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四十二章 清凉洞府

第三百四十二章 清凉洞府

左登峰逃的很干脆,他逃跑并不是因为他怕了,而是他不想与这九个日本忍者动手,这九个日本忍者虽然是劲敌,要想将他们杀掉也不是不行,但是那只能用分而击之的方法,势必lang费大量时间,也要承担相应的风险,他感觉没必要承担这个风险。 

    幸灾乐祸是个贬义词,幸灾乐祸的心理也是阴暗的,不过左登峰现在就是一种幸灾乐祸的心理,这九个日本忍者倘若聚在一起能在中国横着走,就让他们四处蹦跶去吧,谁爱制止谁制止,反正他是不管,凭什么管?

    左登峰掠进树林之后那些日本忍者并没有前来追赶,左登峰先前展现出的身法和灵气修为他们都看到了,他们此刻正在疑惑以左登峰的身法修为打不过再逃也来得及,他为什么不战而逃。 

    就在他们暗自疑惑之际左登峰又调头回来了,他忽然想起猿飞千代和雾隐风雷曾经偷袭过他,这么走了不解气。 

    左登峰先前曾经在残尸堆里寻找食物和清水,对于当兵的携带手榴弹的位置非常清楚,他再度冲出树林之后并没有直接向日本忍者发起攻击,而是在外围的尸堆里寻找手榴弹。 

    他的身法异常迅捷,也不在某一位置多做停留,拿起手榴弹之后快速移动到其他位置拧盖拉弦,随后将手榴弹扔向忍者所在的区域。 

    他这种做法纯粹是瞎胡闹,因为那些日本忍者的反应速度也不慢,眼见手榴弹飞来都会快速闪开,根本就炸不到他们,不过眼看着一群日本忍者被炸的鸡飞狗跳,左登峰还是感觉非常痛快。 

    一通乱扔之后左登峰忽然发现日本忍者乘坐的飞机已经快速调头并飞经此处上空,眼见于此他立刻抓着一枚手榴弹前去追赶,但是那架飞机看似飞的不快,实际上高度和速度都不是他能比拟的,追了一程只好作罢。

    如此一闹他的心情好了很多,继续东行,在周陵东南方向一座小镇落脚休息。 

    此时是下午一点多,左登峰找了一家小饭馆吃饭喝酒,与此同时思考着下一步的打算,玉衡子虽然跑了,但是他跑不了多远,他三次出现都在周陵,这表明清凉洞府距离周陵并不远,即便使用最笨的方法挨片儿寻找也应该可以找到。 

    上次与孙奉先约定的时间是半个月后部队在玉门关等候,而今还有十多天,时间来得及,不着急。 

    吃饱喝足之后左登峰离开了城镇,这里没有很好的旅店,而且人声噪杂,他要找安静的地方休息,上次睡觉还是前天晚上。 

    思前想后,左登峰又回到了周陵东北的山峰,在山顶找了一处可以遥望周陵情况的空地,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处位于树荫下的空地竟然有人为的踩踏痕迹,这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周陵内的情况,所以这处空地极有可能是藤崎樱子先前观察他的地方。 

    不过藤崎樱子现在已经不在这里了,而是与那些日本忍者站在李建成的陵墓外交谈着什么,他们肯定是进过陵墓而没有发现望月明美。 

    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敌人曾经落脚的地方,左登峰跳上大树,在树杈上斜躺了下来,这里既阴凉又能观察情况。 

    一觉醒来,日落月升,周陵里出现了很多农夫在收殓残尸,那些日本忍者有五个在坟丘外警戒,另外四个可能进入了陵墓,藤崎樱子有可能跟他们进入了陵墓也可能再度去寻找李家后人,不过这些都不重要,至少对他来说不重要。 

    此时左登峰斟酌的是要不要阻止这些人进入李建成的陵墓,毕竟袁天罡也算半个熟人,沉吟再三之后他决定袖手旁观,他先前放弃挖掘李建成的陵墓,阻止了望月明美等人进入陵墓,而袁天罡留下了一批金元宝和一只铁盒,一报还一报,二人之间谁也不欠谁的,日本忍者再要挖陵跟他就没关系了。 

    短暂的停留之后左登峰纵身离开了,他要寻找清凉洞府的所在,先把清凉洞府铲平了,有时间的话再回来瞧瞧,反正短时间内这些日本忍者也很难破掉李建成陵墓的机关。 

    清凉洞府,如果从字面意思来理解的话应该是一处山洞,也就是说清凉洞府应该是在山中的,平原地区直接可以省略,单纯在山中寻找就可以。 

    心念至此,左登峰便开始环形寻找,由小到大逐渐扩大搜索范围,他寻找的极为仔细,宁肯慢一点儿一次性找到也不能粗心错过。只要是山,阳面和阴面全部寻找,清凉二字形容的是道家一种自在洒脱的境界,并不是说山洞就一定在凉快的背阴面。 

