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六十六章 短暂温馨

第三百六十六章 短暂温馨

这是一处旧宅子,院子也不大,东厢为存放柴草的地方,靠西墙有一猪圈,里面有一半大猪崽,猪圈南侧为茅房,房子东西四间,堂屋为西侧第二间,左右两间都是炕间,最东边的一间应该是存放粮食和杂物的地方,此时锅里蒸了一锅饽饽,十个大饽饽应该是为祭祖准备的,周围还有一些小馒头,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正坐在堂屋的桌前吃着馒头, 

    左登峰临进屋的时候看向东厢屋顶,十三会意,悄然蹿了上去, 

    “快给恩人磕头。”女子将左登峰请到了堂屋的座位上,然后拉扯着自己的两个儿子要给他磕头, 

    “大姐,不用这样。”左登峰见状急忙站了起來加以阻止,他曾经对很多人施过恩惠,哪一个都比这个女人拿的钱多, 

    “小兄弟,当年要是沒有你,我们娘仨早就饿死了。”左登峰搀扶两个孩子的时候,女人跪了下去给左登峰磕头, 

    “大姐,你别吓着孩子。”左登峰腾出手來拉起了女人, 

    “小兄弟,真沒想到这辈子还能再见到你,來,快吃吧。”女人起身之后立刻拿过左登峰放在锅边的馒头递给了他, 

    “大姐,你婆婆呢。”左登峰接过馒头放到了桌边,他记得上次见这个女人的时候她好像还带着一个老妪, 

    “前年病死了。”女人叹气过后抬头再问,“小兄弟,这几年你去了哪里。” 

    “到处乱走,去过不少地方。”左登峰出言笑道,他从这个女人的眼睛里看到了发自内心的关怀,这是他久违的眼神, 

    “这年头哪儿也不好过,你快吃呀。”女人拿过馒头塞到了左登峰手里,她上次见到左登峰的时候左登峰还很年轻,四年的时间里左登峰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还穿着当年的那件袍子,头发全部花白了, 

    “大姐,你的rì子好过了呀。”左登峰环视着屋里的摆设,家具虽然破,却还有那么几件,东屋的嘀嗒声说明家里还有一座钟,这时候家里有座钟就表示rì子在温饱以上, 

    “我找了个男人,好孬有个落脚的地儿了。”女人叹气开口, 

    “大哥呢。”左登峰随口问道, 

    “还沒回來,你吃着,我收拾收拾。”女人说着转身去收拾蒸好的馒头,将馒头端到东屋之后女人又在东屋忙活,左登峰见她在铺炕,急忙出言阻止了她, 

    “大姐,我过会儿就走了,不用忙活。”左登峰出言说道, 

    “你以后哪儿也别去了,等你大哥回來,让他给你寻个差事,沒找到差事之前你就在这儿住着。”女人在最东的屋子里为左登峰铺着被褥, 

    “大姐,你平时不怎么出门吧。”左登峰微笑发问,二人上次见面的时候他在墙角蜷缩着观察1875部队的情况,女人并不知道他会道术, 

    “我是外乡人,平rì很少出去,为啥问这个。”女人随口回答, 

    左登峰笑了笑沒有开口,如果这个女人经常出门的话不可能沒听过关于他的传闻,况且在此之前他到处撒钱的以及搅黄了rì本鬼子联谊会的事情已经在街头巷尾传开了, 

    片刻过后,那女人自东屋出來,开始忙活着和面拌馅包饺子,与此同时追问左登峰这几年都去了哪里,怎么会苍老成这个样子,为什么不找个正经的事情做,啰里啰嗦,喋喋不休, 

    换做平时左登峰早就烦了,但是这一次他不但沒有厌烦还感觉很温馨,这个女人的xìng格有点儿像他二姐, 

    “大姐,大哥是干什么工作的。”左登峰将手里的馒头递给了那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女人先前只给了他一半馒头,吃完之后小男孩一直在看着自己弟弟手里的那一半, 

    “当差的,他脾气不太好,一会儿要是说话冲了,你别往心里去。”女人提前给左登峰打预防针, 

    左登峰闻言笑着点了点头,这个女人是外乡人,还带着两个拖油瓶,找个能管她们娘仨温饱的男人已经很不容易了,家庭地位自然不会高到哪儿去, 

    二人说话之间,外面传來了推门的声音,女人闻声立刻放下手里的饺子皮跑出去开门,随后就听到她和男人谈话的声音, 

    片刻过后,一个身穿伪军军装的中年男人骂骂咧咧的走了进來,言下之意是嫌那女人又给他添了麻烦, 

    中年男子走到门口停了下來,目瞪口呆,如同见鬼, 

    “这是俺们娘仨的救命恩人,这就是你大哥。”女人给二人做着介绍,说完之后发现自己的男人神情不对,“你咋的了。” 

