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法针定魂

第三百二十八章 法针定魂

左登峰此时怒火中烧,如果骆驼没有被抢走,他就可以利用骆驼将巨蝎拖回边陲小镇,到了那里杀死尾随而至的阴属火蛇就不是难事了,这群马匪的出现全盘打乱了他的计划,令他功败垂成,徒劳无功。 

    片刻过后左登峰急掠而至,此时是黎明时分,马匪都在躺卧休息,在左登峰靠近驼队的时候一头骆驼发出了叫声,左登峰循声而望,发现那匹叫着站起来的骆驼正是他先前自沙坑里抓出的那头。 

    骆驼的叫声惊醒了沉睡的马匪,但是他们并没有紧张,因为左登峰背着叶飞鸿,两人都没有带枪。 

    “马爷,这脸上有疤的小妞儿就是在水井子开枪的那个。”有眼尖的马匪第一时间认出了叶飞鸿。 

    被人称为马爷的是一个介于四十到五十岁之间的彪形大汉,穿着马裤和坎肩,身形高大,胳膊粗壮,长着一个上窄下宽的鸭梨脸,此刻正手捏下巴打量着左登峰,确切的说他没有打量左登峰,他打量的是叶飞鸿露出来的大腿。 

    “马爷,兄弟们又要跟您沾光了。”一满嘴黄牙的喽啰面露yin光的拍着马屁。沙漠里女人难见,遇到年轻女人如同天降元宝。 

    “这趟出来的值,哈哈哈哈。”马脸阎王闻言双手掐腰张嘴大笑,他们压根儿就没将左登峰放在眼里,因为左登峰很瘦弱,也没有携带武器。 

    “你们拦路打劫我不管,你们杀生害命我也不管,但是你们不该抢我的东西。”左登峰走到骆驼旁边放下了叶飞鸿。 

    左登峰说完之后马匪们愣住了,片刻过后发出了哄堂大笑,在他们看来左登峰在痴人说梦,被饿糊涂了,渴傻了。 

    左登峰懒得与这些马匪lang费口舌,放下叶飞鸿之后就动手了,淡紫灵气的时候他就已经可以一敌数十,而今要杀掉这些马匪更是不在话下,加上有十三相助,三分钟不到马匪就没有站着的了,十三杀了七八个,他并没有杀人,他选择了更有难度的,全部打断四肢,留他们在沙漠中等死。 

    “咱们现在有了给养,也有了骆驼和手榴弹,要不要再回死树林去?”叶飞鸿整理弹药的同时高声问道,周围全是马匪绝望的哀嚎和痛苦的惨叫。 

    “它现在已经有了防备,去也没用了,先出去吧,等我把外面的事情办完再回来。”左登峰将食物和饮水架上了驼背,马匪的惨叫和哀嚎浇灭了他心中的怒火,心情逐渐归于平静。 

    片刻过后,二人驱赶着驼队离开,什么都没给马匪留下,他们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该想到早晚会有这样的下场。 

    叶飞鸿骑在骆驼上在前面引路,在此之前她一直认为左登峰骨子里是善良的,但是此时她不再这么认为了,左登峰踩碎马匪腿骨和臂骨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面对着对方的哀求他报以的不是手下留情而是森然冷笑,左登峰的心理承受能力远超常人,行事丝毫不受外界因素的影响。 

    随后就是快速赶路,两日之后,二人距离小镇已经不足百里,就在此时情况忽然出现,左登峰察觉到了丹田气海之中传来了一丝炙热,急忙闭上眼睛感受气息来源。 

    “怎么了?”叶飞鸿见左登峰神色有异,急忙出言发问。 

    “你把骆驼带回去,我会再回来。”左登峰猛然睁开眼睛抬手将十三抓上肩头,随即踏地借力急速东进,丹田炙热是因为承载着他一息灵气的纸符被烧掉了,换言之就是玉拂在召唤他。 

    气息感应终究不是电报电话,左登峰无法准确的判断玉拂遇到了什么事情,但是最大的可能就是玉拂遇到了危险,因为玉拂焚烧纸符的位置在陕西周陵附近。 

    左登峰目前已经位于戈壁滩,有了坚实的落脚之处,风行诀施出追风赶云,风驰电掣,事实上他此刻一头冷汗,幸亏他舍弃已经到手的毒物而离开了沙漠,不然就算感受到玉拂的求救也无法及时前往援救。他的担心有一部分是出于后怕,也有一部分是担心玉拂的安全,玉拂的位置在周陵附近,这表明他先前猜测的完全正确,玉拂的确是寻找阳属地支了,周陵的两座陵墓里都是阳属地支,而且陕西不是日占区,正常情况下玉拂会率先选择那里动手。 

    左登峰急催灵气快速飞掠的同时也在猜测玉拂会出现什么危险,斟酌再三感觉有三个可能,最好的情况就是玉拂在探墓的时候被袁天罡的阵法困住了,如果是这样玉拂等人短时间内还是安全的。 

