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三百零五章 魑魅魍魉

第三百零五章 魑魅魍魉

“我躲开,免得拖累你。レ-.si露ke.-♠思♥路&c露bs;客レ”玉拂出言说道。 

    “不用,你到那块青石上坐会儿,看着我打。”左登峰伸手指了指河滩上的一处青石。 

    玉拂闻言微笑点头,移步走了过去。 

    对方片刻即至,最先落下的是一个老道和一个老年道姑,随后而至的是二十几个各sè道人。 

    “无量天尊。”开口的老道年纪在七十岁上下,身穿大紫法衣,手持拂尘,一身传道说法的装扮说明这个清瘦的老道是一派之尊,同时也表明他是在早间说法的时候匆忙赶來的。 

    “无量天尊。”左登峰稽首回礼,与此同时打量着与老道一同落下的道姑,此人年纪约莫五十上下,相貌平平,鼻子不小,眼藏怒意,神情yīn冷。 

    左登峰只看了眼前的这两个,只有这两个是紫气巅峰,其他那些就是上不得台面的卒子。 

    “敢问小道长是何派门下。”老道并未立刻发难,而是询问左登峰所属门派。 

    “残袍左登峰。”左登峰微笑回应。 

    老道闻言微感意外,因为他问的是左登峰的门派,而左登峰说的是自己的名号和名字。 

    “许真人,此人是与五大玄门泰斗齐名的新晋高手,沒有门派。”老道身后一名中年道人可能听过他的名号,低声冲老道解释。 

    “一群魑魅魍魉也敢妄称玄门泰斗。”大鼻子道姑闻言冷哼出声,语带不屑。 

    “小道长,先前那场大火是你所为。”老道出言追问。 

    “大鼻子,你说谁是魑魅魍魉。”左登峰沒有搭理那老道,而是接上了道姑的话茬,他先前之所以不让玉拂闪避,为的就是担心玉拂自愧修为不足拖他后腿,而今这个老道姑竟然极为刻薄的将金针银冠等人比作小鬼妖孽,这无疑会加重玉拂的自愧之心。 

    “你骂谁。”老道姑闻言瞬时面sè通红,事实上她的鼻子并不算很大,不过比寻常女人的小巧的确是大了点儿,她年轻时也深以为憾。 

    “你不但耳朵不好使,脑子反应也迟钝,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练到三分yīn阳的。”左登峰侧目冷笑。 

    “黄毛孺子,不知天高地厚。”大鼻子道姑说着就要迈步上前。 

    “玉屏真人息怒,待问明缘由再做计较。”许老道斜移半步,阻止大鼻子道姑动手,左登峰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明知她是三分yīn阳还敢出言讥讽,必然是有恃无恐。 

    大鼻子闻言冷哼出声,止住了前进之势。 

    “小道长,先前那场大火是不是你所为。”许老道转视左登峰。 

    “你早饭吃的什么。”左登峰出言笑问。 

    左登峰这话一出口,老道更糊涂了,先前左登峰虽然答非所问,好孬还沾点边儿,但是这一次根本就是连边儿都不沾了,他甚至怀疑左登峰是不是神智有问題。 

    “许真人也是三分yīn阳的巅峰修为,应该懂得yīn阳平衡之道,rì落月升,亏盈有度,你我素不相识,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題,让我回答也不是不可以,换,你想知道那把火是不是我放的,而我想知道你早饭吃的什么。”左登峰出言笑道。 

    终南山大致可以分东西南北四个区域,每个区域都有大量的修行中人,有终南山自身所有的,也有外人借地修炼的,四个区域分别有一个主事之人,也就是左登峰先前所见到的四个紫气巅峰,这个许姓老道是终南山朝阳洞洞主,修为jīng深,为南山领袖,地位尊重,哪里受到过这种冷嘲热讽,即便他修为jīng深,练气有成,也仍然忍不住心生怒意。 

    “无量天尊,贫道粗通辟谷之术,七rì才进一餐,今rì未曾进食。”许老道皱眉良久,稽首开口。 

    “那把火是我放的。”左登峰给了对方一个干脆的答案。 

    “那处阵法也是你布的。”许老道出言追问,事实上他先前已经从居民嘴里得知那把火是“穿着破袍子,披散着头发的人”放的,而今再问也只不过是让左登峰亲口承认罢了。 

    “那里着火对你们有什么影响。”左登峰出言反问。 

    “扰乱我终南山气数。”许老道鼻翼微抖。 

    “那处阵法也是我布的。”左登峰点头笑道。 

    “你为何要布阵放火。”许老道再度追问。 

    “我沒问題了,也就不回答你的问題了。”左登峰摇头说道,老道的话证实了他先前的猜想,市中心的那把火影响到了终南山的地气。 

    “咱们走吧。”左登峰冲不远处斜倚在青石上的玉拂招了招手。 

    “站住,你杀人纵火,罪不可恕,今rì你哪里也去不了。”鼻子大脾气也大,这个老道姑可能到了月事断绝的时期,脾气极为暴躁。 

    “你们凭什么管我,你是官家还是事主。”左登峰知道对方不会让自己离去,闻言转身看向大鼻子道姑。

    “大恶之徒,人人得而诛之。”大鼻子道姑愤然冷哼。 

    “名不正则言不顺,师出无名就是无道,我的确做错了事情,但是你们沒权管我,如果你们插手,就是以武力欺负我。”左登峰挑眉开口。 

    “欺负你你能怎地,看招。”大鼻子道姑被左登峰激怒了,厉叫一声抽出腰间长剑欺身而上。 

    “啪,啪。”左登峰后发先至,右手疾挥给了对方两个耳光,“我让你欺负我,我让你欺负我,啪,啪。” 

