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彭王世子

第三百五十八章 彭王世子

“汝乃彭氏后人?”左登峰冲那少年开口问道。 

    少年闻言越发紧张,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不过随即又重重的点了点头,点头的时候脸上的紧张已经变成了无畏。 

    少年的举动无疑自相矛盾,不过左登峰能理解,少年先前的摇头只是出于自保,随后的点头应该是想到不能贪生怕死而折了王族气节。 

    “你这小儿不识礼法,令尊灵位当以‘显’称之,方合礼数。”左登峰伸手指着那张灵位微笑开口。 

    “无长有孙方为显,吾未成年,尚无子嗣,先父不能称显。”少年摇头反驳。 

    左登峰闻言彻底懵了,他先前的那句话其实是故意说错的,本意并不是要纠正灵位的错误,而是要拐弯抹角的试探这个灵位是不是少年父亲的灵位,少年纠正了他说法的错误,却并没有否认牌位是他父亲的,这就表明此人的确是彭国后人,而且还是彭王之子。 

    “小小年纪如此博才,实为难得。早课时辰已到,贫道要诵经习法。”左登峰自木箱里拿出两张饼子放到了树屋边缘,转而飘身落下。 

    左登峰对这个少年极为好奇,但是目前二人并不熟悉,如果现在问话少年肯定不会回答,所以左登峰换了另外一个方法,在表示善意的同时展现自己的能力,倘若这个少年真的负有血海深仇,就一定会跪求他收留传艺。 

    其实现在已经过了六点,早就不是道士做早课的时候了,左登峰修习道法以来也没做过早课,不过他熟知道家典籍,便盘坐在湖边高声唱诵道德经,道德经是太上老君留下的经文,他不是道教中人,这部经文跟他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不过他没的选择,因为他并不被阐教所接受,也不是截教弟子,细想下来他游离于三教之外,不属于任何一派。 

    诵经之时左登峰以眼角余光观察树上的少年,发现那少年正一边咬嚼饼子一边偷偷的打量着他,左登峰并没有因此而小瞧他,十四五岁的少年其实还是一个孩子,思维并不成熟,意志也不坚定。 

    左登峰念经的时候十三一直在他旁边喵喵叫唤,它知道左登峰有自言自语的习惯,却从未见过他自言自语这么久,它担心左登峰是不是出了意外。 

    十三叫唤之后那个少年的脸上出现了惊讶的神情,他可能将十三的叫声也当成了诵经声,连猫都会跟着念经,可见左登峰是真正的得道高人。 

    左登峰看到了少年脸上的神情,念经毕了之后直身而起,踏地借力拔地冲天,到了半空定住身形,虎翼出鞘舞出了一套刀法,十三本来还跟在他的身旁,见状急忙落地躲避,左登峰的刀法实在是不咋地,离得太近很不明智。 

    其实左登峰根本就不会什么刀法,因为他从未学习过正规的武术招式,一通乱耍之后落回湖边,收刀归鞘再度施出紫阳观的御气移山诀掀起了大片的湖水,他的本意只是想移动湖水炫耀一下法术,但是在掀起湖水之后忽然灵光乍现,右手玄阴真气破体而出,将那片湖水快速击飞,湖水受冷在瞬间变成无数冰棱四散飞溅。 

    左登峰无意之间受到了启发,再度扬手移起大片湖水,右手后抬凝势,随即辅以玄阴真气急速外击,这一次他拿捏的恰到好处,一击过后一捺长短的冰棱锐刺成片飞出,寒光闪动,刺芒骇人。 

    发现了新的制敌之技令左登峰大为欢喜,他五行属水,擅长御水作法,玄阴真气所凝结而成的冰刺阴寒坚硬,入体不化,不管是面对单个对手还是大片敌人,都可以一举击之。 

    既然可以凝结为冰刺,就可以凝结为冰盾,左登峰随即移起湖水以玄阴真气冰冻成盾,冰盾闪亮透明,坚固异常。水本为柔弱之物,不足以防身击敌,但凝结成冰之后就变的极为坚硬,漫天冰刺阴寒尖锐,可攻众敌于一瞬,玄阴冰盾坚固透明,可拒枪弹于身外。 

    一直以来不能成片攻敌和惧怕子弹是左登峰心中两大憾事,而今悟出了玄冰刺和玄冰盾,天下只要有水之处他就可以横行无忌。 

    太阳升起之时,左登峰演练完道法抬头看向树屋的少年,发现他正在低头下望,神情之中激动占了九分,还有一分是忐忑不安。 

    “此处绝非久留之地,亦非安身立命之所,东行五日便有人烟,早些逃命去罢。”左登峰冲那少年点头开口,言罢转身北去。这是以退为进的最后一步,少年在见识了他的能力,确定了他没有恶意之后一定会出言挽留。 

