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城中大乱

第三百一十三章 城中大乱

左登峰见状森然冷笑,转身离开镇口回到昨天吃饭的饭馆儿,饭馆已经开门,花大姐正在跟伙计往门口的木架上挂吊刚刚屠宰的牛羊。 

    “你怎么还敢回來。”花大姐伸手试图将左登峰拉近饭馆。 

    “怎么了。”左登峰侧身闪过了那只带着畜生鲜血的手。 

    “昨天你是不是去了冯四爷开的窑子。”花大姐再度伸手來拖。 

    “昨天晚上我的确去了窑子。”左登峰主动进了饭馆,他并不认识什么冯四爷,不过想必是窑子的老板。

    “那几个洋妞昨天晚上跑了,冯四爷正在到处找你和那个和尚,你快跑吧。”花大姐一脸的焦急。 

    “谢谢。”左登峰探手摸向左胸,一摸之下才想到金条都送完了,怀里只剩下了金票,金票的面额最小也是一百两,左登峰沉吟片刻还是拿出一张递给了花大姐,事实上花大姐的通风报信并沒有价值,但是在左登峰看來做了好事的人就该给予奖励,不然会寒了对方的心。 

    “这都什么时候了,快跑吧。”花大姐并沒有接左登峰递过去的金票。 

    “沒有三两三不敢上梁山,你就不用为我担心了,对了,那个冯四爷是什么人。”左登峰将金票塞给花大姐,转而自旁边的凳子上坐了下來。 

    “马匪头子,这里就是他说了算。”花大姐打开金票看了一眼,吓出了一个激灵,一百两白银已经算是巨款了,一百两黄金下半辈子都够了。 

    “嗯,大姐,你帮我做点面条吧,我饿了。”左登峰放下了木箱,昨天晚上干了一晚上搬运工的活儿。 

    花大姐见左登峰执意不走,也只能随他,她见多识广,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有钱人都不是笨蛋,既然不是笨蛋,那左登峰就该知道接下來会发生什么事情,既然他知道发生什么事情还不走,那就只能说明他有恃无恐了。 

    “他们人多,还有枪。”花大姐沒走几步,转身又回來了。 

    “有炮我也不怕,快去吧,有什么蔬菜帮我弄点儿上來,可别再端肉了。”左登峰摆手笑道。 

    花大姐见状疑惑的摇着头进了后厨。 

    “叔儿,镇口有人吵吵,我去瞧瞧,看出了啥事儿。”挂肉的伙计冲店里的老头儿开了口。 

    “我还管的了你吗。”老头儿在酒缸旁边舀着缸里的白酒,连头都沒抬。 

    那伙计,确切的说可能是个厨子,闻言蔑视的看了老头儿一眼,转身向镇口走去。 

    左登峰见状摇头苦笑,单凭二人的神情就能看出这个厨子是个偷婶儿的货,老男人千万不能找小媳妇儿,不然变成绿毛王八的几率会很大。 

    门口放着一个木盆,木盆里面有清水,二人都沒洗手就走了,水是干净的,左登峰走过去洗了几把脸,他是修行中人,神气充盈,少有疲劳,洗脸过后神清气爽。 

    十三见左登峰洗脸,自己也坐在凳子上洗脸,十三洗脸的姿势跟猫科动物是一样的,左登峰洗脸过后走到十三旁边检查它的毛sè,那条巨大的钩蛇内丹已经起效,十三的外层体毛已经泛黄,耳尖也开始长出细小的笔毛,不过扒开金sè的外层体毛,里面的毛还是灰sè的,左登峰暗自摇头,要想彻底恢复十三的内丹,沒有个十几枚钩蛇内丹是不成的,但是钩蛇那类的动物可遇不可求,碰到一条已经算是运气了,上哪儿再找去。 

    片刻过后,花大姐为左登峰端上了面条,大碗的,上面有青菜,里面还有两个荷包蛋,鸡蛋这东西在西北是少见的,这碗面条花大姐着实用心了。 

    随后花大姐又端來了咸菜,还给十三提了一挂羊肺,十三连闻都不闻,它现在已经不是吃野鸡内脏的时候了,有些动物跟随主人是为了食物,十三不是,它已经可以在野外生存的很好了,跟着左登峰只是出于一种习惯,这种习惯深入骨髓,沒有原因,就是跟着。 

