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五卷 阴火古城_残袍 > 第三百零八章 伊人离去

第三百零八章 伊人离去

玉拂的态度很决然,眼神很坚定,这表明她已经下定了决心。 

    左登峰闻言并沒有惊愕,相反的他很平静,因为他知道早晚得面临这种情况,沉吟片刻,左登峰冲玉拂笑了笑,转身坐回了沙发。 

    玉拂见左登峰沒有强行离开,立刻如释重负,女人也有自尊心,倘若左登峰执意离开,她会感觉无地自容。 

    房间里沒开灯,二人都可以在夜间视物,有灯沒灯并不影响二人看清对方脸上的表情,玉拂的脸上带着七分紧张和三分羞涩,左登峰的脸上一直带着平静的微笑。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玉拂走到床边坐到了床上,与坐在沙发上的左登峰相隔不到三尺。 

    “说说看。”左登峰挑眉开口。 

    “你已经坚持了四年,如果我们有了**之事,你的心就会乱,你就会否定自己,四年的坚持就会全功尽弃。”玉拂低头开口。 

    左登峰闻言抬头看了玉拂一眼,玉拂说的是正确的,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我不会辜负一个为我死去的女人,也不想辜负一个真心对我的女人,即便我们沒有**之事,我也已经感觉亏欠了你。”左登峰摇头说道。 

    “你肯留下來已经表明了你的态度,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我不让你为难,不分你的神,也不乱你的心。”玉拂颦眉微笑。 

    左登峰闻言摇头叹气,不管是否巫山**,玉拂心中永远也容不下别的男人了,他在挽救一场悲剧的同时造成了另外一场悲剧。 

    “不管六yīn内丹能否起效,你都尽力了,你做了所有男人做不到的事情,如果巫家妹子能够陪在你身边,我们就是好朋友,如果不能,剩下的时间让我來陪你。”玉拂柔声发问。 

    “巫心语希望我好好活着,我即便现在攀枝折花她也不会怪我,我过不去的是自己的这一关,如果找齐六yīn内丹仍然救不活她,我剩下的时间就属于你。”左登峰沉吟良久正sè开口,他不想亏待任何一个对自己付之真诚的人,不会辜负巫心语,也同样不想辜负崔金玉。 

    左登峰话音刚落,玉拂就扑进了他的怀里,探臂揽颈,哽咽抽泣,三年的一厢情愿终于换來了左登峰的正面回应和一句承诺。 

    美人在怀,梨花带雨,暗香浮动,旖旎顿生。 

    “我不是柳下惠,你坐在我怀里我很难受。”片刻过后左登峰半开玩笑的开了口。 

    此语一出,玉拂顿时破涕为笑。 

    “坐在柳下惠怀里的女人一定很难看,不然沒有哪个男人能忍的住。”左登峰再度笑道。 

    “你能。”玉拂并沒有松手,也沒有站起來。 

    “你高估我了,我也不能,是玄yīn护手帮了我的忙,你再不起來,我发寒气冻你了。”左登峰试图推开玉拂,yīn阳互补是为天理大道,左登峰能明显的感觉到旖旎的柔软。 

    “哼。”玉拂娇嗔了一声还是沒有起來,再厉害的女人终究还是女人,平rì里的高贵冷艳现在已经点滴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彻头彻尾的小女儿姿态。 

    “我晚上吃多了,再不起來我要吐了。”左登峰伸手再推,但是女人身上能推的地方并不多,太往上和太往下都不行,腰间一挠,玉拂终于笑着闪开了。 

    玉拂闪开之后,那份诱惑随之消失,左登峰压力顿消,但是心中却莫名的浮现出了些许失落。 

    “我去冲凉。”玉拂离开左登峰冲着浴室走去。 

    左登峰见状陡然皱眉,先前都说好了,这怎么又变卦了。 

    好在玉拂只是单纯的洗澡,女孩子都爱干净,夏天炎热,洗澡是必然。 

    玉拂洗澡的时候左登峰并沒有偷看,因为他现在沒有了以前的自信,他只是坐在沙发上思考着倘若巫心语看到这一幕,会感到欣慰还是感到失落,良久过后左登峰叹气摇头,要想做到两不相负何其困难,顾此必然失彼,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全力而为,力求问心无愧。 

    “你要不要洗澡。”玉拂赤身离开浴室,自外屋更换衣物,左登峰之前已经看过她了,此时她已然沒有了顾忌,这一举动也表明了玉拂非他不嫁的态度和决心。 

    “不洗,我不出汗。”左登峰站起身走到门口的酒柜打量着里面的那些白酒。 

    “对了,你跟杜秋亭的关系怎么样。”玉拂的声音自里面传來。 

    “本來挺好的,让你从中一掺和,直接变味儿了。”左登峰随口回答。 

    “你帮他撵走了张弘正等人,解了茅山派的燃眉之急,送他大量黄金给派中道人度rì,还送他神兵利器,你对杜秋亭还真不错。”玉拂说道。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左登峰拿着一瓶白酒走向沙发,到了卧室发现玉拂在擦头发,衣服还沒穿上,短暂的犹豫之后左登峰坐进了沙发,沒有再回酒柜那里。 

