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残袍 > 第四卷 玄门泰斗_残袍 > 第三百零一章 青衣秀士

第三百零一章 青衣秀士

女子走向大门,左登峰随即站起立于正殿门侧向外张望,门外仍然空无一物,但是就在女子拉开院门的同时,一个年轻的青衣秀士出现在了门外。 

    青衣秀士出现的很突然也很及时,仿佛先前就站在门外,也好似开门的一瞬间忽然出现,不过不管怎么说此人绝非常人。 

    此人身着青衣,年轻约莫二十六七,个子很高,身形偏瘦,样貌英俊,气质儒雅,周身充满了书卷气,与凶神恶煞的钟馗神像迥然不同。 

    即便如此左登峰仍然知道此人就是钟馗,因为旱魃幻化的女子开门之后转身走了回來,脸上并沒有意外的神情,不过令左登峰感觉意外的是旱魃幻化的女子似乎与这青衣秀士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开门之后两人都沒有开口。 

    “请兄台出來叙话。”站在门外的青衣秀士冲院内的左登峰开了口。 

    左登峰闻言迈步走向大门,由于旱魃幻化的女子并沒有向他告状,所以这个青衣秀士的言语很平静,神态也平和,并沒有强烈的敌意。 

    左登峰迈步而出之时,庙前已经出现了一方石台和两只石墩,青衣秀士率先入座,然后伸手指着对面的石墩请左登峰坐下。 

    “左登峰见过圣君。”左登峰冲那青衣秀士稽首见礼。 

    “孤魂野鬼受不起圣君尊称,钟某还要多谢兄台手下留情。”青衣秀士拱手还礼。 

    钟馗此语一出,左登峰微感意外,虽然对方自谦孤魂野鬼,但是无疑已经承认了自己正是鬼王钟馗,但是此人的容貌与神像有天壤之差,左登峰压根儿沒有想到辟邪捉鬼的钟馗竟然会是个年轻秀士,更沒有想到他会如此谦和。 

    “先前不知贵戚栖身此处,言语之间多有得罪,望圣君莫要怪罪。”左登峰出言说道,对方既然不怀恶意,他只能临时调整策略,他先前的确说过无礼的话,但是他也的确沒碰那个女子一指头,故此才有‘言语之间多有得罪’一说,此外他也并不知道这个旱魃幻化的女子跟钟馗是什么关系,因此只能以贵戚称之。 

    “兄台请坐,钟某有职司在身,不能久留,小叙片刻便要离去。”钟馗伸手示意左登峰落座。 

    左登峰闻言冲对方点了点头,转而坐上了石墩,这只石墩以及石桌先前并不存在,也不知是钟馗幻化还是挪移而來,总之坐下的感觉与实物无异。 

    “圣君真容与法像迥异,实是神奇。”左登峰落座之后立刻开口。 

    “以讹传讹,虚浮夸大,钟某乃一介书生,怎会生的那般凶煞。”钟馗出言笑道,此人虽然位高权重却并沒有架子,谈笑之间随意洒脱。 

    “圣君并非修真飞升。”左登峰出言追问,钟馗以兄台和钟某称人称己,这并不是道门中人的礼数。 

    “修真飞升证的是仙班,忠孝仁义入的是神位,钟某生前只读圣贤之书,不涉黄老之学,怎能修真飞升。”钟馗抬头看向夜空。 

    “圣君法力高深,可上天入地,左某今有一事相求,贱内四年前十月十rì枉死,姓巫名心语,登州人士,敢请圣君代为查找其yīn魂今在何处。”左登峰见对方抬头看天,知道他有要事在身,便直接涉入正題。 

    钟馗闻言挑眉看了左登峰一眼,微笑过后自身后拿出了一件事物,这件事物应该是书籍一类的文簙,不过左登峰看不到书籍的样子,只能根据他的动作來判断他在快速的翻动着什么。 

    “不在yīn曹,亦未投胎。”片刻过后钟馗疑惑的抬起了头。 

    “圣君可知道她去了何处。”左登峰急切的追问,钟馗的回答与那走yīn差的农妇是一致的。 

    “稍待片刻。”钟馗闻言微微皱眉,再度挑眉看了左登峰一眼,转而闭上了眼睛。 

    左登峰此刻紧张到了极点,因为他知道钟馗此刻正在帮他寻找巫心语魂魄的下落,不论好坏,他一定能给出一个答案。 

    足足半刻钟,钟馗终于睁开了眼睛,脸上现出了震惊的神情,皱眉看着左登峰,久久不语。 

    “贱内可是由雨师萍翳出手接走。”左登峰语带颤音。 

    钟馗闻言缓缓摇头。 

    “求圣君解惑。”左登峰见状立刻慌了神,雨师萍翳乃天仙品级,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是巫心语的师傅巫青竹出手带走了她,沒想到事情并不是这样。 

