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八十章 身陷重围

第三百八十章 身陷重围

在此之前左登峰已经想到了日本人会找到这里,也想到了他们会派军队协助忍者,但是他没想到日本人会派这么多的日本兵,浩浩荡荡,漫山遍野,远远望去犹如倾巢蚁群。 

    左登峰并没有怀疑是马英和朱雄告了密,因为他们没有告密的动机。那些拿到陪葬品的农人也不会去告密,鬼子找到这里还是因为那张百两金票暴露了他的行踪。 

    此时那些日本兵距离义庄有十几里,军队彼此之间还有空隙,现在逃走还来得及,但是陵墓还没有打开,阴属土牛的内丹还没有到手,他不能走。可是如果此时不走,等到日军大举靠近,包围圈势必缩小,届时要想逃走就难上加难了。 

    他最不想见到的局面还是发生了,对敌与破阵要同时进行。 

    危急之下,左登峰首先想到的是不能一边对敌一边破阵,这样危险性极高。 

    随即又考虑倘若先行撤离会是什么后果,如果现在抽身离开,这些来围攻他的日本兵就会变成守军,在日本忍者全神贯注设法破阵的时候保证日本忍者不被骚扰,他们后援无虞,日本忍者也不是草包饭桶,早晚会将阴属土牛收归囊中,他们一旦得到了阴属土牛就不会满足于以阴属土牛换取他手中的阳属土狗内丹,日本人都知道他寻找阴属内丹是为了救活自己的爱人,他们届时一定会抓住他这种急切的心理提出不公平的交换条件,甚至会以这枚内丹胁迫他去寻找其他的阳属内丹。 

    如果留下,短时间内还破不掉阵法,等到日本人将包围圈缩小,他就很难逃走了,日本兵全部带枪,如果他凌空逃走,日本兵一定会乱枪扫射,神仙来了也得被打成筛子。只能从地面上冲出去,可是数量如此之多的日军,包围圈至少长达数里,从地面上冲出去谈何容易。 

    留下对自己不利,现在走对自己也不利,左登峰此时面临着抉择,古语有云两利相衡择其重,两害相权择其轻,可是眼下的局面不管是走还是留都是坏到了极点的选择。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左登峰做出了艰难的抉择,只要人活着,就有希望。 

    但是落回地面之后他又改变了主意,不能走,如果阴属土牛落到了日本人的手里,他就彻底丧失了主动权,日本人看重阳属内丹,他看重阴属内丹,双方各有掣肘,谁也不敢轻举妄动,最终结果只能是拖,可是此时已经快过正月了,满打满算他只剩下了九个月的时间,拖不起了。 

    “不能走,一走就全完了。”左登峰自言自语。 

    “喵~”十三也看到了左登峰的焦躁。 

    左登峰闻声低头看向十三,心中陡然生出了一个异想天开的办法,但是这一想法在片刻之后就被他自己给否定了,十三虽然皮毛已经泛黄,耳朵也长出了笔毛,但是它吞食的内丹数量不足,自身的内丹还没有得以恢复,以十三目前的修为,虽然可以凝神将金龙召出,但是十三太子峰距离此处有万里之遥,金龙到不了此处十三的灵气就会耗尽,十三灵气一旦耗尽就会失去对金龙的控制,此路不通。 

    外面的大批日军正在快速靠近,这些日军似乎并不是同一支队伍,部队的人数各不相同,彼此之间的距离也不相等,由此可见他们是各个部队临时抽调过来的,并不是一个完整的师团或者是旅团。这些人中并没有伪军,日本人虽然使用伪军却并不相信他们,重要的任务不会让伪军参与。 

    打定主意之后,左登峰开始思考如何破阵,早一刻破掉阵法就可以早一点离开。 

    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姜子牙会在陵墓中留下他生平最高水平的阵法,结果姜子牙并没有那么做,而是以山为阵眼,起阵主墓室,这是一个最简单的阵法,却最难破,只要山在,主墓室就安全,这一阵法深得大巧若拙的神髓。要想破掉这样的阵法,只有将阵法彻底暴露出来,然后设法阻断主墓室与西边那座大山的潜在气息联系,可是此时农人已经跑光了,无法彻底挖开。 

    大敌当前,左登峰心情很难平静,火烧眉毛了谁也坐不住,想到半途他又离开义庄观察敌情,发现敌人还在快速靠近,此时距离义庄已经不足五里了。 

    观察完敌情左登峰又进了一次陵墓,在第三道石门前驻足了良久,这道门上的阴阳太极符都不能动,虽然不确定动了会有什么严重后果,却可以肯定后果绝对不是良性的。 

    左登峰随后回到了义庄的木屋,这里的大坑已经被填上了,现在他只能再度挖开,正门行不通,只能想办法走偏门。 

    由于这里之前曾经被挖开过,回填的土质极为松软,而且深度只有五丈,在移山诀的抓移范围之内,一炷香之后左登峰已然将这处坑洞重新挖开,露出了下方的黑色屏障。 

    挖开坑洞之后左登峰再度外出查看敌情,此时外面的日军已经在三里之外停了下来,开始聚集兵力,排兵布阵。 

    见到敌人并没有立刻进攻的意思,左登峰微微放下心来,但是他很清楚时间拖得越久,敌人的兵力聚集的越多,准备越充分,他安全抽身的可能也就越小。 

    怎么办,怎么办?左登峰紧闭双目皱眉深思,他首先想到的是利用阵法阻断那座大山与主墓室的联系,但是这条路行不通,一来没有足够的布阵材料,二来主墓室没有显露原形,他无法根据主墓室的大小形状来确定布阵的具体位置。 

