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一十八章 暗藏凶险

第三百一十八章 暗藏凶险

“这里就是鬼门关了,休息一下吧。”叶飞鸿伸手指向北侧那处废弃的城堡。 

    “现在还不算很热,我想再赶一程,到了中午天热的时候咱们能找到休息的地方吗。”左登峰出言说道,离开西安前前后后已经半个多月了,事情八字沒有一撇,他有些焦急。 

    “能。”叶飞鸿和仇虎异口同声,仇虎虽然瘸了,但是在此之前也是沙漠里的向导,对沙漠同样熟悉。 

    “那就再赶一程。”左登峰牵着骆驼迈步向前。 

    “天亮了,不用再牵了,它自己会走。”叶飞鸿指了指第三匹骆驼。 

    左登峰闻言将缰绳甩给仇虎,后退几步站于实地,提气轻身拔高西望,向西就是茫茫大漠,只有一望无际的沙丘高低起伏。 

    片刻过后左登峰落回地面,骑上了第三匹骆驼,十三随之一跃而上。 

    仇虎一抖缰绳,头驼迈步向前,后面的骆驼缓步跟上。 

    “左登峰,咱要去哪里。”铁鞋自队尾快步走了上來,他之所以被左登峰安排到队尾是为了防止有恶狼追咬骆驼后腿。 

    “去沙漠深处的死树林寻找那条yīn属火蛇。”左登峰低头下望,为了防止骆驼走散,这十匹骆驼都是串在一起的,有四只骆驼驮人,其他的骆驼背上都有东西,铁鞋此刻在旁边步行。 

    “那条火蛇在死树林。”铁鞋追问。 

    “不一定,去了就知道了。”左登峰摇头说道,yīn属火蛇是不是在死树林他并不确定,只能说在那里的可能xìng大。 

    铁鞋穿的是矮帮鞋子,沒走几步鞋子里就灌满了沙子,便斜身掠回驼背磕倒了沙粒,沙漠也并非毫不承重,踩踏其上也能行走,但是每一脚都会下陷,踏足借力只能施出平时的三成身法。 

    沙漠里很静,只有骆驼行走在沙地上发出的沙沙声,左登峰并不是个健谈的人,坐在驼背上思考接下來可能发生的情况以及应对措施,仇虎的话也不多,但是男人婆叶飞鸿喜欢说话,在茫无边际的沙漠中行进人会产生无形的压力,与同伴交谈可以缓解这种无形的压力。 

    叶飞鸿一直缠着左登峰问东问西,她已经发现左登峰并不像他表现出的那么yīn冷暴戾,所以她根本就不怕左登峰。 

    左登峰不愿别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被叶飞鸿问的烦了干脆跟铁鞋换了位置,自己在队尾压阵,不过这个举动并不明智,因为铁鞋乐意与人交谈,把左登峰的情况竹筒倒豆子的跟叶飞鸿说了个一清二楚,叶飞鸿和仇虎知道左登峰为了一个死去的女人涉险跋涉了四年多,对他大为敬佩,这不是一般男人能做的到的,叶飞鸿虽然是个男人婆,但她也是个女人,看左登峰的眼神也不对劲了,重情若斯的男人足以令所有女人为之心动,哪怕他衣衫褴褛,哪怕他不修边幅。 

    这一情形令左登峰大为皱眉,但是也不能埋怨或者阻止铁鞋,铁鞋年纪比他大,对他有恩在前,在人前无论如何也得给他留下颜面。 

    “小心,有暗坑。”坐在第一匹骆驼上的仇虎忽然之间发出了一声高喊。 

    左登峰闻言急忙侧目前瞻,发现走在驼队最前面的那头骆驼已经陷进了一处沙坑,仇虎快速离开驼背向外翻滚,这处沙坑看似是平地,实际上下面是空的,倘若有重物踩踏其上,立刻就会陷进去。 

    左登峰和铁鞋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思维出现了短暂的停顿,在二人还处于茫然状态的时候叶飞鸿已经反应了过來,反手抽出背后的木柄长刀砍断了头驼与第二匹骆驼之间的绳索,防止陷进沙坑的头驼将后面的骆驼也拽进去。 

    铁鞋距离较近,反应过來之后立刻将仇虎抓离了危险区域,左登峰在驼背上微微借力掠到近前,发现在短短的顷刻之间那头骆驼的四肢已经整个的陷进了沙坑,此时仍然在快速下陷,那头骆驼感受到了死亡的危险,发出了无奈而凄惨的哀鸣。 

    左登峰曾经牵着这头骆驼走了一夜,它一开始并不听话,但是后期一直跟随着他走,这表示它相信他,左登峰从不辜负信任自己的人,哪怕对方只是一头不会说话的牲畜。 

    “紫气行法,御气移山。”危急关头左登峰來不及多想,双腿微蹲,探臂扬手,发出一股无形有质的灵气抓住了那头骆驼,随即怒吼出声,硬生生的将其自沙坑中拖了出來。 

    仇虎此时已经将驼队带到了安全区域,那头骆驼受惊过度,获救之后浑身颤抖,一时之间竟然无法站起。

    “哇,你好厉害。”叶飞鸿一开始是目瞪口呆,反应过來之后就想探手去拍左登峰的肩膀。 

    “别碰他。”铁鞋见状急忙阻止了叶飞鸿的举动,因为他注意到左登峰面红耳赤,鼻翼疾抖,这是行气偏差造成的后果。 

    铁鞋看的沒错,左登峰此刻的确气息出现了偏差,先前情势危急,他脑海里率先想到的是普通的隔空移物不足以将千斤重的骆驼自快速下陷的沙坑里抓出來,然后无意识的施出了截教紫阳观的御气移山诀,这一法门他还沒來得及彻底修正,仓促使用令得体内灵气脱离运行经络,上冲三阳魁首,命魂产生动摇。 

