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处世之道

第三百一十四章 处世之道

与壮汉同來的有三个人,这三个人眼见领头的被左登峰冻成了冰坨,连开枪的勇气都沒有,拉胳膊扯腿儿的抬着那彪形大汉夺门而出。 

    “你们去后厨躲着,不要出來。”左登峰转头看了一眼花大姐等人,一回头发现花大姐吓的抖如筛糠,活生生的将一个人冻死,这种视觉上的震撼将她彻底吓傻了,但是她还是三人之中最好的一个,那老头儿直接被吓晕了,厨子倒是沒晕,但他吓尿了。 

    左登峰看了一眼便移开了视线,静待冯四到來的同时在脑海里盘算着该如何震慑他们,将马匪尽数屠掉并不是难事,但是他并不想那么做,因为这千余人中每一个人都有可能知道线索。 

    镇子不大,沒过多久,远处就传來了马蹄声,根据马蹄声來看这一次來的人为数不少。 

    左登峰侧耳细听,发现马蹄声在距离此处百米之外停了下來,这些人一到,街道上立刻寂静无声,随即就是下马的声音,片刻过后传來了三个人的脚步声。 

    这三个人其中一个脚步较轻,另外两个脚步沉重,脚步沉重说明他们很胖,左登峰挑眉注视着门口,等待三人的到來。 

    片刻过后门口出现了三个人,左登峰听的沒错,其中两个是高大的壮汉,这里的人有蒙族维族和满族的血统,身材都很魁梧,这两个壮汉个头全在两米以上,体重超过两百斤,两个壮汉中间是一个瘦小的男人,此人约莫五十岁上下,长的贼眉鼠眼,秃顶无发,衣着光鲜,眼神透着狡黠和jiān诈,古语有云,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不管哪朝哪代,也不管在什么地方,主事儿的永远都是聪明人。 

    “你们两个在外面等着。”瘦小的男人自怀中掏出了一把手枪递给了其中一个壮汉,转而迈步走向饭馆。

    “左真人远道而來,冯四有失远迎,罪该万死。”冯四进门之后立刻冲左登峰弯腰鞠躬。 

    此话一出,左登峰笑了,他笑不是因为冯四猜到了他的來历,普天之下能瞬间将人冻成冰坨的人只有他自己,他之所以发笑是因为对方既然知道了他的來历就必定不敢动手。 

    “冯四爷客气了,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我这次來并不是与冯四爷为难的,而是想进入这戈壁沙漠寻找一样东西,请冯四爷召集全阵民众,我要问话。”左登峰出言笑道,他喊对方冯四爷是给了对方面子,表和在前,强龙不压地头蛇这句话是给自己以及对方进行了客观的定位,我是龙,你是蛇。 

    “左真人鹤驾莅临,小小薄利不成敬意,望左真人不要嫌弃,冯某马上就去召集民众。”冯四自袖子里拿出一张银票走过來递到了左登峰的面前。 

    在对方走过來的时候左登峰一直处于jǐng惕状态,按照常理來说对方既然知道他的名号就知道他的厉害,根本就不敢设计动手,但是有些人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yīn沟里翻船。 

    不过冯四并沒有耍花样,献上银票之后原路退了回去,双手下垂,中规中矩。 

    左登峰抬手拿起那张银票,发现是陕甘一带通用的银票,大洋三千,这鸟地方穷的兔子不拉屎,三千大洋不算少了。 

    “且慢,圣人云:有來无非礼也,这是左某对你的回礼。”左登峰微一犹豫,自怀中拿出一张金票,以灵气承托着缓慢的飘向冯四,名家子都知道隔空移物最难的不是快,而是慢,速度越慢,对灵气的要求就越苛刻,左登峰露这一手就是告诉对方自己的修为已然登峰造极。 

    冯四见金票向自己飘來,立刻面露疑惑,金票和银票所用的材质是不一样的,金票所用的纸张里面掺杂有绢丝,比银票要厚,冯四不明白的是左登峰为什么要给他钱。 

    等到金票到了眼前,冯四探手拿过,微微一瞥,惊诧无比,黄金一千两,十倍于他的银票。 

    “冯四爷既然知道本座的名号,就该知道我的脾气,与我办事,我都有重赏,与我为难,我绝不留情。”左登峰出言笑道,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自称本座,寓意不在自大,而是彰显气度。 

    “谢左真人赏,冯某一定把左真人的事情办好。”冯四长揖于地,转而擦去额头冷汗,退出了饭馆。 

    冯四拿着金票走出了饭馆,两个壮汉有一个眼尖的,看见了金票上的数字,立刻惊呼出声“妈呀,这么多钱。” 

    冯四斜了他一眼,快速的离开饭馆向马匹走去,“瞎叫唤什么,有命花这才是钱,沒命花这他妈就是纸,快,赶快召集全镇的人去钟楼集合,一个都不能少啰。” 

    左登峰眼见对方离去,笑着端起了茶杯,相求不如威逼,威逼不如利诱,利诱不如威逼加利诱,威逼利诱双管齐下,无往不利,钱对他來说已经沒有意义了,送对方一千两黄金,不但可以让对方更好的为自己办事,还可以优哉游哉的喝茶等候,如若不然就必须亲力亲为,还得时刻提防着暗处打來的黑枪。 

