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斩杀玉衡

第三百四十四章 斩杀玉衡

谋而后动,杀伐果断,这是左登峰这几年养成的习惯,关键时刻绝不迟疑。他虽然修习的是道术,但是跟真正的道门中人相比他对于法术的参悟有所不足,玉衡子如果反应过来势必会作法反击,所以绝对不能给他还手的机会,必须一击必杀,哪怕付出代价。 

    同为紫气巅峰的高手,玉衡子的反应速度并不比左登峰慢,从某种程度上说阴阳生死诀的反应速度还要快过左登峰自身的反应,但是思维反应过来之后还需要控制肢体做出反应,在这一过程中玉衡子落了下风,左登峰是有预谋的突袭,准备充分,下手狠辣,而他是仓促应对,准备不足,两相对比,优劣顿现。 

    左登峰垂肩的动作已经被玉衡子看到了眼里,他在瞬间就明白左登峰要拼着受伤取他性命,这一刻他自知必死,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设法重创左登峰,做好是能与左登峰同归于尽,在他看来只有这样才能保住清凉洞府的千载基业和十几位同门。 

    人老成精,这句话是正确的,倘若换成年轻人,遇到这种情况一定会拼命的调御灵气增加攻击的威力,但是玉衡子并没有那么做,因为他知道时间不够了,他采取了能对左登峰产生最大伤害的作法,快速的将前击的右手下压,以他掌上目前积蓄的灵气倘若直接命中左登峰的心脉也足以将左登峰震死。 

    战斗在瞬间结束,左登峰手中的虎翼划过了玉衡子的脖颈,玉衡子的右掌击中了左登峰的左胸。玉衡子稳坐未动,左登峰喷血倒飞。 

    左登峰知道自己这一刀已经取了玉衡子性命,也料到了自己会受伤,所以他在倒飞的时候最先做的就是感知自己的伤势,权衡自己占了多大的便宜。玉衡子临死前的那一掌并没有击中他的心脉,而是偏移了半寸击中了他的左胸外侧,一个紫气巅峰的高手临终一击足以震碎对手的内脏,好在玉衡子在最后关头急于对准他的心脉而并未继续增加灵气,如此一来只是震断了左登峰两根肋骨震伤了他的左肺,伤势不可谓之不重,却也在他能够接受的限度之内。 

    清凉洞府正殿的大门是敞开着的,左登峰直接飞出了大殿,他在倒飞的时候并未运转灵气止住退势,一直到退势自动停止方才缓慢落地,与此同时缓慢呼吸,将被震的岔乱激荡的灵气引入正途。 

    直至此刻玉衡子脑袋方才跌落在地,鲜血喷溅而出,尸身随之躺倒。 

    殿内的那些老道皆是些七老八十的棺材秧子,有几个当场被吓晕了过去,还有一些冲向玉衡子的尸身,只有两三个老道跑出大殿挥舞着武器向左登峰攻来,左登峰见状缓慢拔高,这些老道使用的武器是他们的拐棍和殿外的扫帚,而且他们毫无灵气修为,只是普通的道人。 

    左登峰拔高之后那些老道就奈何他不得了,叫嚷两声之后就跑回大殿去哭嚎玉衡子。 

    对于这些老人不会道法左登峰并没有感到奇怪,因为道家弟子并不全是修行道术的,还有一些只是修习经典道藏,这些老道无疑就是此类。不过左登峰还是微感愕然,根据眼下的情况来看整个清凉洞府只有玉衡子一人修习有阴阳生死诀,他一死,阴阳生死诀恐怕就要彻底失传了。 

    阴盛阳定衰,阳强阴必弱,但凡一个门派都其寿命,根据清凉洞府的规模来看,当年的清凉洞府必定盛极一时,而今它终于走到了尽头。 

    人在生气的时候总是会发狠的,在此之前左登峰是想来诛杀连坐的,但是一旦报了仇,他就狠不下心再对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下手,短暂的停留过后,左登峰离开清凉洞府向东掠去。 

    由于有伤在身,他掠行的速度很慢,即便他尽力保持上身不动,每一次借力仍然会令他疼的冒汗,骨头断茬之间互相摩擦,会产生剧烈的疼痛。 

    虽然身上疼痛,但是左登峰的心里是暖的,望月明美和玉衡子双双毙命,玉拂大仇得报。 

    清晨时分左登峰仍然没有离开密林,一来他受伤之下移动速度大受影响,二来他本身也并不急于出去,日出之后左登峰在一处小溪旁停了下来,肺脏受损之后活动稍微剧烈就会咳嗽吐血,不能随意移动了,必须静养几天。 

    杀掉玉衡子之后左登峰的思绪立刻转移到了西北边陲,他在计算时间,距离与孙奉先商定的时间还有十天,十天之后他就得赶到玉门关与孙奉先雇来的部队会合,此时他还在陕西境内,需要横贯甘肃全境才能赶到玉门关,若是没有受伤一夜之间就可以赶到,而今受了伤,十天之内肯定无法痊愈,要想按时赶到玉门关必须现在就动身。 

