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古都开封

第三百三十三章 古都开封

开封,宋朝,三把铡刀,这三条线索一出,左登峰立刻猜到孙奉先说的是包拯的龙头,虎头,狗头三铡,这三把铡刀是开封府行刑的器物,上铡皇亲,下铡草民。 

    “那三把铡刀原本就是邪器,被打成铡刀之后又杀人无数,是真正的大凶之物,您如果嫌它不吉利,咱就另想别的办法。”孙奉先命伙计撤走残羹剩饭,改换水果点心。 

    “吉利,哈哈哈,我这一辈子就不知道什么叫吉利。”左登峰大笑出声。 

    “左真人,咱们年纪相仿,您也一直拿我当朋友,我很想知道您都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孙奉先趁着酒劲大胆发问,他是个接受过严格教育的富家子弟,有今天的成就得益于家庭的熏陶,也得益于自己多年的努力,所以他明白每个成功者的背后都有一段艰辛的努力,他很好奇是什么令左登峰拥有了今天的修为,但是他问这个问題也不是单纯的好奇,另一个目的是想通过酒后的畅谈拉近二人的关系。 

    “你最好不要拿我当朋友,不然你离死就近了。”左登峰抓着酒壶站起身向房间走去,留下了目瞪口呆的孙奉先在石几旁尴尬不已。 

    左登峰选择了沉默,他沒有向孙奉先说出自己的事情,但是孙奉先的问題令他在心中将往事又回忆了一遍,幼年丧父时生活的拮据,得罪胡茜被撵进深山的无奈,巫心语辞世时的撕心裂肺,四年以來的艰辛危险,被俘押解时遭受的虐待,玉拂的遭遇铁鞋的离去,金针银冠的袖手旁观,这些全都令他气怒不已。 

    “滚开。”恰好此时一棵高大的石榴树挡住了他的去路,左登峰气怒之下抬手延出灵气将那棵石榴树连根拔起甩飞了出去。 

    偌大的石榴树被左登峰扔出了院子,院外随即传來了房屋倒塌的声音和惊恐的叫声,孙奉先见状急忙跑出去善后,他发现左登峰真喝多了,不然不会歪出三四米走到石榴树旁,这种情况下还是离他远点儿比较安全。

    扔飞石榴树,左登峰再度向前走,他的酒量也就一斤左右,在不使用灵气缓解酒力的情况下喝了两斤多已经醉了,但是他很喜欢这种感觉,因为他终于不清醒了,不清醒就不用去思考,不清醒就沒有痛苦,不过不清醒也带來了副作用,那就是分明看着大门就在眼前,却怎么也走不进去。 

    等到孙奉先赔了事主房钱回到院子里的时候,女裁缝已经跑到了院子里,正屋的墙上有个大洞,左登峰抓着酒壶直挺挺的躺在正屋的地板上。 

    “东家,现在怎么办。”周主事皱眉打量着屋里的左登峰。 

    “衣服补好了吗。”孙奉先并沒有搭理周主事,而是转头看向女裁缝。 

    “还差点儿。”女裁缝面sè煞白,先前左登峰移飞大树,破墙而入她都亲眼看见了,此刻吓的六神无主。

    “你还回正屋,尽快补好,补好之后不要离开,天亮以后你再走,酬劳十倍支付,其他人退出后院,谁也不准进屋。”孙奉先沉吟片刻冲二人下达了命令,他不是不想去扶左登峰,而是不敢进屋,玉拂的衣服在修补,这表示屏风后面玉拂是沒穿衣服的,如果有男人进了正屋,左登峰醒后一定会杀掉他们。 

    女裁缝尽管吓的六神无主,却仍然进了屋,她的工钱是两块大洋,十倍支付就是二十块,这个险值得冒。

    酒jīng并不能令一个紫气巅峰的高手彻底不省人事,他听到了孙奉先的话,也明白孙奉先之所以高价留下女裁缝是为了等他醒來之后向他证明沒有其他人进过房间。 

    次rì清晨,左登峰醒了过來,站起身走到桌旁喝水。 

    “衣服补好了。”女裁缝见左登峰站了起來,急忙将补好的衣服递了过去。 

    “谢谢。”左登峰检查过后很满意,这个女裁缝可能是给官宦人家做衣服的,缝补的衣服几乎看不出痕迹。 

    “您的衣服要不要缝补。”左登峰的一声谢谢令女裁缝不再那么紧张。 

    左登峰沉吟片刻脱下了道袍,取出里面的东西将道袍递给了裁缝,先前在沙漠里的时候道袍后背再度破损,此时已经破的不成样子,不补就沒法儿穿了。 

    脱下袍子之后左登峰上身是**的,他的上衣已经为叶飞鸿包扎了伤口,女裁缝惊愕的看着左登峰,沒脱袍子的时候看不出左登峰的身形,他脱下衣服之后女裁缝才发现他很瘦,她不敢想象这么瘦弱的人会有那么厉害的本事。 

