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冰魂冻魄

第三百二十九章 冰魂冻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左登峰愕然发问,巨大的变故令他处于极度的茫然之中。 

    “我做了我一直想做的事情,但我修为不足,不但没帮到你还给你添了乱,你不要怪我。”玉拂微笑开口。 

    “怎么搞成这样?是谁伤了你,金针银冠呢?”左登峰快速上前抓过玉拂的手腕,发现她的脉搏已然弱不可见。 

    “他们有顾虑。”玉拂缓缓摇头。 

    左登峰闻言心中猛然一沉,玉拂的言外之意是她曾经去请二人帮忙,但是二人并没有出手相助。 

    “明净呢?”左登峰快速的解开了玉拂的道袍,发现她里面仍然穿着护身金甲,但是她金甲保护的只是要害部位,其他没有金甲保护的地方至少也有五六道伤口,最为严重的是左侧腋下,一把日本武士刀自腋下直没入体,这种短把的日本武士刀左登峰曾经见过,知道它的长度,根据刀身长短以及入刀的部位来看,这一刀已经刺中了玉拂的心脏。 

    “铜甲被你们逼入黄浦江之后并没有死,回到蒙古之后习练了一种邪术,率领门下喇嘛前往少林寺寻衅,明净大师要回去护寺,是我让他走的,不要怪他。”玉拂转头冲正在检查她伤势的左登峰笑了笑。 

    左登峰闻言没有说话,匆忙延出灵气去检视玉拂的经脉,当触及心脉的时候发现心脉已经彻底断裂,左登峰直接懵了,心脉主神气,此脉断裂,生机便绝,没救了。 

    “不对,不对,阴阳生死诀可以以副经代替主经行责,不应该这样。”左登峰连连摇头。玉拂所习阴阳生死诀行走的是十二正经,倘若心脉受创,其他十一条经脉可以分担行使心脉机能,这也是阴阳生死诀被称为生死诀的原因,但是玉拂的其他几条经络竟然毫不起效。 

    “我本不想叫你回来,但我想见你最后一面,你不要怪我,我只是想救你。”玉拂微笑垂泪。她也是修行中人,自然知道自己大限将至。 

    “玉衡子什么时候来过?”左登峰浑身颤抖,虽然玉拂没有多说,但是他仍然敏锐的察觉到玉拂除了任督二脉之外的其他经络全部被人以灵气封堵了,那种暗藏在玉拂体内的灵气他很熟悉,正是清凉洞府掌教玉衡子的。 

    “昨天夜里,明净大师离开之后,日本人到来之前,他并没有废除我的修为,只是取走了属于他们自己的东西。”玉拂缓缓摇头。 

    “我一定要杀了这个牛鼻子,平了他的清凉洞府。”左登峰咬牙开口。先前在取得木兔内丹的时候他曾经迎战终南山众道人,那次他刻意误导众人他所使用的是阴阳生死诀,他的本意是引玉衡子出来然后报当日之仇,但是他忽视了一点,那就是当时玉拂也在场,结果玉衡子真的被引出来了,没找到他,却找到了玉拂。先前那群日本人中只有望月明美一个人是高手,此人的修为在三大忍者中是最弱的,倘若玉拂修为无损,即便不是她的对手也可以全身而退,玉拂落到今天这个下场,玉衡子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只是想救你,没想到搞成了这个样子,我想你活着。”玉拂探自怀中拿出了两个小巧的铁盒放到了左登峰的手里。 

    左登峰逐一掀开,发现两个铁盒里存放的是一黄一黑两枚内丹,黄色的内丹无疑是那只九阳猴的,黑色的内丹应该是李元吉墓中的那只土狗所有。 

    玉拂跟九阳猴的感情如同他跟十三的感情,玉拂做出这样的抉择定然极为艰难,这样的抉择也说明了他在玉拂心中是何等重要。 

    拿着这两枚内丹,左登峰首先想到的是他第一次看到玉拂的情景,那时候九阳猴蹲在她的肩上,玉拂白衣赛雪,美若天人,可是眼下她已经油尽灯枯,命不久矣,这一切都令左登峰感觉那么的不真实。 

    “我不舍得你。”玉拂伸手抱住了左登峰柔声开口。 

    “我该怎么办?”左登峰茫然开口,他非常清楚心脏受损是无法可医的,而且玉拂的情况也不允许移动。

    “你应该要我的,你为什么不要我?你为什么不要我?”玉拂言语之间流露出了无比的伤感和无限的留恋。 

    “我错了,我错了。”左登峰茫然回答,他失去了敏锐的感觉无法确定玉拂还能坚持多久,但是他知道玉拂坚持不了多久了。 

    玉拂没有再说话,抬头直视他,双眸之中柔情尽显,良久过后方才收回视线,“我想喝水。” 

