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八十二章 五行齐三

第三百八十二章 五行齐三

内丹到手,左登峰立刻带着十三向小河冲去,先前的诡异雷声已经令rì本人jǐng觉,要想从这长达五里全副武装的包围圈里冲出去绝非易事。 

    由于rì本人之前已经有了jǐng觉,故此左登峰一动,rì军立刻抬枪瞄准,等待着长官下达shè击命令。 

    小河在西北三里处,宽不过丈,左右都有rì军,左登峰趁rì军等待指挥官发出攻击命令的间隙急速掠近,人未到,右手已然自河中移出一面清水以玄yīn真气凝成冰盾护住前胸,子弹近距离的打在冰盾上溅起了大量的冰渣,但是冰盾厚近一尺,并没有被子弹击穿。 

    左登峰趁机冲入敌群,施出幻形诀自敌人的间隙之中忽闪掠行,只要与rì军混在一起,他们的枪支就会失去作用。 

    包围圈虽然长达五里,但是左登峰的身法极为迅速,rì本兵只感觉眼前虚影晃动,来不及抬枪瞄准就已经失去了左登峰的身影,左登峰在前方疾闪冲刺,十三翘尾狂奔,紧随其后。 

    片刻之间一人一猫就在人群中冲出了两里,就在此时,离此处最近的一个中年男xìng忍者赶了过来,人未到刀先出,武士刀带着长达五尺的刀芒横扫左登峰前胸,试图阻止左登峰的去势,逼他后退自保。 

    左登峰见状并未停步,疾冲的同时右手外探,自北侧的小河抓出一股河水,玄yīn真气同时发出,瞬间将那股河水凝为六尺冰矛,随之手掌后移抓住冰矛末端,挺矛直刺中年忍者前胸。 

    中年忍者之所以敢孤身阻挡是因为他知道左登峰的虎翼已经在先前的争斗中损坏了,此刻没有兵器在身。故此左登峰在瞬间凝出了冰矛令他愕然失措,还没等反应过来冰矛已经贯胸而过。 

    左登峰一击得手没有丝毫的停留,快速自还未死透的忍者身侧闪过,再度冲入了人群。他充分的利用了rì军投鼠忌器的心理,在人群之中快速闪动前行,他也并非随意乱跑,在行进的时候始终没有离开小河五丈之外。 

    那些rì本忍者分散在不同的方位,在见到左登峰冲入人群之后纷纷赶来阻挡,但是他们距离左登峰很远,短时间内无法赶到,只有北侧和西南方向的两位忍者施展身法自上空掠了过来,左登峰以眼角的余光观察二人的速度,随即回头查看十三的方位,经过瞬间的估算,他确定二人追不上他和十三,随即转身再冲。 

    片刻之后左登峰接近了包围圈的外围,包围圈长达五里,距离义庄有三里,包围圈距离西侧的山峰还有两里多地,这两里的区域没有rì军也没有障碍物,倘若直接冲过去,肯定会被rì军乱枪打中。 

    在此之前左登峰已经想好了对策,在临近包围圈的时候左手延出灵气将十三抓到了怀里,右手自河中移出大量清水凝成硕大的冰盾护住了周身,随即转身后仰,以双脚脚跟蹬地借力,快速的离开敌群,向山峰倒飞。

    果不其然,他离开敌群之后rì军就开了枪,不过子弹并没能打透冰盾,反而在无形之中加快了他的后退之势,左登峰中途再次借力,快速的退进了山脚下的树林,到了这里,枪声陡然停止,不问可知是那两个忍者追了上来,rì军担心误伤同伴而停止了shè击。 

    左登峰见状立刻将十三甩上肩头转身在林间疾奔,此时还在rì军狙击手的攻击范围之内,不能凌空,没有了阻碍,左登峰快速的绕过山峰向正西飞掠,到了这里他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安全了,回头反望那些被他甩在身后的忍者,鄙夷之心随之而起,“老子要走,谁也拦不住我。” 

    山峰西侧是一马平川,冲出山峰之后左登峰随即发现前方出现了七道人影,起初他以为是rì军埋下的伏兵,可是定睛一看那些站在前方的人影都是道装打扮,其中一人竟然是茅山掌教杜秋亭。 

    见到杜秋亭,左登峰心中陡然一暖,他自被围到现在已经一天一夜了,杜秋亭肯定是听到风声得知他被困此处而前来援救的。 

    “大哥,鬼子大部队在后面,先离开这里。”左登峰快速的向杜秋亭掠了过去。 

    左登峰话音刚落,便陡然撞上了一道无形的屏障,被屏障巨大的反震之力震的倒退回飞。 

    倒飞的时候左登峰心中疑云顿生,这道屏障并不是寻常的灵气屏障,也不是单纯的阵法,而是两者相加形成的紫气阵法,这是杜秋亭所掌握的威力最大的阵法,以三十六名紫气高手起阵,分居伤、休、杜、景、死、惊六处,此阵名为六道轮回,放弃了生,开二吉门,为大凶杀戮之阵。杜秋亭布下此阵,那就表明他不是来救命的,而是来杀人的。 

