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一十章 偏僻小镇

第三百一十章 偏僻小镇

左登峰闻言转头看向西侧靠近墙角的一张桌子,桌子周围坐了七八个人,其中大部分是当地人的装束,只有两个是中土人士的衣着,这两个人年纪相仿,约莫四五十岁,个子都不高,其中一人秃顶,说rì语的正是那个秃顶。 

    “收拾一下,快走吧。”秃顶也注意到自己说漏了嘴,说完之后快速的改为了中文,同桌的那些本地人也并沒有起疑心,中国太大,各地方言各不相同。 

    秃顶说完之后同桌的那些人快速的收拾着离座站起,左登峰微一沉吟,放下手中的面碗走了过去,挡住了众人的去路。 

    “先生,请让一让。”秃顶旁边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冲左登峰开了口。 

    左登峰闻言并沒有让开,而是面sèyīn冷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两个人,这两个人不似有修为在身,反倒有几分像学者。 

    二人雇佣的那些向导见状立刻探手摁向了腰间的刀柄,这些人动刀子就像拿筷子一样习惯。 

    铁鞋见状本想过來帮忙,但是挪了挪屁股又坐了下去,别说七八个人,就是饭馆的所有人一起动手也不是左登峰的对手。 

    “你们是rì本人,到我们中国干什么。”左登峰伸手指着戴眼镜和秃顶的中年人。 

    “先生,你误会了,我们不是rì本人。”秃顶闻言急忙摆手。 

    “你瞒不了我,你就是rì本人。”左登峰挑眉冷喝。 

    “让开,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其中一名长相凶煞的向导抽出腰刀走过來怒视着左登峰,这些人名为向导,其实还肩负着保镖一职。 

    “你想怎么不客气。”左登峰挑眉问道。 

    “马三儿,收起你的刀子。”就在此时,那个负责上菜的中年妇女走了过來。 

    “花大姐,这不长眼珠子的东西想断哥几个的财路。”壮汉收起了腰刀。 

    “小兄弟,回去老实吃你的饭,别多管闲事儿。”中年妇女拉着左登峰走向座位。 

    左登峰犹豫片刻沒有轻举妄动,目视着那两个rì本人带着向导离去。 

    “别看了,那几个rì本人是去敦煌粘揭壁画的。”中年妇女用抹布擦着桌子小声说道。 

    “沒人管吗。”左登峰皱眉问道,听这中年妇女的意思,好像这些rì本人來了不是一趟两趟了。 

    “有钱拿,谁管。”中年妇女看了左登峰一眼。 

    左登峰闻言沒有再说什么,敦煌莫高窟里面有着大量的佛像和壁画,这些都是古代的遗迹,被rì本人盗走了的确可惜,但是那些明知道rì本人來偷盗古代文物还助纣为虐的向导更可恶,不过这些事情跟他沒关系,不管也罢了。 

    左登峰坐得住,铁鞋坐不住了,他知道敦煌是什么所在,那是他佛家的圣迹,中年妇女走后他三口两口将面条吃完就离开了饭馆,左登峰知道他干什么去了,就在座位上一边喝酒一边等他回來。 

    半个小时之后铁鞋回來了,他要杀几个人肯定用不了这么长时间,不问可知是等到众人离开小镇才动的手。 

    “真是rì本鬼子,死的时候叽里呱啦的。”铁鞋坐回了座位。 

    左登峰此时正坐在座位上吃西红柿,闻言笑着递了一个红的给铁鞋,铁鞋抬手接过,一咬之下汁液溅了一身。 

    此时已经过了饭点儿,饭馆里只剩下了为数不多的食客,那个中年妇女正在柜台上跟一个老年男子说话,左登峰耳尖,听到那妇女是在训斥那老年男子,听语气二人应该是夫妻。 

    “大姐,你过來一趟,我问你点事儿。”左登峰冲那中年妇女招了招手。 

    那个被向导称为花大姐的中年女子闻言离开柜台走了过來。 

    “大姐,这里谁的消息最灵通。”左登峰拿出一根金条在桌下塞到了她的手里,这是一根大金条。 

    “小兄弟,你是干什么的?”花大姐低头看了一眼,面露震惊神情,随后一屁股坐到了左登峰的身边。 

    “你看我像干什么的。”左登峰出言笑道,这个花大姐说话有着很重的口气,很显然平rì里少有漱口刷牙。 

    “你沒带刀,所以你不是刀客,你也沒带货,肯定不是來做生意的,我猜你是來找东西的。”花大姐想了想开口说道。 

    “你猜对了,我想去罗布泊找样东西,这里谁了解罗布泊里的情况。”左登峰点头说道。 

    “你來晚了,楼兰古城和米兰古城都让人挖空了,再说那里也只有一些烂木桩子和干尸,只有外国人喜欢,你去那儿干什么。”花大姐摇头说道。 

    “我对楼兰古城那堆破烂儿不感兴趣,我要找的是一种巨大的毒蛇。”左登峰摇头说道,要想打探消息就不能藏头露尾。 

    “戈壁沙漠毒蛇很多,你要找什么样儿的。”花大姐疑惑的问道,三百块大洋足够她辛苦数年,不折不扣的的巨款。 

    “体长十丈以上的毒蛇。”左登峰出言说道,在喜神客栈十三曾经表述过yīn属火蛇的长度,左登峰大致估算,那条毒蛇应该在三十米以上。 

    “十丈是多少。”花大姐一时之间沒有反应过來。 

    “三十三米。”铁鞋抢先解释。 

    “哪有那么大的蛇呀,沒有,从來沒听说过。”花大姐连连摇头,看着二人的眼神也不对了,仿佛看着两个疯子。 

    左登峰见状摇头苦笑,这条yīn属火蛇的体型可以说是十二地支中最大的,先前十三标示出火蛇的个头时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十丈的毒蛇,那还叫蛇吗,比龙都大。 