    左登峰闻言没有动,玉拂此刻不能被移动,但是他也不放心将玉拂独自留在这里。 

    “我渴,西南三里之外有溪流,你快去快回。”玉拂展颜一笑。 

    “你等我回来。”左登峰见玉拂声音还算平和,便快速起身离开山洞向西南方向掠去,此时他处于极度的茫然之中,始终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三里并不远,左登峰一掠而至,但是这里并没有溪流,左登峰见状陡然醒觉,并未在山中寻找,而是急速掠回山洞,一进山洞就发现玉拂双目垂泪,结印丹田,白衣鼓荡,鬓发飘动,这是散功自爆的征兆。 

    “你干什么!”千钧一发之际左登峰来不及多想,倾其全力发出了玄阴真气,凛冽的玄阴真气在顷刻之间将玉拂彻底冰封。 

    “我该怎么办哪,我该怎么办?”左登峰上前抱起了已被冰封的玉拂,在此之前他并未落泪,但是此时此刻他忍不住眼泪滂沱,因为他彻底读懂了玉拂的心意,实际上玉拂并不是口渴,只是要谴走他,三里之外也并没有水,三里只是安全的距离,玉拂之所以要散功自爆是担心他会使用辛苦寻到的六阴内丹来救自己,她不愿争夺原本属于巫心语的东西,她至死都不想自己所爱的男人为难。 

    玉拂从未对他说过爱字,但是玉拂用行动向左登峰表明了她的感情,她不想眼看着左登峰死去,所以她在没有帮手的情况下独自寻找六阳内丹,她的爱是不求回报的,她与巫心语同样伟大。 

    左登峰心中除了无尽的悲伤还有满腔的怒火,他恨玉衡子,也恨日本人,但他最恨的还是老天,他本已命不长久,却还要承受这无法承受之重。巫心语死去的时候他已经尝到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而今还要再承受一次,从今以后玉拂也无法再跟随着他,慰藉着他了。 

    良久过后左登峰探手抱起了玉拂,由于他回来的及时,玉拂已经被玄阴真气冻住,玄阴真气有冰魂冻魄之功,玉拂此刻处于生机停滞状态,只要找齐六阴内丹,她就有生还的希望。但是六阴内丹只能救一个,也就是说巫心语和崔金玉他必须辜负一个,而且不管活下来的是谁,这个人都要承受无尽的痛苦,因为他也快死了。

    左登峰抱起玉拂之后,玉拂身上的金甲开始脱落了,这些金甲是靠灵气吸附在身上的,主人失去了灵气,金甲就会脱落。 

    左登峰茫然的脱下袍子兜起金甲,然后抱着玉拂走出了山洞,虽然此时秋意甚浓,山中却任然有秋虫鸣叫,左登峰抬头望天,良久过后平静的说了一句***。 

    这句话说完左登峰感受到了莫名的寒意,这股寒意并非来自于外界,而是来自于自身,铜甲曾经被他和铁鞋追的投江,此人目前已经练成邪术前往少林寺寻衅,他去少林寺不排除耀武扬威,但是主要目的还是报仇,说白了就是冲着铁鞋去的。少林寺若不是告急,铁鞋也不会抛下玉拂赶回河南,铜甲诡计多端,心机深重,而铁鞋疯疯癫癫,二者若是动手,铁鞋必败无疑。 

    “对不起,我错了,我不骂你了,你就给我留个朋友吧。”想及此处,左登峰抱着玉拂急速南下,事情一桩接着一桩,他不但没有休息的时间,甚至连悲伤的时间都没有。 

    左登峰没有去周陵,因为仇人跑不掉,当务之急是救下铁鞋,铁鞋虽然疯癫,却是他唯一的朋友,他目前已经处于理智崩溃的边缘,倘若铁鞋出了事,他就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路过一家棺材铺的时候左登峰踹门而入,以棺木承载了玉拂,但是随即他就将玉拂从棺材里抱了出来,他对这种黑色的棺材有着强烈的恐惧,玉拂不能躺在这里,因为她还没死。最终他只是用白布包起了玉拂的护身金甲,然后抱着玉拂上路。 

    路过一家当铺的时候左登峰再度闯了进去,拨通了孙奉先的电话,命他通知河南分店连夜赶制一件可以供人躺卧的箱子,用最好的材料,不能透风,也不能像棺材。 

    挂上电话左登峰随即向东南疾掠,先前的一路狂奔已经令他疲惫不堪,玉拂虽然魂魄仍在,却也跟死了差不多,巨大的变故令他神志不清,此刻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安静的待着,但是不能,他还得连夜赶赴河南去帮助铁鞋。 

    西安到登封有一千多里,由于要过河,左登峰耽误了不少时间,凌晨三点方才赶到了少林寺后山,抬头上望发现少林寺区域灯火通明,就在左登峰驻足喘息之际,一条巨大的绿色毒蜥从他身旁急速跑过,快速向山顶跑去。 

    这条毒蜥左登峰认识,它是老大衍生的毒物,它本应该在三江并流区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受到了老大的驱使,抄水路赶来增援的。 

    糟了,出事了,一定出事了……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二十九章 冰魂冻魄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