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残阳如血

第三百三十六章 残阳如血

辰州派北侧是大片的森林,北掠数百里后左登峰离开既定落线折向西北,中午时分到了庸国古城的遗迹处。 

    他到这里来纯粹是碰运气,但是他碰上了,九阳猴真的在天坑中间的孤峰上,不过此时它的猴毛已经不再是金黄色,而是与普通猕猴一样的灰色,这是失去内丹的后果。左登峰发现它的时候九阳瘊正在孤峰上垂头丧气的晒着太阳,猴毛打卷,精神萎靡。 

    玉拂给他的两枚内丹其中就有九阳猴的一枚,通过这一点来看玉拂在西安跟他分手之后还是回了一趟湖南的,只不过没有进自己的屋子,取了九阳猴的内丹就离开了。玉拂当日是如何让九阳猴吐出内丹的左登峰并不清楚,但是他可以想象到玉拂索取九阳内丹时的心情。 

    左登峰放走老大的时候其实已经做出了选择,他能成全老大,自然也会成全九阳猴。 

    “九儿,出来。”左登峰将虎翼留在天坑东侧,自己绕道了天坑西南,孤峰是歪向此处的。 

    九阳猴闻声抬头看了左登峰一眼,随即闭上了眼睛,它对左登峰并无好感,另外它之所以回到这里是因为这里虽然是囚禁它的地方,却有其衍生的毒物可以保护它,它喜欢到处乱跑,被局限在这里令它极为沮丧。 

    “这是你的内丹,给你。”左登峰自怀中掏出了那枚黄色的内丹冲九阳猴晃了晃,随即提气轻身掠向孤峰。 

    孤峰虽然歪斜,上面的桃树却仍然旺盛,左登峰在九阳猴身边落下,抬手将那枚内丹递给了它。 

    九阳猴见状立刻探手抓过了那枚内丹,微微闻嗅过后快速的塞进了嘴里。 

    “是玉真人让我还给你的。”左登峰伸手指向东南方向。 

    九阳猴听得懂人话,闻言抬头望向东南,转而抬起双手冲左登峰作了个揖,这还是它头一次冲左登峰表达善意。 

    左登峰探手摸了摸它的脑袋,揉身而起掠回崖壁,带上虎翼再度北掠。 

    连续的长途奔袭是极度耗费灵气的,先前从玉门关狂掠而回令左登峰灵气大损,至今没有彻底恢复,因此在北上的途中他放慢了速度,一边赶路一边捏诀聚气。 

    夜幕降临之时,左登峰来到了湖北的北部,此时已然是秋季,夜晚着实有几分凉意,由于要静心凝练灵气,他便没有在乡镇歇脚,而是在深山之中落脚歇息。 

    毫无疑问他现在已经是顶尖高手,不论身法还是灵气修为都是修行中人的翘楚,但是没有人知道他的难处,时至今日他的练气法门都有问题,紫阳观的聚气指诀聚敛的是外界灵气,必须经过自身的真元灵气加以淬炼才能成为精纯的灵气,这一过程他使用的仍然是炼血化气的法门,玉衡子当日废除他的修为点破了他的关元穴和天枢穴,令他无法聚气行气,也就是说行气法门废了一半,他就在此基础上融合了紫阳观的聚气指诀,说好听点儿叫融合两家之长,说难听点就是东拼西凑,不伦不类。 

    山中有庙,左登峰就在一处破庙栖身,这处破庙只剩下了半间正殿,他没有生火,安静的盘坐练气。 

    深山出现庙宇看似蹊跷,细想下来也不蹊跷,因为历朝历代都有向佛向道的人进深山寻仙访道,也有想要避世的人进山隐居,这个隐居听起来很悠远很宁静,但是大部分人隐居一段时间就跑出去了,无他,山里太寂寞了,还有豺狼虎豹,也不安全。人跑了,住的地方自然就留下来了。 

    上半夜一切正常,三更刚过,他就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左登峰闻声皱起了眉头,这里不应该有人。 

    皱眉细听,发现脚步声比普通的脚步声要轻,而且很碎,片刻过后一个年轻的女子提着灯笼走了进来。 

    深更半夜,荒山野岭的破庙里出现女子定是妖物无疑,这个女子长的很俊俏,穿着明清时期的长裙,挽着发簪,身材高挑,手里提着一个纸灯笼,走近之后站立于左登峰五步外冲他吃吃的发笑。 

    度过紫气天劫的人体内灵气暗藏天雷之威,妖物是不能靠近的,但是修行中人也可以自行决定是发出气息还是收敛气息,左登峰练气的时候是收敛气息的,故此这个妖物幻化的女子才敢大胆走近。 

    那女子冲左登峰笑,笑的诡异而瘆人左登峰平静的打量着这个年轻的女子,此女面色煞白,双眼无神,脸带腮红,发髻双分,手里提着的灯笼清楚的写着一个奠字,这分明就是一个死人。 

