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四十六章 西行大漠

第三百四十六章 西行大漠

赵大炮闻言立刻指挥部队冲向小镇,到了小镇边缘其中一队冲进了镇子,剩余的人快速左右包抄将小镇整个包围,枪声很快响起,杀戮再起, 

    左登峰下达命令之后就走到不远处倒伏的胡杨树上坐了下來,叶飞鸿也坐到了他的身边, 

    “你真是个爷们。”叶飞鸿冲左登峰竖起了大拇指,她沒想到左登峰不但杀掉了欺负他的男人,还将所有知道此事的人一并杀了, 

    “我说了一定会给你个交代。”左登峰摇头说道,女人如果被人糟蹋了,会在心理和生理上留下双重创伤,生理上的创伤很快就可以恢复,最难的是心理的yīn影无法祛除,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凶手和知情人一并杀掉,说白了就是用鲜血來冲淡受害人心中的yīn影, 

    “我现在舒服多了,多谢你了。”叶飞鸿点头说道, 

    “我沒几个朋友,你能算一个,对了,小镇上一共有多少骆驼。”左登峰岔开了话題, 

    “全加上可能有一百來匹,你要带着这些当兵的进沙漠。”叶飞鸿猜到了左登峰问这个问題的用意, 

    “是的,这一次准备充分,务必抓到那条毒蛇。”此时枪声频起,左登峰抬高了声调, 

    “也行,骆驼驮粮食,人可以步行。”叶飞鸿面露兴奋,急促的枪声和镇上居民的惨叫声令她感觉很悦耳,她在忍遭受蹂躏和屈辱的时候支撑着她活下來的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在脑海里想象左登峰回來给她报仇的情景,她知道左登峰一定会回來,也一定会给她报仇,但是她沒想到左登峰会采用这种方式,这种方式非常残忍,却极度解恨, 

    一炷香的工夫儿,枪声停止,赵大炮将队伍重新列队,等待左登峰的命令, 

    “派人把尸体抬到西北的沙坑处理掉,厨子开始生火做饭,你带人将镇子里的金银细软全部搜出來统一分配,胆敢私藏,就地正法。”左登峰冲赵大炮下了命令, 

    赵大炮闻言高兴的带人去了,这些人虽然穿的是军装,跟土匪也差不多,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抢东西, 

    “你先休息一下,晚饭我会送到你房间里。”左登峰将叶飞鸿带到一处干净的屋子, 

    “沒什么大事儿,死不了人,我得看看骆驼去。”叶飞鸿手里掐着从饭馆拿來的羊腿, 

    “你不是男人婆,你就是一男人,你比男人还男人。”左登峰有感而发,叶飞鸿这种xìng格如果相处起來一定非常轻松,毫不矫情, 

    “我的里里外外你也都看见了,你说我哪儿像男人。”叶飞鸿不满的哼了一声,转身向租赁骆驼的场地走去, 

    左登峰看着走路微微外撇的叶飞鸿摇头苦笑,叶飞鸿虽然xìng格像男人,但是长的还是很女人的,只是命运不济,不过她心态好,想的开,这种人能长寿, 

    赵大炮执行命令还是很坚决的,骆驼一匹也沒伤着,不过都被枪声吓的不轻,有很多都被吓的屎尿齐出,左登峰大致数了数,不足一百匹,只有八十來匹,不过勉强也够用了, 

    “得等几天再走,骆驼都吓坏了,这样儿沒法儿上路。”叶飞鸿摇头说道,骆驼棚里的异味丝毫沒有影响她的胃口, 

    “不着急,我给你配几个帮手,你教给他们怎么喂骆驼,以后不用你亲自动手。”左登峰点头说道,骆驼进入沙漠之前都得喂几天细料增膘蓄力, 

    “行,我就住这儿。”叶飞鸿伸手指了指骆驼棚子不远处的一处木制房子, 

    “可以,你先休息一下吧。”左登峰点头开口, 

    “不用,我去看看冯四的死相,我的刀还在他那儿,老娘要分了他的尸。”叶飞鸿一刻也闲不着,左登峰也只能随她去, 

    骆驼棚不远处就是牛羊圈,走到牛羊圈的时候左登峰知道有些话不能乱说了,赵大炮坚决的执行了他的命令,连牛羊也杀了,好在此时温度已经很低,死牛死羊三两天还不至于腐烂, 

    赵大炮带人将边陲小镇的所有人家翻了个底朝天,找到了大量的金银财物,数量多的令这些当兵的为之瞠目结舌,这里是进入沙漠的最后一处补给站,物价很贵,长期居住在这里的人都积累了不少财富, 

    翻找出的金银财物全部堆积在广场上,其中以大洋居多,也有金银和玉石等物,左登峰提前兑现了他的承诺,每人两根金条,金条分完就以白银折合,确保众人得到的均等,赵大炮额外得到了五根金条,这是左登峰私下塞给他的,分完之后还剩下大量无法分割的金银器物,左登峰让人封装了起來,这些东西他要了无用,是为叶飞鸿下半辈子准备的, 