    “这里其他人有沒有听说过。”左登峰并不甘心。 

    “不晓得,等明天我帮你打听打听。”花大姐转身看向门口,又來了一拨客人。 

    左登峰见状点了点头,示意她先去忙,花大姐将金条藏进袖子,站起身冲那拨客人迎了过去。 

    “阿弥陀佛,咱去窑子吧。”铁鞋打了个哈欠,修行中人一般不打哈欠,除非真困了。 

    铁鞋的意思是寻找睡觉的地方,但是这话让外人听來就不是这个意思了,如果沒有之前的阿弥陀佛别人还不会多想,他一句阿弥陀佛紧跟着一句窑子,直接令得饭馆里的食客全体侧目。 

    “走。”左登峰背起木箱向外走去,铁鞋随之而出,二人身后各自跟着十三和老大。 

    二人刚刚走出大门,一个身材瘦小的女人快速自左登峰身边跑过。 

    “小小年纪就不学好。”左登峰微笑着抓住了对方探向自己衣兜的右手,男人和女人的骨骼是不一样的,女人的骨骼比较柔软,手腕比男人要细,因此左登峰第一时间就判断出了她是个女人。 

    “大爷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被抓的小偷急忙求饶。 

    左登峰转头看了她一眼,这个小偷个子不高,不过一米五,头发很短,脸上有着很厚的污垢,年纪也就十三四岁。 

    “你多大了。”左登峰松手问道。 

    “十八,大爷要去哪儿,我也能带路,比那些向导便宜。”小姑娘伸手西指。 

    “不准撒谎,你到底多大了。”左登峰柔声开口,这个小女孩触动了他内心最为柔软的那根神经,让他想起了与巫心语初次见面的情景。 

    “十三。”小姑娘惊怯的回答。 

    这话一出口,十三立刻凑到了她的身边闻嗅着她,十三体型很大,小姑娘很是忌惮,回答完左登峰的问话转身就跑。 

    “你还有家人吗。”左登峰晃身上前挡住了她。 

    “大爷,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小姑娘面露惊恐,她压根儿沒看清左登峰是怎么移动到她的面前的。 

    “我不伤害你,回答我的话,你还有家人吗。”左登峰尽量放缓了语气。 

    “还有我爹,我爹腿断了不能再做向导,我也是沒办法。”小姑娘犹豫片刻出言说道。 

    “这些钱给你,拿好了,快回家吧。”左登峰自怀中摸出一根金条递到了女孩儿的手里。 

    “谢谢大爷。”女孩接过那根金条转身跑掉了。 

    左登峰目视着女孩跑开,这个小女孩很瘦,瘦的令人心疼,第一次遇到巫心语的时候她也是这么瘦。 

    “走吧,去窑子。”铁鞋打断了左登峰的思绪。 

    “不去了。”左登峰摇头说道,去窑子无非是再次感受一下人间的丑恶。 

    “那咱睡哪儿。”铁鞋环视左右,镇子不小,但是建筑比较稀朗,沒有供人住宿的旅店。 

    “走,去窑子。”左登峰再次改变了主意,他要去窑子,为的就是再次感受一下世人的丑恶,为他接下來想要做的事情扫清心理障碍,古语有云,山清水秀出美女,穷山恶水出刁民,这个镇子民风不正,几乎全是刁民,他准备布阵围住整个镇子,然后逼问yīn属火蛇的下落,靠一个人去打听沒用,这些人只有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才会拼命去回忆,绞尽脑汁的说出自己知道的事情。 

    “阿弥陀佛,你又想去窑子杀人。”铁鞋见左登峰面sè不善,皱眉问道。 

    “杀什么人啊,去看看。”左登峰摆手摇头,转而迈步向前,铁鞋随后跟随。 

    左登峰虽然佯装无觉,但是心中却浮起了疑云,铁鞋的话在无意之中暴露了他知道yīn属木兔所在区域的那所jì院是被他和玉拂屠掉的,只不过装作不知道而已,看來这个老和尚很不简单,联想起铁鞋佯装中毒哄骗他去寻找玉拂一事,左登峰心中的疑云越发浓重。 

    “大师,面sè发青,是不是中毒了。”左登峰快速抓过铁鞋的左手,灵气快进快出,瞬间测出了铁鞋的手厥yīn心包经还处于堵塞状态,经络不通心智就不明,这家伙沒装疯。 

    “你又试我,我的洗髓经已练到最高境界,早就不惧毒物了。”铁鞋甩开了左登峰的手。 

    左登峰闻言笑了笑,这家伙做贼三rì不打自招,不过两方面一佐证确定他还是疯的,只不过偶尔会清醒。

    片刻过后,二人到了窑子门口,经营窑子的老板很会做生意,故意派了几个异族女子在门口招揽生意,这几个女子不像是维,满,蒙三族的女子,反倒有点儿像西洋人,洋人怎么会沦落到这里來。 

    就在左登峰疑惑的打量着其中一个年纪不小的女子时,对方冲其微笑招手,“哈喽……”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一十章 偏僻小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