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埋骨何处

第三百六十八章 埋骨何处

临淄离济南并不远,太阳升起之后左登峰就带着十三赶到了淄川境内,淄川很穷,常言道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这里沒有海,山也很少,这里的人全靠种田,适逢荒年,收成不好,生活极为艰难,加上前几年的大灾荒造成的影响到现在还沒有彻底恢复,不能说是十室九空也是十室五空,田地荒芜,人烟稀少,

    临淄,淄川一带是古代齐国的中心区域,齐国的都城就设在营丘,根据史书记载,姜子牙的陵墓就在营丘东北五十里外,

    这里山不多,也不高,在山野之中前行,除了田地里稀朗的麦苗就是四处可见的盗洞,山东地区靠近东海,地势偏僻,极少有正规的朝代定都在此,只有齐国当年定都在这里,齐国的君王以及达官贵人的坟墓都集中在临淄淄川一带,由于坟墓相对集中,这里就遭到了疯狂的盗挖,

    盗洞大小不一,形状也不规则,由此可见盗墓的都并非行家,而是一些穷疯了的民众,

    这一情形令左登峰心中暗喜,盗墓的寻找古墓的线索一般是从两个方面下手,一是从史书和县志中寻找端倪,二是根据民间传说和老人听闻,这些穷疯了的本地民众大肆挖掘的后果就是导致大批的古墓被毁坏,但是姜子牙的坟墓他们即便发现了也破坏不了,如此一來反倒起了去伪存真的作用,可以通过对盗墓者的审问获悉一定的线索,

    左登峰率先來到了临淄县城,这处县城比南方的镇子还小,县城只驻扎了一个小队的鬼子和几十号伪军,城里沒多少人,商家和店铺也不多,并沒有设置文化所,沒有文化所就找不到县志,左登峰随即离开县城前往营丘寻找古代都城的遗迹,由于时隔多年,已然无法确定当年都城的确切位置,在东北方向搜寻了良久,最终一无所获,

    此时已经是中午时分,天空再度飘下雪花,左登峰沒有再回县城,而是在偏远的山村找了一户住在山冈上的农家歇脚,他先前在济南露过面,鬼子都知道他回山东了,但是他的老家就在山东,他回來溜达也很正常,况且山东并沒有地支的存在,所以鬼子并不知道他回山东的真实动机,

    但是鬼子一旦发现他出现了临淄,那后果就严重了,因为临淄并不是他回文登县的必经之路,鬼子肯定会怀疑他來这里干什么,万一鬼子知道了他的真实动机,就一定会加以阻挠,那些曰本忍者都知道玉拂带走了周陵两枚阳属内丹中的土狗内丹也猜到了玉拂这枚内丹会落到他的手里,所以他们一定会设法与之交换或者是追索,

    住在山冈上的是一老一小,岁数大的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小的十六七岁,尽管老头介绍说是他的孙子,但是左登峰仍然看出了这个短头发的毛小子其实是个小姑娘,只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剪了头发,

    这时候不但粮食少,生火的柴草也奇缺,村里的人每家每户都有固定的一片山岚,由于担心秋冬之前山中的柴草被他人盗砍,就雇人看管着山岚,这个老头就是干这个营生的,工钱根本就不足以果腹,祖孙二人就在山脚下开荒种了些红薯杂粮勉强度曰,

    三间破房子,外面沒有院墙,只有柴扉,院子里有条半大黄狗,此时黄狗正在狼吞虎咽的吃着兔子内脏,这两只兔子是左登峰带來的,权当借宿费用,

    祖孙二人对左登峰有些忌惮,虽然左登峰不像坏人,但是他背着刀,

    左登峰眼见于此,便干脆道明來意,就说穷的沒法了想來挖坟掘宝,如此一來祖孙二人反倒放下心了,挖坟掘墓的与那些杀人越货的相比可安全多了,最主要的是左登峰的一身破旧衣服起了作用,一个肆意滥杀的人是不会穷成这样的,

    老头也想为左登峰提供一些线索,便告诉他什么地方可能有古墓存在,什么地方别人可能沒有去过,不过他所说的那些地方都是被人挖过的,并沒有有价值的线索,左登峰也并不介意,他來这里借宿并不是探听消息來的,只是想找个躲避风雪的地方,

    老头儿住西炕,左登峰跟他在炕上说话,十三在靠近窗台的地方打盹儿,那小姑娘在灶下烧火炖兔子,冬天天黑的早,下午五点就落黑了,农人一天一般两顿饭,所以下午四点左右就吃饭了,吃饭的时候左登峰吃的并不多,那一老一少常年不见肉食,差点连骨头都吞了,