    “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左登峰止住退势高声发问。 

    这道阵法的厚度有九丈左右,他在阵内听不到阵外的声音,但是他能看到杜秋亭冲那六个人出言说着什么,根据杜秋亭的神情和举动来看,他此刻正试图让站位的六人离开阵位,放他出去。 

    但是那另外六个人并没有听从他的话,一直在摇头,其中几人看着阵内的他眼神也不和善,左登峰见状极为疑惑,仔细打量那几个人,发现其中一人有些眼熟,仔细一想正是终南山那些道人中的一个。 

    此时那些忍者已经快要追了上来,但是杜秋亭并没有说服那些站位的道人,对方一直在摇头,而杜秋亭也并没有用强,最终只是面露无奈的在雪地上写下了八个大字,“六道轮回,撤之反噬。” 

    左登峰见状陡然皱眉,杜秋亭的意思很明显了,他不会撤掉六道轮回的大阵。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杜秋亭布阵之初并不知道他在阵内,现在看来杜秋亭是知道的,他在无形之中成了杜秋亭等人布阵剿杀那九个rì本忍者和大量rì军的诱饵。 

    左登峰皱眉打量着阵外的杜秋亭,他知道杜秋亭为什么要这么做,那九个rì本忍者先前联手横扫了中国道门,令大量的道教门派损失惨重,这个六道轮回的大阵只需要三十六个度过天劫的淡紫高手就可以成阵,一旦成阵就可以通过变幻内相击杀阵内的众人,杜秋亭等人这么做是为了铲除这九个rì本忍者,他只是无足轻重的陪葬品。 

    “五行其三,当避之。”左登峰挺掌为刀,削去了自己左侧的一绺衣摆,转而调头回返。杜秋亭三字古写便有木,土,火三行,原来袁天罡留下的偈语指的杜秋亭,可惜他知道的太晚了。 

    他割掉自己的衣摆意为割袍断义,他断掉的只是他对杜秋亭单方面的兄弟之义,事实上杜秋亭早就不把他当兄弟了。 

    左登峰此刻并没有过于愤怒,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为大仇,杜秋亭一定以为是他抢走了玉拂,事实上他真的没有夺人所爱的言行和意图。现在想来他也的确有做错的地方,送黄金给茅山派度rì,保护茅山派免遭遣散,赠送绝世宝剑给杜秋亭防身,这些举动被杜秋亭错误的理解为了他心中有愧才百般弥补,实际上他问心无愧,他送人礼物只是出于善意,而并非意有所图。 

    这一刻左登峰感到了孤独,原来他一直是孤身一人,除了十三再没有真心朋友,他曾经当做朋友的人将他关进了一个有着上万只恶狼的笼子。 

    即便被困阵中,左登峰仍未放弃希望,好不容易找齐了六yīn内丹,无论如何也得将它送出去。 

    左登峰折返东北,那些忍者尾随而至,左登峰见状立刻带着十三拐向西北,没掠出多远便再次被反震了回来,他此举并非想要逃走,而是要让那些忍者知道众人已经被困在了阵中,最主要的是要向他们表明这处阵法跟自己没关系,如若不然,那些rì本忍者会以为是他搞的鬼,会将所有jīng力用来追杀他。 

    左登峰一撞之下倒退而回,再度前掠又被震回,两度过后方才扭头掠向正北,剩下的八个忍者穷追不舍,左登峰一直在不停的尝试,并未迎战那些rì本忍者,环绕一圈之后忍者终于发现被困在了阵中,也发现了阵外分做六处的诸多紫气道人,眼见追不上左登峰,便掠回聚集地设法与外界取得联系,可惜他们不知道这处阵法隔绝的是此处与外界的气息,用西方科学的说法就是隔绝了磁场,压根儿无法与外界联系,rì本人不管是用炮轰还是用车撞都无法将阵法从内部破掉。 

    rì本人回撤,左登峰方才得以喘息,手捏聚气指诀坐下山巅快速的思考着如何逃生,这处阵法虽然名为六道轮回,却与佛家没有丝毫关系,这里的六道指的是蠃、鳞、毛、羽、昆和yīn魂,蠃指的就是人,鳞指的是水族,毛指的是兽,羽指的是禽,昆则是昆虫,而yīn魂则是一切yīnxìng气息。 

    这处阵法此时尚未启动,一旦启动,杜秋亭等人一定会先灭蠃,也就是人,施法的最佳时机就是午时三刻,因为在午时施法可以利用充盈的阳气将新亡的yīn魂尽数炙灭,避免yīn气过重干扰天和折了寿数。其实那些道人都不明真相,一旦他们启动了阵法,必定在瞬间杀生过万,煞气冲天,直接就能将他们的寿数全部折光。 

    此时已然是巳时三刻,距离午时三刻还有一个时辰,两个小时之内必须想出逃生之策,不然就会死在这里。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八十二章 五行齐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