三凑到他的身边伸出舌头舔着他的脸。

    十三之前从未做出这么亲昵的举动,左登峰见状心中更加确信是玄阴真气将自己冰封了很长时间,玄阴真气有冰魂冻魄之能,倘若被其封冻可保魂魄不散,现在看來正是在他处于冰封状态的这段时间十三从雪山赶了回來,并一直守护在他的身边。

    片刻过后左登峰恢复了少许灵气,探手拿过棺木旁边的那块木头阵符,发现阵符虽然被水浸泡了,却并沒有腐烂,这说明他被冰封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屋顶的滴水却令左登峰推翻了这个推断,这些滴水明显是他的寒气融化之后造成的,他在散去灵气的时候奇经八脉都是打开的,本体被冰封之后经络一直处于打开状态,清水观周围有他布置的阵法,寒气受到阵法的阻隔消散的速度会减弱,不过寒气一旦减弱,他处于打开状态下的经络就会自动向外宣泄灵气,灵气通过玄阴护手转变为了寒气,保持了阵法内的区域一直处于寒气萦绕之中,寒气都能凝结成冰化为滴水了,就表明这片区域被冰封的时间已经很久了。

    而今他体内的灵气彻底耗尽,寒气得不到补充,他才缓慢复苏。

    左登峰挣扎着下了炕,跌跌撞撞的走进了院子,发现清水观的房屋在寒气的冰冻之下依然保持着完整,不过由于此时气温很高,清水观的房屋到处都在滴水。

    天上的太阳和周围的气温表明了此时是个夏天的中午,不过左登峰并沒有认为时间只过去了几个月,他非常清楚自己体内有多少灵气,紫气巅峰若是散功自爆可以夷平周围百里区域,如此之多的灵气绝对不会只将自己冰封几个月。

    左登峰躺在太阳下恢复神智也恢复体力,但是十三并不允许他躺下來,只要他躺下來十三就会跑过來抓挠拉扯,左登峰知道它担心自己躺下之后不会再站起來,便坐了起來捏诀聚气。

    左登峰一手捏诀一手抱着十三,一炷香之后,他感知自己灵气已经恢复了三成,行动无碍,便起身走到道观门前拉开了大门。

    触目所及,他再度被惊呆了,清水观院墙之外倒毙了大量动物尸体,这些动物有大有小,样貌与狗,牛,猪等家禽相似,却无一例外的长着巨大的獠牙,四肢也都产生了变化,爪子锋利尖锐,身上沒有任何的毛发,流出的血液竟然是诡异的绿色。

    这还只是眼前的景物,周围的景物更令左登峰骇然,山中的树木杂草全库枯萎,环视左右全是一片枯黄,远处的情景更令左登峰感到不可思议,放眼望去,前方二十里外就是成片的高楼大厦,这些楼房都很高,最高的一处有近百丈,这样的楼房在民国时期是不存在的,不过前方虽然高楼林立,却极为寂静,并无声响传出。

    环境的巨大变化令左登峰在刹那之间感到头晕目眩,这么大的变化绝对不是短时间内能造成的,清水观门前的这些怪物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所有的植物都枯死了。

    左登峰驻足呆立,外界的巨大变化令他处于愕然发懵的状态,这些怪物既然來到了清水观门前就说明布在这周围的阵法已经失效了,当年他采用是松木布阵,连松木都已腐朽,可见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

    良久过后,左登峰回过神來,这里已经不是安全的长眠之所了,他准备带着巫心语的尸骨和十三回雪山去,不过在此之前他需要确定两件事情,一是时间到底过去了多久,二是在这段时间里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八十六章 斗转星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