    以阵法制敌也行不通,材料缺失是其一,最重要的原因是阵法可以对内起效不可以对外扩展,他此刻在包围圈里,要想布阵就得绕到外面去。 

    左登峰急切之下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往复于义庄和墓道之间,此时日军的包围圈还没有彻底完成,正在调整兵力部署,在通往大山和地势隐蔽的地方布以重兵,在制高点安排狙击手,在平坦的位置安放迫击炮和火炮。 

    左登峰先前曾经在义庄外围布置了一处简单的阵法,令外人看不到内部的情况,所以外面的那些狙击手都看不到他,不过日军如此确信他就在这片区域说明他们还是抓到了知情人,逼问出了这里的情况。 

    随着时间的推移,赶来的日军越来越多,包围圈的厚度增加到了五里,敌人彼此之间穿插移动的频率越来越缓,这表明他们用不了多久就会发动攻击。 

    左登峰此时心中有三种感觉,一是焦急,阴属土牛就在下方,而他偏偏无法突破屏障获取内丹。二是自傲,日本人竟然调动了上万兵力前来围攻他一个人,万夫之勇是男人无上的荣耀。第三个感觉就是紧张,这么多人严阵以待,再快的身法也逃不出枪林弹雨,再厉害的修为也不可能以一屠万。 

    下午两点,左登峰仍然没有想出破阵入墓的办法,而此时敌人的排兵布阵已经彻底完成,九个日本忍者出现在了包围圈中间区域的高处,他们没有站在队伍前列就说明他们并不准备一开始就出手,而是想让军队的枪炮先打头阵。 

    此时虽然已经开春,还是昼短夜长,下午五点多就开始黑天,他此刻最希望鬼子在天黑之前不要发动攻击,只要到了晚上日本士兵就会视物不清,届时他就有可能获得一夜的思考时间。可惜的是日本人也不傻,包围圈形成之后立刻派出一队士兵自正面向义庄靠近。 

    左登峰抓起马英遗落下的长剑,凝神等待这十几个鬼子走近,要杀这十几个鬼子并不需要使用兵器,但是他希望能够尽可能多的保存灵气。 

    这些鬼子过来是试探虚实的,他们的确达到了目的,他们用有来无回证明了他就在义庄里,由于左登峰布置的隐形阵法还在发挥作用,外面的鬼子看不到义庄里的具体情形,但是对方并不需要知道义庄的情况,只要知道他仍在义庄里就足够了。 

    当前来探路的鬼子哀嚎停止之后,火炮和迫击炮开火了。 

    左登峰见状陡然皱眉,这次鬼子已经将杀他放在了首位,将寻找阳属内丹放在了次要位置,甚至不担心猛烈的炮火会毁坏阳属内丹。 

    坚实的墓道成了最好的避难所,上方有着二十多米的土层,炮弹根本就伤不到他,左登峰和十三躲在墓道之中,感受着炮弹爆炸产生的震耳欲聋和地动山摇,这一刻左登峰发现死亡真的离自己很近,他心中闪过的念头是虽然早晚要死,却绝对不能这时候死,也不能死在这里,他还有事情没有做完。 

    炮弹爆炸声势骇人,不过左登峰心中却微微轻松,至少在日军放炮的这段时间他们是不会发起进攻的,趁此时机他再次来到了第三道石门前,他心中再度产生了摁下阴阳双鱼鱼眼的冲动,或许是他想多了,这扇门或许是可以开启的。 

    不过他最终他还是没有摁下这两只鱼眼的任何一个,不能情势危急就自欺欺人,之前的那些机关彻底堵塞了墓道,任何人进入都会触发,即便齐国后人进来也会击发,根本就没有安全进入的方法,这就表明姜子牙压根儿就没准备让别人进来,既然如此他怎么会在最后一道石门留下正确的进陵方法。 

    再度走出墓道的时候左登峰将三十步区域的木头全部震断,封住了进陵的通道,他这么做的动机是逼迫自己放弃这条错误的线索,专心的去思考其他破阵的途径。 

    左登峰此刻心急如焚,他很清楚炮声一旦停止,鬼子就会大军压上,那条小河位于义庄北侧两里之外,包围圈一旦缩小,他就无法借水施法,后路就断了。 

    就在左登峰坐立不安之际,炮声忽然停止,取而代之的是密集的枪声和鬼子的惊呼,左登峰闻声大感疑惑,侧耳细听,发现在枪声和惊叫声中还参杂着高亢尖利的鸟鸣……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八十章 身陷重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