    第二个可能就是玉拂在那里遭遇了敌人,这种情况看似凶险,实际上也有一线生机,因为他事先将铁鞋派出去寻找玉拂了,玉拂即便叫不动金针银冠,身边也应该有铁鞋,铁鞋可以帮助玉拂是一个方面,最重要的一点是铁鞋会告诉玉拂他目前正在茫茫大漠,玉拂在知道这一情况之后就应该知道他无法在短时间内赶回去,倘若真的是这样,玉拂在发出求救信号的时候就会给他留出回返的时间。 

    第三个可能是他最不想看到的,那就是玉拂已经出事了,这个可能并非他胡乱猜测,因为玉拂知道他正在沙漠中寻找阴属火蛇,也应该知道忽然求救有可能打乱他的计划,但是她还是求救了,这表明事情已经很严重了,如果事实真的是这样,后果就不是他能承受的了。 

    左登峰目前在新疆境内,要横穿甘肃才能回到陕西,紫阳观的风行诀是极为玄妙的轻身法术,在巅峰灵气的催动下一个小时的正常行进速度是三百多里,全力疾掠可以达到四百里,左登峰目前就是亡命的狂掠,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想的都是最坏的结果。 

    玉门关到新疆和甘肃的边境还有很远,左登峰与叶飞鸿分手的时候是清晨时分,中午时分他就已经赶到了甘肃边境,到了这里他感到了疲惫,在路过一片森林的时候他卸下了木箱,将十三留于此处,这里人迹罕至,十三完全有自保之能。 

    轻装减负之后速度再为提升,他个子不高,体重很轻,加上恰好遇到顺风,时速接近五百里,这已经是修行中人所能达到的极限中的极限了,心跳开始急速加快,道袍上的纽扣全被刮开,脚上的鞋子每过一段时间就要更换一双,路过城镇的时候带起的气流会将路上的行人尽数拖倒。 

    在快速行进的同时左登峰不敢胡思乱想了,他为了加快速度而将高度降到了最低,几乎是紧贴地面,必须全神贯注的选择落脚地点和躲避迎面而来的障碍物。 

    凌晨出发,傍晚时分已经横穿甘肃进入陕西境内,一路上他都在捏着聚气指诀补充灵气,但是聚敛而来的灵气根本就不足以补充自身灵气的大量消耗,到了这里他的灵气和体力都近于枯竭,无奈之下只好停了下来暂作休息。 

    “大叔,给我来碗面条。”左登峰筋疲力尽的坐上了夜食摊的长条凳子。 

    “两毛,先交钱。”夜食摊的老板横了左登峰一眼,左登峰此刻是以麻绳捆着棉袄的,身无长物,夜食摊老板将他当成了乞丐。 

    左登峰闻言探手入怀摸出了一枚大洋扔给了老板,他已经很累了,不想跟这些人一般见识。 

    扔出大洋之后左登峰就闭上了眼睛,一松懈下来他就感觉周身疲软,但是他知道还有近千里的路要赶,不能松气儿。 

    左登峰对自己的情况最了解,他预计只需休息十分钟就可以令灵气有所恢复,前五分钟平息心跳,后五分钟吃饭喘息,但是五分钟过后夜食摊老板并没有将面条给他,而是给了后来的一位衣着光鲜的客人。 

    十分钟后,左登峰再度上路,夜食摊留下了两具尸体,不守秩序以貌取人是国人劣根性之一,此劣习当重惩。 

    晚上八点,左登峰赶到了西安境内,半个小时之后到了周陵附近,含有他灵气的符纸被焚烧之后会在他心中留下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到了这里他开始放慢速度回忆并查找符纸被焚化的具体位置。 

    令他没想到的是周陵附近有着诸多当兵的站岗警戒,周陵境内灯火通明,大量身穿军装的人在挖掘忙碌,在坟丘西南站着一群身穿便装的人,距离太远左登峰无法看全,但是他认出了其中一个肥胖的女人是日本三大忍者之一的望月明美。 

    这一幕令左登峰放下心来,看来玉拂叫他回来只是为了阻止日本人获得阳属地支。此时他对玉拂是心存埋怨的,他本无意寻找六阳内丹,即便日本人获得了也无所谓,因小失大召唤他急切回返,简直是不分轻重,本末倒置。 

    片刻过后左登峰根据感觉在周陵西北十里之外找到了一座低矮的山洞,还没进山洞他就感觉到了强烈的不祥,因为洞内并无呼吸之声。 

    左登峰快速闪身进入山洞,发现玉拂斜靠在北侧石壁上一动不动,面色极度苍白,白色的道袍已经被鲜血染红,在其右手旁有一小巧针包,针包已经被铺开,里面最长的那根法针不见了。 

    这一幕令左登峰瞬间感觉天地崩塌,玉拂此时的脸色与巫心语临终前是一样的,而且他曾经见过玉拂作法,知道那根法阵是定魂用的。 

    就在左登峰愕然呆立之际,玉拂缓缓抬手自脑后拔出了那根法针,冲左登峰浅然一笑“我以为等不到你回来了……”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二十八章 法针定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