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三十七章 血流成河

第三百三十七章 血流成河

长期以来左登峰一直是凭借玄阴真气对敌的,玄阴真气擅长打点,虽然也可以打面,对灵气的耗损却极为严重,而今有虎翼在手,这种情况得到了改善,杀戮速度更快,耗损灵气更少,一击必杀,没有活口。 

    洞口负责警戒的十几个日本忍者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的反应速度也很快,在受到攻击之后立刻开始防守并高喊示警。 

    左登峰并没有因为这些日本忍者的快速反应而对他们高看一眼,他甚至不在乎这些人是男是女,在他看来这些人都一样,只是一个被攻击的目标。他们即便修习过忍术,也只不过是一只比蚂蚁强大的螳螂,他们的防守和抵抗只不过是螳臂挡车。 

    不管是练武之人还是修行之人,在出招克敌的时候都有发声助力的习惯,怒吼可以震骇对方的心神,增强自身的爆发力,但是左登峰在杀戮的时候并没有发出声音,他心中极为平静,平静的犹如一堆燃尽的死灰,唯一的念头就是将对手杀掉,对手人数再多也不急躁,对手死相再惨也不心软。 

    转瞬之间洞外的日本忍者已经被杀掉大半,剩下的几人开始逃跑,这一幕令左登峰微微发笑,原来日本忍者也怕死,只不过装英雄而已。 

    豺狼虽然打不过老虎,却能延缓老虎的进攻速度,可惜这些日本忍者在左登峰眼里连豺狼都算不上,一群螳螂是拖延不了战车的移动速度的,顷刻过后十几个日本忍者尽数倒地,其中五人是全尸,左登峰在杀他们的时候刻意改削为刺,为的就是留下他们的全尸布阵使用。 

    由于战斗在极短的时间内结束,陵墓里的众人并没有来得及赶出来救援,左登峰快速将那几具全尸扔到洞口的上下左右,具体的抛扔位置在他动手杀人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尸体落于既定位置,阵法立刻成形并起效,将洞内众人尽数困住。 

    左登峰对自己的阵法非常自信,困住洞口之后缓慢的一呼一吸,随即冲向不远处的那些工兵。做事应该头脑清晰,条理清楚,顺序正确,必须将这些士兵尽数杀死才能进入陵墓攻击敌酋,如若不然,这些小卒子就有可能堵住洞口,将他困在墓里。 

    这些工兵手中只有铁锹搞头,并无枪支,但是这些并没有令左登峰心慈手软,,当兵吃饷为的是保家卫国,但是他们拿着军饷却并没有保家卫国而是为虎作伥,人的义务和权力是均等的,国家没有给他左登峰一分钱的饷银,所以他没有义务为国家而战,而世人也不能以对错谴责他,只能说他觉悟不够。而这些当兵的是拿了钱的,享受权利的同时就应该肩负起义务,但是他们并未肩负义务,这就是他们的取死之道。 

    手持虎翼,所到之处碎尸乱飞,在追杀这些工兵的时候他刻意将虎翼的刀锋下移半尺,没有砍掉他们的脑袋,而是自胸脯区域将他们斩断,如此一来他们在临死前就要比日本人承受更多的痛苦,左登峰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砍飞脑袋会有大量鲜血喷出,有可能弄脏他已经污秽不堪的袍子。 

    负责挖掘的工兵很快被尽数杀掉,他们的四散而逃起不了任何的作用,左登峰在五台山下曾经以一己之力冰封上百修行中人,这些工兵的速度不可能快过那些武林人士。 

    将工兵杀掉之后左登峰停了下来,当初在五台山上他曾经说过自己的原则,无惧万夫所指,但求问心无愧。这一刻他在反问自己这些人到底该不该杀,他们是不是真的罪该当死。 

    人都喜欢为自己找借口,左登峰也同样如此,他知道自己无法免俗,所以他才停了下来,他在反省自己的借口是不是自欺欺人,这可是一千多条人命,没有足够的理由,单凭一己恶念就杀这么多人,到底是对还是错? 

    他在第一时间内排除了对错这个概念,因为世间的事情没有对错,站在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善恶标准,太极图阴阳双分,无人能说出阳鱼和阴鱼哪一个是正义哪一个是邪恶。随即他又排除了道德一说,所谓道德是由儒释道三家留下的言论对人造成的影响,这三家的言论就都完全正确吗,不是的,三家都有其缺陷,儒家看不起女人,认为女人不能与男人平起平坐。释家寄希望于来世,认为万般皆为虚幻,父母妻儿亦是虚幻。道家将人分为三六九等,尊卑有别,高高在上俯视众人。这三家的教义都有其缺陷,那他们对世人的影响也就不全对,由此衍生的道德标准也就无法确定是对是错。 

