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六十五章 除夕之夜

第三百六十五章 除夕之夜

“有节目单吗,给我一张。”左登峰冲旁边那个军官说道, 

    送干果给左登峰的是个三十多岁的中佐,个子不高,小眼眯缝,天生一副笑脸,一看就是个脑子比四肢厉害的家伙, 

    “您的rì语说的很好。”矮个子军官自身侧拿出节目单递给了左登峰, 

    “中国人说rì语永远不会像你们rì本人那么流利。”左登峰接过节目单看了一眼,发现节目演了三分之一,后面还有不少, 

    “您的rì语跟谁学的。”矮个子军官出言笑问, 

    “北洋水师的一个帮带。”左登峰随口说道,他讨厌的是与自己为敌的人,并不一竿子全放倒,只要不跟他作对,他并不介意跟rì本人说话, 

    “那段历史我也知道,中国的人民非常优秀,只是你们的zhèng fǔ昏庸无能。”矮个子军官开口说道, 

    “别扣高帽子了,国民自身也有问題,不然早就打跑你们了。”左登峰看着节目单,发现后期除了唱歌跳舞还有杂耍魔术和rì本的艺jì的表演, 

    “您并沒有军部通报的那么可怕。”矮个子军官挥手招來杂役,他不会说中国话,便打手势示意为左登峰端水, 

    “那是因为你沒有惹我。”左登峰抬头冲矮个子军官笑了笑, 

    “我有件事情一直不明白,想请教左登君。”矮个子军官再度开口, 

    “哦。”左登峰并沒有纠正对方言语上的错误,rì本的姓氏一般都是两个字的,这个rì本人就想当然的以为他也是两字姓氏,由此可以看出他來中国的时间不长, 

    “您在最近的四年里杀了我们一位将军,十八位佐官,五十多名尉官和一千多名士兵,为什么贵国zhèng fǔ沒有嘉奖您呢。”矮个子军官出言问道, 

    左登峰闻言微微一笑,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杀了多少rì本人,这次算是知道了,这些还只是rì本人,并不包括伪军汉jiān,沒想到rì本人把账目记得这么清楚, 

    “我杀的中国人比杀的rì本人还多,他们不派人追杀我就不错了,怎么会奖励我。”左登峰接过杂役端來的水杯,抬头看了一眼那个杂役,闻嗅过后方才掀开杯盖开始喝水,喝水过后左登峰抬头看向戏台,发现戏台上唱的是老旦,他很讨厌咿咿呀呀的老旦, 

    “您为什么要杀害自己的同胞。”矮个子军官不解的追问, 

    左登峰闻言皱起了眉头,他在回忆自己做过的事情,他杀的那些人中以汉jiān居多,杀汉jiān不需要理由,还有一部分是威胁到他xìng命的人,他要活下去,自保在情理之中,但是还有很多罪不至死甚至被无辜牵连的,他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要杀这些人, 

    “你看我有多大岁数。”沉吟过后左登峰出言问道, 

    “通报上并沒有说您的年龄,我感觉您应该不到四十岁。”矮个子军官再度打量了一下左登峰的衣着和样貌,左登峰身上的袍子破败不堪,还散发着难闻的异味,与乞丐已无二致,左登峰的头发已经全部花白,虽然头上挽了发髻,周围那些碎发还是遮住了他大部分的面孔,皮肤干燥起褶,根据外表來看就像五十多岁的老人,但是他的声音并不苍老,故此矮个子军官才折中说了个四十岁, 

    “我连三十岁都不到。”左登峰出言笑道, 

    矮个子军官大感意外,他沒想到左登峰这么年轻,不过他也沒有再问问題,因为他搞不懂左登峰想表达什么,他先前问左登峰为什么要杀害自己的同胞,而左登峰回答的是自己的年纪,他不明白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左登峰自然也不会向这个rì本人加以解释,其实他想表达的是他已经为自己做的事情承担了全部的后果,付出了同等的代价,接受了应有的惩罚, 

    左登峰随即将视线移回了戏台,那老妇女还在上面啊啊啊啊,他再度有了扔钱的冲动,不过不是往戏台上扔,而是往老旦的脸上扔, 

    “滚下去,换下个节目。”左登峰终于按耐不住出言吼道,一个时rì无多的人不但脾气暴躁,还毫无耐xìng, 

    此语一出,全场哗然,这分明就是砸场子來了, 

    “我不爱听老旦,换唱歌的。”左登峰再度开口, 

    左登峰此举无异于当面给了rì本人一巴掌,而rì本人里也有不信邪的,后排几个低级军官高喊着巴嘎抽刀向他冲來, 

    左登峰并沒有回头,待对方冲到近前,听风辨位反手发出玄yīn真气将那三人尽数冰封, 

    “我想看什么就给我演什么,不听话全杀了,rì本人杀了,汉jiān杀了,唱戏的杀了,看热闹的也杀了。”左登峰站起身來提气怒吼, 

    这话一出口,外围看热闹的瞬时一哄而散,看热闹的底线是不能把自己的命搭上,外围人群一散,场中就只剩下了鬼子和汉jiān, 

    鬼子和汉jiān都沒有逃走,也不敢再试图围攻左登峰,胆战心惊的留在原地, 

    在职业cāo守和xìng命之间,老旦选择了后者,沒唱完就下场了,接下來上场的是一个年轻的女郎,唱的是龚秋霞的秋水伊人,这是一首悲曲,一开始很是映合左登峰心境,但是很快的他又怒了,本來情绪就低落,听悲歌更他妈低落了, 

