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三百零四章 四枚内丹

第三百零四章 四枚内丹

此时众人都在救火和设法破阵,大多数人都沒有理会左登峰的举动,只有附近的几个人发现他从火场带走了一个老头儿,但是他们也沒有多想,只是以为左登峰在单纯的救人。 

    左登峰带着那锦衣老者快速穿过东侧街道,随即折返向南,此刻他紧紧的抓着老者的头发,防止他逃脱,确切的说应该用它比较合适,因为左登峰此时已经能够确定他抓着的就是那只yīn属木兔,火场区域的阵法是他布下的,带着老者突破阵法的时候他感觉到了明显的阻力,有阻力就表示它是yīn物。 

    锦衣老者被左登峰抓在手里并不老实,扭曲着想要挣脱,不过它好像不会说话,只有挣扎而沒有叫嚷,左登峰见状越发确认它就是yīn属木兔。 

    “再敢乱抓,老子拧断你的爪子。”左登峰飞掠的同时低头说道。 

    这老东西很不老实,一直伸着右手抓挠左登峰的手臂,经左登峰训斥之后才安静了下來。 

    左登峰此刻全身都处于紧绷状态,快速移动的同时右手死死的抓着老者的头发,这只兔子关系到巫心语起死回生的一线生机,对他太重要了。 

    中途左登峰追上了前方的玉拂,与玉拂对视了一眼之后转而快速向西南方向移动,他必须找一处安静的地方逼出内丹,越偏僻越好。 

    “是它吗。”玉拂借力追上了左登峰,她通过左登峰激动的神情猜到了左登峰已经确认了此“人”的身份。 

    “是。”左登峰语带颤音,之前的几枚内丹得來的都万分凶险,而今竟然不费吹灰之力抓到了yīn属木兔,这令他万分激动,不用挖地三尺,不用穷极心思,整个一个白捡。 

    玉拂闻言面露喜sè,不再追问,全力催动灵气跟随左登峰向西南丛林飞掠。 

    进入丛林之后左登峰并沒有停下來,而是继续西行,树林里杂草丛生,荆棘密布,万一兔子现出原形跑掉就糟糕了。 

    一炷香之后左登峰终于在一处山谷之中的空地上停了下來,这里先前是一处河道,此时河水几近干涸,河床上密布着鹅卵石,方圆百米之内沒有任何的遮蔽物。 

    修行中人每一次起落都有心理准备,所以才不感觉晕懵,但是这个锦衣老者是被人被动带着移动的,颠簸起伏之下早就懵了,被左登峰放下之后在原地转了两个圈子,随即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给我仔细听好,我知道你是什么东西,马上吐出内丹,我饶你不死。”左登峰高声喝道。 

    锦衣老者本來就被颠的迷迷糊糊,闻言愕然抬头看向左登峰。 

    左登峰先前并沒有仔细打量它的样子,这次看了个真切,yīn属木兔幻化的老者样貌与人类的老者沒什么大的不同,但是细看之下还是能看出它的面孔有兔子有相似之处,豁子嘴就不消说了,小鼻头,大眼睛,长耳朵,如果不知道他的本相,它长的也不算很怪,因为豁子嘴在城乡和农村都不少见,属于一种病,而圆鼻头则跟酒糟鼻沒什么两样,眼睛大也不算毛病,耳朵长的也不算离谱,不知道也就罢了,可是一旦知道了它的本相,怎么看它都像一只兔子。 

    “我知道你是yīn属木兔,别想逃走,赶快吐出内丹。”左登峰见它沒有动静,再度出言高喝。 

    锦衣老者被左登峰吓了一个激灵,眼神越发迷茫。 

    “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左登峰探手抓向锦衣老者的头发。 

    “它好像喝多了。”玉拂抬手阻止了左登峰,她不像左登峰和铁鞋那样喜欢喝酒,所以对酒气特别敏感,这个锦衣老者嘴里有着浓烈的酒气。 

    “这家伙还是个酒鬼。”左登峰皱眉看向旁侧,锦衣老者的那只玉葫芦在左登峰扔下它的时候被打破了,里面盛的也是酒。 

    “看它衣着穿戴就像个财主,藏身闹市可能是沉迷享乐,贪恋酒食。”玉拂点头开口,先前二人一直不明白这只兔子为什么会來到西安,现在看來不是被人抓來的,而是它自己跑來度假享受的。 

    “就算喝醉了也应该听得懂我的话,这家伙装醉。”左登峰抓着那锦衣老者的头发将它拖到了几近干涸的河边,直接将它的脑袋摁进了水里。 

    脑袋入水,锦衣老者立刻开始剧烈挣扎,换做人类被人摁进了水里一定会伸手向上抓挠,但是它是手足并用向下乱刨的,明显是兔子的举动,即便它有能力幻化人形,骨子里的东西还是改不掉的。 

    玉拂见状本想出言阻止,但是犹豫了片刻并沒有开口,这只yīn属木兔既然能在城市里过着穿金戴银,锦衣玉食的生活说明它很聪明,聪明和jiān诈沒什么明确的分界线,对付这类“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來硬的。 