    “当时咱们在十三太子峰的时候,全真教受到藤崎正男的威胁,发出青蚨虫叫你回去,你恨不恨王真人。”玉拂随口岔开了话題。 

    “有家有口的人都有顾忌,不能怪他,你怎么想起问这个了。”左登峰拧开盖子喝了一口。 

    “随便问问,你和明净大师去罗布泊有沒有把握。”玉拂出言问道。 

    “我最头疼的就是沙漠,那里沒有参照物,地图上标注的圆点寻找起來沒有头绪,还有就是温度太高,去了有罪受了,最糟糕的是那里到处都是沙子,无实地踩踏借力,轻身法术肯定大受影响。”左登峰抬头看了玉拂一眼。 

    “你准备什么时候动身。”玉拂穿好了亵衣。 

    “明天就走,已经立秋了,天气会逐渐转冷,要寻找这一处地支肯定要浪费大量的时间,不过只要找到了目标,获取内丹应该不难。”左登峰点头说道。 

    “这瓶是解毒的丹药,炼制不易,一共只有四粒,给你两粒防身。”玉拂拿出一只青花小瓶,自里面倒出了两颗红sè的丹丸装在竹筒里扔给了左登峰。 

    “你什么时候能回來。”左登峰接过竹筒放进了袍子内兜。 

    “不好说,我会尽快回來,你不舍得我走。”玉拂微笑开口。 

    “走了好,省得我成天心猿意马,如履薄冰。”左登峰并未掩饰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此时的玉拂只穿了亵衣,自上而下圆润,纤细,丰腴,修长,对于一个正常的男人來说的确是莫大的诱惑,他很想冲上去杀伐攻掠,但是他非常清楚***愉的后果就是往后的rì子里内心始终处于杂乱和矛盾之中。 

    “你恨不恨我篡了巫家妹子在你心中的位置。”玉拂斜倚床头,微笑开口。 

    “如果沒有你,我现在可能已经疯了,现在已经沒人能制得住我了,我可以为所yù为,一个失去了约束的高手是很可怕的。”左登峰拿起酒瓶喝了一口。 

    “你沒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題。”玉拂摇头说道。 

    “你的确乱了我的心,但我不恨你,我的rì子越來越少,我一直想利用自身的巨大能力去摧毁去破坏,让美好的事物为我陪葬,是你和明净大师令我感觉我沒有被这个世界所抛弃,我还有朋友,我不能去做坏事。”左登峰缓缓摇头。 

    玉拂闻言直视着左登峰,眼神之中泛着女人特有的温柔和平和。 

    “我的情况你都知道,你出山以前的情况你从來沒说过,你家里还有什么亲人。”玉拂柔声问道,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就想知道他的过去。 

    “亲人都让我遣散了,不然rì本人会伤害她们,我现在唯一的亲人就是十三了。”左登峰摇头说道。 

    “你还有我。”玉拂出言说道。 

    左登峰闻言笑着点了点头,沒有接口,他不喜欢在人前显露脆弱,随即站起走向门口,“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玉拂沒有挽留他,起身将他送了出去。 

    一夜无话,四更刚过,玉拂就來敲门告别,左登峰起身相送,十三跟了出來。 

    此时天sè还沒有大亮,二人步行在空旷的街头,左登峰沒有说话,玉拂也沒有开口,一直到了城市的边缘,玉拂转身抱住了左登峰。 

    “一路小心。”左登峰拍了拍玉拂的后背。 

    “我会尽快回來。”玉拂松手直视着左登峰。 

    左登峰微笑点头,玉拂微笑回应,转而轻身而起,向南掠去。 

    玉拂走后左登峰心里感觉空荡荡的,怅然若失,莫名惆怅。 

    回到宾馆,铁鞋已经起了,正在洗脸。 

    “崔金玉干啥去了。”铁鞋出言问道。 

    “辰州派开派祖师的诞辰,还有她自己的一些私事。”左登峰检查着自己的木箱,木箱基本上已经空了。

    “还回來不。”铁鞋再问。 

    “事情处理完就回來。”左登峰出言说道。 

    “咱现在干啥去。”卫生间有毛巾,但是铁鞋习惯xìng的以袖子擦脸。 

    “大师,你去过沙漠吗。”左登峰随口问道。 

    “沒有,咱是不是要去沙漠。”铁鞋大感兴趣。 

    “对,当年跟随姜子牙东征的有八个部落,其中羌族和彭族就在今天的罗布泊区域,那里是大片的戈壁和沙漠。”左登峰点头说道。 

    “那好,咱去吧。”铁鞋兴奋的背上了自己的木箱。 

    左登峰见状悄然皱眉,铁鞋不了解沙漠,真要去了沙漠他肯定乐不起來。 

    片刻过后,二人收拾妥当离开了宾馆,一路向北,赶赴罗布泊……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八章 伊人离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