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六丹齐全

第三百八十一章 六丹齐全

寻常的鸟鸣不可能在枪声之中还能被听到,寻常的鸟也不能令那些rì本兵发出惊叫,故此左登峰在第一时间就猜到是yīn属土牛衍生的那只剧毒飞禽出现了。 

    心念至此,左登峰立刻自藏身之处掠了过來,果不其然,一只巨雕正在正南方向频频唳叫俯冲,将那些摆放在前方的迫击炮和火炮掀翻抓飞,这只巨雕通体金黄,怒睛火眼,神态很是威武,其翼展超过五丈,体形极为庞大,两只赤红利爪大若簸箕,俯冲之下可以将上千斤的火炮抓翻,另外此物身带巨毒,双爪所及,一片哀嚎。 

    见到这只金雕,左登峰心中陡然一轻,这只金雕是截至目前为止他见过的最厉害的毒物,由于它是yīn属土牛衍生而出的,所以自身为金xìng,翎羽极为坚硬,子弹击之不伤。 

    金雕的出现令rì军的阵脚大乱,那九个rì本忍者发现了金雕的存在,有三人从自己驻守的地方向金雕赶來,其他忍者并沒有赶來支援,rì本忍者跟中国的修行中人一样,也有善于用毒的,这三个赶來救援的忍者无疑是用毒高手,自忖可以无视金雕爪上的剧毒。 

    这只金雕先前定然藏身在这附近,眼见rì本人开炮轰炸义庄,担心会伤及yīn属土牛,这才现身阻止,它此时的行为完全是自主行为,并非受到yīn属土牛的cāo控,因为有阵法阻隔,yīn属土牛无法与它产生心灵感应。 

    令左登峰沒有想到的是那只金雕虽然极为威猛,胆子却不大,就在他斟酌要不要趁乱冲过去阻止那三个忍者的时候,金雕已经快速攀升离开了战场,它的目的只是掀翻那些火炮,阻止rì军开炮轰炸义庄,目的达到之后不会再冒险迎战那三个快速赶去的rì本忍者。 

    金雕的毒xìng极为霸道,中毒的rì军很快倒地身亡,不过它的毒xìng似乎并不能通过碰触传播,那些搬抬尸体的人并沒有中毒,这一幕令左登峰回想起了清朝那个叫刘胜的木匠,他当年拾捡了一根羽毛,周围的邻居还见过甚至是触摸过那根羽毛,他们并沒有中毒,反倒是刘胜的家人和验尸的仵作中毒死了,刘胜和家人的死亡极有可能是因为他们焚烧掉了那根羽毛,或者是喝了羽毛碰过的清水,而仵作的死亡则是他接触了死者的血液,由此可以推断出这只金雕的爪子是不能碰的,而羽毛只要不焚烧不接触血液便不会中毒。 

    剧毒金雕的出现令rì军极为惊恐,他们并不知道金雕所做的事情只是它自己的意愿,在他们看來金雕是左登峰的帮手,出于对金雕的忌惮,rì军随后沒有再发动攻击,夜幕逐渐降临,周围漆黑一片。 

    此时义庄早已经被炸飞,左登峰先前布置的阵法也被炸弹毁坏,对面的rì军可以清楚的看到义庄的情况。

    由于义庄被毁,大量的杂物跌落进了下方的坑道,左登峰将杂物移出,然后带着十三躺卧在弹坑里皱眉沉思,金雕的出现为他争取了一夜的时间,他必须在这一夜之间设法破掉阵法,最迟明天拂晓rì军就会大举进攻。 

    晚上八点,东边的那些rì军聚集在一起开始烤火取暖,防守并不严密,这一情形令左登峰暗自皱眉,东边是一马平川,逃离难度极高,rì军是故意露出空门的,rì本人想通过此举试探他的虚实,他如果试图逃走,rì军就知道他已经得手,会着重防守,如果他不逃,rì本人就能猜到他还沒有得手,会立刻进攻。 

    打仗不但打的是实力,还要打头脑,左登峰看透了rì军的yīn谋,趁着夜sè悄然向东方掠去,刚刚掠出安全区域,rì军的探照灯就亮了,枪声四起,左登峰立刻回撤,以这次冒险换回了下半夜的短暂平静,rì本兵沒有再攻击,忍者也沒有來围攻。 

    下半夜左登峰想的只有一个问題,那就是如何破阵,但是他穷极心智也沒想到办法,主墓室的阵法与山体的气息相连,无法阻断。 

    凌晨时分,rì军开始整装,左登峰无奈之下做出了取舍,他决定离开了,现在冒险突围还有一线生机,再等下去只能是死路一条,rì本人只要不放炮,剧毒金雕就不会冒险干预,生死大事不能寄希望于一个扁毛畜生。 

    就在此时,左登峰忽然发现西侧有闪电划过,扭头西望,发现并非闪电,而是自远处开來了一辆汽车,这辆汽车应该是來送饭的,由于天sè还未大亮,汽车开着车灯,这段路的路况不好,车灯飘忽不定,很像闪电。

    左登峰收回视线准备等到rì军开饭的时候再暴起突围,但是在等待的时候他始终感觉心神不宁,仿佛忽略了什么东西,他隐约记得将车灯误以为是闪电的时候心中好像闪过什么念头,但是这个念头很飘忽,转瞬即逝,再刻意去想反而回忆不起來了。 

    左登峰无奈之下闭上眼睛尽量放松,然后将之前的情景在脑海里回放,终于找回了一闪而逝的那个念头,先前他由闪电想到了天雷,那一刻他幻想着有一道天雷可以击中主墓室的屏障。 

