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三十九章 诛杀望月

第三百三十九章 诛杀望月

左登峰闻言缓缓摇头,藤崎樱子说的不对,他并不是疯子,只不过所做的事情不被外人所理解,而他自己又懒得解释。 

    藤崎樱子骂完便往东去了,左登峰目视她离去,藤崎樱子走的很快,不问可知是回去搬救兵了,藤崎樱子可恶又可怜,寻找六阳内丹的任务本來是她们藤崎家族担任的,而今藤崎正男已死,改由其他家族接手,但是她并沒有离去,而是协助别人继续任务,其中不排除对家族声誉的维系,但是更多的还是对天皇的忠诚,左登峰很奇怪rì本那个鸟天皇是怎么将rì本人洗脑洗到这个程度的。 

    藤崎樱子走后,左登峰闭上了眼睛,他在估算另外那些rì本忍者到來的时间,藤崎樱子离开这里之后肯定会电话通知那些人,不出意外的话援兵很快就能赶來,而藤崎樱子本人打过电话以后极有可能会回到附近观察情况,倘若让她发现墓中的人已经死了,她就可能通知援兵不要赶來,也就是说留给他杀死望月明美的时间就是藤崎樱子打电话并返回这里的时间,这个时间不会超过一个小时。 

    一直目视着藤崎樱子离开,左登峰移步走向残尸寻找清水和食物,他寻找清水和食物是假,暗中以眼角余光偷偷观察东侧山峦是真,藤崎樱子不是笨蛋,她极有可能佯装离去然后回返,藏于暗处观察他的举动,一个人在沒人的时候所做的事情最能代表他的本质,也最容易暴露他的动机,故此左登峰要麻痹她,迷惑她。 

    二十分钟之后,左登峰停止了寻找,带着水壶和干粮回到了坟丘,藤崎樱子即便折回來观察也不会观察很久,因为她的同伙儿还在墓里,墓中空气倘若耗尽她们就会别憋死,藤崎樱子急于出去报信就不会多待。 

    或许藤崎樱子并沒有他想象的这么缜密,但他还是抱着小心为上的心理,最主要的是他也不急于动手,移开泥土进入陵墓用不了多长时间。 

    当兵的带的干粮是巴掌大小的白面饼子,干粮袋里的饼子大多沾上了鲜血,左登峰自里面挑出两个沒有沾血的缓慢咀嚼,这是战争年代,寻常农人都以红薯野菜果腹,稍微好过一点的会有玉米饼子吃,这些当兵的吃着白面饼子还不办人事儿,老百姓的粮食真是喂了狼。 

    脑子里浮现出狼的字眼儿,左登峰不由得想起了十三,十三目前位于甘肃和xīnjiāng交界处的密林中,距离此处有三千多里,他之所以沒有把十三接过來有两个原因,一是十三先前在沙漠里沒怎么进食,只是晚上抓几个蝎子和沙蜥,他想让十三趁此时机在树林中休养一下,第二个原因是主要原因,那就是他这次出來不但要与rì本忍者为敌,还要跟清凉洞府动手,全是硬茬,不能让十三跟着他冒险。 

    吃完干粮,喝水漱口,左登峰准备动手,此时洞口的死尸阵法还在起效,先前手榴弹爆炸并沒有令地道大规模塌陷,只是封住了洞口,左登峰走到近前探手延出灵气自下方刺入地道,闭目感知地道封堵的长度,片刻过后确定地道被泥土封堵的长度在五尺左右。 

    此时外面有月光,并不算很黑,而陵墓中绝对是漆黑一片,左登峰闭上眼睛是为了能够在进入陵墓的瞬间适应并看清里面的景物,虎翼他沒有携带,他要抓活的,一刀劈死望月明美太便宜她了。 

    左登峰虽然目前处于优势,但是要进入陵墓就是进攻的一方,进攻的一方本是占尽先机的一方,可是如果敌情不明就盲目进攻就成了劣势的一方,所以他必须在前期进行周密计算。 

    一旦移走地道里的泥土,空气会赶在他之前进入陵墓,望月明美在感受到异常之后一定会快速做出反应,所以缓慢潜入是行不通的,只能打闪电战,他先前曾经率队挖开过李建成的坟墓,虽然沒进入墓室却知道封土的厚度以及走向,在动手之前他闭目回忆着地道的长度,走向,以及宽度和高度,该怎么借力,该从哪里转弯,以什么方式在狭窄的地道中借力,进入墓道之后该如何动手等诸多细节全部想好之后,左登峰终于动手了。 

    《孙子兵法》有云,‘静如处子,动若脱兔,’指的就是军队指挥官前期的谋划需要周密,后期的行动务必迅速,左登峰以左手施出移山诀将地道中堆积的泥土抓出,与此同时身体前倾冲入地道并睁开了眼睛,中途右手在洞壁上快速借力加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冲进了下方的墓道。 

    墓道为南北走向,所用砖石材料与李元吉的墓葬相同,但是规格比李元吉的墓葬要高,墓道更宽,进入墓道之后左登峰立刻看清墓道东侧坐着几个人,望月明美正在jǐng觉的扭头南望,那满脸的肥肉和白粉先前只是令左登峰厌恶,而此刻则让他浑身颤栗,就是她给予了玉拂致命一击的。 