    “此事关系重大,其中交集颇多,非兄台所能理解,也非钟某所能泄露。”钟馗缓缓摇头。 

    “求圣君告知贱内魂魄下落。”左登峰起身稽首,行的是最高规格的弯腰稽首礼,在此之前他是做好了动手的心理准备的,结果钟馗并沒有恶言相向,也沒有恃强威逼,因此左登峰此刻已经放弃了先前的想法,改为好言相求。 

    钟馗闻言再度摇头,神情很是决然。 

    “既然如此左某也不为难圣君,只求圣君一句偈语,我与贱内可有重逢之rì。”左登峰抬头正视。 

    钟馗闻言挑眉看向左登峰,目光触及左登峰身上褴褛的道袍之后长叹了一口气,“钟某不能泄露,不然会改变你的心志和所行之事,但你尽可放心,令正魂魄安好,并未受苦。” 

    “万谢圣君,左某告辞。”左登峰起身冲钟馗道谢。 

    “行事但凭本心,无需顾忌太多。”钟馗起身相送。 

    左登峰再度冲其稽首转而凌空掠向东南,钟馗已经将话说到极致了,他不能再难为对方,钟馗虽然沒有将话说明,但是其中暗藏希望,尤其是最后一句无需顾忌太多,这句话的深意值得仔细揣度。 

    “此人亡妻的魂魄究竟被何人带走。”左登峰走后,旱魃幻化的女子走到了门旁。 

    “昆仑山紫气福地巡守陈真人,天仙品级。”钟馗转头看向那门内的女子。 

    “他为何要插手此事。”女子看着快速掠向东南的那道黑影,黑影身旁还跟随着一只大猫。 

    “雨师萍翳在千年之前曾经伤过陈真人三弟子的xìng命,陈真人乃截教仙长,极为护短,对于此事一直心藏睚眦,便借此机会为难雨师。”钟馗知无不言,有些话他之所以不能跟左登峰说是因为说了会令左登峰的固定结果产生偏差。 

    “他们可有再见之rì。”女子平静的问道。 

    “两可之间,此人先前习练有阐教法术,本有登仙之望,但他为情所困,舍本求末,故此被阐教所弃,而今修习的是截教法门,寻常道人晋升紫气巅峰便可魂归福地,但他主经络有损,命魂无法出窍,后事如何我亦不可揣度,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 

    南行十余里,左登峰遇到了玉拂,玉拂一直在山顶遥望,并未走远。 

    “钟馗现身了沒有。”玉拂关切的问道,距离太远,她看不到具体的情况。 

    左登峰闻言点了点头。 

    “怎么样了。”玉拂再问。 

    “结果不算太坏,继续做我们的事情。”左登峰转头看了玉拂一眼。 

    玉拂闻言点了点头,左登峰一句“我们的事情”令她心情很好,这表示左登峰沒有拿她当外人,至于钟馗都跟左登峰说了什么,她并不好奇。 

    “钟馗是一个年轻的青衣秀士,并不是世人所认为的那么丑陋。”左登峰放慢速度与玉拂并肩。 

    “不出奇,读书人怎么可能凶神恶煞,对了,那旱魃跟他是什么关系。”玉拂出言问道。 

    “他以礼相待,我怎么好意思追问他的私事,不过看样子应该是情侣关系。”左登峰猜测着说道,钟馗终究是实权仙人,对他这么客气为的就是让他不追问不为难这个旱魃,这是无言的默契,不然的话钟馗不会无缘无故的帮他。 

    “现在怎么办。”玉拂出言问道。 

    “先回客栈吧。”左登峰沉吟片刻开口说道。 

    此时山中仍然到处都是火把,不问可知玉拂和铁鞋先前在山区扔撒了大量的银钱。 

    半个时辰之后二人回返旅店,玉拂沒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跟随左登峰进了前院。 

    “阿弥陀佛。”铁鞋见二人回返,急忙站起身冲二人合十唱佛,他并不知道左登峰和玉拂的散财之举另有深意,只以为他们是发善心做好事。 

    “大师,烦劳你一下,将剩下的这些大洋送给贫苦的穷人。”玉拂率先开口,她之所以跟进來是防止左登峰说的话与她之前对铁鞋说的话对不上号。 

    “阿弥陀佛,老衲正有此意,等半夜我再走。”铁鞋提着几个布口袋叮当的往木箱里倒大洋。 

    左登峰闻声皱紧了眉头,推门外出來到了玉拂的房间,他很累,需要休息,铁鞋在整理大洋,老大又在咔嚓着啃房柱子,吵的他头疼。 

    左登峰的举动令玉拂微感意外,因为她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在此之前左登峰一直是避嫌的。 

    疑惑归疑惑,左登峰疲惫的神情还是被玉拂看到了眼里,随即外出为左登峰置办晚饭,等玉拂买來晚饭的时候铁鞋已经外出了,根据房间里的呼吸声來看左登峰已经睡着了。 

    玉拂沉吟过后沒有进屋,而是离开旅店向南掠去,旱魃是不能用了,当务之急是寻找一个替代品,尽快吓走那片区域的居民……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一章 青衣秀士 的精彩评论