    左登峰对人体经络熟之再熟,第一时间找出了问題的所在,快速将那股岔乱的灵气自百汇向后引入玉枕,下行大椎,经由命门,下过会yīn,回归丹田,片刻过后,灵气归于平和,神识再度清明。 

    此时那头骆驼已经被仇虎重新捆回驼队,三人正在紧张的注视着他。 

    “阿弥陀佛,邪派法门害人不浅。”铁鞋见左登峰面sè正常,知道他已无大碍。 

    “这不是邪派法术,只不过行气法门不正确。”左登峰探手自怀中拿出了纸笔,快速的写下了对紫阳观御气移山诀的领会,先前之举犹如神农尝草,切身之痛也带來了真实的领悟,那中年道士将带脉的一处穴位说错了,实际上应该走冲脉,如此一來移山诀修正完善。 

    “这种沙坑经常出现吗。”左登峰低头看着已经被沙子填平的沙坑。 

    “也不是经常,运气不好就会遇到,这些陷坑从外面看不出异常。”叶飞鸿冲左登峰解释的同时也帮仇虎开脱。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相信你们,我也会保护你们。”左登峰正sè开口。 

    “我们真是跟对人了。”此语一出,仇虎和叶飞鸿立刻面露感激神情,左登峰将那千斤重的骆驼隔空抓出沙坑的情景他们都看见了,他们对左登峰敬佩的无以复加,这种佩服有一部分是对他的修为,更多的还是对他的人品,连头牲畜都不舍弃的人更不会舍弃自己的同伴。 

    收拾妥当之后四人再度驱使驼队向西行进,那只获救的骆驼仍然担当头驼的任务,走在驼队的最前方,这是仇虎的主意,按照左登峰的意思是希望那头惊魂未定的骆驼跟随在后面的,但是仇虎坚持让这只骆驼走在前面,原因是它大难不死,已经对暗藏的沙坑有了切身的感受,再有类似的情况它能够在第一时间发觉异常并绕行避开。 

    太阳升起之后沙漠里的温度开始升高,中午时分过高的温度令空气出现了肉眼可见的热浪,即便是坐在驼背上也感觉到炙热难当,四人之中只有左登峰沒有出汗,包括铁鞋在内的三人皆是汗流浃背,连骆驼也开始出汗。 

    “找背yīn的沙丘休息。”左登峰出言说道,叶飞鸿不知道多少度一说,所以她形容被晒热的沙子能捂熟鸡蛋,按照度数來说,中午时分沙漠里的温度至少达到了五六十度。 

    沙漠并不平坦,有高耸的沙丘,在沙丘背面有着不大的yīn凉区域,仇虎和叶飞鸿将驼队赶到背yīn处躲避酷热。 

    四人离开小镇之后一直沒有进食,歇脚之后纷纷拿出水袋和干粮,铁鞋将发烫的水袋递到了左登峰面前,他虽然沒有说话,但是脸上的坏笑却表明了他的意图。 

    左登峰见状冲其他二人招了招手,将他们的水袋也拿了过來,随即发出玄yīn真气予以降温。 

    “我进出沙漠有三四十回了,这次最舒服。”叶飞鸿出言笑道,在热的要死的环境下喝到冰凉的清水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还得走几天才能到。”左登峰岔开了话題。 

    “还得个五六天,咱们已经走的够快的了,你别着急。”叶飞鸿摆手说道。 

    左登峰闻言沒有再说什么,转而看向四周,骆驼都趴卧在地反刍休息,老大是水属地支,一进沙漠就沒了jīng神,老实的趴在铁鞋身边,十三正歪头打量远处一只小沙蜥,天气炎热沙子烫人,这只沙蜥懂得轮流抬起四肢为自己降温。 

    沙蜥的动作犹如跳舞,十三看的很是有趣,但是一条沙蛇自沙子下面蹿了出來咬住了蜥蜴,十三见状大为恼怒,快速跑了过去将那条毒蛇给拦腰抓断,做完这些又快速的蹦了回來,沙子太热,十三脚下的肉垫承受不住高温。 

    所谓背yīn面也只不过比有太阳的地方温度稍低一点,三四十度还是有的,铁鞋缠着左登峰非要让左登峰将他的水袋冻成冰球,以便于他抱着取凉,左登峰挑眉看了他一眼,满足了他的要求,随即又如法炮制的将另外二人的水袋冻成冰球,仇虎和叶飞鸿二人虽然跟随他时间较短,却也不能厚此薄彼寒了他们的心。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一十八章 暗藏凶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