    找回了溜走的念头,左登峰在瞬间想到了紫阳观的御气十三诀中有一种可以招驭天雷的法术,御气驭雷诀。 

    先前那个道士传授他法门的时候是先说浅显的后传深奥的,他回忆的时候也是由粗浅往深奥记录的,这式驭雷诀是御气十三诀中仅次于逆天诀和忤地诀的威猛法术,被他写在了宣纸的倒数第三行,他还沒有纠正到驭雷诀,所以对它印象不深。 

    虽然那个道士传授的法诀都有错误,但是所有法诀都不是虚构的,他既然说出了驭雷诀,就一定有这种法术,如果真的能招驭天雷,不但可以凭借天雷击破主墓室的屏障,还可以驱使天雷将rì本人尽数劈死。 

    心念至此,左登峰立刻自怀中掏出了那张宣纸,找到了驭雷诀的真言和指诀,这些真言和指诀都被那个道人篡改了,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出其中的错误并加以修正。 

    紫阳观是截教的门派,他们的法术由真言和指诀两部分配合施展才能奏效,驭雷诀的真言为“告知凌宵,妖孽祟世,事清原明,雷公诛邪,司雷神役速速领命,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指诀为左手捏诀,拇指贴鱼际,小指压少府,中指接劳宫,其余二指挺直。 

    左登峰如法炮制的试验了一遍,发现气出气海,经任脉颤中穴的时候提之不起,无法行走左臂,不能顺利行气说明指诀有问題,但是这个问題不大,如果全错的话灵气连胸前的颤中穴都到不了,人的手上有二十八的穴位,手掌的穴位有十几个,指诀用了三个,根据灵气运行的路线來判断这三个穴位中只有一个是错误的,需要辅以真言尝试数十次才能纠正。 

    事发急促,左登峰只能逐一尝试,十余次之后忽然发现气海灵气游至左手疾泄而出,与天地有感,与玄冥呼应,左登峰心中陡然一凛,毫无疑问他的指诀已经修正无误,但是真言还有偏差,真言的偏差导致了灵气大量消耗,要知道驭雷诀的施展门槛为淡紫灵气,而他此刻是巅峰灵气,体内灵气储备是淡紫灵气修道者的九倍还多,即便如此他施展驭雷诀也感觉极为勉强,若是淡紫灵气的修行者根本就无法施展,由此可见真言还是不对。 

    即便发现真言有了偏差,左登峰也并未加以修改,真言的修改是无迹可寻的,需要浪费大量的时间去静心揣摩,此时他根本就沒有时间揣摩,好在目前的真言虽有偏差,却也与天地有感,随着灵气的外泄,天空之中逐渐出现了雷云。 

    此时天sè尚未大亮,雷云的出现并未令那些rì本人起疑,随着雷云的逐渐凝聚,左登峰发现真言的偏差导致了极为严重的后果,天空的雷云并非只有一处,而是出现了两处雷云,这表明驭雷诀请來了两位雷神。 

    天庭的风雨雷电四部各有两位神明司职,以雨师为例,赤松子和萍翳皆是天庭雨师,一暗行天职,一明应请谴,请神作法只应该请出既定的那位神明,而此时真言的错误竟然将两位雷神尽数请出,此举抢天神职,不但极耗灵气,还会折损自身寿数。 

    左登峰虽然察觉到了异常,却并未错指散法,时间不够了,无论如何也得借助天雷之威劈开主墓室外的黑sè屏障。 

    当自身灵气耗损过半之后左登峰察觉到雷霆之势已然聚成,短短顷刻之间不但灵气耗损过半还生生折去了他三月寿数。 

    凝势已成,左登峰立刻运转灵气为天雷指引攻击目标,灵气所致,雷神有感,伴随着巨大的雷声,西侧的雷云之中陡然落下一道天雷直劈墓室上方的黑sè屏障。 

    雷光击中了三尺外的坑洞,巨大的轰鸣回声却自西侧十里之外传來,一击过后左登峰急忙附身下望,发现坑下的黑sè屏障已然消失,失去了屏障的支撑,上方的泥土正在快速下陷。 

    左登峰來不及多想,立刻错指散法纵身掠下了坑洞,主墓室高近三丈,他落到主墓室的时候上方的土层已经将墓室南侧掩埋了大半,石门内侧有一“丫”字形金属器物连通地下,主墓室空空如也,并无棺椁和陪葬器皿,只在西北角落蜷缩着一只形同干尸的无角青牛。 

    此时上方的坑道四壁已然开始塌陷合拢,青牛体形不小,无法将它带出陵墓,左登峰情急之下气凝右臂砍下了青牛的脑袋,随即踏地,抓着青牛的脑袋破土而出。 

    地支的内丹并不一定就在脑袋里,也有可能在胸腹部位,因此到达地面之后左登峰顾不得喘息,立刻掰开了青牛的脑袋,青牛先前可能并未死去,脑子里还有脑浆,在其七窍神府之中左登峰找到了那枚土属内丹,内丹经过多年的消耗已然小若麦粒,但是毫无疑问它就是土属内丹。 

    左登峰探手自怀中掏出铁盒,将土牛内丹放了进去,土牛内丹快速的与那枚大若鸽卵的五sè内丹融为一体,六丹齐全,异象陡生,流光溢彩,奇香扑鼻。 

    左登峰來不及多看便将铁盒揣入怀中,随即深深吸气,喊上十三向西北疾掠,六yīn内丹已然齐全,眼下要做的就是活着冲出去。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八十一章 六丹齐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