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七十四章 神兵戾器

第三百七十四章 神兵戾器

途经老头和小姑娘所住的山冈时左登峰落下了身形,推门进屋。 

    “离开这里,去外面避一避。”左登峰自怀中掏出一根金条递给了老头。 

    “咋了?”老头愕然的看着左登峰和他手里的金条。 

    “过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发生战争,你们找地方避一避,半个月之后再回来。”左登峰将那根金条递到了老头的手里。他一旦再去济南府露面,那些日本忍者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找到他,一旦确定了他的位置,日本人是不会允许他活着离开的,到时候除了日本忍者,一定还会有大量的部队包围这片区域。 

    “这,这,这……”老头拿着金条不知所措。 

    “收拾收拾赶快走吧,半个月以后就安全了,到时候你们还可以再回来,如果留在这里就是死路一条。”左登峰说完推门而出,在院子里径直拔高北去,这祖孙二人曾经跟他相处过一段时间,他不希望二人遭受池鱼之殃。 

    来到济南府已然是傍晚时分,大街上鲜有行人,街头巷尾张贴的那些告示也已经被孩童和冬日的寒风给撕扯的残破了,左登峰见状心中微感不安,希望那些日本忍者还在济南府。 

    虽然心中很是焦虑,左登峰却并未立刻赶往宪兵队,不能这么去,不然日本人一定会怀疑他现身的动机,得想个办法将事情搞的顺理成章才行。 

    沉吟再三,左登峰来到了1875部队西侧的窑子街,此时天色已经擦黑,大街上的积雪已经被清扫到了一旁,为数不多的窑姐站在风中等待生意上门。 

    如果换做其他男人,这些窑姐肯定就会上来拉扯了,但是左登峰的衣着与乞丐无异,这些窑姐并没有搭理她。 

    左登峰在窑姐身前走过,当他遇到一个浑身散发着胭脂水粉香气的窑姐时停了下来,掏出一枚大洋递了过去,那窑姐接过大洋,皱眉看了左登峰一眼,随即转身带着他走向不远处的木楼。这些人不管穿戴是否整齐,也不管是你干净还是脏,只要有钱就是客人。 

    窑姐住的是筒子楼,进门之后地面很潮湿,这是窑姐和客人踩踏的积雪融化后造成的,房间里弥漫着胭脂水粉的气息以及妇女身上的酸气和秽气。 

    “裤子脱了,我给你擦擦。”这个窑姐三十出头,长的还算凑合,不过看左登峰的眼神很是鄙夷。 

    “不用,我比你干净。”左登峰走到窑姐的化妆台前翻看着她的化妆用品,窑姐是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她们所用的胭脂和水粉都是劣质的,香气很浓,但是很呛鼻子。 

    “那行,站着来吧,别上床了,刚换的床单。”身后传来了窑姐宽衣解带的声音,左登峰带着刀,她不敢惹。 

    左登峰并未回头,而是将那窑姐的胭脂水粉往自己的袖子和胸前洒了少许,随即转身出门,他要的就是这类胭脂水粉的香气,他必须给日本人造成他留在济南花天酒地的错觉,让日本人先行搜查窑子,以此拖延时间。 

    左登峰开门而出,恰好遇到了一个路过的窑姐,窑姐冲房间看了一眼,随即发出了犹如母鸡一般的笑声,“咯咯,三妹的腚挺白哟。” 

    房间里的窑姐再说的什么左登峰就没在意,快速的离开窑子找到了酒铺,买了一瓶白酒在自己的头发上撒了少许,随即喝着白酒冲宪兵队走去。有了胭脂水粉的香气,有了酒气,花天酒地的假象就差不多齐了,但是还不够,他必须向日本人解释这几天他的去处,最好的办法就是喝的醉醺醺,不然以他的个性一旦发现了告示肯定会立刻去宪兵队杀上一番,不会拖到今天。 

    宪兵队跟普通的部队不同,宪兵队相当于部队里的警察,他们可以管普通的军队,也负责处理一些其他部队无法处理的事情,所以宪兵的素质比士兵要高。 

    左登峰来到宪兵队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但是宪兵队里有大度数的灯泡和探照灯,将宪兵队内外照的亮如白昼,左登峰在墙角回忆了一下自己喝多了时的那种状态,喝多了之后脑子其实不糊涂,但是胆子会大,情绪波动会很大,容易发怒也容易悲伤。 

    短暂的沉吟之后,左登峰提着酒瓶走向宪兵队大门,宪兵队的大门外有四个荷枪实弹的鬼子在站岗,这些鬼子戴的是钢盔而不是狗逼帽子,在见到左登峰来到之后立刻抬枪,高喊“什么人?” 

