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无限杀机

第三百三十五章 无限杀机

左登峰的声音很平静,但是很阴冷,不带丝毫的感情,此语一落,库房周围的上百人鸦雀无声。 

    “你们都有父母,都有妻儿,我不想枉杀无辜,指出刚才是谁喊的,不然你们全得死。”左登峰再度开口,这句本是威胁的话令他情绪极度低落,别人都有的偏偏他没有。 

    “手里的家伙干什么吃的,给我毙了他。”一个歪戴警帽的马脸汉子高叫着冲左登峰开了枪。 

    他用的是手枪,距离较远,左登峰并没有闪避,子弹也没有打中他。 

    国人行事只要有牵头的,其他人胆子就壮,这个马脸汉子可能是个当官的,他率先开枪,那些喽啰立刻跟着射击。 

    左登峰见状不再犹豫,晃身而下,挥刀杀戮。 

    这些人使用的步枪大部分是汉阳造,非常的粗劣,打一枪就需要拉一次枪栓,不过他们并没有机会开第二枪,即便是第一枪也是胡乱开的,第一次用刀左登峰并不习惯,因为挥刀需要后扬手臂,会减慢他进攻的速度和频率,但是很快他就找到了诀窍,将灵气灌注刀身,逼出红色刀芒成片挥砍。由于这把刀的质地极为坚硬,以灵气逼出的刀芒并不长,只有不到两丈,但是这两丈的刀芒却与刀身有着相同的锋锐,片刻过后,场中已无活人,亦无全尸。 

    “不要试图影响我!”左登峰竖刀胸前森然开口,这把怪刀沾血之后煞气更重,竟然开始微微抖动,这轻微的抖动迫使左登峰加大力度才能抓稳它,而加大力度会令人对自身的实力产生极大的自信,由此滋生出更重的杀意,正如孙奉先先前所说,这是把邪器。 

    但是很快左登峰就发现并不是这把刀影响了他,他心中的煞气比这把刀承载的煞气更重,刀身抖动只是感受到了他心中的煞气而产生的共鸣,也是遇到知音的激动。 

    驻足片刻,左登峰离开库房走向旁边的行署,这里是伪政府办公的地方,他要杀了这些人,因为他们全是汉奸,都在为日本人充当走狗。 

    行署办公的地方院墙很高,墙上有铁丝网,这种保护措施这次不但没有起到保护的作用,还阻断了他们逃跑的路径。 

    行署有办公人员八十余人,这些人左登峰一个也没有放过,即便他们苦苦哀求,即便他们无力抵抗。 

    人都有自我保护自我开脱的潜在意识,这些人也不例外,他们乞命的理由不尽相同,上有父母赡养,下有子女抚育,亦或许被逼无奈委曲求全,亦或许心在曹营心向正义,但是这些理由都不被左登峰所接受,他看待问题虽然偏激却直透本质,这些人手脚健全,即便种田也饿不死他们,看似冠冕堂皇的借口背后是贪慕虚荣和好逸恶劳。 

    以父母子女为乞命借口更是不被接受,人生在世的确不是为自己而活,三成为父母,三成为子女,还有四成是为自己和爱人而活,自己和爱人永远占大头。这还是好人的标准,那些没有责任感的为自己而活的比重还要更大。 

    杀完这些人左登峰生出了去鬼子军营杀戮一番的念头,但是想了想又没有那么做,杀鬼子不如杀汉奸,如果国人无人敢当汉奸,日本鬼子早就被打跑了。 

    再度沉吟之后左登峰连汉奸也不想杀了,国民政府对他薄义寡恩,没必要让国民政府无端受益。 

    回到落脚的地方,孙奉先正在院子里等他,在见到他手中的怪刀时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左真人,这把刀您从哪里得到的?”孙奉先皱眉发问。 

    “虎头铡刃口融化之后自然成形。”左登峰看了正屋一眼,确定玉拂无恙。 

    “您看。”石几上放着几本书,孙奉先手里还有一本,他随手向后翻了一页,将书递给了左登峰。 

    左登峰探手接过,发现孙奉先看的是一本民国早起刊印的《古今兵器大全》,当铺承接典当五花八门,朝奉必须博古通今,知晓众物,因此当铺里有这本书也不出奇。 

    孙奉先让他看的这一页没有图案,只有一段文字,记载了夏朝时期的三把邪器,分列十大名刀的三四五位,其中位列第四“虎翼”的描述与他得到的这把怪刀一模一样。 

    “我原本还想请铁匠师傅按照这上面的形状加以复原,没想到竟出了这么神奇的事情,我能仔细看看这把刀吗?”孙奉先面带喜色,他并没有把握请来的铁匠能造出令左登峰满意的利器。 