    人一旦受伤就格外希望身边有亲人和朋友,左登峰也是如此,但是他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叹气过后以溪水洗去嘴角的血迹,再度起身硬撑着离开了密林。 

    有城市就有电话,有电话就能找到孙奉先,当日中午孙奉先已经授意分店的主事在当地买了一辆小汽车和一辆卡车,小汽车拉着左登峰,卡车拉着两种燃油远远的跟随在后,一路北上。 

    此时左登峰已经吃了西药,但是汽车很颠簸,颠簸的剧烈了他还会咳嗽,一咳嗽就会加重伤势,司机见状不等左登峰吩咐就放慢了速度。 

    离开西安的时候左登峰回头而望,此时那些日本忍者肯定还在周陵折腾,随他们去吧,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阳属土狗的内丹就在他怀里揣着,遇到十三就喂给它吃,如此一来日本人将永远也凑不齐六阳内丹。 

    虽然小轿车的司机很有眼力劲儿,伺候的也好,但是当天晚上左登峰还是把他撵回去了,小轿车很憋闷,在里面只能坐着,坐着对他伤势不利。 

    第二天启程的时候他在卡车上躺着,卡车将小轿车的燃烧搬了下去,只拉了两桶大车烧的燃油,空余的地方安了一张大床,垫了十几床棉被,周围放着食物和妖药物,左登峰平静的躺在车厢里养伤。 

    卡车跑的很慢,一天也就四五百里,左登峰也不着急,行气疗伤之余抓紧时间将阴阳生死诀,五行阵法,紫阳观法术加以修正和完善。 

    一个星期之后左登峰伤势大为好转,途径当日与十三分别的树林找到了十三,十三并不难找,除了捕食,其他时间一直都在木箱附近等着左登峰回来找它。 

    此次分别将近一个月,再度重逢十三很是高兴,但是它不同于家养动物,即便高兴也并无献媚之态。左登峰也很感欣慰,但是欣慰之余心中却是一片苦涩,当年是月圆之夜带着十三离开文登县的,四年之前是他跟十三,四年之后还是他跟十三。 

    “十三,这个给你。”左登峰将那枚土狗内丹递给了十三,这枚内丹的作用可比那些寻常的动物内丹要好上数倍。 

    十三见状凑到内丹近前闻嗅了片刻,转而抬头看着左登峰,十三的感官极为敏锐,它察觉到了这枚内丹是属于阳属地支的。 

    “来之不易,对你有用。”左登峰冲十三正色开口。这枚内丹是玉拂用命换来的,玉拂的本意是想找齐六阳内丹救他性命,但他本身并无此想。 

    十三闻言连连摇头,并不吞食土狗内丹。 

    左登峰见状微感疑惑,再度出言催促,十三还是不吃。 

    这枚内丹是六阳内丹之一,灵气充盈,对十三有莫大帮助,左登峰见它不吃,便抓着它的脑袋掰它的嘴,十三摇头晃脑加以拒绝,到最后被左登峰折腾烦了,蹦到车顶上远远的躲着他。 

    左登峰见十三拒绝服食土狗内丹,便不再加以强迫,土狗内丹含有大量阳气,可能会导致十三体内阴阳失衡。 

    日本忍者此时正在紧锣密鼓的寻找六阳内丹,而且日本忍者也知道玉拂带走了土狗内丹,他们自然会猜到这枚内丹现在落到了他的手里,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好的一面是他只要保留着这枚内丹就有筹码与日本人交换任何东西,坏的一面是日本人一定会想方设法的算计他,不过这一点左登峰根本就不怕,因为他现在是孤家寡人,没什么人能拖累他,也没什么能令他有所顾忌,春秋时节风多,到了甘肃北部就开始刮大风,十三在车顶上待不住了就蹦回到了车厢,左登峰见它回来又抓着它要喂食内丹,十三兼具阴阳,体内阳气重其实对它也没什么害处“吃啊,你这傻子,吃了兴许能当爹。”左登峰继续掰十三的嘴。十三虽然携枪带弹,但是从未见它发情**,这是阴阳完全均衡造成的,如果体内阳气重的话,它自然就会对雌性产生兴趣。 

    十三并不领情,恼怒的跑开了,看来它是不想当爹。 

    左登峰见状也就不再勉强,如果十三真的有了想法,它这老婆还真不好找。 

    十天之后,玉门关近了,此时左登峰的伤势已经恢复了六七成,虽然断骨处仍然不时疼痛,却也不再咳嗽气短。 

    没用左登峰分心,司机直接将他拉到了部队聚集的地方,此时三百人的一支部队已经等候多时,左登峰直身而起,下车阅兵……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三百四十四章 斩杀玉衡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