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零九章 西北边陲

第三百零九章 西北边陲

二人目前在陕西境内,需要横穿甘肃全境才能到达罗布泊所在的xīn jiāng境内。 

    甘肃在古代是中国的西北大门,西北若有战事,一般从这里发兵并供给粮草,康熙十四子胤祯获封抚远大将军王,统兵平定蒙古准葛尔部叛乱,皇四子胤禛就将家奴年羹饶推举为了陕甘总督,负责为十四子供给粮草,康熙驾崩以后,年羹饶缩减了部队的粮草供应,掣肘并牵制了十四子率兵反攻京城,为雍正登基解除了后患。 

    由于特殊的地理以及战略位置,甘肃境内到处可见古代的烽火台和废弃的屯兵营地,但是这里很穷,一來是受干燥的气候影响,二來是这里经常打仗,军阀割据,土匪四起,经常打仗的地方老百姓的rì子都不好过。

    离开陕西之前,左登峰去了一趟徽商商号,带走了三千两黄金,其中大部分是金票,另外还有一些金条和大洋,二人的木箱现在是空的,还不急于补充给养。 

    甘肃的的地势是长条形状的,东西较窄,南北很长,二人自陕西出发,一路向西北行进,由于不急于赶路,二人并沒有一味的飞掠,有人的地方就步行,沒人的地方才会飞掠一阵。 

    五rì之后,二人來到了甘肃西北,这里距离嘉峪关以及酒泉郡已经很近了,再往西北就是甘肃边境的玉门关和敦煌莫高窟。 

    文明发展程度与经济是否发达成正比,这里已经属于穷乡僻壤了,民众生活的极为艰难,连饭都不吃饱的人是沒什么心思规整文化典籍的,因此左登峰并沒有在这里找到县志和地图,只能打听着赶路。 

    酒泉郡是以前的称谓,现在已经改成了什么公署,左登峰在这里补充了食物和清水,食物是带有少量盐份的火烧,卤肉,累计二十多斤,木箱剩下的地方背负的全是羊皮袋盛的清水。 

    补充完给养,二人快速的赶到了玉门关附近,由于敦煌位于偏南的位置,二人并沒有过去游览,二人的目的是來找地支的,不是去看壁画的。 

    唐代诗人王之涣曾经作诗形容过玉门关周围的情况,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chūn风不度玉门关。 

    这里位于黄河源头附近,与祁连山相连,所谓的孤城指的是戍边的军事城堡,羌笛是羌族的一种乐器,这首诗表现了玉门关所在区域的荒凉,也表明了二人要搜寻的羌族和彭族就在这片区域。 

    玉门关附近有着一处边陲小镇,这处镇子规模不是很大,房屋大部分是土胚房,少砖少瓦,但是人数不少,因为这里是丝绸之路最后一处补给点,除了本地居民之外还有不少寻幽探奇的外地人,以及大量的驼队,令左登峰沒有想到的是这里还有不少外国人。 

    二人到达镇子的时候是傍晚时分,左登峰在镇子上转了一圈儿,发现这里的商铺主要有四类。 

    第一类是刀匠铺子,打造兵器的同时也出售一些杂七杂八的老式枪支。 

    第二类是饭馆,门口挂着宰杀好的牛羊,客人想吃哪个部位就割取哪个部位。 

    第三类是窑子铺,这里有一家很大的窑子铺,里面有身材娇小的中土女子也有高鼻梁蓝眼睛的外族人。 

    第四类是租赁的场所,租赁骆驼,马匹,还可以在那里雇佣当地向导。 

    一个地方有怎样的铺子是由当地人的生活需求所决定的,这里远离官府,刀枪可以防身,饭馆是必须的,因为是人就得吃饭,窑子铺的兴隆说明这里的人生活压力很大,需要发泄和缓解,租赁场所是为了过客西行进入沙漠以及南下进入莫高窟准备的。 

    二人的行头和样貌算是挺稀奇的了,带猫带鼠的很怪异,但是二人并沒有过分的引人注意,很显然这里的人已经见惯了各式各样的古怪过客。 

    这里的居民也好,过客也罢,都带有刀枪,身上纹刺着各式各样的野兽,光着膀子穿街过市,看人的眼神也很凶煞,不需一言不合,哪怕一个不怀善意的眼神都可能令他们拔出刀子。 

    这里可能经常刮风,街道上残留着不少黄沙,黄沙在白天遭到了太阳的暴晒,天黑以后仍然散发着高温,温度一高人的心跳就快,心跳加快会导致人心情烦躁,整个小镇都处于一种烦躁,危险的气氛当中。 

    不过这里虽然充满躁动,大街上却沒有人大声喧哗,这一点令左登峰很满意,国人最喜欢扎堆儿喧哗,这里竟然沒有这种恶习,这着实难得,究其根源是因为每个人都有着明确的目的xìng,他们知道自己追求什么,想要什么,这这种心态的作用下他们就会心无旁骛的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情,只有无所事事迷茫无知的人才会大声吵闹,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内心的肤浅与杂乱。 

