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二十二章 以身犯险

第三百二十二章 以身犯险

蛇类捕食都是闪电突袭,它们在进攻的一瞬间速度是极快的,左登峰此举无疑险之又险,但是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 

    吃完东西是下午一点,未时是一天最热的时候,此时蛇类的行动最为敏捷,反应也迅速。而人类在暴热的情况下反应速度则会减慢,故此左登峰没有立刻前往死树林,他在等天黑。 

    有十三放哨,他可以手捏聚气指诀安心入睡,下午六点左登峰醒转,充足的睡眠令他精力充沛,此时中午所吃的食物已经消化了大半,解手过后背起木箱向死树林走去,此时他已经将自己调整到了最佳状态,也必须调整到最佳状态才能在阴属火蛇对其发起攻击的瞬间安全躲开。 

    他是步行靠近死树林的,此时已经是秋天,六点多钟太阳已经开始偏西,蛇类的视力并不好,一到晚上它们基本上就是瞎子,这也是左登峰选择晚上进入黑树林的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是十三曾经见过阴属火蛇,阴属火蛇也极有可能认识十三,夜间进入黑树林,阴数火蛇就无法看清十三的样子,而十三的气息也远不如三千年前强烈,想必那阴属火蛇认不出十三,如此一来也就不会出于对十三的忌惮而远远的躲开。 

    左登峰从南侧靠近死树林,一路上不时可见散落在沙漠中的森森白骨,倘若寻常人看到这些白骨一定会感觉毛骨悚然,但是这些白骨却令左登峰感觉到了踏实,因为白骨越多,正主儿藏身死树林的可能性就越大。 

    左登峰很快靠近了死树林,到了死树林附近,白骨反而减少了,这一情形也并不意外,因为不管是人还是动物都有标注领土的习惯,人会埋封子和界石,动物不会,所以它们就将被猎物的尸骨堆放到自己实力范围的边缘,以此警告外人不要靠近它们的领地,那些散落在外围的白骨起到的就是震慑外人以及标界领地的作用。

    到了胡杨树近前,左登峰停了下来,这里的胡杨树由于缺水已经全部枯死了,但是大体的轮廓还在,大大小小的胡杨树参次交错,进入树林的道路并不宽敞。火蛇脱离禁锢之后罗布泊区域逐渐变为了沙漠,火蛇一旦自由这里率先干燥,由此可以得出这片胡杨树是在火蛇脱离禁锢之前生长起来的,通过对它们的观察可以得出一个重要的结论,那就是这片区域原本就很少有人来。 

    失去了阴阳生死诀之后,敏锐的直觉也随之而去,左登峰站在树林之外没有任何的感觉,由于可以夜间视物,他连最基本的恐惧都没有,有的只是坚毅和执着,他知道里面有着强烈的危险存在,但是为了取得阴属火蛇的内丹,他毫无畏惧,六枚阴属内丹已得其四,再得一枚距离成功就只有一步之遥,这四年里他并没有因为走南闯北见多识广而淡忘自己的巫心语,他感动玉拂对他的陪伴,但是他一直没有与玉拂有肌肤之亲,这是他恪守的一条底线,这条底线的恪守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可以闭目撒手,坦然离去。 

    “十三,上树,记住,树上也不安全。”左登峰在树林边缘站立了片刻,转而冲十三下了命令。这些胡杨树虽然高达数丈,却并不能阻挡阴属火蛇的攻击,因为那家伙至少也有十丈长短。 

    十三闻言立刻跳上了外围的一棵胡杨,并快速的爬到了树梢,左登峰本想凌空环视观察,想了想还是作罢了,到了这里最好还是不要表现的过于厉害。 

    虽然胡杨树密麻交错,彼此之间却仍然有很多缝隙可供人行走,不过左登峰并没有进入死树林,而是在外围再次环绕观察,蛇类动物都有一条固定的出入路径,他要找的就是这条路。换做常人的思维,一定不会这么做,因为如果找到了火蛇进出的路径并顺之进入,无疑会正面面对火蛇,届时将无法偷袭,而且危险性暴增。但是左登峰有他的打算,他要找到那条火蛇走顺了的路径,正面与之为敌,堵住它走熟了的这条路,逼迫它往其他地方逃生,这些胡杨树虽然枯死却仍然坚硬,火蛇穿行其中定然会遇到阻碍,这可以为他出手制服那条阴属火蛇争取尽可能多的时间。 

    阴阳的平衡在所有事情上都有体现,在这件事上也不例外,左登峰用数倍的危险换取了较长的时间。 

    他走的很小心,因为那条阴属火蛇随时都有可能自树林里急速蹿出对他发起攻击,这是一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感觉,好在他在晚上可以清楚的看到树林里的情况,而胡杨林也并非毫无间隙,到了后期他开始加速环绕,半夜子时过后,他终于有了发现,在树林南侧边缘发现了一处疑似的蛇行通道,宽有数丈,类似的通道在死树林有很多,但是唯独这一条在沿途的树干下方有着圆滑的擦痕,胡杨树皮是很粗糙的,除非经过长时间的摩擦,否则不会出现大面积圆滑的擦痕。 