    春秋时期儒家昌盛,那是因为儒家号召世人乖乖听君主的话,他们的言论有利于君主奴役臣民,所以他们才昌盛。 

    秦汉时期道家为主流,那是因为那时候的君主普遍追求长生,想要通过供奉道家仙长,祈求灵药长生不老。 

    佛教到了周武时期达到了巅峰,那是因为武则天在佛教经典里找到了女人当皇帝的依据,佛教被宣扬的越广,越有利于她的统治。 

    左登峰久久伫立没有移动,此时外围那些负责警戒的士兵已经开始向这里靠近,但是他仍然没有动,他必须过自己这一关,如果过不去,就不能杀这些人,不然心里会一定会杂乱。 

    片刻过后,左登峰笑了,他终于想通了,阴阳双鱼一般大小,明示公平,公平有大有小,具体到个人就是不辜负对自己好的人,不放过对自己坏的人,一个和尚念经十年不一定比的上官府当众枪毙一个犯人对世人的警示效果。 

    心念至此,左登峰施出身法提刀迎向众人,这些人必须杀,不杀了这些人,这些人就会反过来杀了他。 

    包围圈目前还未缩小,左登峰快速的冲进了人群,逼出刀芒大肆砍杀,步枪擅长的是远距离攻击,贴身肉搏跟烧火棍差不了多少,由于这些士兵是聚在一起的,每一次挥刀都有人成片倒下,片刻过后左登峰找到了更为快捷的杀戮方法,以灵气逼出刀芒,延之不收,自包围圈外围疾掠环绕,一环过后,场中活人所剩无几,但凡还能移动的纷纷四散逃开,左登峰提刀追撵,一炷香之后场中再无活人,残尸遍地,血流成河,夜幕笼罩,死寂一片。 

    这些当兵的腰上都挂着手榴弹,左登峰拾捡了几枚走回李建成陵寝被挖出的洞口外,此时洞内的火光已经熄灭了,他所布置的阵法并不能彻底阻隔空气,洞内的火是被日本忍者熄灭的。 

    洞口高一丈,宽两米,斜行向下,与当日被挖开的李元吉的坟墓走向相同,由于盗洞有转折,在上面看不到墓里的情况。 

    “被活埋,被烧死,被炸死,三种死法选一样?”左登峰踩着一具尸体开口说道,阵法隔绝声音,只有这样声音才能传进去。 

    他这句话是以日语发音的,话音刚落,洞内传来了一句愤怒而绝望的巴嘎雅路。 

    左登峰闻声没有立刻回应,而是侧耳倾听着洞内的呼吸声,呼吸声一共有五道,根据呼吸的频率以及轻重来判断,里面有一个硬茬,三个高手,还有一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 

    “我让你离开中国,你为什么不走?”左登峰以汉语发音,洞内有一道呼吸他是熟悉的。 

    “藤崎家族永远效忠天皇。”藤崎樱子的声音从洞内传来,虽然被困,她的声音仍然充满了恨意,因为左登峰是杀害她哥哥的凶手。 

    “你有没有参与围攻玉拂?”左登峰闭目发问。上次来的时候他并没有发现藤崎樱子在场。 

    左登峰问完,藤崎樱子并没有立刻回应。 

    “你出来吧,我还放你走。”左登峰平静的说道,他了解藤崎樱子,倘若她参与了不会不敢承认。 

    “天皇陛下的武士不需要敌人的怜悯。”藤崎樱子尖叫回应。 

    “好汉救命啊。”就在此时一道苍老的声音自洞内传出,此人并无修为,言语之中带有陕西本地口音。 

    “你的同胞在我们手里,杀了我们,他也要死……”洞内传来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说的是日语。 

    “富士君,你不了解他,没有用的,他不会管这些。”藤崎樱子打断了那个男忍者的话。 

    “他们抓你做什么?”左登峰微感疑惑。 

    “他们要放我的血,快救救我呀,我不想死。”老头儿语带哭腔。 

    “你姓什么?”左登峰皱眉反问。 

    “老汉姓李,哎呀,别打我呀。”老头儿出言哀求。 

    左登峰闻言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儿,他没进过李建成的陵墓,但是他知道这处陵墓是袁天罡督工建造的,其中可能有某道机关需要李姓家族直系后人的鲜血才能开启,这个老头儿可能就是李家的后代。 

    “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考虑,一炷香过后我会炸塌墓道。”左登峰阴冷的说道,藤崎樱子的确了解他,那个老头儿根本就不足以要挟他,而他本身也并不想进入陵墓,毕竟袁天罡曾经留下大量的黄金给他,二人之间有超越时空的默契存在。 

    此外他之所以要放藤崎樱子离开是因为他内心充斥着寂寥和孤独,孤独到不忍心杀掉任何一个他熟悉的人,即便这个人是他的敌人……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三十七章 血流成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