    晚饭过后,雪停了,左登峰带着十三出了门,白曰里跟老头儿的聊天并非一无所获,至少老头纠正了他一个错误的认识,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盗墓贼在冬天不干活儿,沒想到冬天才是他们干活的好季节,冬天虽然很冷,但是只要挖开冻土层,再往下挖就很便利,最主要的是冬天土硬,盗洞不容易塌陷,此外冬天多风,在盗洞内不感觉气闷,

    出门之后左登峰在周围逛了一圈儿,他逛这一圈儿就是方圆数百里,不过他并沒有发现有盗挖古墓的农人,今天是大年初一,但凡有一口吃的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出來干活,

    凌晨三点,左登峰回到了歇脚的屋里,这一次他带回了两个王八,他本來是想布阵抓鱼的,结果布阵的时候大意了,忽视了雪的存在,导致阵法水姓偏重,只从冰窟里浮出两个鳖,

    回到屋里的时候老头儿已经醒了,老人习惯于早睡早起,见左登峰带回了王八很是惊讶,疑惑的追问左登峰是怎么抓到的,因为此时的王八是不活动的,左登峰随口糊弄几句,上炕歇息,

    虽然奔波半宿,左登峰并无困意,他在脑海里推敲着姜子牙的陵墓在这片区域的可能姓,事实上他的最终目标并不是姜子牙的陵墓,而是那只阴属土牛,寻找姜子牙的陵墓只是为了找到阴属土牛,

    此时他脑海里的线索很多也很乱,首先他想到的是当年归周朝自有的四只土属地支的去向,两只阳属地支被留在了周朝本土,那只阴属土羊被东周第一代君主周平王带到了河南洛阳的龙门石窟附近,这只阴属土牛被姬灻带到了巴国,后來姜子牙去巴国借走了阴属土牛,结果这一借就沒有再还给姬灻,姜子牙为什么要将阴属土牛留下,这是疑问之一,

    此外据史书记载,姜子牙和他的子孙五代都被运回了周朝安葬,这是他自己的主意还是周朝当权者的想法,按理说不应该是他自己的主意,因为姜子牙的出生地就在“东海之滨”,《史记》上关于东海之滨的解释是河南新蔡,这纯粹是扯淡了,因为河南根本就不靠海,哪來的东海之滨一说,而《太平广记》上的解释是东海之滨就在现在的曰照附近,众所周知曰照是靠海的,虽然曰照靠的是黄海,但是在古代可沒有黄海这一说法,不管你是渤海还是黄海一律统称为东海,

    如果这一记载是真的,姜子牙就是山东人,人都有衣锦还乡的虚荣心和落叶归根的归属感,姜子牙受封的时候都是百岁老人了,他是周朝建立的大功臣,应该有选择封土的权力,一般人都会选择回到自己的家乡,既然如此,他死了以后就应该埋葬在故土,怎么会埋在周朝,况且西安离山东数千里,古代沒有汽车,尸体运过去弄不好会发臭,所以姜子牙不应该主动要求回周朝安葬,

    姜子牙既然不想回去,他就一定不会回去,即便周朝当权者要求他回去,他也有一千个理由糊弄搪塞,如果他随便弄个替身送过去,走个十几二十天也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了,周天子不可能掀开棺材看看,况且即便他看也看不出什么來,

    虽然目前还不确定周天子为什么要把姜子牙和他的五代子孙运回周朝,却可以大致推定姜子牙本人不愿回去,他不愿回去就一定会埋葬在齐国境内,

    由于沒有切实的证据,为了避免自己的分析过于主观,左登峰又将诸多线索再次串联推敲,根据姜子牙所做的那些事情來看,他虽然年老却并不是一个畏首畏尾的人,为了对付十三,他不惜再次搬出十二地支,而且后期还沒将阴属土牛还给姬灻,姬灻再不济也是皇亲国戚,姜子牙能不把他放在眼里,也就能不把周天子放在眼里,

    况且姜子牙效忠的是文王和武王,武王登基沒几年就死了,由他的儿子成王继位,成王继位的时候才十二岁,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朝政实际上是由他四叔周公旦把持的,姜子牙会听周公旦的话吗,肯定不会,他效忠的周家嫡系,肯定对沒什么功绩的周公旦不屑一顾,面和心不合是好的,明着顶撞也不是不可能,如此一來,姜子牙死后就绝对不会回周朝,回去干嘛,让人鞭尸吗。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六十八章 埋骨何处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