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困住千人

第三百一十二章 困住千人

“阿弥陀佛。”角落里传來了铁鞋的唱佛之声。 

    左登峰闻声看了铁鞋一眼,佯装沒听见。 

    那两个黄发女子可能已经脱习惯了,快速的走到左登峰面前脱下了衣服,丝毫也不扭捏。 

    “阿弥陀佛,不知道崔金玉到家沒有。”铁鞋闭着眼睛不敢直视。 

    “大师,你就别阿弥陀佛了,我就想看看外国女人跟中国女人有什么不一样的,沒想干别的。”左登峰开口说道。 

    “阿弥陀佛,你真是魔障了。”铁鞋转身面壁,不再搭理左登峰。 

    左登峰皱眉打量着这两个外国女人,此时他并不带有任何的**眼光,只是单纯的观看比较,外国女人的肩宽,胯骨也宽,双rǔ耷拉,红头很大,腿挺粗,臀很肥,骨骼比中国女子要粗,脚板也大,身上汗毛比中国女子多,汗毛孔明显,耻毛蔓延很广,但是并不长,此外她们体味很重,脖颈处可以看见心跳的频率,通过血管里血液的流动可以看出她们的心脏很有力。 

    那黑发女子的身体跟那两个黄头发的区别不大,只不过她比较年轻,双rǔ沒有下垂,臀部上翘。 

    “穿上衣服吧。”片刻过后左登峰冲三人摆了摆手,外国女人太粗劣了,不够jīng细,其实跟中国女子相比也沒什么本质的不同,左登峰最大的收获就是解开了一个他之前一直疑惑的问題,原來女人头发是什么颜sè,耻毛就是什么颜sè,并不都是黑的。 

    “你真的送我走吗。”黑发女子快速的穿上了衣服。 

    “不能白看,现在就走。”左登峰点头笑道。 

    黑发女子闻言面露喜sè,不停的冲左登峰道谢,那两个黄头发的女人仿佛察觉到了什么,眼巴巴的看着左登峰。 

    “大师,帮忙把她们带出去。”左登峰背上了木箱,既然要救就全救了。 

    铁鞋闻言转过头來,不悦的看着左登峰,在他看來左登峰胡闹的有点儿离谱了。 

    “这位是少林寺的高僧,你们回国以后要告诉你们的家人和朋友,少林寺僧人是最慈悲的,少林寺的武功是中国最厉害的。”左登峰出言笑道。 

    “谢谢你。”三人闻言一起冲铁鞋道谢。 

    铁鞋明知道左登峰是给他下套也不得不钻,无奈的叹着气背上了木箱。 

    “我带这个走,你带那两个。”左登峰冲铁鞋说道。 

    “啊,老衲怎么能带走两个。”铁鞋闻言皱眉打量着眼前那两个一身热汗的女人。 

    “一手一个,你们佛门不是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吗,救俩就是十四级浮屠,功德无量啊。”左登峰笑着打开房门环视左右,虽然四周**连连,但是院内漆黑一片。 

    “阿弥陀佛,走吧。”铁鞋冲两个黄发女人摆了摆手,二人本來就沒什么东西可以收拾,见状立刻走出了房门,铁鞋先将老大扔上木箱,转而一手一个将二人抱起,他身材高大,抱着两个女人也毫不费力,微微屈膝借力便跳过了一丈多高的院墙。 

    左登峰走到床铺上甩下床单,将那黑发女子拦腰捆住,随即提着床单掠出了院墙。 

    外国女人动静少,吓的直哆嗦也沒有歇斯底里的喊叫,这一点令左登峰很满意。 

    左登峰跳出來的时候铁鞋已经抱着两个西洋女子往北跑去,左登峰紧随其后,夜间小镇的街道上少有行人,二人快速的出了镇子,然后拐向正东,一口气掠出了十几里。 

    “好了,你们安全了,一直往东走。”左登峰将那黑发女子放了下來。 

    “天这么黑,等不到天亮她们就得喂了狼。”铁鞋闻嗅着自己的两只袖子,外国子女体味很难闻。 

    “要不这样吧,大师,你好人做到底,把他们送到胡东。”左登峰伸手东指,胡东市位于此处东南五百里外,那里沒这么混乱。 

    铁鞋闻言再度皱着眉头斜视左登峰,虽然他沒说话,但是暗藏的意思很明显,事儿是左登峰惹的,怎么现在让他來擦屁股。 

    “算了,让她们自生自灭吧。”左登峰以退为进,铁鞋骨子里是慈悲的,肯定不会看着这三个五大三粗的“弱女子”流落荒漠。 

    “她们提不得气,轻不了身,一步步的走到胡东得五六天哪。”铁鞋嘟囔的抱怨着。 

    虽然在嘟囔,但是他还是向东走去,那两个黄发女子用生涩的汉语向左登峰道了谢,转身跟着铁鞋去了。

    “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黑发女子感动的看着左登峰。 

    “那个和尚木箱里有食物和水,这个给你们路上花销。”左登峰拿出一根金条,连带那剩下的半截一块递给了黑发女子。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要记住你,我要报答你。”黑发女子颤抖着双手接过了金条。 

