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十大高手

第三百四十一章 十大高手

秋天最大的特点就是昼夜温差大,到了中午时分气温很高,诸多残尸秽物招引了大片的苍蝇,左登峰离开坟丘走到了南侧的城墙下躲避炎热和苍蝇, 

    一夜的杀戮令他微感疲惫,疲惫又滋生了困意,但是他丝毫也不敢懈怠,藤崎樱子昨天夜里离开的时候还不到十二点,到现在已经有十二个小时了,不出意外的话rì本忍者很快就会赶來, 

    相较于rì本忍者,左登峰更希望玉衡子能够出现,如果不是玉衡子在玉拂与望月明美动手之前封堵了她的重穴,导致玉拂修为大减,她就不会在与望月明美的斗法中如此被动,确切的说玉衡子才是杀害玉拂的罪魁祸首, 

    人的思维不能一直绷着,不然人会受不了,左登峰坐在墙根看着一群蚂蚁围捕蚂蚱,秋后的蚂蚱半死不活,蚂蚁一拥而上连拖带咬,蚂蚱虽然极力挣扎,但是两条后腿已经无力蹦跳,很快被大量的蚂蚁包裹, 

    在蚂蚱即将丧命之际,左登峰伸手拿起了它,拨掉它身上的蚂蚁放它离去,他之所以救下这只蚂蚱是因为这只蚂蚱让他想起了他自己,本來就快死了,临死之前还要经受无妄的痛苦, 

    救下蚂蚱之后左登峰闭目长叹,他想到倘若自己有朝一rì像这只蚂蚱一样身陷重围,还有谁会來救他,答案是不会有人來的,这一刻他再次感到了孤独,事实上他一直是孤独的,只不过这一刻孤独的感觉更强烈,人生最后一段路,只能自己孤独的走了, 

    叹气过后左登峰睁开了眼睛,他此刻坐在南侧墙根,正对北方,抬头之后他看到了陵墓西北的树林边缘站着一个人, 

    见到此人之后左登峰在瞬间瞪圆了眼睛,來者不是别人,正是他最想杀掉的清凉洞府掌教玉衡子, 

    常言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左登峰见状立刻站了起來,抓着虎翼向玉衡子走去,他沒有使用身法,他不希望玉衡子看出他的实力, 

    二人之间相隔很远,但是左登峰可以清楚的看到玉衡子脸上的神情极为凝重,凝重之中还夹杂了些许疑惑, 

    左登峰知道玉衡子在想什么,玉衡子修习的是yīn阳生死诀,yīn阳生死诀可以敏锐的感知对方实力,玉衡子神情凝重是因为感受到了他修为的境界,至于玉衡子面露疑惑想必是察觉到了他目前拥有的法术不似yīn阳生死诀, 

    左登峰走的很慢,玉衡子是清凉洞府的掌教,跟他一样是紫气巅峰的修为,此人灵气修为极是jīng纯,与之动手必须慎重, 

    在缓慢前进的同时左登峰在脑海里快速分析双方的实力,玉衡子灵气修为比他jīng纯,yīn阳生死诀可以准确的感知他的实力,此外yīn阳生死诀还可以衍生诸多玄妙的法术,这是玉衡子所占的优势,而他所占的优势有两点,一是速度要快于玉衡子,二是他有玄yīn真气和虎翼, 

    高手相搏就是生死之争,一个回合胜负立判,左登峰此刻斟酌的是与玉衡子动手时是使用玄yīn真气还是使用近rì得來的虎翼,权衡再三还是决定使用玄yīn真气,这是他用的最熟练的武器,寒气外放三丈之内可以轻松将人冰封,而虎翼的刀芒只能外放两丈, 

    左登峰在前行的时候一直直视着玉衡子,他先前故意向终南山众人宣扬他使用的是yīn阳生死诀,为的就是引玉衡子现身,清凉洞府并不插手外界事物,即便外面打个天翻地覆跟他们也沒关系,玉衡子这次现身为的就是确定他用的是不是yīn阳生死诀,而并非为这些被杀的国民党部队报仇,在沒有确定他的yīn阳生死诀是不是真的被废之前,玉衡子是不会走的, 

    左登峰曾经修习过yīn阳生死诀,明白yīn阳生死诀是怎样感知对方实力的,所以他在步行的时候沒有任何的异动,为的就是让玉衡子无法确定他的yīn阳生死诀是不是真的失去了,只要走到玉衡子三丈之内,玉衡子就死定了, 

    很快左登峰就走到了李元吉坟墓所在的区域,这里距离玉衡子所在的树林直线距离不超过五里,就在此时上空忽然传來了飞机引擎的轰鸣,轰鸣声是自东南方向传來的,在此之前左登峰也见过飞机从天上飞过,但是引擎的声音沒有这么大,这么大的噪音说明飞机的飞行高度很低,而且从声音上判断來的飞机还不止一架, 

    这一刻左登峰最先想到的是国民党派飞机炸他來了,此时距离玉衡子还有数里之遥,安全无虞,左登峰回头上望,一看之下眉头大皱,东南方向飞來了两架飞机,一架大飞机一架小飞机,小飞机的机身一侧还冒着黑烟,飞的摇摇晃晃,两架飞机的机身上喷涂的并不是青天白rì,而是一个硕大的红鸭蛋,这不是国民党的飞机,是小rì本的, 

