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再归原形

第三百三十四章 再归原形

库房里没有窗户,霉气很重,东西放着成排成列的架子,这些架子上下五层,颜色泛红,一看就有些年头了,这里应该是前清时期存放库银的地方。 

    架子上大部分都是空的,只有为数不多的一些大洋和地方货币,不问可知有价值的东西全被日本人给搬走了。库房地面上落满了灰尘,一道脚印自库房门口延向库房东南角落,在此之前孙奉先曾经找人确认了三口铡刀就在这里,这道脚印想必就是那个传出消息的人留下的。 

    左登峰迈步走向东南角落,东南角落也有木架,但是由于湿气较重,木架已经腐烂并塌掉了,这堆杂物有着新鲜的翻动痕迹,杂物下方出现了一件很大的器物,通体泛着绿色。 

    抬手挥飞杂物,三口铡刀出现在了左登峰的面前,这三口铡刀大小相等,长五尺八寸,高一尺三,为铜制,连带基座每一口铡刀都有五六百斤重,铡刀一侧是握把,另外一侧分别为龙头,虎头,狗头形状。 

    这三口铡刀是当年开封府用来行刑的刑具,距今已经有近千年的历史,由于杀人太多,它们自身所含的阴气极重,这一点左登峰并不是感觉出来,而是凭借周围的环境判断出来的,屋顶并未漏水,而东南方向的墙壁上有着很明显的水渍,在房间不漏水的情况下,湿气只能是阴气造成的。 

    端详片刻之后左登峰探手抓着狗头铡的铜把将铡刀拉开,铡刀的刀身也是由黄铜打造的,过重的湿气令刀身上长满了铜绿,唯独刃口部位没有锈蚀,白光森然,刺眼生寒。 

    左登峰蹲下身打量着狗头铡的刃口,果然发现有镶嵌融合的痕迹,伸手抚向刀锋,一股杀气立刻自指尖传至七窍神府,左登峰的阴阳生死诀已废,敏锐的直觉已经消失,感觉与正常人无异,即便如此他还是感觉到了极重的杀气,这是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很凶残,很杂乱。触摸着刀锋,左登峰感觉到呼吸不畅,这种不畅并不是因为他驾驭不了,而是不合拍,不喜欢,这口铡刀缺乏大气沉稳,太吵闹,太肤浅。 

    兵器与人的心灵是相通的,狗头铡给他的感觉很不好,因此左登峰立刻舍弃了它,转而拉开了虎头铡,虎头铡的的刀锋并不是白色的,而是奇怪的红色,这种红不是鲜血的艳红也不是朱砂的暗红,而是一种介乎紫色与红色之间的红,红的深邃而诡异。 

    左登峰打量了片刻再度探手抚上了刀锋,这一次他感受到的不是杀气而是煞气,虽然煞气与杀气都是一种不良气息,却有着本质的区别,杀气很尖锐,很明显,很轻浮。而煞气相较之下则显得很深厚,很凝重,狗头铡的杀气给他的感觉就像一个街头泼皮,可以因为口角而大叫着与人动刀子,而虎头铡给他的感觉则像一个冷酷的杀手,平静的出刀安静的离去。 

    第三把铡刀是龙头铡,拉开之后刃口为黑,探指其上左登峰立刻皱起了眉头,刀身传来的是一种枭霸的魔气,这股魔气令他在顷刻之间滋生出了争霸九州,奴役天下的豪气,但是这股豪气虽然高亢却不浑厚,过于邪恶,邪到足以影响使用者的神智,邪到足以令他忘记初衷。 

    片刻过后左登峰皱眉收手,历朝历代皆有能人,这三口铡刀的出现并不是哗众之举,而是有高人刻意为之,这三口铡刀的刃口用的是上古三大邪器,在杀人的时候能够将人的魂魄一并斩杀,涤荡乾坤,不留后患。

    三者对比,左登峰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虎头铡,虎头铡威力巨大,且暗合他的心意,最主要的是他能驾驭的了它,倘若非要用那龙头铡,后果就是被它影响,杀伐无道。 

    由于刀身上有着明显的衔接痕迹,左登峰发出玄阴真气试图将刃口上的金属冷冻下来,但是凛冽的玄阴真气过后刃口的红色金属并没有自刀身脱落,左登峰环视左右,找到一铜棍敲打,可是任凭他如何敲打,刃口的红色金属就是不与刀身分离。 

    虎头铡的重量有五六百斤,扛这么个大家伙跑上三百里肯定很累人,还有就是孙奉先找来的铁匠敢不敢融化虎头铡还是个问题,要知道木匠,铁匠,瓦匠等手艺人都是非常信邪的,最好还是能将这块金属自铡刀上剥下来单独带回去。 

    犹豫片刻,左登峰戴上了纯阳护手,侧身探手发出了纯阳真气。 

    纯阳真气与玄阴真气是相对的,玄阴真气可以冰魂冻魄,纯阳真气可以烬骨成灰,铜的熔点在一千度左右,纯阳真气可以轻松的将它融化掉。 

    但是诡异的情况发生了,左登峰发出纯阳真气之后最先融化的并不是铡刀的刀身,而是刀身前端的刃口,这一情形令左登峰陡然皱眉,因为按照正常的规律来说密度越大的金属熔点越高,说通俗点儿就是越硬的金属越难被融化,这块金属熔点如此之低,质地岂不是很软。 