    “不用报答我,也不要试图用女人的方法报答他,把他吓跑了可就沒人保护你们了。”左登峰伸手指了指已经走出十几米的铁鞋。 

    “我会记住你的。”黑发女子见铁鞋等人已经在夜sè之中走远,急忙冲左登峰道别并跟了过去。 

    左登峰目送四人离开,神情逐渐转冷,他做的事情全部有原因,包括救出这三个女人也都大有深意,他为的就是支走铁鞋,然后封闭小镇,倘若铁鞋在他身边,定然会阻止他胡乱杀人。 

    四人很快就消失在夜sè之中,左登峰在一颗倒伏的胡杨树上坐了下來,思考着该如何布阵,十三在枯树周围寻找并清除可能会蜇伤左登峰的蝎子,左登峰不惧普通的蝎子,但是让那玩意儿蜇到了非常疼痛。 

    左登峰对布阵的原理是清楚的,但是他还做不到信手拈來,尤其是困住这么大的区域,上千口人,这需要一个大阵,这是对他的巨大考验,他要同时兼顾三点,一是要困住里面的人而不令阵内的人产生幻觉,二是让镇子外面的人能进去,而镇子里面的人出不來,第三就是要克服沙子对地气的影响,这里沙子很多,沙子是泄地气的,在有沙子的区域很难布阵。 

    每个人的思维方式不同,有的人思考问題的范围很窄,思维只能走直线,但是左登峰的思维是四面发散的,本來极为棘手的事情他只用了片刻就找到了解决的办法,困住yīn魂用的是yīnxìng的槐树树根,要困住活人直接用屁股下面的胡杨树就行,这里四处是胡杨树,有不少已经倒伏枯萎并经历了长时间的rì晒,胡杨本來就生长在有沙子的地方,用它们布阵不但对应了木克土,还确保了阵法里面的阳人不会受到yīnxìng气息的影响。 

    想通这一点之后,左登峰快速的掠回了小镇,观察小镇水井的数量以及位置,如果以死去的胡杨布阵,必须对应水气的多少,胡杨毕竟是阳xìng的,阳xìng过重会导致人的脾气暴躁,过分的暴躁就会导致人jīng神失常,所以必须以yīnxìng水气中和过盛的阳气,水井的数量多,布阵的时候就可以使用大棵的死树,水井如果很少,布阵的时候就得选择小一点儿的死树。 

    将思路捋顺之后左登峰又快速的斟酌了几遍细节,确定万无一失才开始着手布置,镇子周围散落着太多的死树,左登峰要做的就是将它们全部移开,然后重新在固定的区域放置。 

    一直到三更时分左登峰才忙完,阵法走的是诸葛亮八阵图的路子,生、伤、休、杜、景、死、惊、开,其中伤杜二门属木,“伤门”居正东,为凶,“杜门”在东南,为平,留下这两门给外人进入,恰好进镇的路在这个方位。 

    布好阵法之后,城内传來了骆驼的嘶鸣,不是一声,而是群鸣,还有马匹,牲畜都跟着叫唤,叫声很高亢,这表明阵法出了问題,阳气过重了。 

    畜生七窍不全,无法像人这样那样思考问題,但是上天也沒有亏待它们,给了它们敏锐的直觉,倘若危险來临,它们比人发现的更早。 

    左登峰闻声快速的思考着哪里出了问題,片刻过后就反应了过來,虽然地面上的胡杨被挪走了,但是沙子下面还埋藏着一些,这些胡杨的存在从某种程度上扰乱了阵法的既定作用。 

    想及此处,左登峰快速的将位于西南方向死门的胡杨树向外移动了数丈,以减弱阵法的威力,果不其然,镇子里的动物随即安静了下來。 

    做完这些,左登峰拿出怀中的纸笔记录下了布阵的要诀,不管是道法还是武学都是以人为本的,以强化自身的能力为基础,到了一定程度之后才可以借用外界灵气來加强自身威力,但是阵法一开始就是利用的天地万物,虽然沒有法术那么花哨,但是威力是极为恐怖的,对阵法的理解如果达到了最高层次,可以利用阵法改变一切坤属事物,无疑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了。 

    但是对阵法理解的越深,就越明白yīn阳平衡的道理,也更明白阵法所产生的后果会对自己有何种影响,所以真正的阵法高手是不会肆意妄为的。 

    稍作休息之后,左登峰走进了镇子,这座镇子里长有几棵活着的胡杨,不知道出口走法的人要想走出镇子其实也很简单,只要拿着一节刚折下來的胡杨树枝就行。 

    此时天sè已经放亮,有早起的驼队整装启程,走到镇子出口的时候统统被挡住了,道路明明就在前方,偏偏就是走不出去。 

    天sè逐渐大亮,想走出镇子的人越來越多,在发现走不出去之后,小镇开始sāo动……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一十二章 困住千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