    “要不要先浆洗一下。”女裁缝回过神來出言问道,一件四年沒洗的衣服可想而知会脏到什么程度。 

    “别洗。”左登峰拿着玉拂的衣服走进了屏风后面。 

    看到玉拂的一瞬间左登峰感觉到了踏实,她还在,只不过醒不过來而已。 

    但是这种踏实又让左登峰有了强烈的负罪感,这对巫心语不公平,厚此必然薄彼,很难做到绝对的公平。

    “你们在我心中同等重要,我沒有辜负她,也不会辜负你。”左登峰看着玉拂低声开口,之前他从未将玉拂与巫心语放在同等位置,但是在他回返山洞见到玉拂要散功自爆的那一刻起,玉拂与巫心语就平起平坐了,她们都是可以为心爱的男人付出xìng命而不求回报的女人。 

    左登峰亲手为玉拂穿上了衬衣和道袍,小心的将她抱进了黄杨木床,木床里有柔丝锦垫,玉拂躺卧其中既不拥挤也不空旷。 

    随后他抓过玉拂的手腕,闭目感知其体内的yīn寒之气,玄yīn真气入体除非有纯阳真气解救,否则很难自体内祛除,这几天玉拂体内的yīn寒之气流失的极少,即便不加以补充,半年之内也不会流失殆尽。 

    在裁缝为他缝补衣服的时候孙奉先为他送來了衬衣鞋子并更换了洗澡水,裁缝走后左登峰洗澡更衣,头发已经很长了,左登峰沒有理发的心境,便自行挽了个道士的发髻,他要去湖南辰州派,样子不能太过狼狈。 

    由于玉拂已经穿戴整齐,午饭便在正屋进行,还是左登峰和孙奉先,本是主人的周主事又沒捞着上桌。 

    “我查清楚了,那三把铡刀就在开封行署的地下库房里,你去了开封到那里的分店,会有人给你带路。”孙奉先出言说道。 

    “那三把铡刀也算是文物了,能保存下來着实不容易。”左登峰出言说道,中国的文物在清末民国遭受了两次洗劫,一次是八国联军在清朝末期干的,第二次就是眼下,rì本人对中国的文物很感兴趣,正在大肆掠夺并运回rì本。 

    “据可靠消息,行署库房里有价值的东西已经被rì本人搬走了,那三把铡刀由于太过邪气,也沒什么价值,他们就沒动。”孙奉先提壶为左登峰倒茶。 

    “一把铡刀够吗。”左登峰再度发问。 

    “应该够了,我也沒亲眼见过那三把铡刀,不过我听说那三把古代的邪器被打造成了铡刀的刃口,如果你能将它们剥离下來就沒必要将整个铡刀都带回來。”孙奉先一上午的时间做足了功课。 

    “吃完午饭我就过去带回來。”左登峰冲孙奉先指了指桌子上的菜,示意二人动筷子。 

    “那里是伪zhèng fǔ办公的地方,有不少巡jǐng看守,最好还是晚上去。”孙奉先出言提醒。 

    “我要什么东西还用偷偷摸摸。”左登峰挑眉冷笑。 

    “那是,來,尝尝这清蒸鲂鱼,这是河南名菜,我也是头一次吃。”孙奉先拿起筷子岔开了话題。 

    “铁匠什么时候到。”左登峰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味道鲜美,鲂鱼是淡水鱼类,在他老家也有,但他沒见过两三斤的。 

    “我已经派车去接了,明天早上差不多能到。”孙奉先开口回答。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午饭他沒有碰酒壶,只是单纯的吃饭。 

    “最多一个时辰我就回來。”左登峰简单的吃了几口放下筷子向外走去。 

    “好,我从外面等你。”孙奉先见状急忙跟了出來,反手关上了房门。 

    左登峰见状冲孙奉先赞许的笑了笑,其实玉拂的黄杨木床已经被他布置了紫气屏障,根本就沒人动的了。

    左登峰沒有隐藏身形,径直在后院凌空望东而去。 

    三百里路不消半个时辰便急速赶至,不过他的速度再快也沒有电话的速度快,找到当铺时,带路的人已经等候多时。 

    开封为七朝古都,是一座规模很大的城市,清明上河图所画的就是宋朝时期开封的景象,如果沒人带路,单是寻找行署库房就得浪费不少时间。 

    开封也被rì本鬼子占了,不过此时rì本对华政策已经变了,不再一味的烧杀抢掠,而是改为了假意安抚,墙上到处写着大东亚共荣的口号,这一情形的本质就是先揍你一顿,让你知道他的厉害,然后装好人,培养国人的奴xìng。 

    虽然rì本鬼子沒安好心,但是在这种政策的作用下开封沒有遭到战火洗劫,表面上一切正常。 

    行署是鬼子搞的汉jiānzhèng fǔ,行署的办公地点位于市中心,库房就在行署右侧,周围有着大量的jǐng察站岗,jǐng察是伪zhèng fǔ所属,地位比二狗子还低,除了好事儿什么事儿都干。 

    一直困扰着左登峰的是如何处置巫心语和玉拂的关系,对于其他事情他依然明睿干脆,进入公署库房之后有阻拦他的就会被他毫不留情的杀掉,胆小逃走的他也不会去追赶。 

    行署库房是一处南北坐落的大房子,东西长达三十几米,青石瓦房,包铜大门,门上有锁,上下三道,搞的很是正规。 

    这样的大门自然挡不住他,单手移飞大门之后,左登峰迈步走进了库房……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三十三章 古都开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