    晚饭也在广场上进行,很简单也很丰盛,煮的牛肉,国民党的军队伙食比较好,但是小军阀的兵沒那待遇,在灾荒之年牛肉管够令他们很是兴奋,其实他们的兴奋更多的是來自于怀里的金条,买房子置地娶老婆生娃都有着落了, 

    这里有酒,但是左登峰禁止他们饮酒,饭后三百人全部住在冯四的窑子里,左登峰调拨了几个当兵的去帮着叶飞鸿饲喂骆驼,他本人则带着两个会打铁的士兵在铁匠铺打造尖锐的长矛,有了虎翼左登峰也并不放心,万一砍之不死,那条yīn属火蛇又会钻进沙里,必须打造能贯穿它的钢钎长矛,必要的时候阻止它往沙里钻, 

    长矛一共打了两支,负责打铁的士兵并不知道左登峰为什么要打造这么长的兵器,左登峰也沒有向他们解释,完工之后就放他们回去了, 

    此时已然是晚上子时,左登峰來到骆驼棚,发现木屋外有着大量的水渍,不问可知叶飞鸿晚上又洗澡了,左登峰原本以为叶飞鸿大大咧咧沒心沒肺,但是此时她所在的木屋却传來了哭声,哭声压抑而撕心,经历那样的事情对任何女人來说都是一场灾难,叶飞鸿与其他女人不同的是她在人前能装出不在乎,事实上她还是一个女人,她沒法儿不在乎, 

    军阀的兵都有各种劣习,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有十几人陆续溜出了营地,这些人大部分是白天私藏了财物,晚上过去挖取的,还有两个吃饱了撑的跑到镇子西北去找白天被他们打死的女尸泻火,对于这些人左登峰一律给予斩杀,他不需要严明军纪,但是必须让这些人严格服从他的命令,人是最难控制的动物,一旦失控就沒法儿收拾了, 

    到了凌晨三点,溜走的士兵越來越多,这些人已经拿到了钱就不想再去冒险,军队里的名籍有一些并不准确,胡编名字和籍贯,这些逃走的应该就是这类, 

    挖取金钱的死在财物的旁边,侮辱女尸的死在女尸旁边,逃走的死在镇东路口,清晨起來竟然多出了五十多具死尸, 

    左登峰带着众人转了一圈儿,以鲜血jǐng示众人,“我曾经说过如果你们有二心,就永远也回不去了。”

    叶飞鸿早上起來又跟沒事儿人一样,这家伙体质好,一夜之间可能就消肿了,指挥着几个兵卒喂养骆驼,骆驼跟羊差不多的食xìng,也喜欢吃细料,镇子上有大量的粮食,骆驼可以大量进食, 

    火头军最忙,要烙制大量的饼子,这些当兵的说话都带北方口音,火头军也是北方人,烙饼对他们來说并不困难, 

    除了烙饼他们还要烹煮卤制牛羊肉,赵大炮看不过眼就派人给他们打下手,接连数rì忙的不亦乐乎, 

    一个好的领导是不会凡事亲力亲为的,将事情吩咐下去之后左登峰就闲了下來,大多数时间他会带着十三坐在小镇的房顶上望着远方出神,他看的是东南方向,他在想家,在想巫心语,偶尔也会怀念玉拂,但是怀念玉拂的时间远沒有怀念巫心语的时间多,对此他并沒有感到愧对玉拂,因为他已经做出了人生最大的抉择,找齐六yīn内丹救活崔金玉,然后回到巫心语的身边与之千古相随, 

    先前埋葬巫心语的时候条件很恶劣,沒有采取防腐的措施,再次挖开巫心语坟墓的时候他察觉到棺木明显的变轻了,也就是说巫心语的尸身已经腐朽掉了,“六yīnyīn不死,六阳阳长生”这句偈语并无起死回生,肉骨回魂的意思,即便找齐六yīn内丹也无法救活巫心语,但是玉拂不同,玉拂的身体和魂魄都是完整的,六yīn内丹一定能救活她, 

    无疑,玉拂醒來之后会面临巨大的痛苦和无尽的孤独,但是仔细想來玉拂是幸运的,因为她用自己的行动向左登峰表明了自己的真情,也换來了左登峰真心的回应,六yīn内丹是他最看重的东西,得到了六yīn内丹也就是得到了左登峰的真爱,世间还有比自己爱的人也爱自己更幸福的事情吗, 

    不管是走yīn差的农妇还是山中古庙的钟馗都曾经说过巫心语的魂魄被人带走了,也就是说巫心语的魂魄沒有散掉,既然她的魂魄沒有散掉,就应该能看到自己为之流尽鲜血的男人五年以來所做的事情,也应该明白他在这五年里耗尽了所有的寿数,她不会后悔自己爱错了人, 

    “你这家伙怎么办呢。”左登峰探手摸这十三的脑袋, 

    “喵~”十三抬头看了左登峰一眼,它不会说话,只能以叫声回应, 

    三rì之后,众人准备妥当,干粮食水全部备足,骆驼也喂饱jīng料喝足清水,左登峰一声令下,长长的驼队离开边陲小镇,再度西进罗布泊……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三百四十六章 西行大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