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小试牛刀

第三百五十三章 小试牛刀

“其实只要你愿意,有很多人愿意跟你做朋友。”叶飞鸿爽朗的笑道,她并沒有因为左登峰回答的冷漠而生气, 

    “我如果失去了灵气修为,沒人愿意跟我做朋友。”左登峰苦笑摇头, 

    “嘿嘿。”叶飞鸿闻言嘿嘿一笑沒有再接话茬, 

    左登峰随即闭上眼睛躺卧休息,刚刚想要睡着就听到叶飞鸿抓刀外出的声音,睁开眼睛发现有残存的怪物跑到湖边喝水,叶飞鸿要去追撵它们, 

    “算了,让它们喝吧。”左登峰出言制止了叶飞鸿, 

    叶飞鸿闻言疑惑的看了左登峰一眼,转身走回了窝棚, 

    左登峰看到了她眼中的疑惑,却并沒有出言解释,实际上叶飞鸿并不了解他,他并不是个好杀的人,只要不与他为敌或者阻拦他要做的事情,他是不会肆意滥杀的, 

    rì落时分左登峰醒了过來,叶飞鸿见他醒來方才躺卧休息,左登峰走出窝棚踏上了那处三环阵法,十三也离开了窝棚,但是它并沒有跟随左登峰,而是去追撵那些湖边喝水的人形怪物,左登峰见状并沒有阻止它,那些东西对它构不成威胁, 

    左登峰低头在三环阵法上仔细寻找着蛛丝马迹,那条yīn属火蛇每年都会冬眠,也就是说它每年都会在阵法上进出,两千多年的寒暑,两千次的进出,无论如何也会磨出痕迹,他要寻找的就是阵法被磨损的痕迹, 

    绕行阵法一周,左登峰有了收获,正南位置的那片石条磨损程度比其他七个方位要严重,而且石条外围有着轻微的外斜,这种情况是外力重压造成的,这里应该就是yīn属火蛇进阵的初始方位, 

    但是收获也只有这些,到了中盘之后痕迹就消失了,确切的说是被掩盖了,在此之前死树林生存了大量的人形怪物,它们的手足都很尖利,常年到湖畔喝水将周围的石板抓出了大量的爪痕,这些爪痕掩盖掉了yīn属火蛇蜿蜒进阵的痕迹, 

    南方在易学当中为火属,古代四大圣兽之一的朱雀代表的就是南方,南方为火,为红,与yīn属火蛇相对应,所以正南方向为进阵的初始方位无疑是正确的, 

    随后左登峰想要对东,南,西,北,西南,东南,东北,西北八处外圈进行测试,他测试的目的是为了确定这八处位置是否都关联着阵法的内相,说简单点儿就是确定它们是都有用还是只是摆设, 

    测试的方法非常简单却大耗灵气,而且需要叶飞鸿的帮助,此时天sè已晚,光线不明,叶飞鸿看不清东西,于是左登峰就耐心的等到了次rì清晨, 

    “你仔细的观察这条线,看看有沒有沉下去再升上來。”左登峰将叶飞鸿带到了正南与西南的交界处,指出了两者分界的具体位置, 

    “好。”叶飞鸿并不清楚左登峰想干什么,不过她并沒有多问, 

    “下沉和上升的幅度不会很明显,你仔细看。”左登峰再度出言叮嘱, 

    叶飞鸿闻言正sè点头, 

    左登峰随即离开分界线走到了正南方位外圈的中心位置,在中心位置放置了一段焦炭为记号,随即猛然借力快速拔高,到了空中之后倒转身形急速俯冲,与此同时将周身灵气凝于双臂,在距离地面三丈之外发掌遥攻下方的白sè石条, 

    这处阵法并不是单纯的阵法,阵法之中还夹杂了机关,机关的启动外因是重量,所以在石条之下一定有沉浮装置,不然的话机关就无法起效,机关无法起效,阵法也就无法触发,他此举的目的就是为了测试石条下方是不是存在沉浮装置, 

    由于正南方向的外盘石条占地面积很大,所以他要凌空而起借助下落的加速度增加威力,由于担心触及到某一个点会震断石条,他才在三丈之外发掌,让灵气外散,扩大受力面积, 

    “动了,沉下去半寸左右,很快又升上來了。”攻击过后,叶飞鸿冲被反震回了半空的左登峰喊道, 

    “正南方向能动就对了。”左登峰旋身减速安然落地, 

    “找路还用这么大劲儿吗。”叶飞鸿疑惑的问道,左登峰先前凌空下击的威力着实惊人, 

    “触发机关用不着这么大的力道,但是我要确定这片区域下方是不是有机关存在,如果用力太小,你就观察不到变化,好了,换另外一个方位。”左登峰说着向东南方向走去, 

    “沒动”,“沒动”,“沒动” …… 

    接连七次凌空下击,其余的七个方位并沒有起伏的迹象,如此一來左登峰心中有数了,八个外圈方位只有正南方向一个有用,其他的七个方位全是摆设,毫无用处, 

    “为什么只有一个方位能动,不是说至少有三个内相吗。”叶飞鸿冲左登峰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外圈只是一道大门,进入大门之后还有很多小门,小门里面还有更小的门,除非走到第三圈儿,否则不能提前下定论。”左登峰活动着双臂出言解释, 