    在街上转了一圈儿,左登峰带着铁鞋走进了一家饭馆,左登峰前一分钟还在感叹这里的人不吵闹,进了饭馆之后立刻就皱眉了,有着十几张桌子的饭馆里很嘈杂,不少喝多了的人在手舞足蹈的吆喝划拳,喝酒的人大致可以分为两种心态,一种是喜欢酒后的自大感,另一种是排解心中的苦闷,且不管是哪一种,只要喝多了就会大为失态,总体來说酒是一种导人向恶的东西,自古便有酒sè财气四大恶极之说。 

    “吃什么。”一个五大三粗的妇女走了过來,长的很难看,语气也不和善。 

    “有青菜吗。”左登峰出言问道,铁鞋自聚仙楼拿了一只烤猪,一只烤猪十几斤,俩人这一路上全吃的肉。 

    “沒有。”妇女面露鄙夷,也不知鄙夷的是左登峰的衣着寒酸还是误以为他故装斯文。 

    “有面条吗。”左登峰环视左右,发现那些桌子上全是肉类。 

    “沒有,就门口那些。”妇女面露不耐。 

    “來两斤羊肉吧,再來一坛酒。”左登峰摇头说道。 

    “自己找桌子等着。”妇女瞅了左登峰一眼,转身走开。 

    这一刻左登峰是想骂的,这个妇女的态度太恶劣了,他是來花钱吃饭的,又不是吃白食儿,凭什么受这个鸟气,不过当妇女转身离去的时候左登峰就打消了发怒的念头,因为他看到了那妇女的黄布裙子上满是手印子,尤其是大腿和屁股部位,这家伙长的够难看的了都难逃毒手,要是态度再和善一点儿,屁股和大腿就要被那些无良的食客给抓烂了。 

    发现了这一情景之后左登峰不但沒有发怒,反而撇嘴笑了笑,佛门认为众生平等,而道家认为人分贵贱,现在看來还是道家比较了解中国国情,这样的女人都有人不嫌弃,可见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男人在**中烧时有多么不挑食。 

    “阿弥陀佛,此处民风不化,缺乏教导。”铁鞋跟随左登峰走到了一处位于角落里的座位。 

    “这里封闭而dú lì,在这里人xìng会暴露的更加彻底。”左登峰落座之中皱起了眉头,桌子脏,凳子也脏,幸亏这里很干燥,如果cháo湿的话很容易滋生疾病。 

    “阿弥陀佛,咱们今天晚上住在哪儿。”铁鞋摇头再问,先前他跟随左登峰在镇子里走了一圈儿沒发现有旅店和客栈。 

    “有钱人住窑子铺,沒钱的就跟骆驼住在一起。”左登峰出言回答。 

    “咱们找个农家借宿吧,给他点钱。”铁鞋一听眉头大皱,越往西北走风沙越大,二人曾经在野外露宿过一次,半夜起风,苦不堪言。 

    “这里哪有什么农家,一会儿我带你去窑子。”左登峰出言笑道。 

    “阿弥陀佛,不要消遣老衲。”铁鞋一听连连摆手。 

    “我沒开玩笑,真去,你是佛门高僧,难道对自己的定力还沒信心。”左登峰开口笑道,他的确想去窑子铺,一來那里肯定有舒服的床铺,二來他对那些黄头发蓝眼睛的外族女人很好奇,想要研究一下。 

    “红颜皆是白骨,女子无非骷髅,只要心存佛xìng,地狱老衲也敢去得。”铁鞋面露不服。 

    二人说话之间那个中年妇女端來了羊肉,左手提着一坛酒,嘭嘭两声放到了桌上,然后站在旁边直瞪着二人。 

    左登峰一开始沒反应过來,微一犹豫才知道这里吃饭要先交钱。 

    “不用找了。”左登峰微笑点头,转而掏出一根小金条递了过去。 

    中年妇女见状很是惊愕,这里虽然也有大方的客人,却沒有像左登峰这么大方的,短暂的犹豫之后接过金条调头去了。 

    铁鞋早就熟悉了左登峰的风格,一路上左登峰跟外人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用找了’,不过铁鞋沒脸让左登峰节省,因为他一路上施舍给穷人的钱财比左登峰花的还要多,跟着左登峰,铁鞋彻头彻尾的成了施主。 

    一个饭馆如果常年只做几样菜,肯定味道会非常好,羊肉煮的恰到好处,嫩香可口,白酒很烈,入喉生烟,左登峰喝了一口就皱眉了,不过男人就喜欢这种挑战,接连两口,爽朗痛快。 

    二人吃喝之间,那中年妇女又回來了,端來了两碗面条,还有一个小纸包,左登峰打开纸包,发现里面是几个新摘的西红柿。 

    “谢谢大姐。”左登峰出言道谢,钱可以换很多东西,但是钱加微笑才能换來真心相对。 

    中年妇女闻言也冲其一笑,转身离去。 

    左登峰拿起筷子挑动面条准备吃饭,就在此时不远处一伙儿准备结账离开的客人说的一句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yikimasyo是一句rì语,意思是‘走吧,’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九章 西北边陲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