    左登峰是头下脚上进入墓道的,双手在墓道之中勾抓借力急速的冲望月明美扑去,人未到,玄yīn真气已经先行发出,rì本忍者jīng于五行遁法,倘若隐藏了身形就又要大费周章。 

    rì本忍者与中国的修行中人走的路子不同,她们的修为无法以淡紫,紫气,紫气巅峰这个标准來准确衡量,但是大致算來望月明美应该是高于紫气而低于紫气巅峰的,她的反应也极为迅速,眼见左登峰快速扑來立刻揉身而起,与此同时抽出武士刀双手持握径直前劈。 

    普通人如果遇到危险,第一反应就是逃走,修行中人克制住了这一心理,第一反应就是反击,左登峰不怕她反击,就怕她隐身,见状不但沒有避开反而加速前冲,玄yīn护手在发出玄yīn真气的同时抓住了望月明美的武士刀。 

    望月明美所用的武士刀所用材质极为特殊,但是在此之前她并不知道左登峰玄yīn护手的厉害,眼见左登峰徒手直迎她的武士刀,望月明美的肥脸上露出了残忍而诧异的惊喜,但是这种奇怪的表情在瞬间就变成了惊恐,因为左登峰绞掉了她的武士刀,玄yīn真气直接击中了她的左胸。 

    左登峰对自己的力度以及玄yīn真气的威力了然于胸,一掌过后立刻转身攻向另外两个尚未來得及起身的忍者,令他沒有想到的是二人竟然沒有丝毫的抵抗和反应,一动不动的被其震飞。 

    击中二人之后左登峰方才发现这二人的腹部分别插着一把武士刀,早已经气绝身亡,连肢体都已经僵硬,这一情形令他陡然皱眉,剖腹自尽是rì本忍者自杀的方式,毫无疑问他们是自杀的,而自杀的目的也不难猜测,就是为了节省墓道中为数不多的空气,以便于望月明美能撑到救兵到來。 

    中国也有丢卒保车一说,但是那些卒子都是被动舍弃的,像这种主动自杀将生的希望留给同伴,国人很少有人能做的到,但是小rì本儿做到了,这帮家伙为了完成天皇的任务已经丧失了理智,彻底疯了。 

    那个先前叫嚷着救命的老头儿也被杀掉了,是个六十多岁的庄稼汉,衣着很寒酸,脖子被砍断半截,鲜血流了一地。 

    墓道北侧五丈外是一道巨大的石门,石门已经被凿出了一处三尺见方的缺口,由于缺口太小,管中窥豹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左登峰并沒有进入陵墓一探究竟,而是探手将望月明美周身的衣物以及所携带的物品全部卸下,他将望月明美扒光是防止出现意外,因为他对rì本忍术不甚了解,必须防止望月明美脱逃或者设法向同伙传递消息。 

    扒望月明美衣服的时候左登峰感觉自己好像成了sè狼,一晚上就扒了俩,不过不扒也不行,这家伙会用毒,不能让她有藏毒的地方。 

    不过扒光之后左登峰就后悔了,望月明美整个儿就是一褪了毛的肥猪,最令他感到恶心的是这头肥猪还装出了梨花待雨的丑态。 

    “别恶心我。”左登峰反手一巴掌抡了过去,如果先前中毒的时候扒光她,都能当解药用了。 

    左登峰皱眉过后探手抓着她的发髻向外拖拉,望月明美是杀害玉拂的罪魁祸首,不能便宜了她。 

    走过几步之后左登峰放下望月明美走了回去,自死尸身上拔出了武士刀,将那两个剖腹自尽的忍者脑袋砍了下來。 

    望月明美此时肢体僵直,不能说话也不能移动,但是她能看到左登峰的举动,这一刻她害怕了,她知道左登峰之所以留着她是为了折磨她。 

    望月明美极为肥胖,左登峰好不容易才将她自地道中拖了出來,随后将洞口再次掩埋,抓起虎翼将望月明美带到了玉拂当rì藏身的山洞外。 

    “你们怎么对她,我就怎么对你。”左登峰冲望月明美开了口,玉拂身上一共有六道刀伤和一道致命的伤口,受伤的位置他记得清清楚楚。 

    望月明美闻言惊恐的看着左登峰,她很清楚自己大限将至。 

    左登峰不喜欢多说废话,抓起虎翼权衡力道,缓慢挥刀在望月明美身上划出了三道伤口,位置与玉拂受伤的部位完全相同。 

    “求求你,不要杀我。”望月明美疼痛难忍,求生的yù望终于让她呻吟求饶。 

    “我不能饶你,不过我可以给你个痛快。”左登峰沒有继续再割,反手砍下了望月明美的脑袋。 

    “知道我为什么给你个痛快吗。”左登峰平静的看着鲜血喷溅的尸身。 

    望月明美已经死了,自然不会回答他的问題,而这些话左登峰也不会说给活人听,“因为你给了崔金玉机会,让她证明了她有多爱我。”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三十九章 诛杀望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