    “不要飞蛾扑火,走吧。”左登峰出言说道。这个女人是死人无疑,但是她不是僵尸,因为她没有尸变的征兆,所以左登峰很好奇这个死人是如何移动的。 

    年轻女子闻言没有说话,而是伸出右手指了指左登峰放于旁侧的虎翼。 

    左登峰见状微感疑惑,但是沉吟片刻便恍然大悟,这个女尸身上有臊气,很可能是被什么动物控制的,也就是通俗所说的附体,虎翼煞气弥重,阴性动物可能对它感兴趣。 

    “走吧。”左登峰摆手开口。 

    年轻女子闻言还是没有离开,而是提着灯笼嘿嘿干笑。 

    “滚。”左登峰森然开口,也幸亏是他这种有灵气修为的人,换做常人深更半夜遇到这么个东西,吓也吓死了。 

    女子眼睛直盯着虎翼,摇晃着灯笼龇牙阴笑。 

    对于不听吓唬的,左登峰从不客气,抓起虎翼逼出刀芒直接削掉了她的脑袋。 

    脑袋掉后,女尸腔子里并没有鲜血喷出,尸体也没倒地,左登峰感觉诡异,竖过刀锋又是一刀,直接将那女尸左右分尸,女尸死去多年,胸腔已经空了,里面盘踞着一只黑毛黄鼠狼,已然被他这一刀给劈死了。 

    若换做旁人,定然会事过云消,但是左登峰感觉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看来这把红色的虎翼有着某种奇怪的能力,至于到底是什么还得经过验证才能下定论。 

    此时他已经运功完毕,天上挂着明月,秋风习习,正是赶路的好时机。 

    次日正午,左登峰再次回到了陕西西安,他并没有急于去周陵,而是在西安吃饱喝足才赶往周陵,周陵外围仍然有着大量的部队在负责警戒,外围警戒距离周陵还有将近十里,日本人到底是如何跟国民党狼狈为奸的他不清楚,他也不需要清楚,因为蒋介石能跟日本进行丧权割地的“桐工作”接触,国民党就没什么干不出来的。 

    外围警戒既然还在,那里面的挖掘工作肯定还在进行,也就是说日本人应该也在那里,想及此处,左登峰便没有前往周陵附近,而是快速的在外围忙碌,他要布置阵法将这片区域困住,然后进去瓮中捉鳖,除恶务尽,报仇也是这样,但凡参与挖掘周陵的都是日本忍者的同伙,一个也不能放过。 

    布阵的方法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需要根据地势地形以及山川流水等因素综合考虑,这里的地势与边陲小镇不同,那里所用的方法到了这里就不能起效。不过左登峰此时对于阵法的理解已经极为深刻,虽不能说是炉火纯青却也到了驾轻就熟的境地,微一沉吟之后他便想到了对策,当日在边陲小镇他用的是胡杨树,到了这里就可以改用桃树枝,桃树为阳木,走八阵图的路子,恰好困的是活人。 

    桃树并不难找,傍晚六点,阵法布置完毕,封锁的是十里范围的区域,由于范围太大,加上此处龙气并未彻底枯竭,因此这处阵法并不能长时间的起效,最多只能撑上三个时辰,也就是说到了晚上十二点阵法就会失效,六个小时,足够了。 

    日本忍者也同样精通阴阳五行,他们的忍术就是根据阴阳五行参研出来的,这处阵法虽然很大却并不算玄妙,不排除有高手能发现阵眼所在的可能,沉吟再三,左登峰将阵法彻底封死,并未留下阵眼,也就是说一旦进入了阵法范围,他也出不来。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是将阵法里的人全部击杀,次要目的是防止外人进入阵内增援,他曾经见识过大炮的厉害,至今心有余悸。 

    布起阵法之后左登峰圈绕到了周陵东侧,阵内的人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困,依然各司其职,他大致数了数,负责警戒的士兵至少也有一千人,应该是一个团的兵力。 

    当年石友三火烧少林寺,铁鞋杀了一个营,这一次他要杀上一个团,连带那些日本忍者,一个都不能放过。 

    此时挖掘工作已经停止,北侧李建成的坟墓被挖出了一个大洞,负责挖掘的工兵都在洞口百步之外休息,陵墓附近有十几个日本忍者警戒,他们都穿的中国人的衣服,但是背后的武士刀表明了他们的身份。墓洞里面传出了火光,这表明高手全在陵墓里。 

    此时已经接近六点半,太阳还没彻底下山,左登峰沉吟片刻决定天黑以后再下手,于是便找到了前几天玉拂藏身的山洞想要暂时歇脚,但是进入山洞之后地上已经干了的大片血迹和那根遗落在原地的定魂法阵令他在瞬间失去了理智,快速转身走出山洞,踏地借力掠进了周陵。 

    周陵东侧就是阵法的边缘,进入阵法之后左登峰并未怒吼扬威,而是极速冲到陵墓近前挥刀枭首,血映晚霞,残阳似血……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三十六章 残阳如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