    随后换了rì本的艺jì,一上台就被左登峰轰下去了,好家伙,化的跟鬼似的,十三看了都瞪眼, 

    换魔术,也让左登峰轰下去了,时至今rì已经沒有什么障眼法能瞒的过他了,那假洋鬼子自以为快逾闪电的小动作在他看來就像蜗牛爬, 

    预计三个小时的表演让左登峰一个钟头就彻底搅黄了,到了最后他感到兴趣索然,便夹着木箱带着十三离开了广场, 

    此时已近中午,到了这个时候集市上买东西的就是最穷的那批人了,想等到快散集的时候便宜点儿买到东西,左登峰快速的将大洋分撒到了各处集市,分撒大洋的时候高声言明,“给老人和孩子买吃的。” 

    喧闹过后,左登峰心中的孤独并沒有缓解,反而越发浓重,他带着十三游走在济南的街头,用大洋向与之无关的众人换着各式各样的感谢之词, 

    临近傍晚,商铺关门,宅院闭户,大街上已无行人,左登峰感觉到了冷意,这股冷意是由孤独滋生出的,发自于心,弥漫全身, 

    “十三,咱们去哪儿。”左登峰低头看着跟随在他身后的十三, 

    十三无法说话,不能表达自己的想法,但是它的眼神已经表明了左登峰去哪儿它就去哪儿, 

    茫无目的的游走街头,内心深处的潜意识最终将他带到了城东的文化厅, 

    文化厅大门紧锁,门口长草,已经荒废很久了,上次他來这里的时候将文化厅的汉jiān官员一股脑儿的打死了,现在已经沒有人敢再到文化厅上班,但是这里的东西并沒有全部被搬走,至少书籍还在,左登峰带着十三找到了存放县志的地方,他要寻找姜子牙当年被封齐国的诸多线索, 

    在此之前的每一次查阅资料左登峰都非常专注,但是今天他始终感觉静不下心,外面一传來鞭炮声,他脑海里就浮现出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景象,还会想到他们灶上冒着热气的锅和锅里打滚儿的饺子, 

    “我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肤浅了。”左登峰合上了刚刚翻开的县志,环视着充满霉气的屋子,他的修为已经登峰造极,金钱多到可以肆意挥霍,但是这些都无法消弭他内心无边的孤寂,他要的并不是花天酒地的生活,也不是众人的瞩目,他甘愿跟巫心语平静的活在山中的那个破旧的小道观,也不愿孤独的站在寒冷的最高处,

    “走,出去找饺子吃去。”良久过后左登峰收回思绪起身外出,一个绝世高手,最后一个chūn节不能沒有饺子吃, 

    离开了文化厅,左登峰在街上游荡着寻找合适的人家,大门大户他不想进去,缺乏温暖,贫苦人家他不忍心进去sāo扰,怕触景伤怀,斟酌再三在东郊选择了一家门口挂着灯笼的小院,敲开了大门, 

    “妈,有要饭的。”开门的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 

    “把他的碗拿进來。”屋子里传來了女人的声音, 

    “你的碗呢。”男孩上下打量着左登峰,寻常要饭的手里都会端着碗,这个要饭的穷的连碗都沒有了, 

    “我不是要饭的。”左登峰摇头开口,看來这户人家还是很和善的, 

    “你不要饭到我家來干啥。”男孩疑惑的问道, 

    左登峰闻言不知道如何开口了,虽然在人前他威风八面,但是骨子里他并不是个大大咧咧的人,遇事往往会不好意思, 

    “你为啥不说话。”男孩借着门楼上灯笼的光线歪头打量着左登峰, 

    左登峰闻言缓缓摇头,转身离开了,过年是一家人最开心的时候,沒有人愿意接纳外人,冒昧闯入会吓坏他们, 

    “妈,他走了。”身后传來了关门的声音, 

    左登峰本來心情就异常低落,那个小男孩喊妈的声音令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这一刻他想回老家去看看自己已经长眠于地下的母亲, 

    就在此时身后传來了开门的声音,随即就是跑步的声音,左登峰闻声回头,发现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向他走了过來,手里抓着一个刚出锅的馒头, 

    那妇女快步走到左登峰身前将馒头塞给了他,当她看到十三之后,脸上的神情陡然剧变,“小兄弟,是你吗。” 

    “你认错人了。”左登峰看了那妇女一眼,他并不认识这个女人, 

    “是你,我记得你的声音,也记得你的猫。”那个年轻的妇女探手拉住了他, 

    “你是。”左登峰面露疑惑,仔细一看他也感觉眼前这个女人眼熟,但是却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她, 

    “四年前你给了我一块大洋,还记得吗。”妇女拉着左登峰走向自己的院子, 

    左登峰闻言茫然摇头,他给过很多人钱,别人可能记得他,他已经不记得对方了, 

    “要跟你搭伙儿的那个,想起來了吗。”妇女低声开口, 

    “哦,是你呀。”左登峰终于回忆了起來,当年他刚刚到济南城,那时候恰逢灾荒,他遇到了一个要与之搭伙儿的女人,那时候这个妇女正处于哺rǔ期,所谓搭伙儿就是男人将食物省下來给女人吃,而女人则将nǎi水分一部分给男人,是灾年活命的无奈之举,他当年拒绝了女人搭伙的建议,将身上最后一枚大洋给了她, 

    “四年不见,你的大儿子已经长这么大了。”左登峰看向站在门口的那个男孩, 

    “是啊,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救命恩人了。”那妇女拉着左登峰进了院子, 

    迈步进院的那一刻左登峰心中涌出了些许暖意,他沒想到四年前的一丝善心为他在这孤独的年夜换來一抹温情……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六十五章 除夕之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