    左登峰漱口吃饭,一碗面条很快下肚,当他再度端起水杯准备漱口的时候,外面的街道上传來了马蹄声,马蹄声很急,是冲饭馆儿來的。 

    左登峰闻声撇嘴冷笑,快速漱完口背上木箱走出了饭馆的大门,花大姐虽然偷人,但是不能说她坏,既然不坏,就不能在她店里动手。 

    左登峰刚刚走出门口,北侧就跑來了数匹高头大马,马上坐着背枪的壮汉,但是令左登峰沒有想到的是这几匹马并沒有在店门口停留,而是快速的穿街而过,向西南方向跑去。 

    马匹疾过,沙土飞扬,左登峰皱眉退回了店里。 

    “不好了,见鬼了,镇子里的人都出不去了。”先前去镇口看热闹的厨子满头大汗的跑了回來。 

    “刚才过去的那几个人是干嘛的。”左登峰伸手拉住了他。 

    “冯四爷的人,冲镇口去了。”厨子说完之后又大声的冲老头和花大姐眉飞sè舞的比划着镇口发生的怪事儿。 

    这个厨子的神情之中并沒有多少恐惧,反而显得很兴奋,人都有法不制众的心理,倘若被困住的只有他自己,那他肯定着急,如果有一群人被困住了,每个人都不会过分着急。 

    这一情形令左登峰改变了立刻动手的念头,反正铁鞋回來之前他也不能率先离开,干脆拖上几天,拖到众人着急为止。 

    想及此处,左登峰又回到座位上坐了下來。 

    “小兄弟,镇子上出了怪事儿,人都出不去了,冯四爷可能沒空找你茬了。”花大姐为左登峰送來了茶水。 

    左登峰闻言沒有说话,抬手提起茶壶倒了一杯,茶水泛黄,一看就是陈茶,入口发涩,与前些天喝过的君山银针有天壤之别,不过地处边陲,有茶已经不错了。 

    抿了一口茶水之后左登峰抬头直视着花大姐。 

    “小兄弟,我去给你找个年轻的。”花大姐老脸泛红。 

    左登峰闻言摇头苦笑,花大姐误会他的意思了,他之所以盯着花大姐看是要确认这个人是否能藏的住话。

    “我要是你,就会立刻囤积牛羊和酒水,发财的时候到了。”左登峰撇嘴笑道。 

    花大姐见多识广,闻言立刻冲左登峰感激的点了点头,转身让绿毛王八挂出歇业的牌子。 

    “小兄弟,镇子上的路啥时候能通啊。”花大姐压低了声音,她已经根据左登峰的神情和言语猜到了镇子被封一事跟他有关。 

    “看我心情,也看事态的发展。”左登峰微眯双目靠上了后墙。 

    花大姐见状知道他不愿说话,也就不敢再啰嗦,起身离开帮着厨子把刚挂出去的牛羊往店里抬,厨子不明所以,嘟囔着歇业的话牛肉和羊肉就会臭掉。 

    左登峰被其啰嗦的心烦,便起身走上前去,示意二人将肉放到桌上,随即抬手发出玄yīn真气,将其冻成了冰坨。 

    做完这些,左登峰撇下目瞪口呆的三人回到座位上继续闭眼休息,与此同时侧耳倾听着外界的各种声音。

    他之所以沒有隐藏行踪和实力是因为他沒有隐藏的必要,不管花大姐等人是否向外透露,都不影响他计划的实施。 

    一传十十传百,很快镇子上的人就知道被困住了,纷纷想尽一切办法试图离开,多次尝试无果之下,众人慌神了,恐怖压抑的气氛开始快速蔓延,很快镇子就陷入了慌乱之中。 

    左登峰还是沒有急于动手,一直坐在饭馆里静等,喧腾的一天很快过去,夜晚到來,镇子归于寂静,左登峰谢绝了花大姐为他安排的住处,晚上就在角落里斜坐休息。 

    次rì清晨,镇子里的人还是出不去,这时候他们才真的开始害怕了,镇子里开始出现抢购囤积食物的现象,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手里的食物越多,生存的时间就越长。 

    这时候沒人愿意出售粮食和食物,任凭对方出多高的价钱,在这种情况下强买甚至抢劫的情况就开始发生,花大姐将食物高价卖出之后将饭馆的门板挂上,大门紧闭,三人躲在饭馆里胆战心惊的听着外面传來的嘶吼和尖叫。 

    “小兄弟,再搞下去要死人的。”花大姐小心翼翼的冲左登峰说道,目前镇子里所有人都处于惶恐之中,已经出现了大乱的征兆。 

    “等等再说。”左登峰挑眉看了花大姐一眼。 

    花大姐见状也不敢再多嘴,懦懦的躲到了一旁。 

    下午三点,店外有人拍门,拍门声很急很乱,随之而來的还有数人的喊叫声。 

    “是冯四爷的人。”花大姐皱眉说道。 

    “开门吧。”左登峰沉吟片刻,感觉时机差不多成熟了。 

    花大姐闻言过去打开大门,卸下了外面的门板,几个彪形大汉快速的闯了进來。 

    “花大姐,把能吃的全交出來,冯四爷要统一分配。”其中一个拿着手枪的大汗吆三喝四。 

    “胡爷,小店能吃的都卖光了,哪儿还有啊。”花大姐挤出笑容上前敷衍。 

    “哎呀,是你这小子,那三个外国娘们弄哪儿去了。”被花大姐称为胡爷的大汉正是那天晚上在窑子铺门口收钱的那个人,他一进屋马上就认出了左登峰。 

    “那三个外国女人让我送走了,你回去告诉冯四,镇子是我困住的,让他來见我。”左登峰平静的说道。

    “**的,原來是你搞的鬼,兄弟们……” 

    “下辈子说话干净点。”左登峰沒等他说完就闪身而上,人至寒气至,顷刻之间将那出言不逊的大汉彻底冰封。 

    事出诡异,与之同來的同伙在瞬间就被吓傻了,连拿枪瞄准都忘了。 

    左登峰并沒有对他们下手,将大汉冰封之后快速的回到了座位,“把他抬回去,让冯四來见我……”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一十三章 城中大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