    “你,你,你……”中年男子伸手指着左登峰,身体不由自主的发抖, 

    左登峰见状冲他点头微笑,这个中年男子可能白天参与了联谊会的jǐng戒工作,很可能是认出了他, 

    “他落了难了,沒地儿去,在咱家住几天,你帮忙给他寻个差事吧,找到差事他就搬走。”女人急忙出言解释,她以为自己的男人是嫌弃自己收留了个乞丐在家里, 

    “他,他,他落难了。”中年男子转头看向自己的女人, 

    “过年了,我沒地方可去,过來吃顿饺子,吃完我就走。”左登峰平静的说道, 

    “我知道我又给你添麻烦了,就这一回,以后你说啥我都听你的,行不。”女人不明所以,低声央求, 

    “你是不是,那个,今天在广场……”中年男子浑身抖如筛糠, 

    左登峰闻言不待他说完就微笑点头,他猜到了这个中年人要说什么, 

    “你饶了我吧,我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你饶了我吧……”中年男子瘫倒在地,语无伦次, 

    “大哥,你误会了,这是我认的大姐,我是來看她的。”左登峰见状急忙走上前去扶起了那个中年男子,他感觉这个中年男子的反应有点过激了,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他在世人的眼里已经成了阎王爷, 

    “小兄弟,这是咋回事儿。”女人终于发现不对劲儿, 

    “这是你的干弟弟。”中年男子不敢置信的看着二人,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比亲弟弟还亲。”女人和左登峰一起将男人搀上了炕, 

    “那咱们就是亲戚呀。”中年男子上炕以后逐渐反应了过來, 

    左登峰闻言哭笑不得,他生平最恨汉jiān,末了还多出个汉jiān干姐夫,不过他此时心情很好,就笑着点了点头, 

    “你咋不早说你有这么个亲戚呢。”中年男子回过神來看向自己的女人, 

    “这到底是咋的了。”女人被眼前的情形搞糊涂了, 

    “來來來,兄弟,快上炕,香草,快去弄俩菜,我们哥俩好好喝一盅。”中年男子在片刻之间经历了惊恐到惊喜的巨大转折,阎王爷是可怕,阎王爷成了自家亲戚那就是天大的喜事了, 

    “小兄弟,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呀,你跟姐说说。”那个被称为香草的女人愕然的看着左登峰, 

    左登峰闻言微微皱眉,沉吟该如何向她解释,还沒等他开口,那个中年男子就添油加醋的将左登峰干过的事情说了一遍,其中有极大的夸张成分,说左登峰动动手指就能杀死上万人,跺跺脚济南府都得震三震,说的女人云里雾里, 

    左登峰听了也是大皱眉头,这个中年男子可能听來的就是走样儿的,也可能是自己夸张了,因为说的越夸张越能显示自己先前被吓瘫了不是自己沒种,而是他左登峰太厉害了, 

    “小兄弟,你是他说的那个人吗。”女人愕然的看向左登峰, 

    “我这件袍子是我死去的女人为我做的,所以我一直穿着沒换掉,我不是要饭的。”左登峰点头微笑, 

    女人听完,迷迷糊糊的炒菜去了,一刻钟之前他还在惦记着怎么给左登峰找个差事儿糊口,一刻钟之后左登峰就成了无所不能的神仙,如此巨大的变化足以令所有不知情的人发懵, 

    为了消除女人的疑惑,左登峰将木箱里剩余的大洋全倒了出來,白花花的堆满了炕头,夫妻俩何曾见过这么多钱,差点被当场吓晕, 

    二人听从左登峰的吩咐将钱收了起來,随后女人将家里准备的年货收拾上桌,左登峰坐在热炕头上跟汉jiān“姐夫”对饮,很快的饺子就上了桌,一直以來左登峰吃的都是饭馆儿和干粮,好久沒吃过家里的饭菜了,这些饭菜都很对他胃口,这顿年夜饭让他回忆起了在家时的那种感觉, 

    烟酒的确能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一瓶白酒下去,气氛彻底融洽,中年男子让左登峰露两手,让他姐姐开开眼,左登峰摇头拒绝,法术不是街头杂耍,最主要的是他不希望别人怕自己, 

    两瓶白酒喝完,中年男子开始哭,说些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话,言下之意就是自己的女人不生孩子,让左登峰帮帮忙,左登峰还真的帮忙了,一句话,搬家,这房子结构有问題, 

    临近子时,左登峰起身告辞了,二人相送, 

    “大哥,这周围哪有卖香烛元宝的地方。”左登峰冲中年男子问道, 

    “往西过一条街,街头就是,你要干啥。”中年男子喝大了,言语不清, 

    “沒事儿,你们回去吧。”左登峰踏地凌空向西而去,他要香烛和元宝并非为了祭祖,而是要焚香祭天,与三清祖师做个交易……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六十六章 短暂温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