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奇怪之举

第三百六十四章 奇怪之举

左登峰本來是想撒钱的,临时又改变了主意要去看演出,木箱还抱着,看完演出再撒钱, 

    联谊会在济南城最大的广场上举行,长达数十米的大戏台,铺着红毯,上面有人在唱歌,戏台下面是rì本人和伪zhèng fǔ的官员,再后面是大量的围观市民,人数不下万余,由于担心引起国人的反感,周围维持秩序的是伪军而不是rì本兵, 

    元朝是由蒙古人建立的,一开始宋人并不接受他们,但是统治时间一长也就慢慢的适应了,清朝是由满族人建立的,一开始汉人也不接受他们,但是时间一长也就慢慢适应了,rì本鬼子可能也想仿效元朝和清朝,对于rì占区开展了所谓的大东亚共荣,试图以怀柔政策慢慢的消除中国人对他们的敌视态度,这个所谓的rì中联谊会其实就是个粉饰侵略本质的活动, 

    唐人杜牧曾遗诗“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花。”讽刺那些忘记亡国之恨的民众,这些观看表演的民众都可以归类为商女一流,在他们的脸上看不到敌意和尊严,有的只是浅薄和欢快, 

    戏台东西走向,戏台前十丈之内是官员和rì本人的坐席,外围才是站立着观看表演的民众,这些人呈现扇形环绕着戏台,里三层外三层, 

    国人喜欢拥挤,确切的说是男人喜欢拥挤,因为一拥挤就可以趁机去摸身边的大姑娘小媳妇,其实此时是冬天,穿的都很厚,也摸不出什么玩意儿來,还有就是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也沒几个周正的,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还要摸呢, 

    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似乎对于这种sāo扰并不厌恶,即便穿着棉袄也应该能发觉男人的举动,但是她们并沒有呵斥,甚至沒有躲避,看來她们的骨子里还是喜欢被拥挤的, 

    古语有云饱暖思yínyù,吃饱喝足了才有会动歪心,看來这些人还是饿的轻, 

    左登峰來到广场上并沒有立刻进去观看节目,而是花了很长时间在外围观察那些群众的小动作,这些人的举动都是在yīn暗心理的驱使下做出來的,左登峰在分析人的心理和人的本xìng, 

    孔子三十岁就彻底自立了,但是直到四十岁才真正的看透人生,左登峰年纪不到,所以他对人生还有很多想不明白的地方,他想在有生之rì将人世看透,这样他就沒有过多的好奇和留恋了, 

    左登峰仔细的观察着这些普通的男人和女人,很快的他就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那些私底下摸女人的男人下手都很重,说是摸,其实更应该归类为抓,掐,捏,他们之所以下手这么重有两个原因,浅显的原因是女人穿的衣服很厚,不用力抓就感觉不到轮廓,更深层的原因是他们感觉这些女人不属于他们,过了这个村就沒这个店儿了,所以他们都会用力去抓,反正不是自己的,也不用珍惜, 

    分析出了男人的心理,左登峰又开始分析这些被sāo扰的女人的心理,为什么男人用那么大力气她们还不反抗呢,表面原因是她们害羞,不好意思叫嚷反抗,但是更深层的原因是她们就喜欢对方下大力气,她们并不需要怜爱,她们希望男人对她们越狠越好, 

    男人一般不舍得死命折腾自己的女人,所以感觉自己的女人无趣,而女人得不到自己男人死命的折腾,就会感觉自己的男人无趣,原來正确的相处方法就是死命折腾啊, 

    道家将世人分为了三六九等,认为有些人就该受苦,而有的人就该高高在上,这一理论其实是正确的,人的确分为三六九等,那些被sāo扰的小媳妇骨子里就有问題,她们永远达不到巫心语和崔金玉的境界和高度,一是血脉有优劣,二是品xìng有高低, 

    道家的这一理论虽然是正确的,但是太过残忍,太过本质,沒人愿意承认自己比别人差,他们更愿意相信世人是平等的,于是乎佛教的理论就对应了他们的胃口,他们就信佛教去了, 

    现在想來,道家之所以沒有佛家昌盛并不是因为吴承恩让道门弟子孙猴子去投靠了佛教,老吴只能误导一小部分人,道家衰落的根本原因是道家将人分为了三六九等,这一理论本身是对的,但是不能说出來,世人都喜欢听好话,不喜欢听实话, 

    “十三,给我一棵菩提树我也能成仙成佛,你信不信。”左登峰收回视线低头看向十三, 

    十三闻言抬头看了左登峰一眼,并沒有回答他的问題, 

    “你是沒听懂呢,还是不相信呢。”左登峰再度开口, 

    “喵~”十三抬头发出了叫声,它知道左登峰在跟它说话,但是它沒听懂左登峰的话,退一步说就算它听懂了它也不会相信左登峰能成仙成佛,因为左登峰近期的举动越來越奇怪,他成为疯子的可能比成为神仙要大的多, 