    果不其然,左登峰刚刚转身那少年就从树上滑了下来,快步跑到左登峰面前双臂前伸深深一揖,“请先生授吾技艺。” 

    寻常人拜师学艺都会下跪磕头,可是这个少年仅仅是双臂前伸,双手抱拳,长揖于地,这样的礼节是汉朝以前学生对老师的礼节。此外少年的言语也并不谦卑,用了请字而不是求字,这表明他先前从未求过人,通过这点也可以看出他之前身份尊贵。 

    “学艺何为?”左登峰微笑抬手扶起了他。这个少年的自尊心极强,冲人作揖已经感觉非常不好意思了,倘若推辞,他定然会羞愧退走而不会死缠不放。 

    “学生身负国仇家恨,学得技艺当图强复国。”少年出言说道。学生一词早在周朝就已出现,比弟子出现的时间还要早。 

    “你是何人,仇人又是那个?”左登峰出言问道。 

    “学生乃彭国世子,仇人乃东汉国主。”少年已经确定左登峰对他没有恶意,故此有问必答。 

    左登峰闻言轻轻点头,世子指的是君主诸侯的嫡系长子,也是未来皇位和王位的继承人。此外这个少年口中的东汉并不是通俗意义上的东汉,而是汉朝在彭国的东方。 

    “你生于何年?”左登峰沉吟片刻正色开口,这个问题是最为关键的问题。 

    “正林三年。”少年躬身回答。 

    左登峰闻言微微皱眉,他并不知道历史上有正林这个年号,不过这个少年的父亲名为彭正林,想必是他父亲登基以后用的年号,但是这个小国的年号根本就无法换算出时间。 

    “元光五年。”少年见左登峰面露疑惑,便出言加以解释。 

    在此之前左登峰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少年说出出生时间之后他还是陡然一惊,元光是汉武帝的第二个年号,大致在公元前一百年左右,如果少年没有撒谎,那他应该已经两千多岁了。 

    “你可知道现今是何年月?”良久过后左登峰出言问道。 

    少年闻言面露茫然,最终缓缓摇头。 

    左登峰见状没有立刻开口,这个少年没有撒谎的必要,他的确是两千年前的人,两千年前的人活到今天不符合常理,在这个少年的身上肯定发生过一件极为奇异的事情。而且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好像并不知道汉朝早已经灭亡。 

    “你在此处居留了多少时日?”左登峰说话之前都会加以斟酌,他并没有告诉少年现在已经是两千年之后,不然他一定会大受刺激。 

    “已有十四个满月了。”少年出言回答。 

    “在此之前你栖身何处?”左登峰出言追问。少年在这里居住了一年多,那他之前住在哪里就成了问题的关键。 

    “国破之日,国师携王室族人入圣地暂避刀兵,吾行差踏错,误入旁门,其内黑不见指,有感转身业已不复得出,不消片刻神识渐无,再醒之日误撞得出,放眼所见,已万事俱非矣。”少年悲声叙述。 

    听到这里左登峰终于明白问题出在那处三环阵法上,那处阵法走的是奇门遁甲的八门,其中还参杂有十二孤虚阵法的路子,十二地支和十天干相对应之后,还多出两个地支,这两个多出来的地支就是‘孤’,与‘孤’相对应的就是‘虚’,这个‘虚’本身是不存在的,这个少年极有可能进入了这个“虚”境,按照常理来说进入“虚”境此人就消失了,即便布阵者本人也出不来,但是这个少年竟然机缘巧合误打误撞的走了出来。 

    “离开圣地之后有何见闻?”左登峰伸手指了指旁边一棵倒伏的大树,示意那少年坐下说话。 

    少年闻言抬手请左登峰先坐,随即坐下将醒来之后看到的事情叙述了一遍,少年离开阵法之后发现周围全是怪物,但是这些怪物在闻嗅过后并不噬咬他,离开死树林之后他发现周围都成了沙漠,心中又惊又怕,但是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他开始觅路逃生,最终在被渴死之前来到了这里。而他之所以找到这里是因为在两千年前这里就是一处巨大的湖,周围变成沙漠之后他自然会往可能有水的地方走。 

    左登峰巧妙的询问了他知不知道阴属火蛇的情况,少年一问三不知,甚至在战争开始之前他都不知道有圣地的存在。 

    左登峰沉吟再三,带着他离开绿洲回返死树林。 

    叶飞鸿见左登峰带回了一个孩子大感意外,拿出食物和饮水招待他并询问他的姓名,少年听不太懂叶飞鸿的话,闻言转头看向左登峰。 

    左登峰在回程的路上已经问过了少年的名字,出事的时候他还没加冠成年,故此没有王族正式的名号,只有一个ru名,“他叫阿木……”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五十八章 彭王世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