    冯四是此间土皇帝,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且有一群手下,一通吆三喝四,一通追鸡撵狗,半个时辰不到镇子里的所有人都被他赶到镇子西北的钟楼广场去了。 

    钱能通神这句话是真对,冯四将人召集起來之后又派人抬來了轿子请左登峰入轿,左登峰见状哭笑不得,微微借力凌空而起,反背双手掠向钟楼,身后是凌空蹿行的十三。 

    这一幕直接镇住了所有人,左登峰就是要让别人把他当成仙人,因为凡人是不敢冲神仙动手的,只要镇住了他们,他们连试探的勇气都沒有,越高调就越安全。 

    广场上黑压压的全是人,大部分人是站着的,还有一些是重病之下被人用门板给抬來的,众人见左登峰凌空而至,异口同声的发出了惊呼。 

    这里的钟楼其实就是一处木头搭建的三丈高台,上面挂着一口铜钟,左登峰掠上高台之后反手将铜钟挥飞,腾出了一片两米见方的踏脚空地。 

    左登峰的这个举动再次令众人发出了惊呼,这一刻左登峰终于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当皇帝,唯我独尊,被人敬仰的感觉的确不错。 

    “镇子是我用法术困住的,只要有人能回答出我的问題,我立刻就会收起法术,还大家zì you。”左登峰俯视左右,正sè开口。 

    此语一出,惊呼四起。 

    “我要前往罗布泊区域寻找一条巨大的毒蛇,这条毒蛇最短也有三十多米,谁见过类似的东西就说出來,如果所说属实,我会答谢黄金百两,而且冯四爷可以保证提供线索的这个人的安全。”左登峰再度开口。 

    在钟楼下面的冯四本來一脸愁容,听到左登峰这么说,瞬间有了jīng神,因为左登峰这话给他留足了面子。 

    “左真人的话大家都听见了,谁知道那条巨蛇的下落就赶紧说出來,我保证沒人敢抢他一个子儿,不过谁要是敢撒谎,别怪四爷我不讲情面。”冯四出声吆喝。 

    左登峰闻言摇头苦笑,怪不得中国有那么多汉jiān给rì本人卖命,究其根源还是国人奴xìng太重,不怕上面有人管,就怕下面沒人管。 

    二人话落,场中瞬时喧腾一片,交头接耳,叽叽喳喳。 

    “各自回忆,不要喧哗。”左登峰御气发声。 

    这话一出,场中立刻鸦雀无声。 

    左登峰站立钟楼,环顾四周,静待众人开口,但是一盏茶的时间过后,下面仍然无人开口。 

    “大家好好想想,三个月后本座会再來。”左登峰离开钟楼向东飘去,十三后随。 

    众人见他要走,立刻慌了神,别说三个月了,就是一个月也足以令这处沒有补给來源的小镇自相残杀,人肉果腹。 

    “左真人,请留步,您先歇会儿,让我來问。”冯四见状急忙出言高喊。 

    左登峰闻言悬停半空,故作沉思,片刻过后方才运转灵气回到了钟楼。 

    “都他妈聋啊,谁知道那条巨蛇的下落赶紧说出來,不然全得被困死在这里。”冯四拔出手枪朝天开了枪。 

    “四爷,我知道。”终于有一个向导模样的人在人群之中开了口。 

    “快给老子滚过來。”冯四急忙冲那向导招了招手。 

    后者急忙挤出人群,來到了钟楼下方,此人年纪在四十岁上下,长的倒还周正,胡子很长,也有几分汉子模样,但是此人眼神飘忽,左登峰看了他一眼认定此人心虚,十有七八是在撒谎。 

    “你在哪儿看到的。”冯四代为询问。 

    “就在罗布泊湖边。”向导伸手西指,此时罗布泊湖面已经大面积的萎缩,却并未彻底干涸。 

    “体长多少,什么颜sè,什么形状。”左登峰低头下望。 

    “二十來庹,黄sè的,头上长了两只角。”向导沒敢抬头。 

    “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左登峰随口再问。 

    “他是个光棍儿,哪有什么家人。”冯四接口回答。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右手微探,玄yīn真气破体而出,成束寒气下袭三丈,不偏不倚的将那向导冰封,周围众人受到寒气波及,皆是面带寒霜,惊慌后退。 

    “说错了沒关系,故意撒谎不行。”左登峰yīn笑出声,他之所以判断先前的那个向导在撒谎是因为这条火蛇必定是鲜红颜sè的,至于向导所说的二十來庹是根据他先前所说的三十几米换算杜撰的。 

    左登峰说完之后那具尸体方才扑倒在地,众人大骇,面无人sè,更有甚者直接被吓晕。 

    左登峰又等了片刻,人群之中还是沒有露面说话的,这令左登峰开始焦急,这座小镇的人是对罗布泊最熟悉的一群人,倘若他们都不知道yīn属火蛇的下落,他这个从未來过沙漠的外乡人更是无从寻找了。 

    就在左登峰皱眉焦虑之时,一个瘸子从人群中走了出來。 

    “我曾经见过一个怪物,不知道是不是你所说的那个东西……”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一十四章 处世之道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