    “啪。”就在此时,人群之中传來了女人的叫骂声,“爪子放干净点儿。” 

    左登峰闻声转头看向人群,发现一个三十來岁的女人正在冲一个猥琐的男人大骂,那男人捂着脸拱进了人群, 

    “看來我分析的也不全对,算了,看戏去吧。”左登峰微微耸肩,十三随即窜上了他的肩头, 

    左登峰也沒有藏头露尾,直接起跳掠向戏台下方的看台, 

    他在起跳的时候就猜到下方会传來惊呼,所以人群中传出惊呼他并不意外,在人前显露实力博取众人惊呼是虚荣,在人前刻意隐藏实力是虚伪,他不虚荣也不虚伪,他只是做了与身份相符的事情, 

    左登峰快速掠过人群落到了看台后方,负责jǐng戒的伪军立刻拿枪对准了他,前方那些伪zhèng fǔ的官员以及rì本军官也纷纷转过了头, 

    “我是來看戏的,不是來杀人的。”左登峰落地之后迈步向前走去, 

    “站住,再走开枪了。”一个想要在主子面前表现的伪军拉栓上膛对准了左登峰, 

    “开个试试。”左登峰径直走向了那个伪军, 

    “我……”那个端枪的伪军时至此刻方才将眼前这个扛猫夹箱子的乞丐与传说中杀人如麻的残袍联系了起來,反应过來之后立刻就懵了, 

    “一条好狗不但要懂得如何向主子表忠,还要知道不要去咬那些连主子都不敢得罪的人。”左登峰自那个伪军身边走去的时候随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此刻人群之中已经传來了“他就是残袍。”“他就是左登峰。”“穿着破褂子,带着大猫,就是他,错不了”, 

    左登峰现在的名头早已经盖过了当年的五大玄门泰斗,究其根源有三,一者他是出了名的喜怒无常,杀人不需要理由,二是他形象怪异,身穿残袍,怪猫相随,三是他的玄yīn真气极为yīn邪,冰魂冻魄,无人可挡,

    在场的rì本人和官员尽皆站起,面无人sè,他们都知道左登峰是谁,也知道左登峰跟rì本人不对付, 

    “都坐下吧,我是來看戏的。”戏台前面的坐席分为了左右两侧,左侧靠近走道的地方有一张空椅子,左登峰走上前去坐了下來, 

    “今天不打架,看完戏我就走。”左登峰以rì语冲那些抽刀在手的rì本军官说道, 

    他先前研究男人摸女人屁股是什么心理的时候台上表演的是歌曲,这会儿已经不是唱歌了,改唱戏了,唱的是京剧名段霸王别姬,看來这次联谊会还是中西合璧,土洋结合的, 

    唱戏的人有自己的行规,那就是一旦上台就必须将戏唱完,“虞姬”岁数不大,正在泣音哀腔,扯袖垂泪,也不知道是不舍得她的项羽,还是被台下的情景吓哭了, 

    虞姬在京剧中属于青衣,青衣的角sè通常是年轻或者中年女子,属于比较正面的人物,对唱功要求最高,是大众最喜欢的角sè,一來唱的好听,二來角儿长的好看,左登峰很少听京戏,在文化所的时候他不舍得去茶楼听戏,那得花钱,最主要的是胡茜等人让他看门值班,也走不开,不在文化所了之后他就走南闯北,也沒再听过京戏, 

    霸王别姬是一场悲戏,正合了左登峰现在的心境,因此落座之后就听的出了神,沒有再搭理周围那些人,

    rì本人虽然在人前硬撑着拔刀,其实骨子里对左登峰怕的要死,为了对付左登峰,rì本十大忍者全部來到了中国,这些事情他们都是知道的,他们并不相信左登峰是真的來听戏的,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他们也不能离开,不然就是怕了左登峰,所以他们只能硬撑着正襟危坐, 

    那些汉jiān官员早就想跑了,但是他们的rì本主子沒跑,他们也不敢跑,只得战战兢兢的留在原地, 

    外围看热闹的更不会走了,看热闹的不怕事儿大,他们希望能亲眼看到左登峰和rì本人打架,然后在rì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就有了吹嘘扯淡的谈资了, 

    场中不乏明眼人,左登峰是不是真的在听戏很容易看出來,一场霸王别姬他听的极为出神,唱完之后左登峰打开木箱抓了一把大洋扔到了台上,戏子道谢离开,然后由杂役上台捡钱, 

    在场的rì本军官和汉jiān见到这一幕,这才放下心來,坐在右侧的一名rì本军官壮着胆子将自己眼前的干果盘子递向了左登峰,左登峰以rì语道谢,接过盘子嗑起了瓜子……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六十四章 奇怪之举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