    “接下來是不是试验第二圈儿。”叶飞鸿向第二圈红**域走去, 

    “是的,稍等一会儿,让我缓缓。”左登峰出言说道,先前八次凌空下击他都是用尽全力的,反震之力令他双臂发麻, 

    “咱们是不是能挨个试出正确的路。”叶飞鸿点头发问, 

    “如果能试出來我就谢天谢地了。”左登峰点头开口,他目前采用的方法是一种取巧的方法,倘若姜子牙当年百密一疏忽视了这种情况,就有可能只在有用的区域下方设置触发机关,无用的地方就是摆设,如果真的是这样他就可以通过试验哪些石条能够起伏來判断出正确的行进路线, 

    二环区域为红sè石条,细分为了二十四个区域,二环的面积本來就比外圈的一环要小,细分之后所占面积并不十分宽阔,故此左登峰不再需要全力而为,凌空三丈直接下击就能判断出相应的区域是不是能够起伏, 

    “动了”,“动了”,“动了”…… …… 

    叶飞鸿前几声“动了”在左登峰的意料之中,不能动就不对了,不能动的话普通人就无法触发,但是叶飞鸿的“动了”一直喊了二十四声,最后一声喊完,左登峰的心凉了半截, 

    “都动了是不是就试不出正确的路了。”叶飞鸿见左登峰眉头紧皱,猜到了可能的结果, 

    “是的,姜子牙并沒有留下死角。”左登峰摇头开口, 

    “黑sè的地方还用试吗。”叶飞鸿出言问道, 

    “试试吧。”左登峰走向三环区域,逐一测试八卦方位,黑**域八个方位的石头全部都能起伏, 

    “别着急,再想别的办法。”叶飞鸿出言安慰, 

    “我沒着急,我已经做好了从这里待上五个月的心理准备,这才过了几天。”左登峰出言笑道,先前的试验走的是取巧一途,他压根儿就沒报多大希望, 

    “为什么是五个月,五个月后还不到惊蛰。”叶飞鸿不解的问道, 

    “最多五个月,五个月后不管成与不成我都得出去一趟。”左登峰转身向窝棚走去, 

    叶飞鸿跟在了他的身后,并沒有再度发问, 

    “你为什么不问我五个月以后出去干什么。”左登峰走了片刻回头问道, 

    “问了不该问的只会惹你讨厌。”叶飞鸿大大咧咧的笑道, 

    左登峰闻言笑了笑,沒有接口,叶飞鸿说的沒错,叶飞鸿如果问他五个月后出去干什么,他一定不会告诉叶飞鸿他要出去为玉拂补充体内寒气,事实上他的潜意识里是希望叶飞鸿问的,因为只要叶飞鸿问了,他就有理由讨厌她, 

    左登峰的这种心理源自于他想与叶飞鸿保持更远的距离,虽然他对叶飞鸿毫无想法,可是二人目前毕竟是在一起的,这让左登峰感觉到别扭,rì久生情这句话绝对有道理,虽然长时间在一起生出的不一定是爱情,却也会在悄无声息之中熟悉并习惯对方的存在, 

    他孤独怕了,希望身边有人,他孤独惯了,不希望别人靠他太近,这种矛盾的想法他沒办法跟叶飞鸿明说, 

    片刻过后左登峰想通了,是自己太敏感了,即便心中有心语和玉拂也沒必要将其他女人看成洪水猛兽,只要心怀光明,根本就沒那么多烦恼,况且如果为了与对方拉开距离,而去吹毛求疵的挑对方的缺点对别人也不公平, 

    “这个地方到底是阵法还是机关。”即将走回窝棚的时候叶飞鸿出言问道, 

    “靠机关启动的阵法。”左登峰随口回答, 

    “机关是不是齿轮转盘之类的东西。”叶飞鸿再度发问,她已经开始了解左登峰了,只要问題不涉及他的**和往事,他还是愿意说话的, 

    “你说的那些是普通的机关,这处阵法下方的机关使用的应该是水银一类的液体,人走在上面会导致下面的液体流动,人走到哪里,下面的液体就流到哪里,液体最终流到正确的地方就能触发阵法。”左登峰猜测着说道, 

    “咱下一步该做什么。”叶飞鸿跟着左登峰走进了窝棚, 

    “寻找阵法的线索。”左登峰拿起水袋喝了口水, 

    “什么线索。”叶飞鸿不解的问道, 

    “阵法就像是算术題,可是咱现在连題目是什么都不知道,根本就算不出正确答案,所以要找线索。”左登峰环视左右沒发现十三,走出窝棚之后发现十三趴在骆驼旁边,先前有怪物绕到骆驼旁边偷袭骆驼,是十三察觉并撵跑了它, 

    “上哪儿找。”叶飞鸿待左登峰走回窝棚再度发问, 

    “彭国当年是被封为诸侯了的,在这里不远的某个地方肯定有彭国的都城,咱们得设法找到这座城池……”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五十三章 小试牛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