    左登峰将锦衣老者的脑袋摁进了水里,一直等着很久才将它提了出來,必须让它感受到死亡离它并不遥远,不然它极有可能耍滑头。 

    锦衣老者得以正常呼吸急忙摆动双手冲左登峰做着手势,与此同时嘴里支支吾吾,看情形这只兔子虽然能幻化人形却并不能开口说话。 

    “吐出内丹。”左登峰森然开口。 

    锦衣老者闻言指了指自己的肚子,转而盘膝坐了下來,闭目凝神,彷如倒吐内丹。 

    “放开它吧,咱们等它一会儿。”玉拂抬手示意左登峰不要再抓着它的头发。 

    “就你那点心机还跟我耍心眼儿。”左登峰并沒有松开锦衣老者的头发,而是揪着它的头发再度将它拖向了河边,地支都衍生有毒物,这只兔子在城市里花天酒地的时候不能让毒物跟随,此时闭上眼睛无疑是在召唤毒物。 

    锦衣老者见左登峰识破了它的计策,急忙双膝跪地,连连磕头。 

    “沒了内丹你死不了,赶快交出内丹。”左登峰右手外探发出了凌冽的玄yīn真气,寒气所及,周围气温骤降。 

    锦衣老者见状更加惶恐,以头拄地,双手捂嘴,片刻过后将一枚绿sè的珠子递到了左登峰面前。 

    “妈的,你糊弄鬼呢。”左登峰一把将那鸽卵大小的珠子砸飞,地支的内丹大小是一样的,也就金豆大小,这只兔子死xìng不改,竟然搞颗宝石妄图蒙混过关。 

    “我本不想伤你xìng命,你这是逼我破腹取卵。”左登峰将那锦衣老者踹倒,抬手就要发出玄yīn真气,强行取出的内丹也有同样的效果。 

    就在此时,那锦衣老者原地翻身,快速的现出了原形,其本体是一只不过半尺的兔子,红眼绿毛,长耳大眼,玲珑小巧,与玉拂的九阳猴大小相仿。 

    兔子现出原形之后腹部开始缓慢鼓缩,片刻过后一枚绿sè的内丹自其口中落于地面。 

    左登峰见状急忙延出灵气隔空抓过了那枚内丹,转而自怀中取出铁盒将内丹放于其中,小巧的绿sè内丹快速的融入那枚三sè内丹之中,左登峰一直等到融合完毕方才盖上盖子将铁盒揣入怀中。 

    “兔子呢。”左登峰收好铁盒才发现地面上只剩下了一堆衣服,那只绿毛兔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在那儿。”玉拂伸手西指,左登峰转头回望,发现那只兔子正快速的穿过干涸的河道向草丛跑去,体sè已经不再是绿sè,而是与普通兔子无异的灰sè。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玉拂出言说道。 

    “你是不是认为我做的事情损人利己。”左登峰皱眉问道,他已然得到了内丹就沒有再去追赶那只兔子。

    “沒有,世间万物,弱肉强食,这是天道。”玉拂摇头回答。 

    左登峰闻言直视着玉拂,想确定玉拂说的是真心话还是违心言。 

    “别看了,我沒有安慰你的意思,是你自己心里感觉不妥罢了。”玉拂出言笑道,左登峰虽然抢夺了yīn属木兔的内丹,却并沒有伤害它的xìng命,这已经很不错了,世间的杀戮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沒有弱者的血肉就沒有强者的生存。 

    “我的确感觉不太好。”左登峰摇头长叹,这一声叹息并非鳄鱼的眼泪,也并非胜利者的造作,而是他骨子里并不愿去伤害谁。 

    “你应该高兴才对,这枚内丹简直就是上天送给你的。”玉拂柔声笑道。 

    “这是我运气好,关上天什么事儿。”左登峰挑眉开口。 

    “六枚yīn属地支的内丹你已得其四,你准备怎么感谢我和明净大师呢。”玉拂随即岔开了话題,她虽然长着妙龄女子的面孔,自身年纪已经不小了,左登峰比她小一岁,因此她对左登峰一直很是包容。 

    “厚礼重酬。”左登峰转嗔为喜,三枚内丹只是全部内丹的一半,但是四枚就是大半了,距离六枚内丹又进了一步,最主要的是这枚内丹得來的充满了偶然xìng,这令左登峰心情大好。 

    “什么厚礼。”玉拂出言笑道。 

    左登峰闻言刚想接口,忽然听到东北方向传來了修行中人的破风声,破风声很疾,人数不少。 

    “他们追來了。”玉拂也听到了微弱的破风声。 

    “咱们一走,肯定有居民告诉了他们是我放的火。”左登峰皱眉开口,与此同时快速的思考如何应对。 

    “内丹已经到手,沒必要跟他们以命相博了。”玉拂出言说道。 

    “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不能跑,一跑他们就会认为我怕了他们,rì后出现类似的事情还会有道门中人出面阻止我。”左登峰摇头说道。 

    “你准备怎么办。”玉拂侧目问道。 

    “揍他们一顿,让他们知道我不好惹……”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四章 四枚内丹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