    再次环绕这一圈用去了左登峰五六个小时,结果这条疑似的蛇类通道就在自己右侧数里之外,之前的数百里全白跑了,这令左登峰微感恼火,但是他并没有后悔顺时针寻找,因为他在平时是以右脚借力的,倘若出现意外,右脚可以快速借力向外躲避,如果逆时针寻找,左脚就在靠近树林的那一侧,真的出现意外,会影响躲避的速度。他很想节省时间,但是前提必须保证自己的安全,他知道自己除了十三没有后援。 

    左登峰凑近最外面那棵胡杨树,仔细检查上面的擦痕,这些擦痕肯定是什么动物摩擦产生的,但是具体是什么现在还不敢肯定,而周围也没有遗落的蛇鳞,左登峰沉吟片刻抖动鼻翼深深闻嗅,并没有闻到任何的气味,沙漠里的气候很干燥,在高温的炙烤之下,气息很难被保留下来。 

    他仍然不甘心,自树干被摩擦的地方捏下了一撮木屑,放于左掌,然后倾倒少量清水,缓慢的将那撮木屑柔散,随后凝神感知左掌有无异常,经过凝神感知他没有发现有毒性存在,即便如此左登峰还是不放心,自怀中拿出一枚袁大头在左掌沾水揉搓,大洋分好多种类,有含银七成的,也有含银九成的,袁大头大部分含银九成,用来试毒还是比较准确的。 

    片刻过后,银币发乌,左登峰皱起了眉头,这条通道就是阴属火蛇常走的通道,胡杨树被摩擦的地方带有毒性就说明那条阴属火蛇的鳞片也是带毒的,鳞片带毒在蛇类之中极为少见。 

    左登峰皱眉站立足有半柱香的时间,他在发愁,蛇鳞带毒如何能够攀附攻击,好在他自身已经是三分阴阳的巅峰修为,对毒性有一定的免疫能力,此外玉拂临走时还送给他两枚解毒丹,倘若玉拂将四枚解毒丹都留给他,那他心中肯定会没底,但是玉拂只留下了两颗,那就表明这种解毒丹是极为罕见且炼制不易的,自身的免疫能力加上解毒丹药想必可以抵御住火蛇的毒性。 

    擦手过后,左登峰迈步向树林深处走去,树林之中并非毫无间隙,透过林间的间隙他可以清楚的向前看出很远。 

    在远离人群的大漠深处,走向藏有巨大毒物的树林深处,换成谁也会忐忑,左登峰虽然没有恐惧却很是紧张,这种紧张是莫名的,没来由的,他明白这种紧张会影响自己的反应速度,便通过步速和呼吸刻意调整,就在其心神逐渐归于宁静之际,树林深处传来了一声凄惨的叫声,叫声出现的非常突然,悲惨而尖利,余音瘆人,令人闻之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有舌头的动物都能发出叫声,但是只有人类才能发出连贯而不同的音节,鹦鹉八哥之属也可以,但是这鸟地方肯定没那鸟玩意,而且它们也发不出这么高的声调。 

    叫声是持续性的,由高到低持续了不到三分钟,叫声以“呀,啊”为主,并没有成句的词汇,因此左登峰第一时间就确定被杀的不是人类,而是那种跟人相似的类人生物。 

    中国的语言是最微妙的,“管中窥豹”形容的是人看问题不全面不客观。而“窥一斑而知全豹”形容的则是有些人能够以点推面,左登峰无疑属于后者,他通过这声惨叫不但确定了死的是什么东西,还反推出了不是阴属火蛇下的口。因为阴属火蛇体型巨大,能吞食骆驼,它要吞食类人生物直接就混沌吞枣了,被吃掉的动物根本就没空咿咿呀呀的叫唤。 

    步行的同时左登峰一直在思考倘若率先遇到那条阴属火蛇衍生的毒物该如何应对,如果表现的很厉害,会不会吓跑那条阴属火蛇。如果掉头就跑,也引不出阴属火蛇,沉吟良久,左登峰猛然福至心灵想出了一条妙计,地支对自己衍生的毒物都很眷恋,阴属火蛇衍生出的毒物是只怪蝎,如果能将那只蝎子搞个半死不活,或者像折腾金鸡衍生的巨蟹那样掰掉它的腿令它无法移动,就可以牵制住阴属火蛇,令它无法离开。 

    想到了这条妙计之后左登峰心中陡然轻松,就在此时他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微弱的沙沙声,此时十三已经跑到了前面在为他探路,后面怎么会有声音? 

    先前他一直在全神贯注的思考对策,注意力也大部分在前方,压根儿没有留意身后,身后传来的沙沙声虽然极为微弱,却持续而连贯,这是蛇类移动的特点。 

    危险出现的毫无征兆,左登峰情急之下来不及多想,行进的同时陡然横移三丈,随即扭头回望……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二十二章 以身犯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