    四巴掌下去,直接将那大鼻子道姑打懵了,她猜到左登峰会有一定的修为,却未料到左登峰的灵气修为并不低于她,更沒料到左登峰的身法会如此诡异。 

    这四巴掌不但将大鼻子道姑打懵了,与此同时也将在场的所有人给镇住了,玉屏道姑是终南山四位主事之一,修为jīng深,很是威严,今rì一出手就让人打了耳光,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二三十人欺负我一个吗。”左登峰站定身形出言高喊,他知道大鼻子道姑很快就会反应过來并反击,因此赶在她回神之前高喊。 

    此时最为犯愁的就是许老道,左登峰设计激怒了玉屏道姑,令她说出了授人以柄的话,本來是正义的一件事情让她定义成了欺负人,而且是合伙欺负。 

    “本座今rì不取你xìng命誓不为人。”大鼻子道姑终于自巨大的惊愕之中反应了过來,尖叫着扑向左登峰。 

    左登峰身形疾晃,快速移动之下出现了一道介乎虚影与实体之间的影子,众人眼前一花,左登峰已经将那厉叫这的大鼻子道姑击飞了出去,这一掌发出的是玄yīn真气,攻击的是她的前胸,大鼻子道姑倒跌而出,砰然落地。 

    战事在顷刻之间结束,众多道人愕然震惊,目瞪口呆,不止是他们,就连左登峰自己也沒想到自己的身法会快到这种地步,他先前无意之间使用了紫阳观的御气幻形诀,这是他近段时间一直在思考并加以修正的法门,今rì无意施出,速度再度快出了一倍有余。 

    “说话之前动动脑子,别最后做不到自打耳光。”左登峰快速反应过來出言笑道,他虽然施出了御气幻形诀,但是督脉出现了一股滞气,这表明御气幻形诀法门还是不正确。 

    “你习练的是截教法术。”许老道示意一名坤道前去检查玉屏道姑的伤势。 

    “胡说八道,我习练的是阐教秘法yīn阳生死诀,许真人,你也要欺负我吗。”左登峰挑眉问道。 

    许老道闻言眉头紧皱,并未立刻开口,随即转身看了一眼挣扎着起身的玉屏道姑,玉屏道姑此时口唇泛白,眉带寒霜,在烈rì之下周身冒着寒气。 

    “无量天尊,你虽然年纪尚轻,但身怀异术,手戴利器,贫道拦你不住,你且去吧。”片刻过后许老道面无表情的开了口,年纪大的人考虑事情周全,玉屏道姑的惨象表明了左登峰的修为在他们之上,今天肯定是留不下左登峰的,最稳妥的办法就是放左登峰离去,不然就是自取其辱。 

    左登峰闻言对这个许老道很是佩服,但是他佩服的不是许老道的修为,而是他处事的圆滑,许老道着重强调了他身怀异术和手戴利器,为自己不出手阻拦寻找借口,而且光明正大的承认自己技不如人,在打不过别人的情况下明着认输并不丢人,而且还能彰显自己的气度。 

    “五大玄门泰斗不是魑魅魍魉,行走江湖的不一定都是肤浅之徒,隐居山野的也不见得就是世外高人。”左登峰冷哼过后转身冲玉拂走去。 

    玉拂见他走來,随即微笑相迎,左登峰先前的应对极为妥当,勇谋兼具。 

    “走吧。”左登峰冲玉拂笑道。 

    玉拂闻言点了点头,跟随左登峰凌空拔高。 

    “且慢离去,此症何解。”许老道的声音自下方传來。 

    左登峰闻言俯身下望,发现许老道正指着浑身发抖的大鼻子道姑。 

    “褪尽衣裳,接午时阳气四十九天。”左登峰沉吟片刻坏笑开口,言罢,与玉拂并肩东去。 

    “你为什么要谎称自己使用的是yīn阳生死诀。”二人离开山谷之后玉拂出言问道。 

    “你说他们如果传扬出去,后果是什么。”左登峰转头问道。 

    “你想报仇,。”玉拂猛然明白了左登峰的用意,倘若此事传扬出去,清凉洞府极有可能认为左登峰的yīn阳生死诀沒有废除干净,最终结果就是外出寻找他。 

    “对,当rì我百般哀求,玉衡子还是废了我的修为,这口气我不想带进棺材里……”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五章 魑魅魍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