    “原来这把刀叫虎翼。”左登峰放下书籍点了点头。 

    在获得了左登峰的同意之后孙奉先拿起了石几上虎翼,但是入手之后马上惊叫着撒了手。 

    “怎么了?”左登峰探手接住了虎翼。 

    “很难受。”孙奉先抚摸着胸口惊魂未定。 

    左登峰闻言笑了笑,没有问他到底为什么难受,这把名为虎翼的怪刀是一把充满煞气的邪器,其中蕴含的煞气带有强烈的恶性气息,谁拿了都不会感觉舒服。 

    “我找人打造一把刀鞘。”孙奉先换了个位置,坐到了左登峰对面。 

    “不用,我坐会儿就得走了。”左登峰摆手说道,这把虎翼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工具,没必要花时间装饰。

    “我让人准备晚饭。”孙奉先转头寻找伙计。 

    “免了,我过段时间要去新疆,甘肃有没有你的分店?”左登峰出言问道。 

    “那里比较偏僻,只有两家,还不是金泽九州的铺子,不过我能做的了主,怎么了?”孙奉先问道。 

    “帮我搞一批枪支弹药,我要用。”左登峰出言说道,即便得到了兵器他也不敢再掉以轻心,这次必须全副武装的进沙漠,确保万无一失。 

    “这个简单,要什么我都能搞到。”孙奉先立刻点头答应。 

    左登峰闻言微微皱眉,他只是不想在这些琐事上亲自动手lang费时间,所以才拜托孙奉先,没想到孙奉先答应的这么利索。 

    “时局不稳,军阀混战,他们的日子都不好过,很多连军饷都发不起。要不这样吧,也别枪支弹药了,我想办法让他们派支部队过去。”孙奉先出言笑道。 

    “能行吗?”左登峰皱眉发问。孙奉先虽然聪明,但他终究年轻,年轻人难免好大喜功。 

    “您交代的事情我还没办砸过吧?”孙奉先正色开口。 

    “那好,派三百人去玉门关等我,要好兵,配上好枪,子弹和手榴弹多带,那种迫击炮也带上几门。”左登峰沉吟片刻点头说道。他本不喜欢聚众行事,但是帮手越多难度就越小,lang费的时间也就越少。 

    “半个月内一定到位。”孙奉先出言笑道,他是发自真心的笑,他虽然不知道左登峰心里想的什么,但是他知道左登峰的行事风格,左登峰绝不会亏待他。 

    “三天之后我会去西安,然后在西安逗留一段时间,半个月正好。”左登峰沉吟片刻开口说道,日本人现在正在挖李建成的坟墓,五天之内他们绝对打不开,因为墓室里的机关极有可能是无法使用外力强行开启的。此外玉衡子两次现身都在周陵附近,这说明清凉洞府离周陵不会很远,到时候连日本人带清凉洞府一锅端了。

    琐事交代完毕,左登峰与孙奉先道别,扛着黄杨木床直下湖南。登封距离辰州派所在的湘西有两千里路,左登峰酉时出发,半夜时分来到了江畔,此时的大桥都有军人把守,不过对于左登峰来说有人把守和无人把守没什么区别。 

    天亮时分,左登峰来到了辰州派所在的山峰,到了这里他开始踌躇了,很难想象辰州掌教,也就是玉拂的师兄看到玉拂成了这般模样会有何反应犹豫再三左登峰只能硬着头皮上山,依礼通报,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辰州掌教虽然无比震惊,在反应过来之后却并没有责骂他,问明事情的经过之后便默默的将他带到了玉拂的房间。

    陈掌教并未进入玉拂的房间,而是在外等候,左登峰独自将木床扛进了房间。 

    房间里还保持着原貌,地面和桌子上有着少许浮尘,这表明玉拂当日离开之后并没有再回来,而是直接去了茅山和圣经山。此外房间里的浮尘也说明玉拂的闺房平时外人是不可进入的。 

    由于陈掌教等候在外,左登峰就没能在房间里久留,安置好玉拂之后便走了出来。 

    “陈掌教,玉真人的床帏周围被我布起了紫气屏障,不要移动她。玄阴真气可以保她半年之内无性命之虞。”左登峰冲陈掌教稽首开口。 

    陈掌教闻言无语点头,由于玉拂比他小十几岁,又是个孤儿,一直以来他对这个小师妹都是疼爱有加的,而今小师妹成了这般光景,他心中的悲痛不言而喻。 

    “陈掌教,打伤玉真人的凶手还在陕西,我去杀掉他们,同时寻找医治玉真人的方法,事情一了我会尽快赶回来。”左登峰冲陈掌教道别。 

    “无量天尊,左真人也要多加保重。”陈掌教稽首回礼。 

    左登峰闻言黯然点头,步行离开道观之后改用身法向北疾掠,他去西安的动机简单而坚定,杀掉日本忍者,铲平清凉洞府!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三十五章 无限杀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