    刃口的红色金属虽然出现了融化的迹象却并没有自刀身上滴落,而是一直依附在铡刀的刀身上,左登峰见状加大了灵气的催发,温度一高,红色金属快速融化,片刻过后终于自刀身上垂了下来。 

    红色金属早于刀身融化令左登峰皱眉,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令他倒吸凉气了,融化的红色金属并没有杂乱的滴落,而是在刀身之下缓慢的凝出了刀的轮廓,片刻过后彻底成形方才脱离了铡刀刀身落到了地上。 

    虽然事出蹊跷万分诡异,左登峰却并未忧虑,这种看似诡异的现象其实可以用科学来解释,有些金属是有记忆的,以软剑为例,平日里缠在腰间,在需要的时候抽出来还会自动伸直。这把刀所用的材质不是寻常的金属,记忆功能也不是普通金属所能比拟的。 

    这个解释看似合理,实际上仍有难以解释之处,一是这块金属到底是什么材质,它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特性,这一点左登峰找不到答案。第二就是倘若这块金属有着记忆功能,那它出现之初就应该是一把刀的形状,这是天意还是巧合。 

    左登峰有寻根究底的习惯,但是他的思维转动的极快,有线索可供分析的时候他可以快速的得出答案,当线索不足是个死胡同的时候他能快速的回头,因此当他想不出答案的时候就没有再去想,而是快速探出右手发出玄阴真气给那把怪刀降温,这一举动类似于铸剑师给刀剑淬火,不同的是铸剑师傅们一般使用冷水,而他用的是玄阴真气。 

    玄阴真气的温度比冷水更低,众所周知淬火时水温高,淬出来的刀剑韧性就大,但是锋利程度相对不足。如果淬火时水温过低,刀剑会很锋利,但是韧性不足,很容易折断。历朝历代的铸剑师都在寻找两者之间的平衡点,找到了这个平衡点就是铸剑大师,找不到平衡点就是普通铁匠。 

    左登峰虽然懂得这个道理却从未亲手实践过,他并不知道怎样的温度合适。但是他有他的想法,这把怪刀熔点很低,这表明它韧性极强,既然如此它就应该有强大的承受能力和可塑性,心念至此,左登峰毫无保留的发出了玄阴真气,以极低的温度为怪刀淬火。温度越低,淬出来的刀就越锋利。 

    玄阴真气温度极低,淬火在片刻之内完成,待高温散去,左登峰延出灵气抓起了那把怪刀仔细端详,这把刀重七斤左右,刃长三尺,柄长六寸,加在一起三尺六寸,也就是一百二十公分,比普通的刀长出少许,刀厚两分,宽两寸,护手左右各长出半寸,这样的刀身比日本人用的武士刀要宽,比普通的刀要窄。 

    普通砍刀前端用铁较多,为的是增加砍剁时的力度,但是此刀前端并非寻常砍刀那种大头,而是略显修长,前端三分之一处刃口下方宽出后端刃口六分,这一结构有利有弊,弊端是砍剁时力度不足,优点是一旦被其砍中,在回刀的时候可以额外加重六分,也就是两公分的伤口深度。 

    所谓的弊端对普通人来说是弊端,但是对左登峰来说并不算毛病,因为他灵气充盈,不缺力度。而额外加深的两公分深度正是他喜欢的,俗话说动手不留情,留情不动手,一旦动刀就是要置人于死地。这把刀本来就不是给普通人用的,最适合他这种高手持握。 

    左登峰并没有通过砍剁来测试这把刀的锋利程度和韧性,因为他可以通过将灵气灌入其中感应它的品性,这是一把煞气深重的刀,也是一把安静阴暗的刀,若长期佩戴定然会令人心中一片灰暗,但是左登峰内心已然灰暗到了极点,这把刀符合他的心境又不至于左右他的本性。 

    短暂的停留之后左登峰撕开麻袋以麻布将刀包好,抬手移过附近的杂物盖住了三口铡刀,转而将诸多木架推倒,他不希望别人知道他带走了什么。 

    做完这些左登峰迈步走出了库房,库房周围围满了巡警,但是在见到左登峰出来之后呼啦一下全散开了,这个世界上传播的最快的就是消息,他前日在少林寺的所作所为早就传遍了河南全境。 

    左登峰环视左右,旁若无人的凌空西去,直待他离开,行署库房才传来了喊叫声,“左登峰抢了行署的三万大洋,快抓住他。” 

    这声喊叫令左登峰猛然皱眉,也不知道是哪个贪官污吏亏空了公款趁机栽赃他,三万大洋一千五百多斤,他怎么拿的动。 

    左登峰生平最讨厌别人冤枉他,闻声立刻转身掠回了库房,“刚才谁喊的?”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三十四章 再归原形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