    “你爷爷。”左登峰以日语高喊,随即晃身上前,虎翼出窍,一挥过后,八截残尸。 

    “日本狗,你左爷爷来了。”左登峰一手提刀,一手抓着酒瓶,晃晃悠悠的走进了宪兵队的大门。 

    宪兵队占地范围很大,外面套着高高的围墙,左登峰进门之后率先观察了周围的情况,发现没有暗藏狙击手便放下心来。 

    此时是鬼子吃饭的时间,左登峰一吆喝,很快从食堂里跑出了大量的鬼子,这些鬼子都拿着枪,吃饭的时候还带枪,说明他们一直处于紧张和警戒的状态,由此看来那些日本忍者应该还没有离开。 

    左登峰从不认为以慢打快,后发制人才是高手所为,他喜欢先动手,鬼子一出门他就动手了,虎翼在灵气的催动之下发出长长的刀芒将那些鬼子成片砍倒,长探的刀芒甚至豁开了食堂的外墙,数刀过后食堂大门轰然歪倒。 

    “老子是天下第一高手,不来惹你们已经给你们面子了,你们竟然还敢找我的麻烦?”左登峰佯装醉酒狂妄叫喊。宪兵队所在的院子是之前大户居住的,分前院中院和后院,南北之间的距离超过百米,此时他已经听到后院有高手踏地借力发出的砰砰之声,根据声音来看,人数不少。 

    日本鬼子的军官和士兵不在一个地方吃饭,那些军官此刻在西侧厢房吃饭,听到动静之后快速的冲了出来掏出手枪冲左登峰开了枪。 

    双方之间的距离超过了二十米,对方使用的是手枪,左登峰便没有躲闪,而是将灵气散了出来在周身形成了紫气屏障,他确定自己不会因此丧命,想测试一下自己的灵气屏障能否挡住子弹。 

    接连三枪都打中了他的前胸,虽然没有入肉,却极为疼痛,看来灵气屏障抵挡棍棒等钝器还可以,用来防御子弹效果不大,测试出了结果左登峰随即上前挥刀砍死了他们。 

    中院也有鬼子,此刻正叫嚷着往外冲,左登峰随即上前大骂着挥刀砍剁,与此同时分神旁顾,发现居住在后院的日本忍者并没有前来攻击他,而是快速的抄到了他的背后,想要形成包围圈之后再发动攻击。 

    左登峰此时快速的在脑海里思考一个酒醉的人在此时会怎么做,短暂的思考之后他单臂擎刀,环视左右以日语叫骂,“你们能包围的了我吗?老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在左登峰叫骂的时候包围圈已经形成,左登峰佯装站立不稳就地打了个转,借机快速的观察了包围他的众人,发现正是那九个日本忍者,虽然他出现的很突然,这些日本忍者却仍然是全副武装,连盛放暗器的腰囊都佩戴在身上。 

    包围圈一旦形成,立刻就有日本忍者冲中院的宪兵以及从食堂废墟里钻出来的宪兵高喊,示意他们躲避,日本人虽然品德败坏,但是他们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不是自相残杀,日本宪兵闻声离开快速闪避,左登峰追了上去砍翻了几个。 

    士兵一离场,四周的暗器立刻如雨点般落下,左登峰见状微微皱眉,传说中的舞出刀花或者剑花阻挡暗器的事情根本就不存在,即便有人能做到他也做不到,因为他并不擅长用刀,无奈之下只好左右出刀,将地面的灰砖左右扫起阻挡自上方击下的暗器。 

    一刀过后左登峰立刻贴着墙角闪到了西侧围墙,虎翼横扫,将院墙砍塌。 

    院墙一塌,墙上的忍者立刻后退,东侧的忍者随之贴上,仍然保持着包围圈的完整,很显然在此之前他们已经演练过如何围攻。 

    “谁能拦得住我?”左登峰不待对方发出第二拨暗器,便快速的向西侧冲了过去,虎翼逼出刀芒斜斩前方的那名老年忍者。 

    “我的宝剑极为锋利。”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了一声高喊,日本人忍者在出招之前有出言示警的习惯,但是这种待遇左登峰很少能够享受到,这一声高喊还是那个拿剑的忍者下意识喊出的。 

    左登峰闻言陡然皱眉,日本忍者使用的都是刀,他们从不用剑,这一声叫喊无形之中表明了日本人已经得知他有宝刀在手,并且找到了能够克制他宝刀的宝剑。 

    左登峰在瞬间就放弃了进攻,快速转身横刀封挡,他知道日本忍者用刀的习惯,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他们都会选择力道十足的下劈。果不其然,左登峰转身之后就发现一名彪悍的中年忍者双手持握着长剑奋力下劈。

    忍者所用的是把长剑,剑长五尺,刃四尺,属于重剑一流,电光火石之间左登峰率先发现这把长剑眼熟,随即便想到了这把长剑正是他送给杜秋亭的承影,这可是十大名剑之一,与虎翼是同一等级的兵器。 

    确定了对方使用的是承影之后,左登峰在瞬间就冒出了一身冷汗,他此刻是横刀上举的,虎翼是刀面对敌,处于劣势,如果承影剑砍中虎翼,势必会将虎翼砍断,届时承影的落势不竭,会直接将自己的脑袋劈开。

    生死关头左登峰做出了最明智也是最无奈的举动,手腕内扣,将虎翼的刃口上翻,力求刀剑同断……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七十四章 神兵戾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