    一夜无话,一夜无休,一夜无果。 

    次日清晨,左登峰坐在地摊上吃早点,与此同时分析清凉洞府可能隐藏的位置,环绕寻找太累也太费时间,还是得动脑。 

    大前天他是在晚上酉时刚过开始动手杀人的,玉衡子是次日午时出现的,两者之间相差了八个时辰,如果按照时间分析,玉衡子的清凉洞府应该离这里很远。不过以时间来判断距离也不一定正确,因为如果距离太远,玉衡子就察觉不到这里的怨气。 

    此外玉衡子是个老人,老人与年轻人最大的区别就是老年人沉稳,年轻人如果发现什么事情,立刻就会跑过去看热闹,而老年人好奇心没那么强,在将手头的工作安排好才会从容的过去一探究竟。 

    还有就是玉衡子是清凉洞府的掌教,掌教是要主持早课和晚课的,早课一般从三点开始到六点结束,随后他应该还会更衣吃饭,这些都是道人的既定套路,玉衡子应该会遵循。 

    和尚一天两顿饭,严格规定过午不食,也就是说午饭过后他们这一天就不吃饭了,由于一天只吃两顿饭,他们早饭开的比较早,一般念完经六点多点儿就吃早饭。而道士不是这样的,道士一天吃三顿饭,一般是七点多吃早饭,吃完早饭怎么也得将近八点,玉衡子如果是吃完早饭出门的话,他肯定会步行下山,然后才会施展身法,绝对不会毛毛躁躁的在众人面前凌空,因为那有失掌教威严,也就是说玉衡子从清凉洞府赶到周陵所用的时间在三到四个小时之间,这期间他还不会疯狂飞掠,应该是闲庭信步一般的前往,速度不会很快,三四个小时也就三四百里。 

    揣测出可能的距离,左登峰又开始分析清凉洞府可能的方位,第一次遇到玉衡子的时候与他同时出现的还有天弘法师和毕逢春,天弘法师出现在周陵东南,毕逢春出现在周陵西南,而玉衡子出现的周陵正北。昨天玉衡子出现在周陵西北方向,通过玉衡子两次现身的位置来看,他应该是从北面或者是西北方向过来的,综合分析,清凉洞府应该在周陵的西北或者正北三百到五百里处。 

    “小兄弟,怎么了?”卖早点的老头见左登峰端着空饭碗出神,便出言询问。 

    “没什么。”左登峰回过神放下了饭碗。 

    “没钱就算了。”老头儿叹气摇头。 

    类似的事情左登峰遇到过好几次了,他并没有因为老头把他当成乞丐而恼火,自怀中取出一根金条放到了桌上转身离去。 

    有了大致的方向,搜寻速度大大加快,北方没有很高的山峰,偶尔几座也零零散散,反倒是西北方向是一片崇山峻岭,这里距离秦岭很近,为秦岭北延分支。 

    中午时分左登峰进入了无人的山区,一开始他lang费了大量的时间在山区边缘寻找进山小径,但是最终发现进山的小径都是猎人踩踏的,止于山中十里,再往里就没有道路可循了。此时左登峰方才想起清凉洞府是不问世事的,也就是说他们平日里并不与外人打交道,极有可能在山中自给自足。 

    无奈之下他只能闷头寻找,一直到傍晚时分,也并无所获,绵延的群山诸峰林立,他并不知道清凉洞府的规模有多大,只能逐一落下搜寻。 

    三更天后左登峰落脚休息,此时他已经搜寻了大片的区域,仍然没有看到人迹,可是诸多线索都显示清凉洞府就应该在这片山中,他开始怀疑寻之未果是不是因为清凉洞府外围有隐形阵法保护。不过这个想法一经闪现立刻就被他自己给否定了,隐形阵法会减弱阵内的天地灵气,住在阵法之内虽然无害,却不利于修行,清凉洞府不会那么干的。 

    秋季杂草泛黄,树叶枯干,左登峰又想放火了,只要引燃大火,数百里外的人都能看到,倘若清凉洞府的人发现了火光定然会前来查看究竟,届时便开始擒住他们逼问清凉洞府的位置。 

    不过左登峰想了想又放弃了这个念头,倘若放火清凉洞府就会有所警觉,不利于他闪电突袭,他是来报仇的,不是来逞英雄的,杀光清凉洞府的人才是他的目的,至于使用什么方法并不重要。 

    左登峰之所以如此坚定的要铲平清凉洞府是有原因的,玉衡子修为精深,他不可能不知道日本人在周陵附近窥觑,即便如此他还是废了玉拂的生死诀留她独迎强敌,此为大不仁。 

    短暂的休息之后左登峰再度起身寻找,凌晨三点,他终于发现了目标……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四十二章 清凉洞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