    左登峰唯一沉吟便反应了过來,这架大飞机肯定装载的是rì本的忍者,那架冒着黑烟的小飞机应该是护航的,先前护航的也许不止这一架,其他的可能在飞行途中被爱国的军阀和部队给打下來了, 

    反应过來之后左登峰立刻踏地借力冲树林疾掠,国民党可能还会对他有所顾忌,小rì本肯定不会,飞机上的机关枪用的子弹都很大,倘若被其打中那是必死无疑,不过他之所以向树林疾掠并不是单纯的躲避飞机,他想在rì本人忍者到來之前先将玉衡子杀掉,玉衡子才是他最想杀的人,忍者只不过是稍带着, 

    左登峰纵身飞掠的时候那架小飞机已经飞到了他的上空,但是飞行员并沒有开枪,而是压低机头急速俯冲,飞机在快速俯冲的时候速度极快,身后传來的巨大轰鸣声令左登峰骇然大惊,也顾不得再去攻击玉衡子,快速施出御气幻形诀右移数丈,横移数丈之后他并不确定自己真的安全了,情急之下急速扑倒,与此同时飞机拖着长长的黑烟自他上方冲向了树林,随即就是噼啪咔嚓的树干和机翼折断的声音, 

    左登峰躲过飞机之后立刻抬头观望,发现飞机已经冲到了树林里,右侧机翼已经折断,飞行员正在机舱里向外爬,而先前站立在树林边缘的玉衡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左登峰见状顾不得多想,旋身而起拔高环视,结果并沒有发现玉衡子的踪影, 

    这一情形几乎令左登峰气炸了肺,先前被逼无奈之下他使用了身法,在使用身法的过程中玉衡子肯定察觉并确定了他使用的不是yīn阳生死诀,所以玉衡子离开了,玉衡子过來只是确定他的yīn阳生死诀是否真的失而复得,别的压根儿就不管, 

    左登峰想高声叫骂玉衡子,但是最终被他强行忍住了,不能骂,一骂就暴露了自己的动机,最终结果就是令玉衡子和清凉洞府有所防备, 

    “你***敢撞我。”左登峰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快速掠上前去揪起了那个带着猪耳朵帽子的飞行员, 

    “飞机燃油快漏光了,我只是从树林里迫降,快拉我出去。”鬼子飞行员见左登峰说rì语,将他当成了rì本人, 

    “在里面呆着吧。”左登峰闻言抬手将那飞行员拍死,再度拔高试图寻找玉衡子的下落,最终还是一无所获,而此时那个大飞机的舱门已经打开,里面的人正在往下跳落, 

    眼见玉衡子逃去无踪,左登峰只好掠回周陵拿那些rì本忍者撒气, 

    rì本忍者高空跳下并不需要降落伞,所以他们落地的速度很快,等到左登峰掠到近前的时候地上已经站着三个忍者了,两男一女,身穿rì本服饰,均未蒙面,不过左登峰并不认识他们, 

    左登峰率先逼出刀芒横斩三人,他愤怒之下出刀的速度极快,但是在刀锋所至三人都避开了,虽然躲避的姿势很是狼狈,却也还是躲开了, 

    “这三个也是高手。”左登峰暗自心道,rì本忍者在正常情况下不管男女都身穿忍者服,以黑白面巾蒙面,只有望月,猿飞,雾隐这一等级的一派宗师才可以以真面目示人,这三人衣着特殊,难道也是一派宗师,

    左登峰微微迟疑之际上方又有六人逐一落地,猿飞千代和雾隐风雷也在其中,另外七人对他们二人并沒有过高的礼遇,落地之后各自站位准备进攻,并不等待猿飞和雾隐的指示,这间接的表明了这七个人的地位并不低于猿飞千代和雾隐风雷, 

    一开始左登峰并未多想,但是这些人倨傲的神态和不同的衣着以及很大的年龄差距令他开始紧张,rì本忍者有十大流派,望月,猿飞,雾隐只是其中三个流派的领袖,另外还有七个忍者流派分散于rì本各地,这七个陌生人极有可能就是那七个流派的领军人物, 

    rì本十大忍者流派的高手倾巢而出,足见那鸟天皇对六阳内丹势在必得, 

    这九个忍者皆是全副武装,除了衣服和面巾,其他的忍者装备一样不缺,腰囊全是鼓的,不问可知携带着大量的暗器, 

    以一敌二左登峰有必胜的把握,以一敌三就有些勉强,而今直接迎战九个,绝对是凶多吉少, 

    即便如此左登峰还是出手了,灵气逼入刀身,催发刀芒横扫站在西侧的几名忍者,其中两名仓促避开,另外一名修为稍弱,被刀芒划伤了右肋, 

    左登峰这次出手有两个目的,一是确定这些人是不是十大忍者流派的高手,而今他得到了确切的答案,是, 

    他动手的第二个目的就是打开缺口离开这里,与这些人正面交手绝无胜算,况且伤害玉拂的望月明美已经死了,他沒必要跟这些rì本忍者拼命,这些忍者代表着rì本,应该由国家想办法來对付他们,轮不到他这个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多管闲事儿, 

    要杀这些人他毫无把握,但是要离开也沒人留得住他,缺口一开左登峰急速闪身而出,幻形诀接连施出,从容的掠进树林逃之夭夭……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四十一章 十大高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